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5月24日星期二

明克胜:中共偏离制度化治国,重回个人化统治(纽约时报傅才德)

2015年9月3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天安门广场阅兵。
Wu Hong/European Pressphoto Agency
2015年9月3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天安门广场阅兵。

这个月是中国爆发文化大革命的50周年纪念,让国家陷入混乱和政治阴谋长达十年的文革是毛泽东一个人的主意。毛泽东之后的领导人,尤其是邓小平,成功地让共产党脱离了个体领导者的任性统治,重建了中国的官僚体制,采用了以市场为导向的经济政策,这些政策带来了几十年的世界一流的经济增长。
纽约福坦莫大学的法律教授明克胜(Carl Minzner)认为,毛之后的制度化时期正在结束。一个新的个体化统治时代正在到来,这次是以国家主席、共产党总书记习近平为核心。他说,这对中国的长期经济增长、中国与世界其他国家的关系,以及中国的政治稳定来说,可能不是一个好兆头。在一次采访中,明克胜讨论了习近平的领导与他的前任们相比有哪些不同,以及为什么在专制国家,制度化管理比个体化统治更可取。明克胜去年在《民主期刊》(The Journal of Democracy)上发表的"改革时代后的中国"(China After the Reform Era)一文中,对自己的观点有更详细的阐述。
  • 查看大图明克胜
    Photograph provided by Carl Minzner
    明克胜
问:如果中国政府逐渐脱离制度化,走向更加个体化的统治,会有哪些后果?
答:还记得中国在全面个人统治下曾经的样子吧,也就是在毛泽东的领导下。国家政策可以随着他的心血来潮而突然改变,发生了大跃进、文革。精英层的政治非常不稳定。毛泽东指定的第一位政治接班人(刘少奇),被毛泽东本人清洗后,死在牢房冰冷的地上。毛的第二位接班人(林彪)在一次神秘空难中丧生,据说他试图发动政变,并试图逃往苏联。这些都是在缺乏制度化的政治体制中发生的东西,没有制度,游戏规则就是简单的丛林法则。
与之相比,将政治游戏规则部分地制度化,比如采用集体领导的方式、努力用更正规化的官僚途径统治中国、不发动大规模社会运动的党禁等,都对中国在改革时代所享有的相对稳定至关重要。
如果你开始放松这些努力,人们认为已经紧紧关闭了的中国历史上的黑暗大门,就可能会重新打开。
问:我们是不是已经看到了一些共产党偏离制度化治国的不良后果?
答:肯定是。把大范围领域的权力重新集中到体制上层的一小撮人的手里,已经让中国更容易受糟糕决策的伤害。去年对股市泡沫的处理就是一个例子。大规模的、暗箱操作的反腐败运动,是北京用恐惧政治把贪污和渎职行为吓唬出体制的努力,这个运动已经在官僚机构内部产生了一定程度的瘫痪。许多中层干部只好这样决定,最安全的做法是谨慎行事、保住职位,尽量避免做出任何可能让自己以后陷入困境的艰难决定。对未来可能会发生什么的一种普遍存在的不确定性,正让许多中国人用在海外投资房地产、或获得投资者签证的方式,试着给自己至少留下一条后路。
问:你认为,拿下曾经担任国家安全主管的周永康,打破了不起诉政治局前常委的做法。但是,是不是可以这样认为,对他的起诉具有独特性,因为现在看来越来越清楚了,他和已经入狱的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同属于一个政治集团,他们似乎是在与习近平争夺权力?
答:我觉得,这正证明了我的观点。我们正在进入这样一个时代,最高领导人之间的权力斗争正在通过更强硬的手法来解决。也许可以说正在变得白热化。一方面,这可能会带来一个由处于核心地位的不容置疑的单一政治领袖、也就是所有老板的老板统治的较长时期。但另一方面,怎么说呢......记得在电影《教父》里,五大家族之间的和平打破时发生了什么吧。
问:列宁主义的准制度化治理国家模式,与试图把权力集中在自己身上、用比如"中国梦"来感召民族主义意识形态的强人统治模式,有什么实际差别?
答:如果推向极端的话,这是邓小平领导下的中国与罗伯特·穆加贝(Robert Mugabe)领导下的津巴布韦之间的差别。中国的一个特色是,它有一个高效中央集权官僚体制的长期传统。不简单是一个领导无方的独裁者。问题是:国内的政治紧张气氛是否会导致国家滑入那个方向?
问:你认为,最近不让媒体再使用"习大大"一词的做法,是共产党的领导层意识到,围绕着国家最高领导人的个人崇拜可能有危险吗?
答:人们希望是这样。对这个做法的正面解释也许是,改革开放时代的一些默契规范在党的精英层中仍有一定的份量,比如对针对一把手的全面个人崇拜的抵制情绪,或者不愿意冒险搞毛泽东式的群众运动。但是,我们真的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对其的负面解释是,这也许只是一个复杂的内部政治斗争的短暂停顿。下一个回合也许是,在2017年的党代表大会上,人们会看到,最近几十年出现的、对中国领导人的年龄和任期的心照不宣的限制被削弱,为中国走上俄罗斯的道路敞开大门,普京似乎是俄罗斯的永久总统。

傅才德(Michael Forsythe)是《纽约时报》记者。
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傅才德@PekingMike
翻译:Cindy Hao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