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9月5日星期一

林忌:2016年香港立法會改朝換代

這次選舉最令人驚訝的新聞:游蕙禎胜出

2016年的香港立法會選舉結束,民主陣營成功奪得30席,守住1/3的關鍵少數否決權,比起上屆24席更增加6席,除了在新界東范國威敗於內鬥,新界西在於配票不均勻之外,原本以為面臨大敗的民主派,竟不敗反勝,是為幾近完美的結局。
這次選舉最值得留意的,是不少民主派老將都敗選,而選民卻把機會交給了新人,是次立法會選舉,選民寧可把選票交給從來都未擔任過議員的新人,都不願意再把選票交託給傳統的民主派大老,於是幾位政治素人成為了票王票后,而連在論壇上表現未夠成熟的年輕本土派青年新政游蕙禎,居然把縱橫香港政壇十幾年的「教主」黃毓民擊敗,取得九龍西選區的最後一席,是這次選舉最令人驚訝的新聞。
這現象分析其原因,是自2014年的佔領運動結束之後,不少曾參與佔領運動的民主派支持者,都對現狀感到非常無力,同時亦對在運動期間,無法領導民主運動的舊民主派老將,感到失望而期待改朝換代;事實上面對時代的轉變,泛民的第一大黨民主黨完全世代交替,資歷最老的餘下了涂謹申,其他都換上了新世代的人選;亦因此,民主黨名單在最初雖然陷於劣勢,卻成功擺脫了以往「老鴿」的包袱,令年輕一代重新再上路。
反其道而行的就有工黨──三位老將出戰,最終幸存的張超雄,是靠與公民黨楊岳橋聯票的光環,才能輕易保存下來;港島區的老將何秀蘭,在民調長期維持低位,與新界西的支聯會主席李卓人一樣,慘遭時代的淘汰;但他們卻偏偏長期不相信民調,把自己的低民望歸納於科學的民調方法,令人失望之極。
有很多泛民主派對於不理想的成績,歸咎於戴耀廷教授的「雷動聲納」配票,然而戴耀廷用事實說明了配票不但保住了超級區議會的三席,甚至改寫了港島區的戰果,令民主派多取一席,以至在新界東與九龍西令配票成真;面對親共陣營準確無比的民調與配票機器,雖然「雷動計劃」的表現仍有很多需要改善之處,事實卻說明以科學數據去增加得勝機會,比起單靠選民在沒有任何數據去盲目配票,實在有效得多;而以戴耀廷的道德感召以至信用價值,亦令很多原本無意配票,特別是年長的選民,為了得到最多議席去對抗共產黨,變成願意合作配票的「聰明選民」去支持年輕的候選人;作為這個計劃的負責人,不但要受到中共系統的瘋狂攻擊,甚至要面對為保自己權位的泛民大佬不斷的質疑,最終得到了好成績,其作用必須得到大家的肯定。
梁振英不斷挑釁香港人,以一切矛盾激化香港人的憤怒,結果就是在議會選舉面臨有史以來最高的投票率,以至嚴重的慘敗。在選前不斷有耳語,指立法會選舉一旦慘敗,梁振英將要為此負上責任下台,因此香港未來的形勢,還視乎中共在香港的部署,會否改變這幾年不斷激化矛盾的政策。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