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7月13日星期日

徐才厚被抓全程幕后细节曝光

徐才厚

中共打虎,声震八方。"华南虎","东北虎","军中猛虎"……打虎无禁区,刑上大老虎。六月三十日下午六点零分三十秒,新华网报道说,中共宣布开除中共中央军委前副主席徐才厚党籍。时间仅隔两分钟,蒋洁敏、王永春、李东生曾权倾朝野的三高官,因收受巨额贿赂,被开除党籍,移交司法机关处理。之前一天,亚洲週刊从北京获悉,原定八月一日中共建军八十七週年前夕公布的徐才厚大案,决定提前至六月三十日,即中共成立九十三週年前夕公布,这是中共总书记、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拍板决定的。"七一"前夕,中南海于同一天,开除一名上将、两名中央委员、一名中央候补委员的党籍,"打虎"杀气腾腾,二零一四年上半年,已有十六名省部级或以上官员遭当局查处。中共中央政治局表达了从严治党、从严治军的态度,表明"中共党内决不允许有腐败分子藏身之地,军中也决不允许有腐败分子藏身之地"。舆论普遍认为这是有魄力的决定,要强化党内背景,这个魄力的背后,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魄力。

六月三十日,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决定开除被称为"徐军头"的七十一岁的徐才厚党籍。当局声称,"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五日,中共中央依照党的纪律条例,决定对徐才厚涉嫌违纪问题进行组织调查"。人们注意到,当局的通报没有提敏感的原职务,反正已经退休不在台上,也始终没有提到中纪委、军纪委,也没有提到「双规」(纪检和监察机关的特殊调查,即在规定时间、规定地点交代问题),而是强调中共中央的"组织调查",可见层级至高,办案模式与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大案类同。

亚洲週刊获悉,徐才厚接受"组织调查"时,被关押在北京三零一医院单独一幢楼里,这次调查行动,出于保密、安全、顺利的考量,并非由隶属于中央军委总参谋部、中共中央办公厅直接领导的中央警卫局负责,而是由习近平亲自掌控的空军特种部队执行,二十四小时守卫看管,个个荷枪实弹而全副武装。直到六月三十日,徐才厚被即时逮捕,晚期癌症的"病虎"从医院被带走。

当局声称,经审查,徐才厚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晋升职务提供帮助,直接和透过家人收受贿赂;利用职务影响为他人谋利,其家人收受他人财物,严重违反党的纪律并涉嫌受贿犯罪,情节严重,影响恶劣。"对其涉嫌受贿犯罪问题及问题线索,移送最高人民检察院,授权军事检察机关依法处理"。

二零一三年三月,全国人大和政协"两会"上,已卸任党的中央军委副主席而尚未卸任国家军委副主席的徐才厚,离奇没有露脸会场,政坛旋即传出他膀胱癌病重,也有传言他因腐败而被当局「监视居住」。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八日,中国军网曾发布消息称,徐才厚为中国国防大学校长王喜斌的专著《从这里走向战场》作序。入夏,北京又传出,由于前总书记江泽民出面与习近平交涉而救出「笼中厚虎」。九月三十日,北京人民大会堂宴会厅,国庆六十四週年招待会,近一年来徐才厚首次在中央电视台公开亮相。他身穿上将军装,头髮明显花白,面容和身形略显消瘦。之前,徐才厚最后一次公开亮相是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九日,中共十八大期间,他参加解放军代表团讨论。

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日,已是满头白髮的徐才厚,挺著挂满胸膛的勳章,神采飞扬,陪同习近平出席中央军委慰问驻京部队老干部迎新春文艺演出,这是他最后一次公开亮相。据在场的官员事后透露,当时,徐才厚几次试图贴近习近平并与之交谈,习近平都没有迎合搭理,视若无睹。

二月,一名二十一岁名为赵丹娜的中国女子持双程证从内地赴香港,利用空壳公司在香港银行开户,在港涉嫌以八个户口洗黑钱约百亿港元(约十三亿美元)。
此人在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六日至二十一日期间,透过中国银行香港户口清洗八百万港元,被香港金融监管机构发现后,移送司法部门在押候审。赵二零一三年六月被扣押,十二月以三千万港元现金担保获释,但她二零一四年一月七日再未到警署报到,不知去向。她在支付了保释金后,弃保潜逃,人间蒸发。她在徐才厚女儿帮助下,透过军队舰艇逃往内地,消息传出此女子与徐才厚案有关联,徐才厚妻子姓赵,那女子是徐家近亲,受徐才厚妻子委派来港,为徐家洗钱。这一事件震动中南海。

三月,全国两会期间,会场内外传出徐才厚的大案不再继续侦办,有中南海决策层人士提议採取「菊花模式」处置,即仿照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黄菊模式,当局以黄菊患绝症为理由,不再对其及其家人调查,只法办到其秘书。谁都没料到,三月十五日徐才厚在三零一医院被监视调查。

三月三十一日,解放军总后勤部原副部长谷俊山涉嫌贪污、受贿、挪用公款、滥用职权犯罪案,军事检察院向军事法院提起公诉。徐才厚大案正是由谷俊山案牵出的,谷俊山交代出徐才厚犯罪事实。四月二日,《解放军报》在第六、第七两版面以跨版通栏标题形式,刊登《深入学习贯彻习主席关于国防和军队建设重要论述,在新的起点上推进强军兴军伟大实践》的一组文章,其中包括空军司令员、七大军区司令员、二抱副司令员、武警部队司令员等等十八名将领的署名文章,从多个角度阐述中国梦、强军梦,表达支持习近平指示心声。如此大规模高级将领表态拥护军委主席,是自从邓小平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复出以来,近三十多年来从未发生过的事情。关注中国政坛的人,普遍认为中国军队出了大事。

六月,当局在师一级以上单位传达了徐才厚被审查的通报。六月十一日晚,实名认证为"海口经济学院院长"的学者刘耘,在微博中透露,徐才厚因涉嫌收巨额贿款,已于六月九日移送检察机关。不到一小时,这条微博即遭删除。

徐才厚于二零零四年至二零一二年任军委副主席,并于二零零七年成为政治局委员,在党内军中可谓位高权重。他被称为解放军中势力庞大的"东北军"首领,一直主掌军中高层人事升迁逾十年之久,中央军委班底都是由徐才厚布局的,权力超人,持续多年。

军队是国家安全和人民利益守护神。军队若腐,国运难济,军队若散,家国俱危。最初拖倒徐才厚的关键,就是解放军总后勤部原副部长谷俊山中将。二零一二年初,他因涉嫌贪腐被「双规」,当时有关徐才厚是谷俊山「政治靠山」的传言就不胫而走。据悉,谷俊山已交代涉及徐才厚的贿赂,包括送了上海四套房产、三千六百万元人民币(约五百八十万美元)。

谷俊山腐败案被揭,不能不提当时刚刚出任总后勤部政委的前国家主席刘少奇之子刘源,正是他在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下旬的一次军委扩大会议上,公开点名总后勤部副部长谷俊山的贪腐问题。事后,军纪委作了几天调查,结果认定谷俊山没贪腐,当时主管军纪委的正是军委副主席徐才厚。

徐才厚谷俊山过从甚密
不过,二零一二年春节一过,谷俊山被"双规",由地方纪委主导,军纪委协助,避免军纪委不作为,甚至给谷俊山通风报信。当局在对谷俊山调查时才牵出徐才厚的大问题。他俩交往甚密,谷俊山由分管军队干部任命的徐才厚一手提拔。在徐才厚担任济南军区政委期间,谷俊山升任济南陆军指挥学院副院长。当徐才厚升任中央军委委员,二零零一年,谷俊山也奉调进京,任解放军总后勤部基建营房部副部长,并晋升少将。二零零七年六月谷俊山升任部长、全军房改办公室主任,二零零九年升任总后勤部副部长。二零一一年七月,晋升中将,半年后因腐败被免职。
二零一四年年初,习近平在两次军队内部会议上一再点名谷俊山,指出军队存在范围更大的"谷俊山现象",必须深挖产生贪腐将领的土壤,大腐败小腐败的"腐将",不论这个"将"在哪高位,都要拉下马。北京解放军文艺出版社一位高层人士对亚洲週刊透露,前不久他们听中央军委的一次重要讲话传达,说习近平接任军委主席后,在公开场合曾前后十多次点名谷俊山贪腐案,先后批示达十二次之多,一再强调"不管位居多高,要一查到底","任何人不论权力大小、职务高低,只要触犯党纪国法,都要严肃查处,决不姑息"。中国人民大学政治系教授张鸣说,徐才厚的主要罪责是卖官。军中的官,为何有如此的含金量,能让人们争先恐后地去买?接二连三破获的冒充将军诈骗案,都表明涉及军队的市场很大。军队不能成为利益的渊薮,利益太大,腐败比地方还厉害。

谷俊山案将于近期宣判
二零一四年三月三十一日,就在徐才厚被审查半个月后,解放军军事检察院将谷俊山涉嫌贪污、受贿、挪用公款及滥用职权犯罪案,向军事法院提起公诉。徐才厚案已移送最高人民检察院,授权军事检察机关处理,此案交军事法庭,一旦因"涉及军事机密",便会不公开审理,细节也就不会对外公布。已经病入膏肓的他是否还能出庭,都是疑问。亚洲周刊获悉,谷俊山案将于近期宣判。

中共十八大后,习近平主导中南海执政,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出任总书记,在军队领域,他部署的"习家军"逐渐成形,打乱了徐才厚的人事布局。习主导的"五马进京"便是重要举措之一:济南军区司令员范长龙于一二年任中央政治局委员、军委副主席;北京军区司令员房峰辉一二年十月升任总参谋长,十一月任中央军委委员;广州军区政委张阳于一二年十月升任总政治部主任,十一月任中央军委委员;南京军区司令员赵克石于一二年十月任总后勤部部长,十一月任中央军委委员;渖阳军区司令员张又侠,于一二年十月任总装备部部长,十一月任中央军委委员。

由徐才厚、谷俊山引发的解放军肃贪风暴,正越颳越烈。原四川省委常委、四川省军区政委叶万勇少将五月在成都家中被抓捕,六月二十五日,叶万勇被撤销全国政协委员资格,他是徐才厚一案牵连出的,他向徐买官行贿。长期在四川军区任职的西藏军区副政委卫晋少将亦在一个月前同时被捕。卫晋与叶万勇在四川省军区任职时有交集,其被捕与叶万勇涉贪有关。此外,山西省军区原司令方文平少将因涉山西腐败案,两个月前也遭当局调查。

除了贪腐,徐才厚与因贪污等罪名而被判无期徒刑的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的关系,早就在政坛流传,说他俩「厚薄」难分,薄熙来自诩一旦执掌中南海,徐才厚便是他军中的肝胆。

对"老虎"和"苍蝇",要一起打。这是习近平说到反贪腐常说的一句话。这句话最早渊源是上世纪四十年代,国民党蒋经国声势浩大的反贪腐,人们质疑只打苍蝇,不打老虎,这说法流传下来,要老虎苍蝇一起打,就是小腐败和大腐败一起抓。习近平说,"从严治党,惩治这一手决不能放鬆,要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既坚决查处领导干部违纪违法案件,又切实解决发生在群众身边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习近平上台执政前,就明白军中反腐,难度比地方大多了。主导"打虎"的政治局常委王岐山多次在朋友面前亮出习近平的这一观点。习近平上台后越发感觉到,要在军中反腐,徐才厚是问题最集中的焦点人物。

中共前领导人一手提拔徐才厚
据北京军方人士透露,曾经是中国前领导人一手提拔的徐才厚,是该领导人在军中的最爱,当年他在济南军区政委任内,被看中而调任总政治部主任。

多年后,他眼看这位"伯乐"在军中影响式微,说话的分量有限,便转而投向继任总书记胡锦涛,不过,却遭胡锦涛人马的鄙视。在胡锦涛总书记任内,当局已经开始搜集徐才厚腐败线索。

如果说,徐才厚已是"病虎",但他患病前却是"斑斓猛虎"。这些日子来,北京天天打"老虎",六月刚打完身居"副国级"的"东北虎"、全国政协原副主席苏荣,不出一週,中央再出重拳,同时公布打"山西虎"、山西省原副省长杜善学和山西政协原副主席令政策。接著,又冷拳重击"华南虎"、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同是东北虎,但徐才厚与苏荣的权力和质素相较,苏荣只是一只"菜虎",被视为"华南虎"的万庆良,更是一隻只会玩花活的纸老虎。一比较,徐才厚是隻"斑斓猛虎"并不为过。

这是中共十八大以来中共反腐打掉的又一只"大老虎"。就在中南海公布将徐才厚开除党籍的这一天,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几乎与新华网同时公布,中共十八届中央委员、国资委原主任蒋洁敏,中共十八届中央候补委员、中石油原副总经理王永春,中共十八届中央委员、公安部原副部长李东生,收受巨额贿赂,一同被开除党籍,移交司法机关处理。这四高官曾经位高权重,一朝身陷囹吾,他们进入司法审理阶段,显示将揭开"大老虎"周永康或许已为时不远了。

据中央纪委监察部一位官员透露,他们作过统计,自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到二零一四年六月,已有三十名省部级及以上官员接受贪腐调查,既有中央部门官员,如国家信访局原副局长许杰等严重违纪违法,也有四川省委原副书记李春城等地方"大员";还有像王永春这样的国企负责人。被调查处罚的基层干部涉及党政机关、国有企业和医院、高校等事业单位。除党政系统和事业单位外,针对国有企业的反腐力度也在持续加压。仅二零一四年以来,已有几十名国企工作人员因贪腐被查或处罚,被称为"石油系"、"政法系"高官落马,其中包括华润集团原董事长宋林,涉及能源、钢铁、电力、电信、航运、金融、冶金、造船等行业。

四百八十多官员遭查处
从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看到,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中共十八大以来,被公布姓名的遭查处的官员多达四百八十多人,涉及大陆三十一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从该网站案件公开频率看,二零一四年上半年查处三百三十人,超越二零一三年全年"战果",被调查或移送司法机关的官员数量同比上升,月均五十人以上,其中四月高达九十四人,二零一四年以来,每月至少两名省部级官员落马。中共中央党校教授辛鸣认为,形势清晰表明,中共反腐不设禁区,不留死角。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廉洁研究与教育中心主任任建明认为,权力过分集中且得不到有效制约和监督,始终是政府和社会的普遍问题,这个关键任务已被列入新反腐败战略核心议程。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有腐必反、有贪必肃,有较大可能跳出"查不胜查"的怪圈。本届中央领导集体的反腐决心以及实际成效前所未有,做到反腐"全覆盖",查处贪腐官员已从在职的延伸到退休的,从中纪委以外延伸到中纪委内部,从地方延伸到军队,从央企延伸到境外中资机构,很多举措具有"突破性",他预计将会有更凌厉的"反腐"风暴。中国纪检监察学院副院长、反腐专家李永忠说,腐败是政治之癌,要从制度层面确保组织监督、群众监督和舆论监督真正落到实处,才能孕育权责一致、相互制约的权力结构,从根本上形成不敢腐、不能腐、不易腐的权力运行机制。持续反腐为经济改革扫除障碍,而要遏制腐败蔓延势头,其根本之策在于实行市场化改革,转变政府职能,减少权力滥用。

——《亚洲周刊》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