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1月30日星期一

李江琳:抢夺达赖喇嘛的“话语权”?——从第四届世界佛教论坛的科学对话说起

图:(左起)CCTV主持人白岩松與諾莫言和理查德•羅伯茲對話


中国的佛教界或科学界要想了解达赖喇嘛和科学家的对话,只需要通过公开途径购买有关专著,在youtube上观看近些年的对话实况即可。如果他们能借鉴即使是其中一次对话实况的录像,那么第四次世界佛教论坛的科学对话就可以做得像样得多。可惜,中国政府对达赖喇嘛的封锁和著名的互联网防火墙,把他们自己也给封锁住了。

2015年10月24日、25日两天,第四届世界佛教论坛在江苏无锡的灵山举行。据报道,这次论坛邀请了来自52个国家和地区的佛教人士、专家学者及其他社会知名人士约1000人出席,参加国家和地区数量超过了前三次。中共政治局常委俞正声发了贺信,统战部长孙春兰出席开幕式并致辞。媒体报道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参与了这次论坛的"重头戏",和另一位诺贝尔医学奖得主理查德·罗伯兹从文学和科学角度谈佛教文化对生命的意义。莫言在对谈中透露,得悉邀请参加佛教论坛,他的第一回覆是"我不去",不过"领导认为这活动很好,下令出席",于是他就来了:"文学和宗教总算还有点关系,上次还有胆结石活动找上我。"这个幽默的花絮流露出"世界佛教论坛"的官方背景。
从电视报道的开幕式盛况来看,不知在场的佛教徒做何感想。随着比丘尼诵经声的伴奏,台上的舞蹈极尽声光电色的视觉刺激,典型的张艺谋美学风格。我所比较感兴趣的是,这次论坛中有两场和科学有关的对谈。
媒体主持人主导的表演
这两场科学对话,一场是25日莫言和英国生物化学家和分子生物学家理查德·罗伯兹的对话,由央视的著名主持人白岩松主持。我不知道这三位中哪位对佛教有比较深的理解和修持,如何在佛教论坛上展开佛教和科学的对话。据报道,理查德·罗伯兹在回应主持人时强调自己是无神论者,认为生命与佛教常说的命运无关。他透露自己是素食者,因为吃肉会破坏生态和土地资源,但是如果真要选择宗教信仰,会考虑佛教,因为佛教相较其他宗教温和。
另外一场对话是24日举行的"佛教与科学——两大文明的交流与互鉴",这是一场电视论坛,出席嘉宾是北京大学宗教研究院名誉院长楼宇烈和香港理工大学原校长潘宗光,主持人是央视的刘芳菲女士。这次对话要在央视四套的"文明之旅"栏目播出。潘宗光教授是一位化学家,有英国伦敦大学的哲学和科学双博士学位,又是一个佛教徒。另外两位既不是科学专业背景,也无较深的佛学修持经历,恐怕不是潘教授的谈话对手,很难想像在时间有限的电视论坛上展开科学与佛教的深度对话。
在我看来,这两场对话,与其说是佛教和科学的对话,不如说更像是媒体主导的表演。
尽管我事先对这个佛教论坛一无所知,但是这次论坛安排了佛教和科学的对话,我却一点不意外。2013年初,我在南印度哲蚌寺旁听达赖喇嘛和科学家对话期间,美国科学家阿瑟·查恩茨就告诉我,对话结束后他将应中国有关方面的邀请,直接飞北京交流。因为互联网上用中文介绍达赖喇嘛和西方科学家对话的经过,大多是我写的,所以我后来又听说,中国社会科学院曾经通过西藏流亡社区索取达赖喇嘛和科学家对话的资料。那时我就猜想,看样子中国也要步达赖喇嘛后尘,开始佛教和科学的对话了。从佛教发展和改革的角度来看,这当然是件好事,但是从这次世界佛教论坛看来,中国的佛教和科学对话之起点,还是低了一点,太注重媒体上的宣传效果,形式单薄,内容浮浅。
达赖喇嘛和科学家对话的成果
遗憾的是,中国邀请和达赖喇嘛关系密切的西方科学家访问北京,却不让流亡印度半个多世纪的达赖喇嘛尊者回到家乡。在世界佛教界和当代科学的对话方面,达赖喇嘛所达到的成就,是任何人无法取代的,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很多年里,没有人能够超越达赖喇嘛。
达赖喇嘛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就开始和西方一流科学家展开对话,并且亲自和科学家一起建立了名为"心智与生命"研究所的对话平台,常规性地、持续地展开东方佛教和西方科学的交流。曾经和达赖喇嘛对话过的著名科学家有物理学家卡尔·冯·魏柴克、戴维·鲍姆、科学哲学家卡尔·波普尔、神经科学家佛朗西斯科·瓦瑞拉、纽约时报科学撰稿人丹尼尔·戈尔曼、神经科学家理查德·戴维森、心身医学专家赫伯特·本森、当代著名实验物理学家安东·翟林格、美籍华裔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朱棣文、物理学家阿瑟·查恩茨等等,还有一些科学哲学家、科学史家,如法国科学史家米歇尔·比特波尔、华人历史学家杜维明等等。他们都是在本专业中有所成就的著名科学家,总数多达数百人。
达赖喇嘛和西方科学家的对话,在三十多年前刚开始的时候,是尊者个人和科学家的私下会面和谈话,不邀请旁听客人,也不告知媒体。达赖喇嘛和物理学家魏柴克、戴维·鲍姆的对话维持了多年,在他们生前,达赖喇嘛出访欧美,总是尽量找时间和他们会面深谈。在常规性的"心智与生命"对话平台建立起来后,通常是科学家组团前往印度达兰萨拉,在达赖喇嘛住所的客厅里举行五天紧张对话。如果对话是在欧美举行,通常是举行两天对话。1989年达赖喇嘛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消息传到美国,正是达赖喇嘛在加州的友人私宅里和科学家对话的日子。对话没有因为这个重大新闻而中断。
尽管这是达赖喇嘛和科学家的私下对话,但是出席对话的科学家都非常重视对话的成果,他们在会后整理录音和笔记,编辑成书。这通常需要几年的时间,至今已经出版了十几本对话专著。2003年后,达赖喇嘛和科学家的对话渐渐公开化,有时候借大学礼堂举行,让公众旁听,多数时候仍然是在达赖喇嘛住所举行私下会谈,但是对话的录像随即公开。
所以,中国的佛教界或科学界要想了解达赖喇嘛和科学家的对话,只需要通过公开途径购买有关专著,在youtube上观看近些年的对话实况即可。如果他们能借鉴即使是其中一次对话实况的录像,那么第四次世界佛教论坛的科学对话就可以做得像样得多。可惜,中国政府对达赖喇嘛的封锁和著名的互联网防火墙,把他们自己也给封锁住了。

——原载《动向》杂志2015年11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