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4月9日星期六

朱毅:中国的眸子迸飞在何方?——张志新大窪血土回归中华世纪坛记

                                                   

                     中国的眸子迸飞在何方?

                  ——张志新大窪血土回归中华世纪坛记

                 
                  朱毅


          谨以此文纪念张志新就义四十一周年

       

                                            一

从哪里出发的,就回到哪里;

什么日子去的,就什么日子回来!

回来吧,张志新大姐:北京会紧紧拥抱您,良知正义的人类与大历史会紧紧拥抱您,中华世纪坛悲绝绵响百年千秋的钟声,会永远地紧紧拥抱着您!——

去年的今晨,多想避开警车哪怕就十来分钟,了此千百万人的夙愿:张志新就义四十周年大窪血土祭日经典回归,四十年京华故园家国齐聚!

今天初夜,张志新大窪刑场血土,终于回归北京中华世纪坛世纪钟亭长青树坛:回归在她诀别只因挚爱太深才为之思想的祖国的日子:四月四日!——二〇一六年四月四日

迟了整整一年,张志新就义四十周年血土回归祭终告完成。

但是,我依然不知道,中国那透视极权眸子,迸飞在了大窪刑场哪个方向的不知几个十八丈远?!



                                  二


北国沈阳,大窪刑场。那个千秋凛冽、万古朔风的四月四日啊,浩劫中国最巾帼张志新,被"一枪毙命"!

一颗眼珠子——中国透视极权的那颗眸子,承载着呼啸着神枪手巅峰"崇拜"与刻骨"仇恨"的枪子儿的能量,迸飞在了不知几个十八丈远的不知何处!!

——这是2009年冬至日与志慧、志勤姐相聚怡园时,志勤姐亲口对我说的。

——还说那个行刑的年轻的"神枪手"战士,据说后来痛苦、内疚得神智不怎么正常了…….

张志新生命的终点上,极权还在如此嗜血如此精准——如此刻毒地报复凌辱旷古巾帼透视它的慧眼!我刻骨铭心啊!我永难忘怀哽声说着说着,志勤姐猛就掷箸掩面,再不能一语……张志新女儿曾林林曾留给我的邮箱@之前,不也就正是拼音的"刻骨铭心1975"吗?!

我曾经在戴煌恩公宣武门西大街府邸,亲眼看过李九莲七窍流血之死刑后验明正身照,岂堪描摹那张我熟悉的脸?——惨不忍睹!

当年为胡耀邦写出调查张志新案清样的光明日报记者陈维山,则亲口对我说:

所有案卷中,盘锦中院唯一不让他看的,就是"张志新被一枪毙命"的那张死刑后验明正身的照片!



六年前的昨夜,子夜已过,张志新35祭日已经来临。

按最后的约定,祭像、花篮、展板:布置会场的一切我都准备好了;然而,不但亟待其通知新的会场地址——原定招商局小礼堂,遭警方阻遏——的那位张志新同学整整两个小时联系不上,志勤姐的电话再也打不通。

35祭日一早,第一个打通丁东先生电话。丁东先生一问情由:"快别在电话里说了……我就来!"再一问老鬼夫妇,竟然连他们也都未接获与会通知与新会场所在!

精神中国张志新35祭就是这样被朝阳、海淀、昌平警方联手逼上绝路——逼进了一间地下室!

精神史会永远记住张志新35祭日一早奔赴地下室救场的五位中国杰出女性:

戴晴、艾晓明、崔卫平、王荔蕻、张丽娜。

我永远感恩杜光、王书瑶、夏业良先生,尤其我的老鬼兄弟——圣女双雕之张志新铜像就是为其35祭雕的啊,没有一个精神华夏的35祭追思,我何以向海内外捐款的仁人志士交待?

六年前,一个居民小区,一层楼,转瞬就是警灯闪烁,三道红袖箍层层设防…

又是老鬼兄弟为我解难,亲自主持了精神中国张志新35祭!


                                            


近五年后,在那一层楼的一间地下室里狂思热恋追魂纪念张志新志新烈士就义35周年的我们与老鬼,我与老鬼们,终于来了!

终于直扑沈阳来了!

我们与老鬼,我与老鬼们,终于来到张志新烈士近四十年前就义的大窪刑场了!在千辛万苦三度寻访探察您的就义地大窪刑场的姜万里老先生夫妇父子的引导下,201496,我、老鬼夫妇,终于与沈阳义士董长林一道,出现在大窪荒冢废墟的一座简陋低矮的满是废旧物品的仓库前……

那就是张志新四十一年前今日近午时分,一颗眼珠子迸飞在了不知几个十八丈远的殒命之地啊!中华民族史无前例十年浩劫最璀璨、最耀眼的一颗思想之星就在那迸飞的一瞬之间,永远陨落了!

快四十年了,快整整四十年了!

回家吧,张志新大姐!

从哪里出发的,就回到哪里;

张志新大姐,回家吧!

什么日子去的,就什么日子回来!

老鬼兄弟双袖一挽、董长义先生老当益壮……这个携刀,那位动铲,在一块地稍窪、土却成堆、杂乱却茁壮着翠碧的劲草处,取着血土,纷纷干开了。我忙打开曾经盛着李九莲青光岭血土的那只红色木盒:原来贴着李九莲画眉坳工作证的地方,已经被张志新35祭的那张照片取代;顶端两侧:左书"千秋正气";右为"万古悲歌"。下方则是一行十分庄重的篆文:

"纪念张志新烈士英勇就义四十周年"

敬爱的志新大姐,回家吧!铺开黄色的綾缎的红木盒,不一会儿血土就盛得满满,又压得实实的了,继而血土又盛满了两个塑料袋……

我却终于踯躅彷徨在巍峨的高压线立架下,惆怅四顾中,泪眼模糊了,胸腔与心,同时都在痉挛、颤抖——

大姐啊,您那一颗眼珠子,那颗因透视过极权承载着呼啸着神枪手巅峰"崇拜"与"仇恨"的枪子儿的能量迸飞的中国的眸子,迸飞在了那个方向的不知几个十八丈远啊?!远在何处啊!!
                                         



还是多亏艾晓明老师,前年沈阳取血土回来,恰是中秋前一天,迎归血土仪式,当天就在柳林居聚议艾晓明教授摄录的夹边沟纪念碑砸碑事件的会议中,殿后进行。我宣读过《志新大姐,回家吧》,杜光先生率先致辞誓志;任重先生的发言中,哽不成声地联想"划过夜空的星光"——遇罗克,为夹边沟毁碑奔忙而来的张遂卿先生,则联想着毛应星烈士;为大窪血土祭洒花瓣时,由孙女搀扶着的那位逾九旬老太佝偻着洒祭花瓣的那一瞬,我的思绪顿时回到了生命之祈仪式上,我的恩师钱理群为李九莲青光岭血土洒祭菊瓣时,那似乎噙着泪的虔敬多么令我刻骨铭心!在史无前例的浩劫中为祖国挣脱极权羁绊而思想的群星们!又是一年过去,怎么夜更加黑黝黝了呀?好在早就知夜长梦多,从沈阳回京当天,就和艾老师.等把大部分血土都赶紧洒祭了,又赶着国家烈士节那天报道了出来。

留下的少许血土,是有待于与张志新亲人清明共洒的。去年清明,我是根本不抱 "什么日子去的,就什么日子回来!" 经典式幻想的。先提前五天就开始与正在河南出差的张志新侄子张伟健联系上了,同一天,我也与张志新的一个侄女联系上了。不知怎的,330那天;侄儿侄女都联系不上,好不容易与志慧姐丈夫、人民大学教授联系上,教授正说着他们夫妇实在身体不堪外出,待他亲自联系志勤姐看看,嘱咐我等他回话,不速之客就进门了!

这边厢老鬼夫妇座驾已到,一进厅,好一番龙虎争斗,事涉维稳绝无所谓烈士尊容,国法民俗,清明思缅……只逞党国至上、国安威武,怎么也不容老鬼进我内室。取不出大窪血土,正在西站聚集的钱行行们也就只好散了……

亡父半世纪之冥清明归祭,岂止是恩准的,简直是三层意义上的天意!——行期必须是也恰好正是国安对于策划人必须最最严防死守的201544啊——张志新就义四十周年血土回归祭的正日子。多想赴机场路上绕行世纪坛,无须二十分钟,大功便可告成。什么叫精细维稳?就是每一个缝隙,立案最高层都给封得严严、堵得死死的:君不见,按市局指令,提前一个半小时,国安所长已经端坐客厅;赴机场的一路,必须是警灯闪烁的,严防有人半途来截取大窪血土;检票口票上拉拉扯扯了什么?开始我并不怎么留意。直到飞机起飞前五分钟,那检票长上得飞机来,叫着我的名字大呼:哪位是XX同志?我应承了还不行,直到把拉扯部分与我手中机票上被拉扯部分核对上了,才放放心心给上峰复命去了。

就这样,整整一年过去。

为圣女复仇、为甘粹先生雪耻之八十八天的烛光祭仪里,红色的血土合就一直前置在雕群最前置的、甘粹先生最后审视的那座林昭雕像之前。

一天天地提示我:注意!注意!——

201644


                                          

                                      
感恩警方为家人放疗撤岗。
多么千载难逢的经典时光:既是的"离去的正日子",又是"回到出发的地方"。
怕重蹈去年330日覆辙,这次自黄昏才开始的悄然血土洒祭,根本就没打算也"不敢"通知张志新亲人们来共同分享这经典祭奠时光。有十年相伴相依又同赴大窪取土的老鬼夫妇同祭,足矣!
是的,故意拖到黄昏时分,我才开始请花店制作包装白菊黄菊花束。
此刻,我捧着花,老鬼兄弟捧着血土盒,多么黝黑黝黑的夜,以致我们明明站在中华世纪钟前,背影里,却"失去了"世纪钟。
多么黝黑黝黑的夜!
是镁光太弱,还是有人像蝙蝠害怕阳光一样,害怕思想的强者张志新回到北京——在一颗罪孽的子弹击飞她洞察极权的眸子的时刻回到北京?!连去年今日飞机起飞前五分钟查我飞机票,好像已经被押到机场的我,还能溜号去世纪坛洒祭早藏在什么地方另一份大窪血土的故事,我只在推特上吭过一声,蝙蝠们也在窝里窃窃私语着、传布着………
亲爱的国安兄弟们,我为我此刻此境不能不用"蝙蝠们"一词而郑重向你们深深致歉。我与李九莲辩护士们为李九莲取青光岭血土那天,就是你们恩准我结束放逐回到北京的那天,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个日子:20111029日,那正是当年6.17挨我痛批的华国锋策动江西省委在京常委解散赣州地区李九莲问题调查委员会的整整37周年啊。国安兄弟们,不就是你们把我"茉莉花"得既失去了护照,又失去了身份证,连火车站都进不去吗!在这个意义上,正是亲爱的国安兄弟们亲自在赣州火车站与北京西站,送别与迎接李九莲青光岭血土进京——回家的呢:我终于有一个公开向兄弟们深深感恩的机会了——太谢谢了!
青光岭血土归洒世纪坛,对于李九莲怎么不算回家呢?——怎么不算回到出发的地方呢?1981911日下午在中央纪委会议室面对八中央部委代表, 我就坦坦荡荡地承认:李九莲与我,是同一天——1966101日,随着百万浩浩荡荡受检阅的红卫兵通过天安门广场一同誓师出发的。青光岭血土代表我们以历尽万难与牺牲的反叛,回到了我们原来出发的地方!
多么黝黑黝黑的夜!
国安兄弟们,张志新就义四十年祭血土回归祭,被你们如此奉旨一再折腾,我当然对你们充满怨怼!但我坚信这只是历史的一段黑暗,不管它多么漫长;而你们只是职业行为而已。
我会如实地向历史证实,你们对张志新烈士大窪血土本身,一直是尊重、敬畏的,绝无一丝一毫如同2014628日正午前后在唐县面对6kg小林雕那种霹雳收缴的冲动。不过,你们那次霹雳般的冲动实在太伟大太伟大了!恶灵旷世的狰狞将毕现于天下!至纯至洁至真至诚的林昭经典纪念必将诞生!我谨向你们致以最崇高的敬意!最衷心的感谢!
志新大姐啊,我绝对与处心积虑扼杀窒息林昭圣女之恶贼脏婆不共戴天!也绝不再与那自称"包身工"、口口声声"将来不知怎么感谢您"却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的老妖婆为伍!严刻林雕,我先后已经在《反诉书——铁玫瑰园末日审判宣言》与九月九日开始的八十八天的烛光仪中,庄严、彻底、谁也无法阻遏地废黜了!只待戴煌恩公七七期满即昭示华夏。
可您那雕像怎么办啊?我在衡山祝融峰就力图拔出来的,可贼婆始终枯恶不悛;201496日,在沈阳青年公园您的座雕前,我可仍然是让志勤姐在您那雕像下拉着小提琴、演奏着包隆贝斯库的《叙事曲》迎送您的血土进京的呢!
 庄严、神圣的大窪血土,竟被迟滞、"羁縻"了这么整整一年,该是多少八千里路云和月啊?敬爱的志新大姐,我和老鬼兄弟捧着你这血土,在这不容记忆更不容纪念的神奇土地上走了整整一年啊!走得好辛苦!却准日经典得好自豪!好骄傲!就像重又走在了大姐您自豪、骄傲地并行在胡耀邦、任忡夷之间的那段好时光里一样.........

                                            

                                                                                        
志新大姐啊:
从沈阳料峭的春寒荒冢之中,终于在一个真正大姐您离去的日子,回到了这里——您青春朝阳般升起出发的北京,回到了中华世纪坛世纪钟亭的八个长青树坛,您永恒的家——您永恒的苍碧、劲朗、世纪潇洒与旷世峥嵘!
此刻,世纪坛的日,正指北方!
留待与大姐亲人们一同洒祭的血土,本来就只是极少极少部分。不仅从策划到取土,老鬼夫妇全程鼎力参与,而且沈阳青年公园举行大窪血土迎送仪式,难得城管副局长亲临清场并始终陪同,全仰丽娜故旧照佛有加。取土归来,柳林居迎血土仪式,艾晓明率众洒祭,老鬼夫妇却又因顾念连日寄食人家的孩子,双双都不在场。我能环顾的整个精神中国,对张志新、李九莲一并敬重如老鬼者,独斯人也!理应让他一人洒祭剩余血土——一遂平生之愿才是啊。
夜太黑。世纪钟亭常青树坛上,我掰着菊瓣,老鬼洒祭着大窪血土。开始本是洒祭在左边常青树坛的,但玉渊潭背景过于幽暗了,我们才又转向了有世纪坛背景、日荧光灿然的右首常青树坛。我一面掰洒菊瓣,一面默诵着《志新大姐,回家吧!》的最后一段……

"敬爱的志新大姐,回家吧!回到哺育您的中国人民大学,回到姐妹兄弟最后侍奉老母亲的首都,回到您价值高标的精神家园,回到见证千年沧桑、百年荣辱的中华世纪坛世纪钟亭长青树坛的沃土之中……您碧血的生命;您独立的思想;您博大的悲悯;您伟大的牺牲:都将永远在中华世纪钟悠悠长鸣中不朽!"
 我没让老鬼兄弟都把血土洒祭完,还剩一小撮。一小撮也是个念想啊,它来自高高的高压线架下啊,来自我彷徨四顾那颗迸飞在了不知哪个方向、不知几个十八丈远的中国的眸子的地方啊!
接过张志新大窪血土盒,回望世纪坛:
我的第一庆幸就是,也是清明洒祭青光岭血土的李九莲啊,您从此真正不孤单了!——
何须彷徨四顾?两双中国的眸子,不就同在那荧光灿然正指北方的世纪坛日之中!
                                          

老鬼兄弟明天还与人延庆有约,完成张志新大窪血土经典回归.,把我送到三里河路,就驱车自个儿上山了。
.回家立即点击开我是馆主的网同纪念"她是名副其实的强者——张志新"纪念馆,光是今天要求开馆纪念的就有络绎不绝啊,居然连祭日,也不允许开放纪念个正是清明前后的三、两天!——这就是当代中国!而且,作为网同纪念的奠基馆,祭奠点击在559027竟然就给我早早锁定了,连对馆主我也一声招呼不打。网同主事难道不是复旦佛学院那位了么?更且,我敢断言。这必是与我设定以张志新大窪刑场血土回归中华世纪坛祭,作为张志新就义四十周年公祭的主祭仪式直接相关的大维稳举措。这就是大张旗鼓设立"国家烈士节",骨子里却屏蔽历史、屏蔽精神、屏蔽思想的当代中国!
今年是文革五十周年,想必我都是馆长的、被我改作中华圣女的《燕园长青草》、《乾坤之魂——遇罗克》、文革中两个伟大的女性:李九莲与钟海源》,《整个清明时段,更是锁了个铁紧石严,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这就是只有丝绸物欲盛世弦歌没有灵魂的当代中国!
 九年前,我为张志新写下《割不断的琴声》墓志铭,就是以下列这段文字开篇的:
"沈阳的空冢中除了您的丝巾、发夹,有否一段琴弦?早春的音符,是否正在料峭的松花江中解冻?今夜,林林和彤彤又辗转在怎样的历史悲音中? 明天,辽淼的白山黑水五岳湖海之间,会有键弦之鸣、心弦之颤,协奏起您最喜欢听、最喜欢拉的包隆贝斯库的《叙事曲》中最忧伤凄美的那一段吗?"
那时,应该还是满头青丝吧,自观影像,已经是满头银发了。小我一岁的老鬼摘了帽子,也该见满鬓星星了。
                                                       
"你不要逼得我们把世纪坛世纪钟亭八个常青树坛铲光!"
如同昌平国安局长那一声"朱毅坚持林昭是五一九的旗帜,把我们逼到了绝路!"我不知道那位局长的名字,所以我也不能披露这是哪位国安兄弟的劝谏或警告。但是,我真的诚心诚意向首都国安兄弟深深致歉:
十年来四谒耀邦陵,策划灵岩十八祭、林希翎环球追思、圣女双雕、林昭45祭,方励之、许良英北京追思,促成与见证林希翎、刘宾雁归骨,乃至今夜——这第二双中国的眸子的大窪刑场血土归洒中华世纪坛……确确实实,我是首都乃至全国给国安兄弟制造了最多职业麻烦的人,颇让你们大伤脑筋的人,而且,统统都是故意的……
我尊重你们的主流守望与敬业精神,在这个意义上——也仅仅在这个意义上,请你们相信我深深的道歉是诚实的、由衷的。
但我忠实于自己从大历史血肉心魂的深处一路走来形成的普世价值守望。我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我认为,凝刻浩劫记忆,牢记历史教训,求民族和解于真相,创复兴大业于精神,才是国家中兴之正道。
就个人而言,在必对国安诸君有所感恩但更必大有怨怼的、我势必公诸华夏的林昭遗著出版基金失窃/追逃案——21世纪倒行逆施的苏报案之中,诸君终将获悉诸多我不能不有所释放的大历史创痛或由此的感恩,乃至我不能不在法庭上整本整本地撕裂我命其名的《铁玫瑰园的中国纪念》,以让世人见证:三千年第一圣,容不得5000年第一痞的贪婪、劫掠、伪诈与任何凌辱!
中华世纪坛烈女血土回归祭,既是我刻意坚守民族记忆与圣烈纪念方式之一,也是我感恩胡耀邦的方式之一,还是我与太上老君伪纪念决裂——砸烂回龙观八卦园的方式之一,它所承载的不过是"被杀戮的思想者最真实,最庄严、最恒久的被纪念权",一如本文开篇所述:
从哪里出发的,就回到哪里;
什么日子去的,就什么日子回来!
百年五四,八九洪波,首都孕育了多少血肉风华的思想的儿女!他们思想着、悲怆着从首都出发,却又因为执着于思想,抗争着极权,浪迹天涯直至殒命异乡!他们是华夏民族最优秀的儿女!最坚挺的脊梁!最宝贵的血脉!他们没有权利回到出发的地方吗?他们不该就在永远告别他们以生命挚爱的祖国的那个日子,回到他们出发的地方,融汇在中华世纪钟千秋万代呐喊精神、警示悲剧悠悠长鸣之中吗?
国安兄弟们,对十年浩劫与五七反右,执政党与民族的共识已经铭刻在中华世纪钟上;标识着多元与共和的"自由与民主",载入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我的巾帼祭园人物皆其所处时代标杆人物,更由于本人创巨痛深,必有所宣泄于在生,冀有所警示于后人,用不着大惊小怪。别拿"把八个常青树坛铲光"吓我,"常青树坛铲光"之日,岂非"中华世纪钟"废钟之时么?执政党丢得起这个脸么?
不过,我庄重地向国安兄弟承诺:林昭、钟海源、林希翎……以后的每一位,我尽量做得如同这次一样静悄悄的,不求顶着祭日大张旗鼓,但务必求个在生心安,后世警明。
                                                                                      
 是的,万千百次为此感叹唏嘘:
战死30000人、处决20000人,流放7500人的巴黎公社爆发于1871年,仅仅9年后即1880年,即实现了国家大赦即民族和解,最后流放者和逃亡者1880年获得了特赦。一些人在之后的政治生涯中还很杰出,成为了巴黎市议员、代表或者参议员。
而祖国首都和平请愿"反官倒、惩腐败"的学生市民,却因一夜抵抗屠城被称之为"暴乱"而惨遭镇压!都快整整27年了,多少参与者、多少学者精英,只因支持正义的学生,至今放逐天涯,只能老死异邦!我们伟大、悠久而多难的祖国是多么神奇地异乎人类文明的进程啊!
让中华儿女享有思想的天赋自由!
让思想者生前、死后,都能回到出发的地方!

                                         


1 条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