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3月5日星期六

魏京生:任志强事件

m0228-hcp.jpg
任志强(资料图/Public Domain)

最近中国出了一位大人物,叫做任志强。大人物必然和大事件有关,我们先来看看是什么大事件导致出了大人物。

前些日子习总书记视察了三家中国最大的媒体,并发表了一番讲话。这番讲话的中心意思,被总结为党媒姓党。就是党的媒体应该和党是一家人,听党的话,为党说话;不得吃党的饭砸党的锅。翻译成现代国语,就是进一步收紧舆论尺度,严格限制言论自由。

于是乎大小媒体一哄而起,纷纷表态跟风。不仅是党的媒体,也包括假扮成民间媒体的披着羊皮的狼们,也跟着一窝蜂地哭着喊着要紧跟党中央不错步,坚决表态自己没有吃党的饭砸党的锅。很像文革时期的挥舞红宝书,紧跟最高指示,坚决打击各种反动派。

因此有人胆颤心惊地说,文革啦,运动啦。把现在的收紧言论和文革时期的开放言论混为一谈。文革时期老毛用开放言论,动员群众的方法打击官僚阶层,完成了自己的心愿。现在是收紧言论,打击群众,让老百姓闭嘴。这和文革风马牛不相及,看上去都不像一回事。

为什么和文革不是一回事?因为大家都看透了所谓的反腐败只不过是借机党内洗牌。反正无官不腐败,看谁不顺眼就以腐败为名直接送进监狱里去。省去了按规矩党内斗争的麻烦,而且还胜负难料。至于习总的自己人呢,就算世人皆知的大贪大腐,也安然无恙。

这一套老毛做起来顺风顺水,炉火纯青。因为他在群众心目中有上帝一样的权威,神仙一样的信任度。他洗的牌老百姓都接受,官僚们也不敢有异议。习总洗牌就不行了,老百姓不满意,官僚们不服气。差的就是老毛的神主牌位。

于是乎就跳出来一个反潮流的英雄,叫做大嘴任志强。这厮的确勇敢,就像小孩揭发皇帝的新衣是光屁股裸体一样,说党媒姓党不合理,是黔驴技穷,是倒退。更恶毒的是揭发共产党花老百姓纳税人的钱,为什么媒体不姓民而姓党呢。按照我的说法,这就是揭发共产党结党营私。有一剑穿心的效果,指控整个共产党都有贪赃枉法的罪行。

六十多年来,除了我在民主墙时期指出过共产党花国家的钱不合法之外,不知道还有谁这么大胆,敢摸老虎的屁股。所以说任志强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的确是个了不起的人物。不管他以后如何表现,就现在的敢摸老虎栽赃屁股,给任先生鼓掌喝彩。

任先生何许人也。网上牛人们立刻给出了答案;标准的官僚资产阶级,根红苗正的红二代官商。按照港台媒体的分类,应该是和习总同属一个阶级或者集团。又据传和王岐山有师生之谊,几十年来互通音信,时不时半夜还打来电话,等等。

他站出来戳共产党的要害,这不是窝里反了吗?不符合港台庸俗政治学原理呀。确实不符合;确实窝里反了。到底是出于民主自由的理念;还是出于兔死狐悲的危机感,不好妄加评断,也都有可能。事实就是窝里反,让庸俗政治评论家们不知所措了。

其实红二代、太子党这些名词,都是共产党内斗炒作出来的。是江泽民和胡锦涛时代的一批平民出身的官僚,炒作民意打击同僚的内斗手法。起源于文革期间四人帮制造的舆论,现实中根本就不存在什么太子党。

文革中干部子弟中的一小部分人敢于挑战毛泽东的权威,被四人帮利用舆论工具栽赃抹黑定为反动团体。现在舆论炒作的论据和对象,与当年颇为相似。而当年挑战毛泽东的那一批人,早已走上不同的人生道路,拥有完全不同的利益和思想。

以任志强为例,他是所谓的红二代中少数进入官僚资产阶级行列的人。但以他一贯的言行来看,他又是属于为民请命的异议人士行列。英雄不论出身,这也算一例。我喜欢遇罗克,从来就反对出身论。中国的官僚资产阶级中,也不乏忧国忧民的明智人士。

对官僚资产阶级来说,习近平的倒行逆施必将引发社会的大动乱。给人民多一些自由,以至于实行政治体制的改革,是避免动乱和平转型的唯一出路。这不但符合老百姓的利益,也符合官僚资产阶级的利益;但不符合一大批有血债的顽固派的利益。这就是所谓窝里斗的原因。

老百姓希望共享社会经济进步的成果;资产阶级也不想逼得老百姓造反,弄得他们死无葬身之地。在这点上大家的利益一致,只有身负血债的罪犯们立场相反。习近平集团显然站在了罪犯们的立场。 

自由是人人都需要的必需品,给别人自由并不能减少你的自由。但是在垄断了自由的体制下,需要用剥夺别人自由的方式来维护垄断的权利。这种剥夺别人自由的行为,就是一种犯罪。不但法制国家里这是一种犯罪,中国的法律也明文规定不得剥夺人们的自由,除非针对犯罪。

而共产党的体制正在和一贯非法剥夺全民的自由。剥夺宪法给与人民的言论自由;集会游行的自由;结社的自由和其他许多的自由权利。这个体制就是一个大规模犯罪的体制,这个党已经沦为了大规模的犯罪团伙。任志强先生挑战犯罪团伙,必将载入史册。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