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9月16日星期五

闵良臣:沒有「偉大領袖」四十年祭

图:被推到的毛泽东塑像


在今天,如果說我們很多人都確實看到了中國還有實現民主自由的希望,那麼,這希望也正緣於我們終於沒有了「偉大領袖」。

沒了誰,地球都照樣轉

  轉眼毛澤東去世四十年了,也不知哪根神經又撩起我想到自從這個專制獨裁的「主席」、「偉大領袖」去世後,我們就沒有了「主席」,沒有了「偉大領袖」。後來的「總設計師」已經算不上,等而下之的就更不用說了。總之,毛澤東沒了之後,中華民族的「主席」和「偉大領袖」也就沒了。後來華國鋒想繼續做「偉大領袖」,失敗了;再後來,又有什麼人似乎也想做「偉大領袖」的夢,結果,很快成為「一枕黃粱」,成為笑談。
  沒了就沒了;沒了誰,地球都照樣轉。只要不是昧着良心說話,毛澤東沒了之後,中國人民不僅照樣生活,在物質生活上顯然比有偉大領袖的時代還要滋潤些。
  就人類發展史而言,把一個頭領稱作「偉大領袖」,其實是一個進步了。而在稱「偉大領袖」之前,我們更普遍的稱呼而現在又知道的,大約還是先叫王,後來又改叫皇上,叫萬歲爺,而皇上萬歲爺又稱天子,即天的兒子,是上天派其來治理臣民的,因此,大家都只能匍匐在天子腳下,然後「山呼萬歲」。
  在天子時代,普天之下,只有奴隸,只有奴才。難怪經濟學家茅於軾先生那篇《中國人民是什麼時候站起來的》在刊物上發表後又在網上發表時,有網友跟帖就這樣說道:「1949年10月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毛皇帝一個人站起來了,其他人全趴下喊萬歲。」
  這樣說,雖嫌極端,卻也並不誣衊。毛澤東在中國人心裏,除了被稱作「偉大領袖」外,確實也還給人以「王」以「皇上」以「萬歲爺」的感覺——他老人家活着時也不知是否意識到這一點。
  可人類文明總是在不停地進步,這樣一來,比天子稱呼要進步得多的「偉大領袖」也落後了。我們尤其看到,凡有「偉大領袖」的國家,人民其實並不幸福,也不覺得有什麼好玩。有些國家甚至還與王與皇上時代庶幾相同,嚴重的,更是等而下之。這可不是信口開河。

「主席」比「元首」更殘忍

  二十世紀能稱得起「偉大領袖」的很有幾個,而最最著名的非希特拉、斯大林、毛澤東莫屬。曾讀到崔衛平教授一篇文章,題為《迷人的謊言》,說的是一位活了很長的女藝術家的「故事」。讀其中提到有關希特拉的某些細節,讓我有茅塞頓開或叫醍醐灌頂之感。
  比如說,納粹分子當時見到希特拉的那個著名的行禮姿勢(估計也就是我們在影視中看到的,兩腿啪的一併,右手胳膊抬起往前一伸,同時整個身子略向前傾),「它已經遠遠超出了人們遇到對方、互相問候的意義,而是一種效忠的象徵,是要表明『我是服從的』或者『我是屬於元首的』諸如此類的含義。而且它需要人們一再表明這一點,需要一再公開自己的效忠,讓所有的人得以看見、得以聽見,這同時也在呼喚別人同樣的忠誠。在這種互相展示和賣弄當中,形成那樣一種廣泛的氣氛背景,於其中任何人也別想有別的想法和舉動,不存在一絲一毫的縫隙。因此,僅僅是舉手之間,指向全部納粹統治和鎮壓的體系。」
  其實,中國有那麼幾十年,單說在中共高層內,見到「偉大領袖」後雖沒規定一定要有某種行禮,可一個「主席」的稱呼已盡顯效忠了,也更是表明「我是服從的」或者「我是屬於主席的」。讓人悲哀的是,在這一點上,「主席」不僅並不比那個「元首」仁慈,相反還更加殘忍,對那些即使表示效忠也確實效忠的人們也沒有放過,甚至還置不少在他面前「主席」長「主席」短的老戰友於死地而後快,像劉少奇、彭德懷、賀龍等就都是大家張口就來的例子。這大約也是在他死後其臣子們召開大會討論他對這個國家的禍害時會場里出現一片「怨聲」,就連像葉劍英這樣的老帥也難掩哀怨,甚至憤怒之情溢於言表,說一個文革,整了一億人,整死兩千萬,浪費八千萬人民幣。
  
「偉大領袖」=專制獨裁

  不用說,解體前的蘇聯也是有「偉大領袖」的國家。可在有「偉大領袖」的七十年里,蘇聯人民吃夠了苦頭。又因斯大林連自然科學家都不放過,以至於有些自然科學家聽到斯大林這個名字都會顫抖。僅就我所看到的荒唐到近乎笑話的蘇聯歷史,包括一些「段子」,就讓人有點不寒而慄,不說也罷。
  再有,就是被政府稱作「用鮮血凝成戰鬥友誼」的那個近鄰,至今也還有「偉大領袖」,被中國民間稱作「金三」。然而,也不知那個「偉大領袖」和他已經去世的爹和爺是如何領導的,說起來也獨立大半個世紀了,其人民卻仍要依靠國際上的不斷援助才能勉強活下去。不說也罷。
  華盛頓時代,美國開國時,有那麼多可敬的人物都可做「偉大領袖」,但他們不做。他們知道,一有了「偉大領袖」,民主自由也就玩完。所以華盛頓一再要求辭去總統職務,儘早卸下領導國家的重擔,恢復他平民身份。
  在美國,做總統,就僅僅是一個職務,總統本人必須這麼看。人民雖然不能隨時罷免他,但有權公開批評他,甚至彈劾他,絕不像我們這種國家,僅僅在互聯網上發一篇要求「總統」辭職的公開信,就有人下令「徹底追查」,弄得雞飛狗跳,甚至還牽連不少無辜者。
  一個有「偉大領袖」的社會,一定是一個專制集權的社會。
  一個有「偉大領袖」的國家,也一定是一個奴隸乃至奴才之邦。
  沒有「偉大領袖」的意義,很多人感覺不到,還有很多人甚至不適應,就像一直沒有自由的人,給了他自由他卻未必領情,甚至還很難受一樣。
  在今天,如果說我們很多人都確實看到了中國還有實現民主自由的希望,那麼,這希望也正緣於我們終於沒有了「偉大領袖」。而沒有了「偉大領袖」,正如托克維爾所說:「我認為,只有一種方法可防止人們自侮,那就是不賦予任何人以無限權威,即不賦予任何人以可誘引他人墮落的最高權力。」
  歡呼吧,我的同胞們,「偉大領袖」的時代確實已經過去,且已過去40年了!
  一切企圖復辟者,不管唱着什麼顏色的歌兒,把話說得多麼動聽,也不管他是否願意,甚至表示「絕不」,都只能是痴心妄想!
  曾看過一幅網民截圖,一位被稱作「影后」的女藝人在微博中寫道:
  「一個強盛的國家,開放槍枝都不會顛覆,一個虛弱的政體,賣把菜刀都需要實名;一個人性的國家,總統會逐一念出遇難者的名字致以哀悼,一個冰冷的政府,遇難人數出來都是高度秘密;一個自由的國家,記者將內閣大臣追問到滿頭大汗,一個禁錮的體制,官員則告訴記者,信不信由你,反正我是信的。」
  之所以出現這種反差,就因為一個國家的人民不知皇帝天子為何物,而另一個國家的人民卻是在「萬歲」聲中一代一代「滋潤」着生息繁衍的。
  
——《动向》杂志2016年九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