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12月13日星期二

冯兆音:You're hired ! 特朗普内阁传递什么讯息?



特朗普选择雇用与自己相似的、明白他话语体系的人,来执行自己的"交易至上、实用主义"的信条。

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
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摄:Carlo Allegri/REUTERS

以往在电视真人秀节目里厉声说"You're fired!"的特朗普,最近说得更多的是"You're hired!"他正逐步打造内阁,目前已确定十多项任命。
华府政策圈流传一句话:Personnel is policy. 人事任命即政策。内阁要员任命是尚未正式上台的新总统首项政策,反映未来政策大方向。从特朗普的内阁任命,能读出什么信息?
特朗普的内阁要员可分为三类,深谙华盛顿游戏规则的政客、前军官与没有公职背景的华盛顿门外汉,包括好几位身家不菲的商界人士。侯任国务卿蒂勒森(Rex W. Tillerson)是石油公司埃克森美孚的执行长,前高盛高管Steven Mnuchin将担任财政部长,而商务部长人选Wilbur Ross是风险投资家。目前,特朗普准内阁的总身家已超过130亿美元,是小布什政府的30倍。特朗普是美国史上第一个没有担任过任何公职及军队高层职位的总统。某程度上,这些前商业高管与他是同类,缺乏从政经验,但有丰富的企业管理经验。
特朗普选择雇用与自己相似的、明白他话语体系的人来执行自己的"交易至上、实用主义"的信条。
他相信管治国家有如管理企业,让商界领袖担任政府要职可平衡国家预算,提高机构效率。他以交易思维思考国际关系,只要对美国"有利",万事皆可交易。而他对利益的定义,通常离不开财富。
正如特朗普谈及一中政策时称,不知道为什么美国要被一中政策所束缚,"除非我们与中国在其他议题,例如贸易上,谈成一些交易。"


特朗普新内阁白宫要员。
特朗普新内阁白宫要员。图:端传媒设计组

竞选时高呼"抽干沼泽"(注:华盛顿是建在沼泽之上的城市)、改变美国政治生态的特朗普,出乎意料地将不少在沼泽中如鱼得水的职业政客招入麾下,包括前劳工部长赵小兰、参议员Jeff Sessions、众议员Tom Price等。有人将此解读为特朗普缺乏组建内阁的经验,将决策权交给来自共和党建制派的准白宫幕僚长普利巴斯(Reince Priebus)和准副总统彭斯。
但细看这些内阁要员的立场不难发现,他们在各自负责议题上的理念,与特朗普竞选时主张如出一辙,似乎更像是由他亲手挑选。
例如,即将担任司法部长的Sessions移民立场强硬,而坚决反对奥巴马医保的Price将接管卫生部,侯任环保局长Scott Pruitt 认为全球暖化是否人为还无法确定, 与曾说气候变迁是"骗局"的特朗普一拍即合。
特朗普有意识挑选与自己相对合拍的建制派入阁,意在安抚党内反对派,加强与共和党控制的国会的纽带。任命赵小兰为交通部长,可谓一石多鸟。属于温和共和党人的她从政多年,人脉深厚,有助促进两党合作;她还是华裔女性,为内阁增加多元性。另外,特朗普的巨额基础设施预算必须通过国会批准,赵小兰的丈夫是参议院多数党领袖Mitch McConnell,这一联系势必增加特朗普内阁与国会谈判时的筹码。
奥巴马任内与国会关系不佳,空有一番雄心壮志而无法达成,而自诩实务派的特朗普似乎决意吸取这一教训。竞选期间攻击民主党毫不留情的他,开始向民主党人伸去橄榄枝。选后他与参议院少数党领袖Chuck Schumer通话,在Twitter上赞扬对方"十分聪明,能干成事情",称同样来自纽约州的两人一直关系良好。当选后,特朗普还在住所会见了芝加哥市长Rahm Emanuel、众议员Tulsi Gabbard、前副总统戈尔(Al Gore)等曾与他针锋相对的民主党人。
然而,与往届总统至少任命几位来自敌对党的官员不同,特朗普至今仍未招揽任何民主党人入阁。比起管理有可能忤逆上意的下属,他似乎更喜欢与反对者谈判合作,各取所需。


特朗普新内阁行政要员。
特朗普新内阁行政要员。图:端传媒设计组

另外,特朗普的内阁将是二战以来军方色彩最重的美国政府内阁,目前已有三位退役将军,包括侯任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弗林(Michael T. Flynn)、国土安全部长John Kelly和国防部长马蒂斯(James Mattis)。Politico引述与特朗普关系密切的身边人称,他对将军们"深深着迷",欣赏他们威风凛凛的姿态、有话直说的讲话方式,以及跟他自己一样带攻击性的领导风格。
特朗普对将军的迷恋与他的成长背景不无关系。特朗普中学时期就读军校,授课教师都是身穿军服、享有军衔的军官,尽管他本人其后未有从军。曾长时间采访特朗普的传记作者Michael D'Antonio透露,特朗普对将军们带有一种好莱坞式的想像,认为电影大片中的二战将军代表了真正的领导力。特朗普对麦克阿瑟和巴顿尤其崇拜,他曾称外号"疯狗"的准国防部长马蒂斯是目前美国最接近巴顿将军的人,是"将军中的将军"。
作风强硬的军人没有外交官的如簧之舌与商人柔软的身段,通常不是促成和解的人物。但他们信奉等级至上、无条件服从命令, 不会缺乏经营家族企业的特朗普最看重的绝对忠诚。
纵使特朗普内阁要员背景各异,他们有一个共同点,在政策上与奥巴马政府180度相悖,将把奥巴马的政治遗产一笔勾销。
关注气候变化的奥巴马任内为此做了大量工作,但特朗普任命的环保局掌门人Pruitt并不相信气候变化的存在,质疑环保局严重高估了化石能源公司造成的空气污染。特朗普曾扬言,他治下的美国将退出限制温室气体排放的《巴黎公约》,并考虑停止向联合国气候变化项目交费,将省下的资金投入国内基建。
内政上,俗称为"奥巴马医保"的平价医保计划若不被完全推翻,也至少会被改得面目全非。特朗普竞选时许诺取消"奥巴马医保",当选后与奥巴马见面,其后又改口说会考虑部分保留。他挑选的卫生部长人选Price则是坚决的奥巴马医保反对者。
特朗普提名的准国土安全部长Kelly被认为是"边境鹰派",强调加强美墨边境监控,夺回国家主权,抗击境内恐怖主义。正式上任后,特朗普将有权力推翻奥巴马2012年签署的、暂缓遣返童年时就被带到美国的无证移民的总统令。他还可颁布总统令,下令将有犯罪记录的无证移民递解出境。
外交上,被称为奥巴马任内"最耀眼成就"的伊朗核协议也命悬一线。特朗普的内阁中,国防部长马蒂斯、中央情报局局长朋佩欧(Mike Pompeo)和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弗林,都视伊朗为美国的一大安全威胁,可能让美伊关系再度降温。
马蒂斯在2010至2013年间任美国中央司令部司令,他的任期被缩短,有传是因为奥巴马认为马蒂斯的伊朗立场过于鹰派。他曾称,伊朗是中东和平的最大威胁,奥巴马对伊朗达成协议的意图评估太过天真。退休后,马蒂斯还批评奥巴马政府在伊拉克和叙利亚打击IS的力度不足,中东撤退政策(disengagement)让极端主义有机可乘,呼吁美国必须在中东硬起来,捍卫美国的价值观。
朋佩欧曾指伊朗是世界上最大的恐怖主义支持国,期待撤回伊朗核协议这一"灾难性的交易"。
即将掌管美国国家安全的三人一致认为奥巴马的中东政策太软弱,给了恐怖主义崛起的良机。这三名阁员人选显示,更强硬地打击IS、钳制伊朗的中东政策在特朗普时代呼之欲出。
在俄罗斯黑客影响美国大选的疑云笼罩下,新内阁对俄罗斯的态度尤其值得关注。特朗普内阁却被认为是史上最亲俄。64岁的侯任国务卿蒂勒森在埃克森美孚工作40年,近20年来与俄罗斯交往甚密,曾与俄总统普京见面碰杯,与俄国营石化公司谈成大笔生意,还在2013年获得克里姆林宫颁发的友谊勋章—俄罗斯给外籍人士的殊荣。如果美国取消对俄罗斯的经济制裁,埃克森美孚数十亿美元的石油买卖将得以实现,其中的利益冲突让蒂勒森的国务卿任命更添争议。他与俄罗斯及普京的关系,预料将成为国会听证其任命时重点审查的内容。


美国白宫。
美国白宫。摄:Win McNamee/Getty

除此之外,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弗林也与俄罗斯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他曾参加俄罗斯国有电视台RT的晚宴,当时就坐在普京的身旁。弗林认为,美国应该与俄罗斯合作打击IS。外界预测蒂勒森与弗林将主张改善美俄关系,放松对俄经济制裁,联手打击恐怖主义。
然而,内阁中也有反俄的声音,特朗普政府对俄友好并非已成定数。准国防部长马蒂斯视俄罗斯为美国国家安全的一大威胁,认为普京有意拆散北约,曾批评特朗普与莫斯科合作的想法是出于"所知不多"(ill-informed)。
由内阁人选可见政策走向,而从挑选内阁的过程,可见特朗普的决策思路和行事作风。即使已在大选中取胜,对聚光灯上瘾的特朗普依然渴望关注。
以往媒体只会报导最终确定的内阁名单,特朗普却以近乎真人秀的方式,将挑选阁员的过程摊在公众眼前。谁搭乘了特朗普大厦金光闪闪的电梯,必定是每日的头条新闻。分量最重的职位国务卿迟迟没有敲定,成为留到最后的大悬念。各大媒体日夜将镜头对准特朗普大厦电梯,组阁过程史无前例地公开化、画面化。
只有进进出出的画面还不够,要演绎一场跌宕起伏的大戏,还需要若干戏剧化转折。特朗普团队先是放出风声,在竞选期间高调反对特朗普的罗姆尼,竟是国务卿人选之一。特朗普顿时显得宅心仁厚、不计前嫌。其后,他的亲信、前竞选经理Kellyanne Conway却又公开反对任命罗姆尼,坦露团队内部分歧,让观众惊讶得目不转睛。"力排众议"的特朗普看似仍在考虑雇用罗姆尼,两人共进晚餐,适时为记者提供了生动的幕后花絮。罗姆尼低声下气的窘况曝光,特朗普也顺势报了一箭之仇。谁知道半路又杀出个程咬金,在政治新闻通常偃旗息鼓的周末,传出并无从政经验的石化大亨蒂勒森将担任国务卿的消息。传闻出现的时机绝非偶然,正是CIA发表报告称俄罗斯黑客干扰美国大选、提高特朗普当选机会之后,有转移舆论注意力的目的。
特朗普常在Twitter上发表关于时政新闻和内阁挑选的见解,寥寥几字、甚至大小写都成了不得不报的新闻。
跑政治线的记者已养成了新习惯,每天起床第一件事是查看这个爱半夜发文的70岁金发老人的Twitter页面。总统的Twitter发言先于白宫官方通告或许将成为新常态。
《纽约时报》引述参加了内阁面试的人称,特朗普在现实世界里的面试风格,并非如真人秀《学徒》中那样戏剧化,而是直接而随意的。他没有事先列出问题,也不会记笔记,但对来客的背景显得了如指掌。他喜欢问开放性的问题,会打断长篇大论、迂回的回答。
他(特朗普)组建政府的思路与管理企业一模一样,最感兴趣的问题是:"你可以为我做些什么?"至于雇用谁,特朗普相信直觉,看重人与人之间的化学反应,也信赖身边人的进言。
内阁落榜名单也让人玩味,特朗普看重忠诚,却不一定论功行赏。为他助选的关键功臣,新泽西州州长Chris Christie、竞选经理Kellyanne Conway、前纽约市长Rudy Giuliani、前议长Newt Gingrich等,还未得到任何职务。
他们当中有的深陷丑闻,譬如Christie的"桥梁门"、Giuliani与外国政府千丝万缕的联系。也有共和党内部人士透露,准白宫幕僚长普利巴斯阻挠竞选团队入阁,他提醒特朗普,帮他赢得大选的人并非在治国上能助他一臂之力的人。
美国总统挑选阁员通常有三条标准,有相关经验、对总统忠诚、代表这个国家的面貌。特朗普没有大幅偏离这三大原则。有的阁员尽管被指立场极端,但确实是熟悉议题的老手,例如反对全国标准课程、推广特许学校的候任教育部长Betsy DeVos。
内阁中最剑走偏锋、饱受争议的人选,也是特朗普政府最大变数,非白宫首席战略官班农(Stephen Bannon)莫属。62岁的班农是前海军军官和高盛银行家,结合了两种特朗普钟爱的类型。掌管右翼媒体Breitbart是班农职业履历中最受争议的一项。反对者抨击他是另类右派(alt-right),信仰白人民族主义,即白人要在经济和政治领域占主导地位,他们担心班农将把种族主义、反穆斯林、反移民、性别歧视等在Breitbart头条中可见的思想带进白宫。班农则为自己辩解说,他忠于民粹主义和美国民族主义,而非白人民族主义。
普遍认为,特朗普并没有强大的原则性和价值观,不由意识形态主导。在1999到2012年间,他五次更换党派。如今作为共和党人,他又支持某些大政府的理念,例如保留社会保障金、大量投资基础建设等,在堕胎、同性恋权利等议题上立场反复且矛盾。为求欢呼与利益,他的立场灵活度极高。他愿意听取身边人的谏言,也易受他们影响。传闻指蒂勒森能在最后时刻以黑马之姿问鼎国务卿,就是由于班农及特朗普的女婿Jared Kushner的合力推荐。
身为国师,民粹、国家主义的狂热分子班农将为特朗普灌输意识形态,享有很大的政策塑造空间。他与来自共和党建制派的"守门人"普利巴斯如何互相制约角力,将是新一季"白宫风云"真人秀的重头好戏。
——端传媒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