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0月19日星期日

程凌虚:“菊花”开后“带鱼”肥

一个族群的衰败乃至消亡,不是亡于贫穷落后,而是亡于文化,亡于道德良知的泯灭。战争的废墟可以重建,如战后日本;而文明的废墟则永远无法复原,如古巴比伦。亡国,先亡史,亡族,先亡文化。当一个办黄网做龟奴的小混混居然成为文化旗手,居然要主导一个泱泱大国、文明古国的精神生活,并昭告天下时,从这一意义上讲,中华民族真的到了救亡图存的最危险的时候!再不呐喊,真的会亡国灭种了!这正是近日网络舆论一边倒,也是有识之士飞蛾扑火般与邪恶势力抗争的动因!
历史,有时真的很无奈,也很无情。"崖山之后无中国,明亡之后无华夏。"历经暴元和满清的屠戳,中华文化已气若游丝;而黄俄马教又给了我们这个族群最后一击。君不见,土改,把乡村士绅消灭光了;三反五反,把城市工商文明给灭种了;反右,把读书人的良心给挖了;文革,把国人残剩的道德灭干净……经过土改、三反五反、反右、文革以及那年春夏之交五次大规模的良知大灭绝,可谓彻底挖掉了中华文明的根!用60多年时间灭了6000年的文明,何其悲壮!何其惨烈!与满清剃头易服一样,黄俄推行的马教,都是想从精神上阉割华夏。六十年来,那些关乎道德,关乎文明,关乎良知的正在被挤压、流失,直至消亡。而这些美好的,引人向善的,充满悲悯情怀的东西日渐消亡,才是这个族群最揪心的痛,也是这个族群整体墮落的最大诱因。触摸这些看不见的疼痛,我便胆战心惊!
侏罗纪时代结束,恐龙固然必死无疑。但是倘若存活的都是蟑螂,这世界也毫无情趣可言。因为,蟑螂生命力虽然很顽强,但是,几亿年下来还是那个丑样子,一点进化也没有!如果一个有着6000年文明史的泱泱大国,作家都像刘信达那样,学者都像王伟光那样,大学教授都像吴法天那样,艺人都像成龙那样、媒体人都像胡锡进那样,公共知识分子都像孔庆东、司马南那样,网络大V都像周小平、王小石那样…那还叫中国吗?那还是中华文明吗?然而,这正是他们所需要的"正能量"。重用周小平,花千芳,目的很明显的,就是为了从精神上羞辱知识分子和所有有节操、有起码是非辨别能力的人,把良知正义尊严关进一所无形的"牛棚"之中。元曲"不读书有权,不识字有钱,不晓事倒有人夸荐。老天只恁忒心偏,贤和愚无分辨。折挫英雄,消磨良善。越聪明越运䞿。志高如鲁连,德过如闵骞,依本分只落得人轻贱。"又何尝不是当今社会的真实写照。他们也知道,社会混沌,王朝才安稳。这是根本的大道。
"人人手持心中圣旗,却满面红光走向罪恶。"法国启蒙学者伏尔泰如是说。法国大革命中各色人等的表演与当下的天朝何等相似。而飞蛾扑火般的志士们又何其悲壮!欧洲的鞋匠想当贵族,投身革命,这很正常;而贵族献身革命,决不是为了当鞋匠!虽然不断地打压,不断地恐吓,不断地封杀,不断地关押,然而,仍不乏为舍身取义、为民请命的的志士仁人拍案而起。"天牢关满良心犯,网络灭尽大小V。天街踏遍公卿骨,府库烧为锦绣灰。"时下,那些舍弃优渥生活飞蛾扑火般与毒菜抗争的志士,才是真正的悲剧英雄!
"只应社稷公黎庶,那许山河私帝王。"这是"文革"蒙难的侠女林昭留下的诗句。想我中华,每到生死存亡巨变之际,挺身而出的也不乏其人。以孱弱的灵魂逆向对抗铁一般森严的墙壁,人之悲伤,除此之外,无以复加。然而对尊严自由良知的追求,除却让志土哟在推墙中屡败屡战,或者也从根本上保障着我们这个古老的族群不至于彻底崩盘!"君子",是暌违许久的一个词。和"君子"这个词的距离,恐怕要用光年来计算。在这片养育了侠士、剑客、诗人和君子文化的土地上,仿佛一夜之间倒退回丛林社会!但人们总希望穿越时光和那些剑胆琴心的君子一晤。从容赴难的揭黑记者、死磕律师、启蒙的宪政学人以及民间维权人士身上,依稀仿佛看到了暌违许久的君子文化!
相比暗夜,我更害怕黄昏。那是所有事物正在失去边界的时刻!惆怅,落寂,迷茫,挣扎,混乱,无序?一切呈现出末日情怀!晚唐如此,晚明如此,晚清亦如此!但我还是希望,紧紧抓住落日余晖最后一缕阳光,一丝温暖。而这样的温暖,或许正是我们继续得以活下去的理由!生活要继续,必须要有温暖相伴!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