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9月15日星期四

何清涟:美国大选,希拉里病情影响究竟有多大

今年美国大选充满了不确定性。911纪念会上,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提前退场,其病情的不透明,更是大大增添了这种不确定性。对于要在没有"总统范儿"的"大嘴"川普与"不诚实"的希拉里当中二选一的局面,不少美国人本来就颇有怨言,如今再加上希拉里疑似患上帕金森氏症,让选民们情何以堪?尽管民主党内部"私议"要换候选人,但是,只要希拉里能够像默克尔一样坚信"我们就是能办到",这种"私议"只会成为一阵轻风。
民主党为何需要希拉里再披征袍?
希拉里本人视入主白宫为人生第一要务,否则也不会在如此艰难的情况下再披征袍。数年前我曾遇到一位美国老太太,她真的很喜欢希拉里,但她希望希拉里不要参选总统,因为"舆论会将她撕成碎片,我不想看见她受伤。"希拉里本人当然很清楚自己的历史与现实,包括家庭成员的一切都会被舆论晾晒,也知道竞选是场极其费神耗力的马拉松长跑,但她还是毅然参选,说得好听点,是她有一个梦想,这个梦想之大之高,无论是第一夫人还是国务卿,都无法企及。为了这次总统选举,她准备了许多年,不管是什么病,都无法消磨她问鼎白宫的坚强意志。
更重要的是民主党需要她。尽管希拉里麻烦缠身,各种丑闻不断,"电邮门"都出了三大波,但民主党还是对她不离不弃,是基于以下三个原因:
一、希拉里身份显赫,在政坛长袖善舞的能力在民主党内无人能及。这次民主党参与总统提名人竞争的人士只有两位,有她在,民主党内人士无论多有抱负,也只能小心避让。因此,只有一位本是独立参议员的桑德斯为了借窝孵蛋,参与民主党的初选,与希拉里展开了长达数月的竞争。7月底民主党召开"团结的大会",桑德斯在会上号召自己的支持者支持希拉里之后,宣布退出民主党,当真是"事了拂衣去",还尔功与名。
二、民主党的利益集团需要希拉里。美国虽然说是三权分立,但是执政党永远更有权力,奥巴马就多次以总统令的形式签发了国会不会通过的法令。今年5月中旬,奥巴马政府曾指示美国所有公立学校学区准许跨性别学生选择使用符合他们的性别认同的厕所,为了社会中极少数人(可能不到万分之一)的"权利"而置青少年女生安全于不顾,幸好联邦法官封杀了这一堪称荒唐的政令。但民主党并不气馁,知道如果再执掌一届白宫权力至关重要,因为美国联邦大法官有几位都是80多岁,由下任总统任命几位左派大法官,今后民主党的任何政令都将没有法律障碍。
三、奥巴马需要希拉里继任,以便捍卫其政治遗产。奥巴马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非裔总统,政治光谱上归属于左派一系。他入主白宫八年,实施的政策基本都是左派心仪的各种政治理想,如扩大财政支出以提高福利、大规模扶贫(无证难民的救济比本土美国穷人还高只是其中一例)、同性恋婚姻合法化(包括同性恋配偶移民),还有赦免贩毒死刑犯则预示美国向吸毒贩毒无罪化迈出一大步。这些政绩被他一言以概之,美国依然伟大。
但在对奥巴马的政绩上,美国人的看法不一样,据《华尔街日报》和国家广播公司的民调,70%的美国人认为,这个国家走在一条错误的道路上。近几年来的皮尤调查则显示,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希望本国政府少管闲事,专注于国内事务。今年5月的调查表明,这一比例已经高达57%。共和党也誓言在本党人士入主白宫之后要改变奥巴马的政治方向。
《纽约时报》等媒体认为,川普就是利用了这些民众心理,将美国说成无比黑暗。奥巴马特别看重自己的政治遗产,亟需一位接班人。这方面,希拉里比任何人都要合适。一般而言,美国总统干满两届之后,本党候选人必须要与现总统政策保持一定距离,以争取选民。但希拉里今年形格势禁,在"电邮门"频出之时,她需要行政当局的支持与保护(共和党选民集会上呼口号,要将她"关起来")。因此,在今年7月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上,奥巴马总统夫妇联袂为其站台,称希拉里是唯一有资格接任他的人选,并呼吁选民投票给希拉里,让她延续他未完成的政策。9月13日,在希拉里∙克林顿因患肺炎休息养病的几天里,奥巴马亲自出马到费城为他的这位前国务卿竞选。
也正因为希拉里集民主党万千宠爱于一身,无论是"邮件门"几度发酵,无论爆出了什么猛料,包括向希拉里的基金会提供政治献金的外国机构中包括沙特、卡塔尔与大批中国企业及非政府组织,希拉里每次都能在民主党与左派媒体的一边倒的帮助下化险为夷。因此,就算有少数民主党人私议换将,也难觅替代人选,就算是现任副总统拜登披战袍代其出征,也难有希拉里的人气与运气。
希拉里的病情对选情影响有多大?
希拉里的病也许严重,但只要她没倒在竞选台上,对今年选情影响不如想象的大。
她的病的要害不在于病情本身,历史上美国总统候选人生病的也有过,她不是第一人。要害在于她隐瞒病情,坐实了美国人认为她不诚实的看法。在"电邮门"事件上,她已经让68%的选民认为她缺乏诚信,但有部分选民已经做好选择一位缺乏诚信的总统的心理准备。
无论是病情还是不诚信,希拉里会继续得到美国媒体与民主党阵营的全力支持。出于意识形态相同的原因,美国媒体在这次大选中出现了集体站队现象,但左翼媒体却认为这种倾斜性报道理所当然。2016年8月9日,《纽约时报》公开发表《新闻媒体应该如何报道川普?》(Balance, Fairness and a Proudly Provocative Presidential Candidate)。作者Jim Rutenberg认为,尽管把川普报道成一位不正常的、具有潜在危险的候选人不仅会对新闻系统造成震荡,而且可能给其对手希拉里∙克林顿带来优势,但只要记者认为川普当选总统具有潜在危险,就应该抛弃美国新闻业在过去半个世纪(甚至更久)的传统职业伦理,用在记者生涯中从未用过的方式来报道川普,虽然这从正常标准看是说不过去的。由于媒体已经决定放弃传统职业伦理,"电邮门"已被成功地诠释成俄罗斯操控阿桑奇干预美国大选。民主党资深议员南希∙佩洛希也于9月8日公开发言,要求媒体忽视"电邮门"消息,指责共和党阵营不应该利用这些俄罗斯政府试图操纵影响美国选举而提供的信息。
基于以上种种,希拉里的病情被解释成她克服病痛参加竞选,正好表现了她的意志力非常顽强。民主党阵营内虽然私议换将,但因希拉里本人斗志昂扬,称肺炎没什么大不了的,因此这种私议只在社交媒体上一晃而过。
是否影响选民的选择?其实也未必,今年美国大选是在极其特殊的情况下发生的,从选民来说,今年两大阵营的铁杆粉都是因为支持某党的政策与政治取向而选择阵营。这类选民当中,民主党约占选民总数的40%出头,共和党这一比率被媒体分析认定为34%,无论发生什么,这些铁杆粉不会改投另一方。中间立场者当中,不少人其实想选川普,但因顾及政治正确的压力(在某些民主党票仓州,这种压力会以各种形式出现),而不敢公开表态。今年7月底川普由于言语不慎导致恶评如潮,经历了选情大滑坡,由南加州大学朵恩塞夫学院(USC Dornsife)与《洛杉矶时报》共同执行的"破晓民调"(Daybreak Poll),在8月下旬宣布形势翻转,川普再度领先希拉里两个点。据《洛杉矶时报》说明,川普的支持者当中,不少是第一次接受民调者(即以前不表态)。
基于以上分析,因希拉里病情而受到影响的人,应该是厌恶川普而选择投票给希拉里的选民。他们本来并不喜欢希拉里,但也不会因为希拉里生病就改投川普,极有可能选择不去投票。这类选民对摇摆州的选情有重大影响,在民主党票仓则无碍大局。民主党与《纽约时报》等媒体早就算好了:就算民调中川普支持者超过希拉里支持者,还有最后一道保险杠,那就是选举人制度。按照他们的计算,民主党有242张选举人票作基础,离当选总统所需的270选举人只差那么一点,而川普再努力(何况共和党内诸多唱反调的大佬在扯后腿),也比不过希拉里。美国历史上,总统候选人赢了普选没能赢得选举的事情发生多起,原因就在于这个选举人制度。
因此,只要希拉里能够挺住,赢了今年这场大选,无论今后她身体状态如何,民主党的执政地位都能得到保证。
在民主党眼中,希拉里的身体状态与意志力关系到民主党的运势;在美国的众多盟友眼中,还关系到世界的命运(欧盟的现实考虑之一是北约军费问题)、全球化的前途。从来没有一场美国大选如此牵动世界利益格局与无证难民的命运,因此,为了以上各方的明天,希拉里一定要在高超医术的帮助下,咬牙挺住,生命不息,战斗不止。
 ——《中国人权双周刊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