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9月13日星期二

高新:习近平大肚能容李源潮平安降落?

习近平、李源潮
笔者本专栏的上篇文章已经介绍到了明年中共十九大人事安排的重中之重,即新晋政治局常委的人选问题。
近一年时间里,海外华文媒体在炒作所谓"习李矛盾"时,不时有国务院总理即将"易人"的说法,而"新任国务院总理"居然会"花落韩正"。
与此同时,海外华文媒体还热烈炒作过一阵"取消常委制"的所谓"独家新闻"。
依笔者的看法,如今李克强国务院总理"当不下去"的说法,如同江泽民时代香港媒体炒作出的"朱镕基向江泽民递辞呈"的"中南海权斗最新进展"如出一辙,百分之百的假新闻。至于"取消常委制"的"动议"就更是百分之百的编造。用一位北京记者朋友的话说:如果李克强总理只当一届或者一届都当不满,十九大上当然也就不可能继任政治局常委。但这种可能性等于零。至于所谓"取消常委制",可能性是负的。
也就是说,目前的七名十八届政治局常委,到十九大上习近平和李克强都会是百分之百的连任。而王歧山因为"反腐有功"而连任的可能性也是百分之零。
至于十九届政治局常委是否会恢复九人制,笔者的看法是有一定的可能性。
首先要指出的是,政治局常委无论是七人还是九人,无论是五人还是十一人,都与习近平的个人集权不矛盾。恰恰相反,如果习近平担心自己的个人专权会在政治局常委层面受到挑战的话,那么政治局常委的数目多了,反而有利于他习近平的分而治之。
在维持七人制的前提下,笔者在上篇文章中已经分析过,江泽民和胡锦涛时代的搭班方式"论资排辈,先到先得; 长幼有序,利益均沾",很可能会被已经在党内被议论成和毛泽东一样"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习近平否定,不再"按牌理出牌"的可能性很大。道理就在于如今十八届政治局委员依年龄标准还可在十九大上继续连任的所有人中,只有李源潮和汪洋是已经连任两届,王沪宁是一届书记处书记,一届政治局委员,也算是两朝元老。如果按照"论资排辈,先到先得"的老规矩,他们三人应该被优先考虑,假如十九届政治局常委中一定要有两名六十后的话,那么习近平和李克强,加上两个六十后,再加三个"两朝元老",正好七个。
但如此安排下来,如今在政治局层面最受习近平器重的赵乐际和栗战书都会被排除在外,按照年龄游戏赵乐际在二十大召开时才六十五岁,还会有机会,但和李源潮一样出生于一九五零年的栗战书在十九大上已经是最后的机会。所以,即使外界关于李源潮的种种负面消息全都为假,也没有人会相信习近平会从"论资排辈"的角度照顾李源潮而牺牲栗战书。
如此分析下来,十九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如果维持七人制的话,在李源潮正在等待被习近平宰割的说法并不符合事实的前提下,他李源潮恐怕也只能和当年的李铁映一样"不进则退",到全国人大当一届副委员长之后再告老还乡。
中共政权在其宪法里规定了国务院和全国人大的领导人都只能连任两届,而中共党章里则对党的中央领导人的任期没有明文规定。但因为党的总书记只能连任两届已经被"规范化",所以依此类推,无论是政治局常委还是政治局委员,也都是只能连任两届。两届任之后,即有所谓"不进则退"的说法。意思是,如果某人已经连任了两届政治局委员的前提下没有晋升政治局常委,那就只能出局,如果仍属"年富力强",也就是在换届之年还没有年满六十八岁的话,因为中央领导人换届时的年龄规则是"七上八下",那就只能到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去担任一届副职了。而如今的十八届中央政治局委员里,除了习近平和李克强两名常委,只有汪洋和李源潮是连任了十七届和十八届政治局委员,所以他们两人在明年秋季召开的中共十九大上都是"不进则退",不入"常"就出"局"。
至于比李源潮还年轻的王沪宁则不然。笔者不能断定王沪宁在十九大上百分之百会入"常",但敢断定他百分之百不会出"局",道理就在于,王沪宁虽然也已经是中央领导人里的"两朝元老",但他和李源潮及汪洋的区别是只当了一届中央书记处书记和一届中央政治局委员,不是在同一个职务上连任了两届。所以即使不能入"常",也会"原地打转",再留任一届政治局委员。
接下来要分析的是李源潮在进常委的可能性已经不需讨论的前提下,他会在十九大上平安降落还是赶在十九大之前就被习近平以反腐为名送进秦城监狱。
不久前笔者在一家海外中文网络媒体上读到一篇以"习近平为什么需要收拾李源潮"为题的采访文章。文中的被采访者说:习近平、王岐山联手主导的反腐越来越多是显示针对党内的野心家和阴谋家,李源潮与令计划被认为是野心家和阴谋家集团的核心人物;另一个可能的原因,就是习近平要为十九大布局。李源潮2007年出任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一直做到2012年召开的中共十八届一中全会,中组部是中共高层人事布局的重要机构,这一点成了习近平要清洗李源潮的关键,习近平将中组部拿在手,也是十九大人事大布局的一部分。
日前李源潮大秘书已经被抓,这位赵姓大秘书从李源潮在担任文化部副部长期间就跟随他。次日,李源潮的司机及司机的妻子都被带走接受调查。李源潮的政治根据地江苏的最后一个堡垒也丢失了。团派"四大金刚"之一,前江苏省委书记、也是李源潮的头号亲信罗志军被来自浙江的习近平嫡系李强取代。还有谣传已久是李源潮情妇的江苏省机关事务管理局局长杨桦也被带走调查,这些事件都让外界认为李源潮的处境不妙,仕途末日越来越近。
习近平、王岐山的反腐越来越多是针对党内的野心家和阴谋家,但在法律上,习王会对政敌以腐败犯罪的名义来惩罚。李源潮的妻弟高全健在商场上的作为,正好给政敌打击李源潮提供了砲弹。李源潮目前被查涉嫌一笔三亿人民币的贿赂,出面接受这笔巨款的是高全健,为的是给国企和江苏干部上位提供便利。高全健大学毕业后靠着李家和高家的关系,仕途一帆风顺,后来在商场上赚了不少钱。另外有消息指出,北大方正集团首席执行官李友给令计划妻儿在日本京都买的两套豪宅,其中一栋在2013年左右转给了李源潮儿子李海进与高全健。高全健已经从海外回到中国协助调查。
该文中提到"外界判断中共官员是否出事的方法之一,就是察看他是否还有公开行程",但李源潮截止笔者完成本文,最新一次公开露面的时间是本月九日,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家副主席身份出席由中国科协主办的2016中国科幻大会开幕式并致辞,官方统一报道中特别强调他在讲话中"希望科普科幻工作者牢记习近平总书记嘱托......"
而在此之前,中共官方媒体还统一报道了李源潮于八月二十九日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家副主席名义和另一位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范长龙在北京分别会见了越南共产党中央政治局委员、国防部长吴春历。李源潮在会见时也是言必提习近平总书记。
很显然,或者是因为习近平作为国家主席和军委主席,根本没有把越南国防部长当回事,或者是因为李源潮当面对越南国防部长当面解释的那样,因为到去杭州出席G20,故要国家副主席代表国家主席会见越南国防部长。
如此说来,无论外界传闻的李源潮的"巨额贿赂"是否有踪有影,到目前为止应该仍还未被中纪委查证落实或者说已经被"证伪"。
在北京政界都知道习近平已经在一次召见中纪委官员的内部讲话中要求说:要把"政治问题和腐败问题交织"的领导干部列为重点查处对象。
那么,如果李源潮果真如前面所引述的文章所说,即是和令计划一样的政治野心家,同时又是贪污受贿金额高达三亿的巨贪,他在十九大召开之前即很可能已经 在秦城监狱和令计划"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了,哪还有平安降落之说?但如果对他的腐败调查能够证明只是"教子无方",本人绝对没有收钱,与此同时在政治上的问题也只局限在担任中组部长期间的"用人失察",那么在政治局学习会上诚恳表示一下"认错服输"的态度之后,习近平"大肚能容",恩赐他一个"平安降落"的结局也还是有可能的。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