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1月12日星期四

盛可以:中国政府依然控制着女性的身体


Alex Nabaum
30年前的一幕总映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一个男人拖着两轮板车回村,板车在坑洼中一颠一颠,上面躺着他刚做完结扎手术的妻子,一张大花被从头捂到脚,悄无声息,像个死人。
我从那时候便有了性别带来的恐惧,怕有一天会变成她那样,身体受到决心推行严厉"独生子女"政策的中国政府的残酷迫害。我暗底里发誓绝不生孩子,不生孩就不会被施行结扎手术 。
10月29日,中共宣布将结束"独生子女"政策,取而代之的政策是允许所有已婚夫妇生育二孩。但是结束"独生子女"政策并不意味着政府结束对女性身体的控制,也不意味着女性从此能对自己的生育权说了算。
我曾亲眼目睹这种政策对女性人身权利的粗暴侵害,而这种侵害已成为计划生育机制的一部分。1997年,我在一家计划生育中心(妇儿医院)宣传科找到一份工作,负责"传播生理健康知识"。
医院里热火朝天的景象让我瞠目结舌。我永远不能忘记那一幕,四个穿迷彩服的壮年男子,各扯一条胳膊腿,将一个哭叫挣扎的年轻女人抬进了手术室。我心底里升起了一股愤怒的火苗,很微弱,但不清晰,我也来不及思考,忙碌于当时的工作以及自己的生存。
就是在此时此地,我做了一件让我终生羞耻的事情。为了能够成为医院的正式职工,我以虚构的形式写了一篇歌颂计生中心温馨如家的故事。故事发表在报纸上,得了一个由计生委颁发的奖。
我也写过医院总结报告,包括医院全年完成的结扎、人流、引产等手术例数。我至今记得一个惊人的数字,院长个人一天最高完成结扎手术88例。
此时,我并不知道,全国到处都在强制结扎,上环,流产,拘禁,扒房牵牛,各地有罚款指标,结扎指标,流产指标,还有孕妇被绑架到医院强制施行节育手术。
如今,网络上铺天盖地的催生二胎的宣传广告,对比先前"只生一个好"的政策宣传,形成莫大的讽刺。
现在许多女性受过良好的教育,有稳定的收入。其实并不一定愿意有多子女家庭。还有一些夫妇不愿多生,是因为抚养小孩的费用实在太高了。但是,二孩政策却意味着政府仍有权力参与女性对自己的身体和家庭所作的决定。
假如有家庭确实想要三个孩子呢?假如女性意外怀孕但想把孩子生下来呢?
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专家委员梁中堂最近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表示,计划生育还是基本国策。"对于超生行为必须有强制性处罚措施,以维护国策的严肃性。"
这些所谓的"处罚措施"不仅将继续影响女性的生活,同时,也很可能继续影响无数的第二胎或第三胎的孩子,因为他们的父母可能永远负担不起违反独生子女政策的罚款,而这些受影响的孩子可能仍将没有户口,这也就意味着他们仍将不能正常地享受教育、健康卫生等社会保障。目前,我们没有理由相信在新计划生育政策下,这些孩子会得到承认,也没有理由相信这些处罚措施会嘎然而止。
而计划生育政策影响的不仅是人们的家庭生活。中国政府规定,单身女性不能接受冷冻卵子及人工受精等"辅助生殖技术治疗"。就在今年,著名演员徐静蕾在接受采访时讲到,她曾去美国冷冻卵子。目前,我们没有理由相信这种歧视单身女性的情况在二孩政策实施后会有所改变。
另外,庞大的计划生育系统也可能是政府决策时考虑的因素。据媒体报道,全国计划生育系统的工作人员人数在50万以上,而计生罚款更已成为政府的重要收入来源。在二孩政策下,这些计生人员势必想极力保住自己的工作。
这项政策转变仅仅是中国政府应对性别失衡及人口老化不得已作出的改变。新政策的本质与以前并无差别:依然没有顾及人的尊严,依然是从政权利益出发。这种改变太晚、太少。

——纽约时报中文网,读者推荐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