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9月11日星期五

王令隽:毛泽东为什么对皇军千恩万谢

图:1972年9月27日,毛泽东在中南海会见日本首相田中角荣

  最近收到一位朋友的伊妹儿,问起毛泽东和日本人的几次谈话,希望我回复。我觉得这个问题值得在大一点的范围里讨论,所以想借《华夏文摘》一角谈谈看法。以下是伊妹儿原文(有点删节以护隐私):
Hi Dr.Wang,
Would you like to respond to this?The sender is a respected person whom I got to know in Beijing in 1990.
Thanks.
  1961年1月24日,毛泽东会见日本社会党议员黑田寿男等人时谈话:"日本皇军过去占领了大半个中国,因此中国人民接受了教育。不然中国人民不会觉悟,不会团结……日本垄断资本和军阀给我们做了件'好事',如果需要感谢的话,我倒想感谢日本皇军侵略中国。"
  1964年7月10日,毛对来访的日本社会党委员长佐佐木更三和委员黑田寿男说:"我曾经跟日本朋友谈过。他们说,很对不起,日本皇军侵略了中国。我说∶不!没有你们皇军侵略大半个中国,中国人民就不能团结起来对付蒋介石,中国共产党就夺取不了政权。所以,日本皇军是我们中国共产党人的好教员,也可以说是大恩人,大救星。"
  1972年中日建交,日本首相田中角荣向毛道歉:"啊,对不起啊,我们发动了侵略战争,使中国受到很大的伤害。"毛说:"不要对不起啊,你们有功啊,为啥有功呢?因为你们要不是发动侵华战争的话,我们共产党怎么能够强大?我们怎么能够夺权哪?怎么能够把蒋介石打败呀?"他向田中角荣表示了对日本的感谢:"我们如何感谢你们?我们不要你们战争赔偿!"日本对中国巨额的战争赔偿因此而被免除。
  以下是我的答复:
  XX您好:
  毛泽东说的是实情。当时也只有毛泽东敢说这样的话。其它人要是这样说,非被打成汉奸卖国贼不可。他的意思,大概是想使日本人放心地抛弃国民党,共产党不会记恨日本人。毛泽东说话从来不会事先请教周恩来,往往在外交场合说一些出格的话。比如说,他在会见尼克松和基辛格时几次慷慨地说,中国女人太多,我们可以给你们一些女人。(我记不得数字,应该超过中国现在的二奶总数。)
  毛泽东之所以对日本皇军感恩戴德,是因为在共产党垂危的时候日寇的入侵使共产党免于覆灭的命运。1935年中央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十万人马撤出井冈山,经过国民党的围追堵截和雪山草地的长途跋涉,到达陕北时只剩一万多人,形势非常险峻。此前张国焘的第四方面军的十万红军已经被国民党的马步芳,马鸿逵部全歼于戈壁滩,仅剩下张国焘,徐向前,徐海东,王树声,李先念等高级将领转辗逃到延安。第一方面军一小部分由叶挺,陈毅等人带领在江南打游击,维艰维难。如果没有日寇入侵,共产党和桂系的李宗仁白崇禧都免不了阎锡山和冯玉祥的命运。当时蒋介石刚刚击败汪精卫,阎锡山和冯玉祥的联盟,取得中原大战的胜利,准备在打垮桂系李宗仁之后彻底解决共产党。可是此时全国抗日的呼声日益高涨。内战不得民心。蒋介石乃亲赴广州与李宗仁,李济深会谈,停止内战,一致抗日,并电召冯玉祥回国共赴国难。另一方面,国民党通过陈立夫的中央调查统计局(中统)和共产党接触,商谈改编红军为国民革命军,共同抗日。此事在西安事变前一年已经开始。西安事变只是加速了这一谈判过程,并为共产党赢得了更为优惠的条件。
  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下辖八路军和新四军,由国民政府供应军需,但指挥权仍由共产党中央军委掌握。共产党从被围剿的困境中解脱出来,得以休养生息。经过八年的艰苦经营,到1945年日本投降时共产党的兵力已经扩充到约两百万人。没有日寇的侵略,这种局面是不可能的。对此,不但毛泽东心里十分清楚,共产党的许多高级领导人也清楚。
  要扩充军队,就必须抗日,这是当时各山头的常识。八路军和新四军在敌后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游击战争,赢得了当地老百姓的同情和支持,吸引了大量仁人志士加入八路军和新四军,也训练了大量军政干部。华国锋,赵紫阳好像都是那时候的武工队干部。桂系因为有二十万正规军,可以担负一些正面战场。李宗仁指挥的台儿庄大捷,为中国军队首次在正面战场战胜日本正规军的战役,这里就有桂系的功劳。
  但是就在抗日的问题上,毛泽东和许多共产党的领导人的主张也是不同的。最突出的例子是百团大战。这是彭德怀组织指挥的一次对日本侵略者的大规模破袭战,使日寇中原战场的补给线相当长时期内陷于瘫痪。为此彭德怀得到蒋委员长的特令嘉奖。对于这样一次共产党本该引以为荣的履行民族大义的战斗,毛泽东却大发雷霆,说彭德怀暴露了八路军主力,把日军的进攻引到了解放区,减轻了对国民党军的压力,为此开了四十天会批判彭德怀。彭德怀不服气,抱怨说,共赴国难积极抗日还要挨批,还要开会操他四十天的娘。对此毛泽东多年耿耿于怀,在1959年的庐山会议上大骂彭德怀说,彭德怀说我们操了他四十天的娘,不服气。我们现在就再开会让他操我们的娘。反正满足他操娘的需要。解放军要是跟彭德怀走,我就上山打游击。
  我不敢说抗日军队中的每一个战士都是自觉的民族英雄,但当时共产党内立志抗日的英雄儿女应该相当地多。许多敌占区和国统区的知识分子投奔延安,基本上是出于爱国热情。他们有些是痛恨日寇的侵略,有的是痛恨国民党的专制。这些善良的人们,和彭德怀这样的老党员一样,都没有毛泽东和李宗仁的精明:他们在那时想得更多更远的,是日本人被打败以后,我们要面对的是国民党。因此目前最要紧的是保存实力,让日本人来削弱甚至消灭国民党。毛泽东把这包装成"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下的独立自主方针"。
  日寇虽然没有能全部消灭国民党主力,却给了国民党以重创。中国军队无论是在数量上还是质量上都处于绝对的劣势。国民党(包括桂系)就是靠这样的劣势来担负抗日的全部正面战场。蒋介石的嫡系大约有二十八个师,淞沪抗战时拉上去一大半,被打得稀里哗啦。当时中国军队的炮弹威力小到不足以炸穿上海日本海军司令部的房顶。以后节节败退,南京失守,武汉失守,长沙失守,最后,被称为东方的斯大林格勒--衡阳--也失守了。
  除了军事上的损失,经济上的损失也是无可估量的。蒋介石的基业是江浙的工商业。抗战以后只好撤迁到四川云贵,损失巨大。机器可以搬走,农田是搬不动的。江浙一带的鱼米之乡成了日本侵略者以战养战的后勤补给基地。负责为皇军收集军粮和其它战略物资,镇压抗日志士,维持皇军后方治安的,便是汪精卫,陈公博和周佛海的伪政权。
  日本鬼子对中国的掠夺和屠杀,使中国民不聊生。自辛亥革命以后,中国一直处在军阀混战之中。1927年北伐胜利以后,中国暂时有了表面的统一。不到四年,就发生九一八事变,日本人又把中国投入战火。战争的残酷使人民不堪重负,民怨鼎沸。人民的怨恨,通常都是向执政党宣泄的。国民党本来就腐败。抗日战争的创伤使国民党背上了更沉重的政治负担。这个时候,国民党想发动内战,武力剿灭共产党,不但不得民心,甚至不得国民党的军心。
  以上是从大的历史环境分析为什么毛泽东感谢皇军。在这过程中,也产生了一些局部的因素。虽然是局部,却也非常重要,甚至可能关系着共产党最后的成败。这里最重要的两条是:1)红军改编成八路军和新四军以后,成了国民党军的友军。八年抗战使共产党的统战工作得以广泛开展,在国民党的情报机构和军队中发展地下党员,并策反各级将领。这里最重要的将领是尔后任东北剿总司令的卫立煌。卫立煌在抗战中和林彪结下了私谊。卫立煌的倒戈是共产党赢得辽沈战役胜利的关键。2)日本关东军占领东三省以后,完全清除了国民党在东北的势力。1945年苏联出兵东北消灭了关东军以后,除了极少数重武器运到苏联,几乎全部缴获的武器装备都交给了共产党,这对共产党在东北形成对国民党的相对优势至关重要,加上卫立煌的反水,助成了锦州战役的成功。如果共产党没有赢得东北,则国共内战鹿死谁手还未可知。在这个意义上,共产党应该感谢皇军和苏联老大哥。但归根结蒂要感谢皇军。因为如果皇军不侵占东北建立满洲国发动太平洋战争,则不可能有苏联的出兵东北。日本投降后抢占东北的建议是黄克诚提出的,中央立即派林彪和罗荣桓带领一万干部火速出关。黄克诚亦领所部驰赴东北。黄克诚和林彪是赢得东北的功臣。可是在1959年的庐山会议上,黄克诚却因为反对大跃进被莫名其妙地打入彭黄张周反党集团,直至毛泽东死后才重见天日。林彪的下场就更惨。
  毛泽东的精明对于共产党打跨国民党无疑起到了很大作用。如果大家都像彭德怀一样缺心眼,外战内行,内战外行,共产党可能在改编为八路军和新四军以后就融入了国民党,也就不会有国共内战和一党专政。对于国家民族,这倒也不是什么坏事,至少可以避免三年内战中几百万同胞的牺牲,并且日寇一投降就可以进行经济建设。另外,占领日本的就不会是美军,而是中国军队,也就不会有钓鱼岛问题和战争赔款问题。更不会有台湾问题。香港会早五十年回归,外蒙也不会独立。也不会有朝鲜战争五十万志愿军的伤亡,以及中美二十年的冷战和五十年的对立。对于千万共产党员,共产党融入国民党也不见得是什么坏事,彭德怀,刘少奇,高岗,饶漱石,林彪,陶铸,贺龙,陈毅,罗瑞卿,刘仁,胡耀邦,赵紫阳,周小舟,田家英,江青,张春桥,毛远新,等等等等的下场,将不至于如此之惨。对于广大农民,共产党融入国民党也不是什么坏事。他们可能不会有杀地主分田地的喜悦和到东家少奶奶的牙床上滚一滚的刺激和快感,却很可能被纳入陈诚三七五减租的政策之内,过台湾农民一样耕者有其田的生活。
  对于日本侵略中国的可能结果,蒋介石早有预见。1927年北伐军打到长江以后,国民党立即分裂。以汪精卫,宋庆龄为首的国民党左派与共产党联合组成武汉政府,与蒋介石的南京政府分庭抗礼,通电讨蒋,派张发奎带兵沿长江两岸东征,形成"宁汉对立"。不久汪精卫开始"分共",与南京政府和谈,"宁汉合流",蒋介石暂时下野,东渡日本。
  蒋介石到了日本以后,游说日本首相田中义一和其它政要,劝他们不要侵略中国,说如果你们侵略中国,中华民国和日本都要完蛋。当时日本的政界为少壮派军人左右,还是一意孤行。不到二十年,蒋介石的预言成为现实。毛泽东对皇军的感激为蒋介石的预言提供了最好的注脚,权威性地说明了日寇的入侵与共产党战胜国民党的因果联系。
  毛泽东关于日本侵略造成了共产党的胜利的论述,应该足以教导人们,经典的马列主义理论中关于共产主义必然胜利,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的论述不是真理。毛泽东自己其实早就看透了胜利的偶然性。如果共产主义是历史必经之路,为什么现在世界上只剩下中国,古巴,北韩和越南是共产主义国家呢?越南同志在修正主义道路上走的比我党还快,古巴也在寻求改革和国际认同,只有北朝鲜还坚持着原旨共产主义。
  毛泽东的话是不是就完全否定了现在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倒也不见得。天命无常,唯有德者居之。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最终还是取决于它自己现在的执政表现和对人权的尊重程度,取决于中国人民的态度,而不是毛泽东的论调,或国外其它什么人的论调。国民党失败,自有其失败的理由。共产党胜利,也有他胜利的理由。偶然也罢,必然也罢,反正共产党赢了,掌权了。这是一个人们必须面对的现实。有些国民党员不服气,说我们领导人民把日本人赶跑,你们共产党养精蓄锐,等着摘桃子,这江山本来是中华民国的,你们应该把江山还给我们,统一以后的中国应该叫中华民国。
  江山毕竟不是桃子,可以还来还去。三年内战,消灭国民党军三百万,共产党损失应该也有两百万。加上无辜百姓的伤亡,是多大一个数字?江山易手不像翻烧饼那么容易。一折腾就是几百万的死亡。认真检查失败的原因,重新做党,才是正理。国民党播迁台湾以后,实行三七五减租,多少反映了这样一种反思。经过几十年的励精图治,本土化,民主化,今天算是有了一份像样的成绩,可以在中山陵告慰总理在天之灵了。
  共产党也不应该把胜利看成是一种历史的必然,把自己看成是承天景命的真龙天子,当然的立法者,执政者。历史的风云际会既然给了共产党机会,取得了政权,就应该珍惜这一历史的机会,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时时想到如果失去了人民的支持,就会像满清政府和国民党政府一样,最终失去政权。所谓怨不在大,可畏惟人,载舟覆舟,所宜深慎。只有与时俱进,与民更始,跟上时代的民主潮流,才能在历史上站住,才对得起为人民谋自由平等幸福的建党宗旨。
  对毛泽东的评价,不仅仅是一个中共党史和中国近代史上的学术问题,而是一个当前中国政坛非常重要的现实问题。支持毛泽东的极左派,认为邓小平领导共产党在中国复辟了资本主义,主张组织起来打倒资本主义和修正主义,打倒资本主义当权派,重新确立无产阶级专政,将中国拉回到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上来。这些人在中国的势力比民主派要大得多。他们直接挑战共产党理论和实践上的正确性和正统性。对共产党的主要威胁来自毛泽东派而不是民主派。
  至于国共两党在抗战中的功绩,倒是可以作为一个历史上的学术问题慢慢理清,不必操之过急。辛亥革命后一百年来,革命前辈们在与封建王朝的殊死搏斗中,自己的思想并没有能够完全跳出封建主义的桎梏,结下了许多恩恩怨怨。这里最主要的恩怨是国共两党的仇恨。但仇恨不应该作为革命的遗产继承下来,传承下去。消化历史的恩怨,化解党争的仇恨,应该是我们这些后代的责任。化解仇恨的关键,便是跳出党派的私利和狭隘的政治课堂,从中华民族的立场来重新认识鸦片战争以后的中国近代史,尤其是抗日战争史和国共内战史。
  我前些时在《华夏文摘》上发表了一片通信"关于对毛泽东的评价"。您有兴趣可以看看。对于历史和现状的分析,立足的基点应是人民的利益,民族的利益,而不是某个英雄的形象。不能为了维护伟人的形象而抹煞人民的利益和人的价值。我们有些同胞的民族自豪感是建立在伟人崇拜上。好像中国要是不制造出一个比拿破仑高大的伟人,中国人就比法国人矮一节似的。
  谢谢您与我讨论这些问题,并介绍我认识许多朋友。如果有朋友不同意我的看法,尽管直言,甚至痛斥。我不幸经历了二十年浩劫的苦难,也可以说有幸见证了历史的真实。对有些历史问题的看法,和没有经历过那段历史的朋友们的感受可能会有些不一样。但是我愿意和这些朋友们探讨,交心。当时的下乡知识青年,有的现在已是政治局委员,有的还在监狱中思考。再过十几年,中南海的执政者和秦城监狱的思考者,就应该是文化革命时还不懂事的孩子了。为了这些年轻的朋友和子孙后代不再需要为了思考而坐牢,我们愿意叙述我们知道的故事。
  你们离开Chattanooga以后,我们感到一种失落。家里成了空巢,天天和刘碧华厮守着冷清清的房子,这时候最容易想起昔日的朋友,尤其是你们。你们是我们交往的朋友中难得的知音,有一种同胞的亲切和对祖国的热爱。在海外,能有深深眷恋着祖国的朋友相聚似乎是一种奢侈,在有些人看来,爱国是愚蠢的标志,甚至是一种异端。

令隽

——华夏文摘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