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7月30日星期六

王军涛:习近平政变 ——对中共官场频繁异动的另类解读

图:习近平、李源潮(右)



习近平的政变不是一次自下而上的突然夺权行动,而是一个自下而上的、先夺权建立新的国家运作规则,然后再逐步清洗政敌、改变旧人事格局的政治过程。这个政变的时间表上的最后时刻和最终目标非常明确:在中共19大完成制度和人事的革命性重建。

习近平继位以来发动了一场政变,目前这场政变正在关键时刻!

七月初,数条新闻再度吸引中国观察家眼球。首先,自觉充当中共海外大外宣喉舌的多维新闻网报道,六月底开始,封疆大吏频繁异动。据说,有数十位省部级干部更换。然后,素以准确预报中共高层人事格局著称的明镜新闻网称,最近对现任国家副主席李源潮大秘和亲属的调查只是开始,这位中共前中组部长在一、两个月内将被立案调查。接着,中共高调审判胡锦涛前大秘令计划,判处无期徒刑。几乎所有观察家都认为,习近平这一系列举措不是心血来潮,也不是这些事件瓜熟蒂落 的凑巧共生,而是习近平为了19大进行的布局。多维新闻网干脆说,这是19大卡位战的开端。也许多数观察家没有注意到的是,所有这些不过是习近平抢夺党国大权、建立个人独裁专制的政变的一部分;只有在习近平政变这个背景中,才能理解这些事件在权力斗争和中国政局演变中的意义。
一般政变与习近平政变的特征

当我们讨论政变时,经常想到的是在现代世界中经常看到的第三世界发生的军事政变。一个军事首长领导一个军事集团,以军事手段占领国家政权中枢,抓捕和处置国家领导人,建立新的政权。然而,现代政治中的政变更准确的定义应当是:以非程序化方式,抢占国家领导系统,抓捕国家领导人,然后建立自己的政权,包括新的制度、政策和人事。

习近平上台后的一系列举措,确实令观察家跌破眼镜。他不仅打破了中共官场的流行规矩,基本上禁止了昌盛的陋习,因此在中共党政系统引发普遍不满,而且他全然不顾中共乃至专制政治宫廷斗争的潜规则,对各种势力全面开战,结下死仇。不少人认为,习近平是个二百五,一个骄横的太子党红卫兵。笔者却以为,习近平正在胸有成竹、一丝不苟地在施展自己的执政抱负,他实际上有计划有步骤地 实施一场政变。

早在习近平继位之初,就有观察家预言,除非习近平政变,否则他很难有所作为。习近平如果想根除腐败、建立高效行政系统和公正司法制度、恢复他心中的中共执政的合法性即人心中的信任,他都必须对中共做大手术,这就不仅需要清洗江胡两朝的高层人事格局以得到党政系统背书和实施他的政治抱负,而且要摆脱邓小平建立的毛后中共政治的程序性限制和制度规则。因此,习近平必然会政变。然而,人们没想到,习近平的政变是非常规政变。这不是一次自下而上的突然夺权行动,而是一个自下而上的、先夺权建立新的国家运作规则,然后再逐步清洗政敌、改变旧人事格局的政治过程。这个政变的时间表上的最后时刻和最终目标非常明确:在中共19大完成制度和人事的革命性重建。

架空党国机器:改制度重洗人事

现代政变与古代宫廷政变最大不同就是,不全然是为了权力斗争;即使为了权力斗争也需要新的政治纲领以争取公众支持。这些纲领是政变者的抱负。习近平的抱负自上任之初就清楚地表述为两个百年。在中共建党百年时,中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百年时,中华民族实现伟大的复兴。

然而,中共治理下的现状存在严重问题,使得习近平不仅无法实现抱负,而且面临亡党亡国的末世皇帝的命运。各级官员通过腐败暴虐的党国体制在发展中疯狂地劫掠,使得中国的道德、文化、社会、制度、政府和自然都已经出于极度恶劣状况、而且还在加速恶化。人民极度不满,到处都是恶性冲突和骚乱。为解决问题,习近平推出自己的与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和谐社会和科学发展观并列的理论,即:"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和生态文明建设"五位一体的总体布局和"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四个全面的战略布局。但是,两大障碍使得他无法落实他的总体布局和战略布局。第一,鉴于毛泽东时期的教训,邓小平时代不仅制定以发展为中心目标的官方正统教条、而且设立一系列制度措施防止政治领导过度极权和纠正对习近平的抱负形成制约。第二,江泽民和胡锦涛两朝二十年的人事布局使得不仅在任执行和决策官员、而且按规矩可选官员都是江胡派系。

如此情势,习近平只能政变,改变制度和重洗人事,以实现自己的抱负。具体的步骤是,习近平首先建立一系列领导小组,架空现有党国机器,一举将决策和运作管理权力抓到自己手中,这是建立临时制度。其实,这些领导小组就是政变的第一部分,接管国家政权。然后,习近平以反腐为名清洗人事。他对江胡两朝人事采取不同策略。对江系主要是抓刀把子(政法系统)和枪杆子(军队)。为此,周永康、郭伯雄和徐才厚团伙及亲信被摧毁。习近平对胡系(团系)则是全面清洗有决策和管理大权的封疆大吏。他擒贼擒王,围绕着打击令计划和李源潮以及团派核心要员展开清洗。接着,习近平改革干部制度成规,实行"落马官员连坐制"(2014年)、修正"干部退休、进退和提拔规则"(2015年)和建立严明的问责制(2016年)。其间,习近平强化党纪政纪,要求党政干部要有核心意识和看齐意识,营造反对者恐慌、投机者站队的官场氛围,事实上完成政变,建立起最高执政的独裁体制。

习氏前景:典型政变未雨绸缪

习近平政变不是一蹴而就的政变,目前还在进行时。但习近平此时不能罢手,而且他必须在19大以前完成政变目标:通过党代会建立新的制度和人事,合法全面实施自己的抱负。否则,他会被政敌有机会追究他上台以来全面彻底违背中共吸取毛泽东教训后的所有举措、大搞个人崇拜、践踏党章国法、残酷迫害异己的责任。习近平按期完成政变的最大问题还是缺乏必要的人事。这是他通过对令计划收案、开始李源潮立案和加紧更换封疆大吏的原因。然而,由于习近平上位前隐忍不发,他没有进行人事布局。即位后严酷的斗争又使得他必须多疑,难以在江胡干部中物色足够的能臣干吏填充要位。

如果19大前如期不能完成布局,又遭遇政敌追究罪责的强大逼宫情势,习近平会怎样做?笔者认为,他会搞典型政变,即军事政变。习近平彻底改革军队指挥系统,建立战区体制,可以看作是为了军管在制度上未雨绸缪。他在周边地区激化一批热点问题也是为军管的理由预埋伏笔。那时,中国内外都将血雨腥风。

最后一点是笔者阴谋论的猜测。但专制政治特别在生死权争时就是残酷艰险、充斥阴谋的宫廷恶斗。笔者要强调,习近平的两个百年以回归中国数千年专制政治归宿来开局、结局,这是有巨大讽刺意义的失败。只有像中华民国那样实施宪政民主取向的政治改革,才能最终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原载《动向》杂志2016年7月号

1 条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