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6月3日星期二

梁京:重整河山待后生

刘仲敬

六四事件25周年,绕不开的问题是为什么中共政权做出如此伤天害理的事情,不仅没垮台,反而更强大?当然,预言中国崩溃的章家墩并不认为中共更强大,而认为中共控制力比25年前更弱了,因此,中国虽未如他预言的那么快崩溃,还是随时可发生,因为中国经济已露败相。


在政治立场上,我站在章家墩一边,希望历史的正义早日实现,希望中国能早日启动再建共和、重建社会的过程。但章家墩预言背后的逻辑越来越不能让我信服。

中国崩溃论有一个基本假设,一旦中共垮台,中国人就有能力按照现代文明的法治和民主理念重建国家、重建社会。当年邓小平之所以敢下令镇压,除了害怕个人失去权力,也有一个自我辩护的"理由",就是中国人搞不了西方那一套。二十五年过去,今天需要面对的一个问题就是,支持邓小平那个"理由"的人更多了,还是更少了?

搞清楚这个问题并不容易。更复杂的是,很多当年对民主化乐观和激进的城里人,如今已成为富人和中产阶级,对中国的民主化已不再乐观,更不激进。而当年对学生运动冷漠的农民,很多人已经成为"无产者"或"游民",很愿意看到这个不公平的世道大翻转。这些人成为今天支持激进民主化的一股重要力量。

这意味著邓小平"中国人搞不了民主"的命题是真理吗?我并不这样看,事实上,有了这么多富人和中产阶级,为比较理性的政治博弈提供了重要的社会基础。那为什么章家墩的预言还是实现不了?为什么当权者对中国人搞不了民主越来越"自信"?

"中国崩溃论"者会说,习近平这一套不可能搞下去。我同意,习近平确实很可能搞不下去,但并不等于中共就搞不下去。这里有一个要害问题,就是把中国变革的希望寄托于中共"搞不下去",并无助于推动民主变革。当然,要章家墩拿出一套令人信服的变革路数来,是苛求。但不能不说,中国民主派没有能力指出一条有影响力的变革之路,也是中共能不断地"乱搞"下去的一个重要因素。

变革需要倒逼,更需要想像力。因为如果没有变革的想像力,中国的状况没有最糟,只有更糟。中国的变革者不能指望事情坏到一定程度,就能自动好转。事实上,在GDP挂帅不灵之后,中共正在利用民众的"怕乱"心里加强社会控制,以"反恐"代替"维稳"。如果民众看不到一条可行的改革出路,完全可能接受当局"中国别无选择"的逻辑。这意味著多年后,我们还有可能在无奈之中纪念六四。

那么,为什么中国精英缺乏变革的想像力?想像力又从何而来?现在看来,变革的想像力有一个重要来源,就是宽广的历史视野和对历史的反思能力,而这恰恰是当权这一代人的致命弱点。目前,中共高层领导基本上都是"长在红旗下"的50后,是遭遇历史和文化割裂最严重的一代。虽然过去三十年中国"历史热"不断升温,但总体上这代人的历史知识仍极为破碎,历史观更是十分扭曲。习近平代表的红二代,对历史的悟性远不如父辈,尽管毛那代人把中国引入歧途的重要原因,就是误读和曲解历史。

习近平对待六四的态度再次表明,指望这代领导人对历史大彻大悟很不现实。事实上,习近平正在把中国的政治暴力推向迅速升级。最近中国的重要发展,就是当局终于决定普遍给警察配枪,而在一个社会信任无存的国家,在一个警察既缺乏法律和职业道德约束,更不受良知约束的国家,这个决定带来的后果会非常严重。不过,我相信习近平做出发枪的决定并不轻松,他认为自己"别无选择"。

由此引出关乎中国未来的一大问题就是,六四之后成长的80后和90后,有没有可能带领中国走出治乱循环的宿命?在我看来,一个重要的指标,就是看他们有没有能力反思"大一统"。我认为有足够的证据表明,对"大一统"的信仰,是中国人扭曲的历史观和非理性的政治文化最重要的思想根源。

让我感到鼓舞的是,青年一代知识精英,这方面有了重大突破。近两年来,史学"奇人"刘仲敬走红,代表了这个趋势。5月19日,《共识网》发表对话刘仲敬,"我们在世界中的位置"。三日内点击突破4万,如今已突破8万。刘仲敬走红的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他以全球的视野和雄辩的历史分析,对维护"大一统"的史观进行了颠覆性的批判。我虽不完全同意他的高论,但为他的学识水平,也为他得到众多青年支持而高兴。我希望刘仲敬给我们一个真实的理由,让"重整河山待后生"的期待不再是乡愿。


http://www.21ccom.net/articles/sxwh/shsc/article_20140513105889.html
(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http://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附录:

刘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