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6月2日星期一

林忌:六四伤痕与香港支联会(附数千港人游行悼六四)


1989 年北京的民主运动,最终共产党以六四屠杀来结束;比起七年前共产党以一位民建联的主席马力,来为六四屠杀辩护,今日中共在香港「聪明」得多──专责选举的亲共人士纷纷封口,由一些专责作共产党打手的「爱字头」成员,纷纷表忠为中共掩饰;如死伤数没有上千上万不算「屠杀」,或解放军也有人死伤云云,荒谬得令人难以置信。

事实上,这些言论随口即可驳斥。「屠杀」来自英文 Massacre,在历史上少至五个人的英军屠杀美洲殖民── 1770 年的波士顿大屠杀 (Boston Massacre),死者「只有」五个人;1623 年荷兰人屠杀英国人的安汶大屠杀 (Amboyna Massacre),死者也「只不过」是 20 个人。除非有人认为,中国人命比不上西人,否则为何死伤以百计的北京屠杀,不属于屠杀呢?至于解放军有死伤,某香港艺人的说法已经回应了:日军以及德军在二战期间也有人死伤,能作为屠杀的合理理由吗?

六四是历史伤口,由于中国共产党至今拒绝承认错误,更全面封锁消息,六四就成为了香港民主运动持续了廿五年的伤痛。这种伤痛力量之巨,曾成为香港民主派人士的动力;曾几何时,香港的民主运动就由要求平反六四的支联会,议会的民主党,以及数万教师的教协所主导;然而,这「三位一体」的关系,自 2010 年民主党走入中联办,与中共合作通过政制方案之后,近年在香港年轻一代的民主派眼中,已沦为「保守」甚至「投共」的象徵。

廿五年来不变的六四良心──香港支联会,支持中国的民运人士不遗馀力,这点没有人可以抹杀;然而,面对香港本土运动,香港人身份认同兴起,这些当权派不但没有顺应时势,令悼念六四的运动变得本土化或国际化,上年反而倒行逆施打出「爱国爱民」的旗号,实际上反而呼应中共近年不断利用的民族主义。天安门母亲丁子霖直指这种口号愚蠢,支联会常委徐汉光不但没有检讨,反过来斥责丁子霖是「斯德哥尔摩症候群」。事后徐汉光辞职,可是就有如中共一些所谓「免职」的官员,不到半年又再出任支联会常委。这种不断指责外界质疑是「破坏团结」,对内则包庇错误的双重标准,不但无法令人信服,更拖累民主运动以至悼念六四本身。

香港一些本土派在尖沙嘴另行悼念六四,有人提出于广东道向来港购物的中国游客宣传六四等,这些建议本身是有益的,但已受常规僵化的支联会只把所有新兴力量或建议,视之为「分裂」,把改革视之为「敌对」,甚至耳语抹黑任何不配合支联会当权派的看法,认为均属「帮中共」等等,情况一如几个月前教协改选一样。民主党的前立法会议员、前教协会长及支联会常委张文光,一月时接受苹果日报访问时,对有年轻势力「进师盟」参加教协监事选举,就攻击对手说「担心一直担任支联会秘书处的教协角色将被改变」;而同时参选教协的徐汉光,则说「当选后一定会监察教协秉持争取中国民主自由、人权法治的宗旨,不能令教协与中国民主运动切割。」选举时不断有耳语批评对手系共产党渗透,然而上星期三即五月廿八日,教协总干事叶建源,却在没有事先知会泛民主派的情况下,私底下与中联办主任张晓明就香港政改秘密会面。这种「我可以和北京谈判,你们则是北京同路人」的双重标准的作风,一再令年轻的民主派支持者心碎。

正如壹周刊以及独立媒体所报导,支联会是由过半幽灵或冬眠的团体所组成,包括大量已辞职或落选以至离开政坛的「前议员办事处」,甚至包括一些已亲中投共的人士及组织;支联会支持中国的民主运动,斥责北京迫害异见人士,却没有以包容异见的态度去面对同路人的批评以至监察,这种双重标准的结果,只会拖累整个运动。「要比白色还要白」不但是政治人物的口头禅,更应成为民主派人士长期审视自己的标准。

维园或尖沙嘴的烛光,不单止属于香港人或者系中国人,而系普世地球人的;推翻暴政追求民主自由,是廿一世纪人类的共同价值;六四暴政必须被推翻,屠夫必须送上法庭审判,这是人类追求文明的共同愿望。

(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http://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附录】

数千港人游行悼六四


HK-64-Protest1-620.jpg
6月1日,香港举行六四25周年游行,有不少参加游行的都是在校专上学生。(粤语部记者文宇晴摄)
Photo: RFA
HK-64-Protest2Combo.jpg
左图:朱先生希望中央政府停止干预香港事务。右图:有参加游行的市民悉心打扮,讽刺大陆官商勾结。(粤语部记者文宇晴摄)
HK-64-Protest3.jpg
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右二) 参加六四25周年纪念活动 。(粤语组记者文宇晴摄)
香港周日(6月1日)香港举行六四25周年游行,主办方支联会称有3千人参加,但警方则指最高峰只有1千900人。另外,驻华外国记者协会发表声明,谴责大陆阻止驻外记者采访六四25周年的报道。(RFA 文宇晴报道)

香港多个团体和市民周日来到维园集合,然后声势浩荡地游行至政府总部。治途高叫口号。"平反六四!战斗到底!"

从大陆偷渡来香港生活的朱先生表示,香港回归后中央政府逐步渗入香港事务,甚至对普选也设下多重关卡,以致港人的民怨持续升温。

他说︰大陆市民和学生要求的东西,现在香港也要求了,贫富悬殊,共产党设计的政制在香港运作不了,又不作修改。宣布要爱国爱港才可以普选特首,等于向香港人民宣战。共产党践踏基本法,我们根本不需要再跟他们游花园。跟随香港的文化传统,该是真普选就不能弄假的。

马先生则希望透过参与游行,把港人的声音传递到中央政府耳里,要求履行习近平提倡的肃贪倡廉,更重要的是要求停止对大陆良心犯和维权人士的打压。

他说︰要求结束一党专政,以及承认六四屠城责任。六四过了很多年,当年就是反贪腐,其实这些问题根本没有改善过,甚至越来越严重。例如豆腐渣工程、政治犯坐冤狱。我们在香港这比较自由的地方生活,我们有责任为那些政治犯,以及受暴政压迫的人民发声。

游行人士抵达政府总部不久,学民思潮、社民连成员以及其他团体人士逾百人 ,转往中联办集会。期间,因有游行人士带同坦克车模型,一度遭到警方阻止,双方争持约3小时后获得通过。最后,他们在抵达中联办后便和平离去。

对于民间团体"爱港之声"指六四没有屠杀的言论,再一次引来争论。支联会主席李卓人周一(2日)出席香港电台节目中表示,大陆不公开六四真相,相反一直封锁任何消息。

他说︰把消息封杀了,因为害怕被人算帐。但香港竟然有人帮他们说话,没事的,把事实倒转,事非颠倒了。好像是人民袭击军队,而非军队向人民开枪似的。所以我们看到两个对比,想一想谁在说真相。

但"爱港之声"主席高达斌在同一场合则反驳说,当年官方也公布了死伤数字,但并不如外界所说的夸张,又指香港容不下反对的声音,他们只想提供多个角度供市民了解六四真相,却遭到抹黑是对他们不公道。

他说︰其他的报道都是400、500人死,不像是支联会和柴玲所说的,几千人几万人了,犹如屠城。其实严格来说,我也想知道为什么香港只得1种声音,只有支联会才可以搞六四活动,其他人搞活动,像今年我们提出来,就遭到抹黑和打压。

另外,驻华外国记者协会周一(2日)发表声明,谴责大陆当局利用各种方法,阻止驻大陆的海外记者采访六四25周年的报道。协会列出多位海外记者采访受阻的例子,例如有警察会直接干扰记者的正常采访,或到记者下塌的地方进行搜查,或以检查证件为名多方阻挠,甚至事先对受访者进行恐吓,以致采访被迫取消等。

协会主席霍德(音译)(Peter Ford) 对本台表示,他得知有一名驻华欧洲记者,近几个星期在北京采访临近六四当局的各种限制措施后,两名警察以及一名便衣女警,到她的住处及办公室进行拍摄,霍德认为这种威吓手段没有必要。

协会对这些记者的遭遇表示高度关注,要求大陆当局尊重采访自由,停止对外国记者的正常采访进行骚扰。

另外,驻华外国记者协会在5月,向236名外国记者发出问卷,在123名回应者中,有约8成认为在大陆的采访条件越来越差或不变,较去年调查高出一成。另有约25%的回应者表示,大陆当局曾对驻当地的媒体总部施压,试图影响编采内容。


香港举行六四游行

“六四”25周年来临前夕,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6月1日组织举行“六四”游行活动,呼吁“平反六四,战斗到底”。
Hunderte Menschen demonstrieren vor Tiananmen-Jahrestag in Hongkong 1.6.2014
(德国之声中文网)游行组织方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称,6月1日当天约有三千人在高温下参加了一年一度的游行抗议活动,要求北京释放异议人士并正式承认1989年的血腥镇压。警方则称最高峰时约有1900人参加游行。
游行人士高喊"实行民主"、"结束一党专政"、"释放高瑜"等口号。迄今为止,中国一直禁止公开讨论1989年6月3日到4日凌晨发生的事情。 香港是中国唯一一个可以举行公开纪念"六四"活动的城市。
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副主席蔡耀昌向法新社表示:"多年以来,他们一直都在进行斗争,希望求得公正和实现民主中国。甚至25年后,依旧如此。""表示支持是香港人的责任,因为我们的人权依旧受保障。"
另据台湾中央社报道,游行人士下午首先在维多利亚公园集合,然后由支联会主席李卓人及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等人带领各人出发。游行队伍从铜锣湾途经湾仔,目的地是金钟政府总部,游行时间约长2个小时。一名移民香港2年的大陆年轻人接受中央社访问时说,他是来港后才了解" 六四事件",也因此连续2年参加游行,以示对"八九"民运学生的支持。
Hunderte Menschen demonstrieren vor Tiananmen-Jahrestag in Hongkong 1.6.2014
游行队伍从铜锣湾途经湾仔,目的地是金钟政府总部
总部社在美国的中国人权(Human Rights in China)称,最近几周内,中国当局已刑局包括高瑜和浦志强在内的约20名知名自由学者、律师和活动人士。人权组织"大赦国际"对北京政府打压活跃人士的举动提出批评,并表示,这违背了习近平上台后曾作出的要进一步开放的承诺。
法新社报道称,李卓人在游行前向示威者表示:"我们抗议是因为镇压一直持续到今天,而且愈演愈烈。""习近平的领导下,中国的自由和人权是过去25年来最糟糕的时候。"
来源:法新社 编译:安静
责编:万方

1 条评论:

  1. 我也想知道为什么在西朝鲜1种声音都没得,别说搞活动,像今年我们只要提到六四,就会被特务“请”去喝茶或者被“寻衅滋事”。

    回复删除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