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9月19日星期五

鲍彤:病态社会全景中的正常心态——从“信仰缺失”谈起

巴丢草时政漫画:一块红布


《人民论坛》登出的《当前社会病态调查分析报告》列举了13种心态,都是"公众反映较多的社会病态"。其中,"信仰缺失"位居第一。

"信仰缺失"算不算病?不能一概而论,必须和当时当地的社会存在配合起来统一考察。

人类社会最朴素的共同信仰恐怕是"好有好报,恶有恶报"。即使如此普遍流行的信仰,也离不开赏善惩恶在现实生活中的有无。以明朝末年为例,贪官污吏多如牛毛,被民谣讥讽为"杀人放火的享尽荣华,吃素看经的活活饿杀"。在那种病态社会中,"好有好报,恶有恶报"的信仰不缺失才怪!要求不缺失,除了王阳明先生做得到,常人就不一定了:也许跟着李自成张献忠"流"来"流"去闹长征,也许把长征也视同"杀人放火"而效忠勤王,也许听天由命,也许怨天尤人,以上四种心态,种种不同,但都是常人常态,不是心理医生的治疗对象。

在这种情况下,还是用得着列宁的话,"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一切依时间、地点和条件而转移"。病态乎?未必也。

由此可见,信仰缺失未必都是病态心理。它有可能是正常心理,有可能是在病态社会中大量普遍出现的正常人用来自卫的心理反应。

或曰,"好有好报,恶有恶报"不算信仰;《人民论坛》所承认的唯一信仰,乃十月革命一声炮响送来的"共产主义"是也。

我想同样应该请事实説话。十月革命一声炮响送来的"共产主义",早就被中国共产党的领袖们抛弃掉了。毛主席用饿死几千万人的大实践,邓小平用调动军队向老百姓开火的大实践,杀死了共产主义,从而也杀死了老百姓对它的信仰。

中共中央则用毛邓两个都不能否定的表态,肯定了毛邓的所作所为。

陈云呢?曾经是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的陈云,用"还是我们自家的孩子靠得住",诀别了对劳苦大衆的感情和信任,也从此诀别了他早年的信仰。

被毛主席害死的少奇同志呢?我记不清是1960还是1961,少奇他以惊人的发现,"新产品永远不可能'各取所需'",委婉而又实事求是地默认了共产主义的"永远不可能"。

以上讲的,是人所共知的最高级领袖。等而下之,此后那些国、省、市、县、乡、村的领导人的信仰,《报告》没有调查,别人无从分析。至于已经揪出的少数和尚未揪出来的多数苍蝇和老虎们对共产主义信仰如何,是个敏感话题,咱们还是迴避为好。

回到本题,我只能说一句话:共产主义的信仰缺失这股大潮流的源头,就在中国共产党中央认为"不能否定"的顶级领导人之中。老百姓是正常的,无罪的,没有病。"信仰缺失"不是老百姓的病,不应该由老百姓喫药,不得拿老百姓开刀。《报告》中的其他项目,即使不是"统统",至少绝大多数不应该由老百姓来负责任。

何况有些"病态",其实是优点。比方説,"习惯性怀疑",总比习惯性唯唯诺诺好吧!"社会焦虑症",总比麻木不仁醉生梦死好吧!连麻木不仁醉生梦死也不可一概而论,也有相当一部分是被逼出来的。晋朝的刘伶,肯定是被逼出来的,或者简直是为了避祸而装出来的,所以1500年来一直被同情着甚至被夸张地赞美着。

"审丑心理"(就是那种认为"越批越香"和"越捧越臭"的逆反心理)肯定是被逼出来。被谁逼的?被赵高逼的。明明是鹿,赵高偏说它是马,我们当然应该是非分明,据理力争,怎么能做赵高他那主旋律的奴隶!

"网络依赖症"显然不一定比语录依赖症或央视依赖症更病态,尽管前者已被宣佈为"病",而后两者至今被认为天经地义,尽管网络上有许多未经证实的传言,比语录和央视更可信。

"鸵鸟心态"当然不对头。问题是,领导人真的希望大家不再做梦,睁开眼睛,正视现实吗?

"思考恐惧症"也无非是怕犯一种独立思考的"错误"而已。这恐惧,是被反右派之类的非法暴政逼出来的。只要刘云山先生有勇气宣佈中国公民有权独立思考,大家就不会再生"思考恐惧症"了。手里"亮剑",嘴里却说不该恐惧独立思考,这种人自己精神分裂,病得不轻。

《报告》的内容很翔实,很丰富。我认为允许调查,比不许调查好多了;允许公开发表,比不许公开发表好多了。《报告》列举的各种心态,都是当今社会意识的表现形态,都是当今社会存在的真实映像,都是当今社会全景的有价值的发人深省的一部分。特别值得引起共和国公民们深思的,当然是——

"看客心态"。共和国的主人而具"看客心态",我不知道该载入《笑林广记》还是《痛史》。也许有人笑,肯定有人哭。呜呼,共和国的主人!呜呼,真普选!呜呼,言论自由,新闻出版自由,示威游行自由!在没有自由和禁止真普选的地方,主人所能争取到的地位,至多是看客。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