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4月16日星期六

杨光:辛辛苦苦几十年,一夜回到改革前——习式治国方寸大乱


图:左起胡锦涛、江泽民、温家宝、习近平

铜锣湾事件、任志强事件、公开信事件,以及南都和新华社的新版"文字狱"事件,都标志着对习近平的个人崇拜正在发生质的转变,习团队正试图从最初的自娱自乐、自吹自擂,升级为文攻武卫、"誓死捍卫"。

大批判、绑架、连坐无法无天

一本关于习近平情史的八卦书,两条"妄议"习"重要讲话"的微博,一封要求习辞职的"公开信",竟导致当局方寸大乱,引发了一轮令人瞠目结舌的文革式大批判和一连串无法无天的绑架、"失踪"、连坐案件。再联系到《南方都市报》"媒体姓党,魂归大海"和新华社"中国最后领导人"这两桩新型文字狱事件,不能不让人们为习近平执政团队的"治国理政"方式捏一把汗。在所有这些习近平理应表现出宽容大度的地方,他表现出来的只有小肚鸡肠、睚眦必报,而且其嚣张跋扈、肆意妄为的任性,为邓后时代所仅见,其杯弓蛇影、草木皆兵的紧张,亦为"六四"事件以来所仅见。
一本书、一封信、两条微博,原本不足挂齿,如果习近平是一个目光远大、抱负宏伟的干大事的人,他不应该对这类寻常小事过于敏感,耿耿于怀,以致大发雷霆,大动干戈。大批判、绑架、连坐并不是"治国理政"的好方法,不仅不能消除那本书、那封信、那两条微博的影响,反而千百倍地放大了它们的影响,恐怕也起不到以儆效尤的作用,反而只能激起更直接、更激进的反抗,且有全面开罪官僚阶层、中产阶级和知识分子三大精英团体,间接帮助"反习大联盟"形成的巨大政治风险。大批判、绑架、连坐之无法无天的恶劣性质,之损人害己的负面后果,比起那一本书、一封信、两条微博的事情本身,不知要严重多少倍。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查没查出真相,揪没揪出后台,吓没吓倒对手,就政治声望、国际形象以及后七年任期——假如他还有七年任期的话——的党内外拥戴程度而言,其实习近平已经输了。
这几件事情已经使习近平失尽人心,使"一国两制"受到重创,也几乎把习当局通过"打虎"运动所建立起来的自信果敢、英察睿断的正面形象败坏无遗,让那些对习存有幻想、以为他集权完成之后将厉行政治改革的人彻底绝望,把习在知识阶层、中产阶级中获得的好感全都赔了出去。事到如今,如果习近平仍然要大发雷霆,他的怒火似乎不应该针对桂敏海、任志强或《无界新闻》,倒应该针对那些制造了越境绑架书商案,发动了批判任志强运动,错抓了贾葭、株连了长平、北风等人无辜亲属的愚蠢的习氏亲信们。

政治器量不如温家宝江泽民

正常国家的正常领导人绝没有这么干的。像奥巴马、安倍晋三、卡梅伦、默克尔或者李登辉、陈水扁、马英九、蔡英文碰到了八卦书、"妄议"、"公开信"这样的事情,大都不予理睬,不以为意,即使真的戳到了痛处,也至多向选民诉诉苦,向司法讨公道,想都不敢想动用政府暴力,去干绑架、株连、惩治政敌、了结私怨的罪恶勾当。
即使是在中国这样的非正常国家,习近平前面的那些个中共领导人,也不是人人都敢、或人人都愿意像习近平这么干。温家宝访英在剑桥大学演讲时遭到一位德国小伙儿扔鞋"袭击",把温家宝气得手足无措,语无伦次,竟上纲上线把那只鞋子摆在了"中英两国人民的友谊"和"人类的进步、世界的和谐"的对立面。但温回国后感到不妥,立即写信给英国政府,表明他对年轻人一时冲动之下的冒犯行为并不介意,请求英国法庭从轻发落。温家宝的名字也曾经被官媒记者写成了"温家室",温为记者开脱说,这是用五笔字型打字打错的,他自己也这么打错过。温家宝是官场做秀高手,曾被讥为"影帝",但温秀宽厚、秀大度,总比习秀狠毒、秀恐怖好得多了。
江泽民曾亲自打电话给央视新闻联播编辑室,批评他们把他会见的一个外国人的名字搞错了。江解释说,他之所以没有通过中宣部和央视的领导,而是直接给编辑室打电话,是因为他不想把事情搞大,不希望有人为此受处分而影响前程。江泽民与某歌星偷情的八卦书不知出了多少种版本,香港的书商们也都安然无恙,无需"以自己的方式返回内地协助调查"。这些事情都让习近平相形见绌。
采访过邓小平的美国著名记者华莱士曾当面指责江泽民侵犯人权,并毫不客气称江为"独裁者",若按照习近平执政团队的处理方式,想必中共有关部门应该封杀华莱士这种"吃饱了饭没事干,对中国的事情指手画脚"的外国人,或许还要切断华莱士、他所在的媒体、以及他的亲戚六眷与中国的一切商务联系与文化往来;如果华莱士某个亲戚的公司不幸以中国为主要市场,那他就苦不堪言了;要是还不解恨的话,再把国内凡称赞过华莱士的网络大V通通请到国保办公室,让他们按规定的格式各写一篇谴责华莱士反华言论的严正声明交给《环球时报》发表……,但是,江泽民并没有那么做,相反,江对华莱士的推崇一如既往,视其为传媒界泰山北斗,认为"他比你们(指香港记者)不知道要高到哪里去了",还把华莱士当面斥责并羞辱他的那次火药味十足的访谈称作"我和他谈笑风生"。而事实上,那是江泽民在媒体面前最丢脸、最窝囊、最尴尬的时刻,也是江最后一次接受西方记者现场直播式的专访。那次采访之后,包括江、胡、习在内的三位中共最高领导人再也没有勇气以自由对话的方式,在不预设话题、不规定敏感词、不预审台词的前提下接受外媒采访。
一直以来,人们都把江泽民借华莱士的名气为自己壮胆,当众发飚贬低香港记者"too young,too simple,sometimes naive"的作态当作笑料,但如今,此事一点儿也不好笑了。对比习近平,对比当下针对陆港两地具有"反习"倾向的媒体人、出版人的报复性绑架和株连,人们发现,江泽民当年因激动而失态的滑稽表现反而要显得真实得多,至少是正常得多。在当今世界,动辄对触犯龙颜的某本书、某封信、某条微博发动围攻批判,甚或动用黑社会手段绑架嫌疑人、恐吓当事人、株连亲属、法外施刑的最高统治者,当首推金正恩,第二把交椅大概非习近平莫属。

攻击性个人崇拜

对"公开信"的文革专案组式追查方式,对香港书商的越境绑架,对任志强的文革式批判,这些事件绝非自发,绝非偶然,绝不是下属部门擅自妄为的孤立个案,而是高度相关、"高度一致"的政治行为,是自上而下有组织、有计划的政治迫害。
这些事件透露出一个强烈的政治信号:当局亟欲确立"习近平神圣不可侵犯"的新"政治规矩"。具体言之就是:炒谁的绯闻也不能炒习夫妇的绯闻,妄议谁也不能妄议习,要求谁下台也不能要求习下台,如此等等;谁若冒犯了习近平,就有可能遭到"姓党"媒体群起而攻之,也有可能遭到秘密机关和专政机构无需司法手续、不受国境限制、可以任意株连的严厉追查和可怕报复。——这不禁让人想起了文革时期两句家喻户晓的口号,其一为"谁反对毛主席,全党共诛之,全国共讨之",这是林彪的发明;其二为"谁反对毛主席,就砸烂他的狗头",这是北京红卫兵的发明。也许习近平和他身边的亲信所追求的就是这样一种"诛"、"讨"、"砸"的政治氛围。
人类历史上的崇拜现象大概有两种,一种是励志性、感召性的,一种是强制性、攻击性的。前者比如近代基督教对上帝的崇拜、中国人对自己祖宗的崇拜,崇拜者与反对崇拜者相安无事,任何人毋须担心受到"诛"、"讨"、"砸";后者则意味着将反对崇拜者视为异己或仇敌,意味着不崇拜者不升官,甚至不崇拜者不得食。铜锣湾事件、任志强事件、公开信事件,以及南都和新华社的新版"文字狱"事件,都标志着对习近平的个人崇拜正在发生质的转变,习团队正试图从最初的自娱自乐、自吹自擂,升级为文攻武卫、"誓死捍卫"。他们要塑造这样一种恐怖政治氛围:习近平是不能碰的,习的至高地位是不容质疑、不容反对的,习是看齐的对象、紧跟的目标,是是非的标准、党国的化身,反对习就是反党,反对习就要"拿下",党员必遭批判,党外或遭绑架,即便港台、海外者亦"虽远必诛",总之逃不脱无法无天、花样繁多的政治报复。铜锣湾事件、公开信事件就是攻击性个人崇拜的最佳示范。

中共所谓改革开放是何等脆弱

攻击性个人崇拜不是习当局的创举,而是毛泽东时代的遗存。近两年多发生的许多事情都让人强烈地感受到,毛时代曾经盛行、改革初期中共曾"彻底否定"的那些东西正在复活,而十一届三中全会前后所建立的那些东西则正在死去。
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公报说,"党内一律互称同志,不要叫官衔;任何负责同志包括中央领导同志的个人意见,不要叫'指示'",所以,那个时代流行"小平同志"、"耀邦同志"、"紫阳同志"的去姓简称,现在叫"习近平总书记"、"习主席"已经不过瘾,要叫"习大大"才过瘾;那个时代包括邓小平、陈云、胡耀邦的讲话,也必须经过政治局批准之后才能在党内传达和公开发表,现在习近平的讲话一说出口就是"最高指示",即使是"媒体姓党"这样的蠢话也是不容"妄议"的圣旨,自动加入"习总书记系列讲话"之列,而所谓"系列讲话"似乎已经莫名其妙取得了类似于毛思想、邓理论、"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同等地位,只供"学习、教育",不可说三道四。
十一届五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规定,"任何情况下,都不许用其他形式的组织取代党委会及其常委会的领导","不许用……阿谀之词称颂无产阶级的领导人","由于认识错误而讲错了话或者写了有错误的文章,不得认为是违反了党纪而给予处分","对于任何党员提出的批评和意见,……不允许追查所谓动机和背景","任何情况下都不允许株连无辜的家属和亲友","党的领导干部……不能以为自己讲的话不管正确与否,别人都得服从",……然而,习近平用十多个"领导小组"架空甚至代替党中央、国务院;近两年的官媒上、今年的省级"两会"上,出现了大量对习近平的阿谀之词;当局对任志强事件、公开信事件的处理更是明目张胆、大张旗鼓地站在了《准则》的对立面。这真是:辛辛苦苦几十年,一夜回到改革前。由此可见,中共所谓改革开放是何等脆弱。
习近平大讲"政治规矩",四川省长魏宏被立案调查了几个月,最后查出来倒似乎是个清官,竟以"对党不忠"的"政治规矩"对其施罚。对比三十五年前的《关于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究竟是谁在破坏中共的政治规矩?究竟是谁在复兴早已被《准则》所"彻底否定"了的那些东西,已是一目了然。
2016/4/6


——原载《动向》杂志2016年4月号

1 条评论:

  1. “江泽民与某歌星偷情的八卦书不知出了多少种版本香港的书商们也都安然无恙,无需‘以自己的方式返回内地协助调查’,……”,人比人真是气死人

    回复删除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