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0月12日星期日

南桥:「民國熱」就是一連串的恍然大悟

油画《民国范儿》(陈丹青绘)

十月十日,現在的台灣人和我們父輩中國人稱為「雙十節」,那是紀念辛亥革命的節日,也是中華民國的國慶節。以前我們這一代「生在紅旗下,長在新中國」的中國人是不知道這個節日的。雖然我們曾在課堂上被告知,辛亥革命是孫中山領導的一場資產階級民主革命,是進步的革命的,每年十月還會在天安門廣場豎立起孫中山的大幅畫像,可是因為海峽對岸的中華民國把這個日子定為「國慶節」,這個日子就帶有反動的意味了。
今年的雙十節,北京的環球時報特地發了一篇文章:《病態的「民國熱」是對歷史的侮辱》。環球時報的這類文章,其行文有一個特點,簡單地說就是毛澤東的文字風格,用形容詞來限定對象,直接作出一個判定,然後變換邏輯,偷換概念,似是而非地為這個判定作出論證。這種文章是沒法讀的,你無法跟他較真。這次又是這樣,一上來就咬定民國熱是「病態的」。似是而非的文章通篇沒有說服力,隻流露出作者內心深處對「民國熱」的害怕。
所謂「民國熱」是什麼?無非是民國的一切,在大陸缺位半個世紀後,突然引起了從沒見過民國的一代中國人的興趣。民國的人物,民國的文學、歌曲,民國的一切,突然讓人特別好奇。這是懷舊嗎?並不完全是。懷舊是對過來人才會有的,二三十歲的年輕人,怎麼會懷舊到父輩或祖父輩生活的年代去呢?那個時代他們根本就一無所知,要懷舊也無從懷起。如今的民國熱,是因為生活在中國大陸的整整兩代人,漸漸地發現,所謂「民國」,「舊社會」,所謂「國民黨反動派的黑暗統治」,其實並不是如他們的學校教育告訴他們的那樣。互聯網和開放時代,給了中國人一個機會,得以一點一點地從縫隙中得知民國時代的實際,於是產生了一個「恍然大悟」──啊,原來是這樣的!好奇心不可抑制地產生了,越是恍然大悟就越想知道得更多,就越來越多地發現「原來不是那樣的啊」。「民國熱」就這樣熱起來了。
這樣的「民國熱」,怎麼會是病態的呢?由得知真相而企圖知道更多的真相,沒有比這一個又一個恍然大悟更健康的了。
我們以前有過這樣的恍然大悟。我這一代中國人,都記得當年林彪事件後,從最初的震驚中平靜下來,突然恍然大悟的震撼。那是一種日月顛倒、天地翻覆的暈眩。不可能的事情怎麼會發生呢?緊接著就憑常識判定,一定是有什麼東西出了問題。然後,有些人經過幾天,還有些人經過幾年,最後都達到了那種恍然大悟的體驗,得出一個畢生再也不會忘記的結論:以前他們在騙我!
然後,我們幾乎是以一種狂熱和執著,千方百計地用各種方法,從各個途徑去了解以前學校教育向我們隱瞞的真相。真相迅速地呈現出來,恍然大悟一個接著一個。我們在打掃我們頭腦裏堆積的謊言。我們迅速地完成了180度的轉彎,從此再也不信諸如人民日報和環球時報之類的謊言。
「民國熱」其實就是比我們更年輕一代的中國人,開始了他們的「恍然大悟」。中國大陸半個多世紀對民國時代的描述,幾代人在學校裏受到的有關民國時代的教育,是一層一層精心編排、強行灌輸的謊言。現在這些謊言開始戳穿了。
而有關民國的謊言,是環球時報和它的主辦者們的立足之本。一旦這些謊言被戳穿,會危及他們的統治合法性。這對他們太危險了。環球時報想用「病態的」評語給民國熱降溫。可是,歷史的經驗告訴我們,尋找真相的好奇心一旦啟動,就不可阻擋地四處滲透漫延。「民國熱」起來了,謊言的喪鐘又要響起來了。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