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5月30日星期五

方政:25年所有纪念“六四”的活动都是记忆与遗忘的较量(附RFA方政专访)

方政
方政"六四"25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摄于旧金山中国民主女神像前(特约记者CK提供)

在"六四"25周年到来之际,方政凡是接受媒体采访,都要讲述一个话题,就是不忘"六四"。近日他接受本台采访时再次强调:纪念"六四"25周年,和以往所有纪念"六四"的活动,都是对"六四"的记忆与遗忘的较量。

1989年,方政是北京体育学院的学生,他和同学们一起参加天安门广场学生运动。"六四"凌晨,方政和同学们撤离天安门广场,走到西长安街六部口,他为救一位女同学,被从后面追赶上来的解放军的坦克辗断了双腿。当时在方政身旁,有十二三名学生死在坦克车的履带下,方政是"六四"事件的直接受害者,也是一位幸存者,是一位证明人。

"六四"后,失掉了双腿的方政,回到学校,对"六四"的记忆与遗忘的较量便开始了。方政说:"从那个时候起,中共政权就在掩盖真相,试图让'六四'在人们的记忆中消失。比如当年他们对我审查,就让我否定是坦克压的。从不准说'六四'坦克压人这件事开始,他们就要我说谎。他们不断的做各种思想工作,当然不仅对我,一个宗旨,就是歪曲事实,掩盖真相,让'六四'在人们的记忆中淡忘掉。"

方政2009年初经旧金山华人"人道中国"组织的救助来到美国。从89"六四"到出国,他在中国二十年,由于坚决不说谎,不忘"六四",而受尽了磨难,尤其对于一位失去双腿的残疾人来讲,生活的艰辛可想而知:当局不准他参加残疾人运动会,不能享有残疾人的福利;他不能就业,生活无着,买一辆像样的轮椅的钱都没有。方政在经受令人难以想象的生活艰辛之时,所表现的坚持不忘"六四"的高昂精神,就更令人敬佩。方政说:"正是因为面临这样严酷的事实,我们这些亲历者,我们这些见证人,就有责任保存我们的记忆,把我们的真实记忆告诉大家。所以要不断的讲真相,你不去说,下一代就更加不了解。我觉得这是一种竞赛,是一种较量。目前中共在这场较量中好像是占了上风,国内的很多年轻人不知道中共'六四'屠杀的真相,那么我们在海外的这些人,有 机会,有表达的可能,我们更要通过每年纪念'六四',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去回忆和记住真相。如果一个民族把记忆消失了,这个民族就非常可怕,就很危险。"

方政目前担任旧金山"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会长,网络大学"天安门民主大学"复校筹备组召集人兼发言人,并且与"天安门母亲"群体保持密切联系,支持'天安门母亲'解决"六四"问题的诉求:真相,问责,赔偿。方政表示:对"六四"真相的记忆与遗忘,将是长期的较量。只要"六四"不平反,他就要为唤起人们对"六四"真相的记忆而不惜付出任何代价,他说:"当更多人知道'六四'真相,'六四'问题的解决就不远了。这是我们民族的重要责任,'天安门母亲'坚持不懈的在做这个事情。我们更希望把'六四'这个话题变成公共话题,全社会,上至党政官员,下至市民阶层,大家一起都来探寻真相。"

(特约记者:CK)

【附录】

RFA六四25周年回顾(九)方政专访


IMG_1491-303
图片:方政在记者会后向本台表示,重提六四也是为了敦促公众社会关注现在的中国人权状况(记者何平拍摄)
记者何平拍摄

为纪念1989年的天安门民主运动和六.四事件二十五周年,自由亚洲电台邀请当年的天安门民主运动参与者,讲述他们的亲身经历。在今天的节目里,本台记者林坪采访了在六四清晨为救他人,遭坦克碾压失去双腿的方政先生。


方政在1989年是北京体育学院理论系运动生物力学专业四年级学生,当时任系团支部书记,也是学生党员。方政回忆说,他当时和很多学生一样,是出于对胡耀邦的怀念和好感,参加到学潮中的,继而对当时中国社会的官倒、腐败等问题提出自己的看法,但这些诉求遭到中国官方的推诿,4.26社论把学运定性为"动乱"更激化了矛盾。

方政说,从5月19号戒严令发布以后,他基本上每天都在天安门广场。6月3号晚上,方政和其他几千名学生继续在天安门广场静坐。

"其实当时,我们也有一个非常朴素的想法,就是几百万的北京市民在堵军车,在保卫广场,那么广场就是一个象征,它是一个阵地,这是我们民众自己的一个广场,是我们民意的一个阵地,我们学生要守在这个阵地。我想,6月3号晚上,最后在广场的几千学生,大概跟我的想法一样,满怀着一种悲壮的心情。我记得大概在天黑之后,很多北京市民来跟我们纷纷告别,说你们在这儿,我们去路口,去外面,去阻拦军队来保卫广场。这很让人感动。其实大家后来也知道,北京市民付出的牺牲、流的血更多。他们在广场的外围、在路口作出很多牺牲,这些牺牲是为了阻拦军队对广场的围剿和镇压。相对来说,我们在广场的学生还算是幸运的,因为后来我知道,广场是相对安全的,伤亡最小的一个地方。直到早晨清场,我们被驱逐出广场,在那一刻,我依然还认为,我可能是安全的,不会有什么大的危险。直到我被驱散,离开广场的时候,我内心依然认为,我们是和平、理性、有秩序的学生,我们不应该受到这种野蛮、血腥的镇压。但是当我们走到六部口的时候,我在六部口遭遇坦克的这一幕,对我以前的很多想法是一种颠覆,因为它确实真实的发生在我身上。"

方政回忆说,6月4号凌晨6点左右,已经撤离天安门广场的学生队伍拐上西长安街走到六部口时,突然从人群背后射出许多毒气弹,在学生队伍中炸开,有一颗就在他身边爆炸,走在他身边的学妹,突然昏倒,他赶紧抱起学妹向路边转移,而此时一辆坦克快速由东向西向学生队伍冲来,方政奋力把学妹推向人行道边的护栏,而自己来不及躲开,双腿遭到坦克碾压、拖行。他挣脱坦克履带链条,滚到路边,昏迷过去,后被市民和学生送到积水潭医院抢救。医院对方政施行了双腿截肢手术,右大腿上部三分之一处高位截肢,左腿膝下5公分处截肢。

在医院醒来后,方政始终有一个解不开的心结:为什么6月4号清晨6点,已经占领了广场、已经清场完毕的军队的坦克,会在六部口向有秩序、和平撤离的学生队伍冲杀过来,造成学生的重大伤亡?

"这是我当时在医院醒来之后,心里一直化不开的一个结,也是一直想不通、问自己找不到答案的一个问题。我觉得这么多年了,大家都说,要真相,对于我个人的遭遇来说,六部口坦克袭击人就是我所要的最大的一个真相,是和我密切相关的一个真相。这个真相就是,为什么在那个时候,坦克会从我们身后,在占领了广场以后,从东向西,追杀学生?为什么会有这么一种举动?而且,当时的指挥官是谁呢?坦克的驾驶员是受到一个什么样的指令呢?他们为什么会作出这么一个行动?因为六四很大,北京也很大,参与的人很多,每个人都有追求真相的一个不同的看法,或者不同的细节。而对于我来说,我追求的真相就是我受伤的这个细节:六部口坦克,为什么会在那个时候追杀学生?因为他完全是面对着这么一个和平的、往前行走的学生队伍,从我们背后开过来,而且坦克非常快,在高速冲杀的同时,他投掷了毒气弹,导致很多学生根本就没办法躲闪。而且他直接占满了街道追杀学生。所以这个是我们必须要追究的问题,不管它多少年,25年还是多少年,这个追究,这个问责是一定要坚持。因为只有真相,才会有正义,这是第一步的。真相一天不明,死者不得安息,我们这些受伤害者不得平静。"

方政受伤住院期间,西城区公安分局对方政进行了调查备案,出院后,校方对他进行了长达8个月的清查。方政说,当时审查人员"循循善诱",要他对被坦克碾压保持沉默,改口说是被军车或其他车辆压的,被方政拒绝。审查人员还常给方政播放王维林拦坦克的镜头,说坦克停下了没有碾压王维林,由此推断方政当时一定有暴力行为,才招致坦克的碾压。


"中国政府在六四镇压之后,最先想做的就是,不希望把这些真相让人们知道。在海外人们对王维林拦坦克是这么一种解读,它是一个象征,一个勇气的象征,我也觉得很好。可是,当时在89年之后,我在国内的时候,我也看这个画面,他们审查我,也让我去看这个镜头,是另外一种反面的,是以此来否定我,来掩盖他们的真实的六部口镇压的真相的一面。这是我真实的一个感受,我觉得这两组坦克和人的关系,我觉得真的能够比较全面反映整个六四镇压中的一些问题。一方面是军队的绝对的残酷和镇压,六部口坦克压人,在我身上我觉得是一个充分的暴露。另外一个,可能就是王维林拦坦克,当然也代表了北京市民的勇气。有的时候我在想,我真的想要知道,同时的这两个坦克里的驾驶员,我想知道他们现在在干什么,他们是谁,他们当时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为什么王维林面对的那个坦克的驾驶员,他停下来了,慢慢的停下来,甚至还钻出坦克和他讲了话。最后他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局呢?他现在在哪里?他的结局什么样?其实我也挺想知道六部口压我的这辆坦克,当时他的驾驶员是谁?现在在哪里?他当时受到一个什么样的命令?我觉得这些都是可以去追究的。以后中国在民主转型中,或者是民众、政府的对抗中,这些也是普通民众一员的军人,他们在面对民众的时候,他们能否恪守一点枪口抬高1寸的道德,其实还是对今后中国很有意义的。"

方政遭坦克碾压受伤后,妹妹从外地到北京照顾他,靠做打字员的微薄收入,兄妹俩勉强度日。1992年3月,方政代表北京市参加了在广州举行的第三届全国残疾人运动会,并取得铁饼和标枪两项冠军,获两项远南(远东及南太平洋)地区最好成绩。1994年,方政本来要参加在北京举行的远东及南太平洋地区残疾人运动会,中国当局却因为他是六四事件的伤残者,取消了他的比赛资格。此后,方政无法参加任何体育赛事。中国公安部门一直把方政当作监控对象,使得许多公司不敢雇用他。方政自己尝试过多种谋生方法,例如开小卖部、办餐馆、画廊等,也难以维生。

2009年2月,经"人道中国"组织救援,方政携妻女抵达美国旧金山。后经多方帮助,方政安上了智能假肢,可以独立行走,还可以自己开车出行。回顾来美国后的生活,方政对所有帮助过他的人士表示感谢。

来美国到现在已经有5年了,真的是很感恩的,能够来到美国生活。我们一家人来的时候,是我和我太太带着一个8岁的女儿,现在我的二女儿已经两岁了,可能很快,今年六四之前,我们会有第三个孩子出生。我个人家庭的生活很平静,也很充实,很幸福。所以真的,在美国这几年应该是非常的好。对于我个人来说,我获得了更大的自由,不仅是我的思想言论上在这里有安全、自由的保障,同时,因为这边的设施,我在这边开车、到哪里去,我的行动,我用假肢可以做很多事,做各种各样的事,我个人获得了充分的自由。

方政说,比起还在国内的六.四受害者,自己真的是很幸运,他也时常牵挂国内'六四'受害者群体、良心犯和良心犯家属的困苦遭遇。

其实这么多年来,我也一直没有忘了对国内的关注,和对国内这些朋友的联系。我想,我们在海外的每个人,都有这种心愿,或者有这种责任,为中国的这种人权的改善,民主的进步,做出自己的一点点努力。所以,我到这边之后,这几年我也加入到一些这样的活动,现在我是人道中国的理事,也是他们的义工,在美国通过各种方式,对国内的一些需要救援的这些政治受害者、良心犯家属和六四的伤残人士,提供一定的人道救援的帮助。这是海外很多机构也在做的。同时,我还参加旧金山的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的活动,参加一些对中国的民主教育,和未来的民主转型,做一些推动性的一些工作吧。反正尽自己一点点微薄的力量,总之希望中国能够早一天六四能够平反,早一天中国能够有开启真正的政治民主化的一天吧。
方政认为,近年来,中国的人权状况恶化,更多异议人士被抓捕,受到更为残酷的打压。方政对习近平政府主动解决六四问题不抱乐观态度,但也不排除中共上层出于政治斗争需要,把六四事件归咎在某个人身上的可能性。

唯一有可能的就是,他们出于政治斗争的需要,为了保党,他在考虑采用什么形式保党,可能会把六四的责任归咎到某一个个人头上。比如说,现在纷纷在放风,李鹏家族可能是下一个特大老虎。随着这种以反腐下手,最后能不能给他在政治上给他归一个罪名,或者让他承担一定的政治责任,倒很难说。也许他们也在权衡,比如说最后查到李鹏家族,那最后六四镇压的这么一个政治责任,是不是要让李鹏个人来承担?其实我们当然知道,李鹏当然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如果让李鹏个人承担,《李鹏日记》中他也诉说了很多他的无奈和委屈,可能他也认为,这完全不是他个人的问题,这是一个体制的决定。但是,共产党其实历史上也用过很多次,最后把所有党的错误,作为一个时代的荒唐,最后归结到某些个人或者集团,让他们来承担,使得这个党永远是英明、伟大、光荣、正确,使这个党能延长他们的统治。能够换取民心,能够对未来有一个更好的能让他们去走下去。这也不排除这种可能性。

方政指出,六四事件多年来在国内被压制,被消音,这本身是不正常的。他希望,在六四25周年到来之际,更多中国民众能够勇于谈论六四,表达自己的看法。方政认为,当国内的民众都在追问六四事件真相的时候,对六四事件重新评价、问责和赔偿的时刻才会真正到来。

(记者:林坪  编辑:嘉远)

1 条评论:

  1. 25年所有纪念“六四”的活动都是记忆与遗忘的较量。说得好

    回复删除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