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7年4月2日星期日

韩旭:習近平為何不給王岐山「一票否決」權?

習近平懼王岐山擴權

 

  自王岐山上台以來,中紀委在中共人事任命的發言權越來越大,紀檢監察機關意見「凡提必聽」成為新的政治規矩。隨著十九大的臨近,王岐山為了加大自己的影響力,在十八屆中紀委第七次全體會議的工作報告中提出「抓住產生黨的十九大代表、中央『兩委』委員和省級領導班子這個重點,把好政治觀、廉潔關」,「對政治上有問題的一票否決」。這是王岐山二○一七年的工作部署之一,應該也是他工作的重點,因為自十八屆六中全會召開之後,中共的各級部門都在為十九大的順利召開準備著。

 

  王岐山在報告中以落實黨中央「紀檢監察機關意見必聽,線索具體的信訪舉報必查」的要求為由,提出讓中紀委對問題官員擁有「一票否決權」,試圖讓其列入中紀委會議公報中,獲得高層通過。但這顯然不是一個小問題,它是改變權力運行的格局。儘管王岐山說的很婉轉,理由也很正當充分,而且僅限於政治上有問題的,對政治上沒問題的或者有其他問題的紀委沒有否決權。

 

  中共人事一直是暗箱操作,缺乏透明與監督,如今中紀委擁有廣泛的權力,猶如明朝的「東廠」。一個官員有沒有政治問題,完全可以由中紀委說了算,這是一個巨大的制度漏洞。如果再給予中紀委一票否決權,那王岐山可以變相控制中共人事權。

 

  過去要求紀檢監察機關意見必聽,今天要求對政治有問題的一票否決,明天就可以要對所有有問題的官員一票否決。按道理說,有問題的官員就應該一票否決,中紀委在這一點上沒錯。但在如今全民皆腐的情況下,哪個官員又沒有問題呢?恐怕很少。那最終這個「一票否決」會變成打壓異己的工具,正像如今搞的選擇性反腐一樣!

 

  王岐山的「紀委系」崛起

 

  十八大以來,中紀委的權力一直處於極速擴張的狀態,已經成為最有權勢的部門,王岐山的權力也空前強大,其在政治局常委中的排名已從名義上的老六,實際上躍升至老二,「習王」體制呼之欲出。王岐山通過派駐紀檢組和巡視組把權力滲透到了各個黨政機關、企事業單位,包括人大、政協、國務院、中宣部、中組部、中辦等部門。只要他想滲透進去的地方,都可以滲透進去,甚至部隊也不例外。雖然部隊是習近平的專屬領地,他不可能讓其他常委也染指,但王岐山卻能成為例外。因為軍紀委書記是中紀委的副書記,要接受中紀委書記的領導。或許十九大以後,習近平為防萬一,可能不會再讓軍紀委書記進入中紀委任職。

 

  隨著王岐山權傾朝野,那些為反腐立下汗馬功勞的紀委官員以及他過去的手下紛紛得到重用,並不斷得到提拔,一個新的派系──「紀委系」正在中共政壇逐步崛起。如果王岐山在十九大上繼續留任,那以後他們這一派系的影響力將越來越大!這不可能不引起習近平的注意。

 

  習近平在十八屆中紀委第七次全會的講話中並沒有提到「一票否決」的問題,也沒有說到「嚴把政治觀、廉潔關」的問題。全會公報中雖然說到了「嚴把政治觀、廉潔關,防止幹部『帶病提拔』『帶病上崗』」,但沒有把王岐山所提的「對政治上有問題的一票否決」列入公報中。這顯示出習近平等中共高層並沒有同意給王岐山「一票否決」權。

 

  王岐山十九大留任充滿變數

 

  人事權是中共極權體制一個非常核心的權力,習近平怎麼可能輕易給予別人?雖然王岐山看似很低調,但其權勢已經顯現出功高震主的跡象,這是習近平不得不防的地方。從這點也可以預見王岐山能否在十九大上留任充滿變數。

 

  另外,一般工作報告,不管是國務院還是最高法院、檢察院,都會對過去一年的工作進行總結,也會對今年的工作進行整體部署或規劃,王岐山的中紀委工作報告也不例外。可是王岐山在他的二○一七年工作部署中只談了上半年的巡視規劃,卻沒有談下半年,因為下半年要召開十九大,政治局要換屆。如果他確定能夠留任的話,完全可以規劃全年的,因為按照慣例,中紀委一年一般可以巡視三次,下半年至少還有一次巡視工作。從這裡人們可以看出,王岐山對自己能否留任也沒有底。

 

  雖然傳言王岐山說自己不想再留任,但從他內心裡講,從他很著急成立國家監察委員會來講,他還是很想繼續幹的。在今年兩會上,他是分組審議時唯一提到國家監察委員會的政治局常委,並且大膽公開講出「只有黨政分工,沒有黨政分開」的偏左言論,一改以往他在公開場合展示給人的開明右派形象。他這樣做顯然是為爭取留任,是在向偏左的習近平靠齊。

 

  儘管現在打破「七上八下」的氛圍很濃,王岐山留任的呼聲很大,但呼聲越大的人往往越容易跌落,一如十八大前的汪洋和薄熙來!一個確定無疑要留任的人或一個徹底沒戲的人,是沒有必要搞這麼大聲浪的。聲浪越大的人有時候恰恰說明了他的可能性在降低。

 

——2017年4月号《争鸣》杂志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