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月13日星期二

高新:张金昌少将公开揭露的不只是贾廷安

图:贾廷安(资料照片/public domain)

wsy622.jpg
图片:时任海军副司令员的王守业(资料照片/public domain)
中国大陆是最敢放胆直言的纸面媒体《炎黄春秋》杂志刚刚经历了一场被中宣部强制要求"变更主管单位"风波之后没有几天,重新恢复了社长职务的杜导正老先生和常务副社长兼总编辑杨继绳就在他们的新年第一期抛出一枚重磅炸弹----解放军总后勤部营房部前部长、退役少将张金昌先生撰写的万言回忆文章《我认识的贪官王守业》。有外界媒体称:"该文编辑《炎黄春秋》副社长杨继绳对此文是否与(江泽民大秘)贾廷安有关的电话采访,只说'你懂的',不愿证实或证伪。"而笔者在内地的记者朋友则告之中国大陆境内的所有媒体都未见有敢于转发此文的,足以说明中宣部已经又在对《炎黄春秋》发难了。

另有一位活跃在中国内地的网评写手对笔者说,他在读到张少将如此奇文后只花了不到一个小时就完成了一篇"读后感",但试了数家过去对他从来是来者不拒的网站论坛,都贴不上去。

内地的记者朋友认为,中宣部势必封杀此文的原因还不仅仅是无异于直接点出了江泽民秘书贾廷安和江泽民本人的名字,至少还有一个把内部通报写进公开文章的罪名要扣到作者和杂志社的头上。

张少将的文章一开头便引用2006年6月29日的新华社消息:海军原副司令员王守业因涉嫌经济犯罪,道德败坏,利用职权索贿、受贿,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如上内容就是中共政权情愿让普通百姓知道的对王守业的结论,用一句"道德败坏"概括所有,而令人发指的具体犯罪内容则只是以内部通报形式,仅供"够级别"的那一小部份人享有知情权。张金昌少将则大胆在文章里原文转引了这份内容通报中最为重要的部分:"王守业任总后营房部长到海军任副司令员期间(1995年底至2005年8月)利用职务之便,非法接受他人违法金额1097万元......与多名女性有不正当两性关系,还嫖娼狎妓。"

通报还说:"王守业沦为集政治蜕变,经济贪婪,生活腐化于一体的腐败分子,他贪欲恶性膨胀,什么钱都敢收,多少钱都敢要......。王守业把玩弄女性当成他最大的精神享受。他在外地某校学习40天,还让情人去陪了他7天。他每次出差走到哪里,玩女人就玩到哪里,尤其要找"雏妓"(处女)。"

说老实话,王守业最终被落实的贪污和索贿数额最多和薄熙来不相上下,还没有如今一个村支书贪得多,还没有被徐才厚情妇之一一次性偷走的数量多,但内部通报中说一个堂堂大中国海军的副司令员不但嫖娼狎妓,而且尤其要找雏妓之类的丑恶行为,中共宣传部门是绝对不愿意让中国老百姓知道的。

张金昌少将的文章中说:"我退休后,王守业虽未当上部长,但工作由他牵头。他利用工作之便经常投机钻营,在参加军委常务会议讨论营房有关议题时,利用拉老乡关系接近和拉拢中央军委领导的秘书×××,从吃请开始,礼尚往来,然后打得火热,亲如兄弟。4个月后,×××秘书竟以中央军委领导办公室的名义正式打电话给总后领导,要报王守业为营房部部长。1996年1月,军委正式任命王守业为总后基建营房部部长。"

王守业是河南叶县人,江泽民的秘书贾廷安也是河南叶县人,所以这里虽然用xxx代替,但等于是直接点名。

张金昌文章的另外一处还写道:"在一次与退下来的总后领导交谈时,我当面问过,我说:"当时我向你多次汇报过王守业道德败坏、品质恶劣的问题,为什么他还能当部长?"他说:'你不知道,当时×办打了电话的。'我说:'不就是×××秘书打的电话吗?'他说:'他的电话当然是代表×办的'。"

熟悉中共内部运作的人士都知道,虽然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都有专属"办公室",但习惯上邓小平时代只有"邓小平同志办公室"被简称"邓办",江泽民时代只有单独服务江泽民的办公室被简称"江办",比如当时服务总理李鹏的办公室通常都会被称为"总理办公室"或者"李鹏同志办公室",一般不会以"李办"简称之,至于当时江泽民手下的军委副主席的秘书们就更不会自称"刘办"、"张办"了。所以张金昌这里既然点出了"X办",只用了一个X号,等于是直接点出了"江办"。

不过,如果仔细研读张金昌少将文章的全部内容,应该会发现他在文中点出的王守业的"大老虎"后台不止江泽民大秘贾廷安一个。
张金昌少将说他自己退休之后,王守业是利用"牵头"营房部的工作的机会才搭上了江泽民秘书的,但在此之前张金昌利用自己担任部长职务的最后时光要挑选接班人的那段时间里王守业已经获得了"军委有的领导"的支持。

张金昌的文章中说:"1995年六七月份,总后傅全有部长找我谈话说:现在看来,群众对王守业的反映不小,你退休后他接班是不可能了,所以我们曾向总政提出,请在全军范围内选一个同志来接你的班。

"有一次我去医院查身体,迟浩田副主席正巧也在查体,我去看迟副主席,聊天谈到王守业不能接班时,迟副主席让我写下了我推荐接班人的姓名字条。后来迟副主席跟我说,他专门将字条向有关部门做了交代。但此时王守业已和总后政治部及军委有的领导通过吃喝请送打得火热,实际上早已认定了,根本无法从外调进。

"为此,我在退休前给军委写了信,不同意王守业接我的班,提出了6条理由,表明了我的态度。军委张震、刘华清两位副主席把此事批给傅全有部长,让其调查后找我谈谈。"

查一九九五年至一九九六年期间的中共中央军委,主席是江泽民,副主席是刘华清、张震、张万年和迟浩田,委员是总政主任于永波和王瑞林,从总后勤部长改任总参谋长的傅全友,新任总后勤部长王克。

按照张金昌文章的上述说法,刘华清、张震、傅全友还有迟浩田都可以排除在外了,那么当时与王守业"吃喝请送打得火热"的"军委有的领导"最大的可能就当时总政系统的两个军委委员于永波和王瑞林,而王瑞林又是专管干部部和组织部的,所以王瑞林的嫌疑最大。
张金昌的文章中说,王守业正是"靠上后台敢做坏事",当时"有人还要将王守业提为总后勤部副部长,但两次总后党委会讨论提此议题时,都被大多数成员否决。为此,总政还来考察过,考察结果:王守业是总后二级部长中倒数第二名。这时,有的领导比王守业还急,必须赶快将他扶上去,否则,对不起王守业对他个人及全家的"恩惠"!总后不行,就向外扩展......海军副司令员的宝座就这么坐上了。"

王守业当上海军副司令员的具体时间是2001年7月。急于提拔他的那个被王守业"恩惠"全家的领导是谁呢?肯定还是具体管干部、管组织的军委领导人嫌疑最大。当时的徐才厚已经和于永波、王瑞林并列为军委委员,但张金昌这里说的应该不是徐才厚,因为如今的徐才厚已经是阶下囚,如果是他张金昌绝不会隐去其名。

应该也不是贾廷安,因为当时的贾廷安还只是江办主任,他升任勉强可以被称为"军委领导"的军委办公厅主任职务已经是2003年以后的事情了。

张金昌的文章中还说:"据可靠消息,王在被'双规'后,很快就触动了上层某些人的神经。有人动用大人物的关系给中央领导去电:'王守业的问题主要是生活作风问题,他也快到年龄了,放他一马,让他提前退休算了。'中央为了顾全大局,几天后就将王放了出来。可王守业不仅不感谢组织,反而猖狂污蔑组织审查他是错误的......结果出来没有几天,经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亲自批示,重新被'双规'并被捕。"

总之,张金昌这篇来得正是时候的奇文大作中揭露出来的全家都曾经享受过王守业"恩惠"的军内贪官后台,绝不止当时的职务只是江办主任的贾廷安一人,还包括"上层某些人"。此其一。

其二,张金昌此文的公开发表恐怕连正在发动军内整肃运动的习近平都不高兴,因为张金昌公开了中共军内的一个重要机密,王守业曾经交待出与自己同案的四十多个人,"没有一个受到追究或查处,反而得到了重用提拔,现在都在军、师两级领导岗位上任职。"
——RFA

1 条评论:

  1. 纽约基督徒陆东:
    习仲勋诞辰一百周年活动和习母齐心在人民日报的文章,亮明了习近平是要走开放之路的政治立场。合理推断,习无疑是倒薄大将,良心派主帅。曹长青打习并污名其为“毛泽东二世”,是故意装傻吗?凭曹长青那灵敏的政治嗅觉,竟如此看走眼,匪夷所思?不过曹也彻底亮明了他打习打温和暗挺血债帮的政治底牌。
    中国基督徒民主党部的信息调查员已掌握证据:李建军是中共总参三部(信息部)的特务。李建军不是一个独立思考的记者和有使命感的知识分子。他只是一个低级的军方雇的特务打手而已。揭露宋林案的醉翁之意是:军方“血债帮”命令李建军打头阵,从而全面启动清洗党内的”倒薄派”---胡,温良心派的所有骨干人马。即:胡,温,贺国强,李源潮,汪洋等,包括打击习,李。“血债帮”的台面人物是江泽民,但核心人物是一个军方控制的的黑手党秘密组织,累似黑手党。其核心领导人在军方总参三部(信息部,总参四部(电子对抗部),同时兼任中央保卫局局长,副局长,有中将军衔。


    中国基督徒民主党认为:2012年8月的《击毙周克华》假案是“江胡”大战的新战场。为了挽回因王立军案导致的政治困境,军方代理人“血债帮”急需打一场翻身仗,解救薄熙来。薄的理念代表共军的核心价值观,“唱红打黑”就是现代版的“打土豪分田地”,本意是收买入心凝聚实力。昔日用此计是为了“打败老蒋”夺江山。今日故伎重演是为了“对美必有一战”保江山。《击毙周克华》假案明确预示:1. 军方业已全面掌控局势。2.“18大”后“倒薄派”---胡温良心派将被清洗。3. 共军与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全面对抗心意已决,没有悬念。而张德江给“英雄”颁奖,则表示他已是“圈子中人”,“18大”铁定“入常”。2013年10月25日审薄后军方将政变的倒记时钟加快了,天安门又出奇火伪案:中国将正式启动文革军管式的军政府时代。《中共“核心”层倒习阴謀也快要进入倒计时》中国基督徒民主党不认为习近平党政军大权在握。相反,他是被毛左“核心”团伙绑架的尚有良知的领导人,但居党首虚职而无实权。倒习早在2012年9月就已定局,无奈当时政治时机不成熟,苦等来日下手。眼下,“核心”布局:先从海外放风,”下好大一盘棋“。“倒宪”和骂“习皇帝”的内外呼应大合唱预兆:“核心”倒习阴謀在三中全会上快要进入倒计时。试目以待!

    回复删除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