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7月13日星期日

刘军宁:高尔夫的政治学

不同的体育运动,具有不同的政治与意识形态意涵。如果乒乓球是最非政治的运动,那么高尔夫则可能是最具政治意涵的运动。

A:我断定,艾森豪威尔总统是个亲共分子。
B:这个绝对不可能!
A:为什么?
B:因为他酷爱高尔夫!
A:好吧!
——美国,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中期

A:我断定,这个总书记对党二心,说不定哪一天会干出分裂党的事情来!
B:这不可能。他是最坚定的改革派,你凭什么这么说?
A:因为他爱打高尔夫。
B:好吧。
一一中国,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期

A:为什么你们高尔夫球场越禁越多?中央三令五申,04年以来发文十道以上严禁建新场。
B:我承认,是我们的工作不力。
A:就你们这里球场数量全国最多。你们的眼里还有中央吗?
B:我们要做出深刻反省。
A:如果你们镇不住高尔夫这股歪风,我们就建议中央换得力的人来制止。
B:是是,我们立即采取最有效的措施,马上就发文。
A:给你们三天时间!
B:好吧!
一一中国,2014年上半年

中国的东边,有两个邻国。它们分别是南韩与北韩。这两个国家原来是一个国家,后来被东西方两大政治阵营一分为二,它们同文同种,自然环境相同,生活方式相同。但是,两国之间有个世人皆知的重大不同:即两国的社会政治制度与意识形态,不仅不同而且截然相反。两国还有一个不太为世人所注意的重大不同,这就是对高尔夫运动的态度不同,不仅不同而且截然相反。据报道,韩国有500多个高尔夫公共球场,有成百万爱好者与世界一流的男女职业高尔夫运动员。北韩,则没有一个公共球场,没有一位职业高尔夫运动员。南韩民众可以自由地热衷高尔夫运动,北韩当局严禁民众从事高尔夫。
在中国,高尔夫作为西方资产阶级生活方式的一个标本曾长期被禁止;今天,高尔夫运动,虽然已被列入奥运项目,虽然在中国不再被取缔,但是仍然受到严厉的限制,甚至扼杀。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来,中国不再有接触高尔夫的党国高级别领导人。政治上,这可以理解,有前车之鉴,没有人愿意冒这个风险,哪怕是应外国元首邀请试挥一杆。
最近发生了两个与高尔夫有关的新闻进一步表明,高尔夫在中国的命运堪虞。一位知名的企业家领袖,因在自己的微博上贴出几张自己与公益活动人士打高球的照片,引起了不少网友的政治指责乃至围攻。另一个更为重大却未引起广泛关注的新闻是,北京市水务局,未经任何法律程序,在上半年突击发文,把高尔夫球场的用水价格从每吨4元上调40倍到每吨160元。北京最早的高尔夫球场之一的北京国际高尔夫球场的一位主事告诉笔者:该球场每年用水约50吨,涨价前水费约每年200万元,涨价后水费每年约8000万元,而球场每年的全部收入约为2000万多一点。这样的水费政策很显然是绞死高尔夫球场的节奏。
不同的体育运动,具有不同程度的政治与意识形态意涵。如果乒乓球是最非政治的运动,那么高尔夫则可能是最具政治意涵的运动。如果在文革期间从某人家查抄到高尔夫装备,查抄者用不着任何其他理由而是直接指责其为剥削阶级坏分子,不仅没收装备,而且将人立即打倒。与乒乓球拍子意涵不同,高尔夫装备显示着特定的阶级成分、政治身份、土地制度、生活方式乃至政治制度与社会道路。
今天的中国比文革顶峰期间的确有很大的变化。人们不再从政治上打倒热爱高尔夫的非政治人士,不再用政治理由来高调禁止高尔夫。今天,敌视高尔夫的人所使用的借口已经改换为环境保护、水资源、农药污染、占地、奢侈消费等冠冕堂皇的理由。但是,所有这些理由都是无效的,就像本文一开始依据事实所虚拟的三段对话一样,政治与意识形态才是赞成与反对高尔夫的终极理由,才是区分不同社会政治制度的分水岭。在上述对话中有个不约而同的共识:高尔夫是检验政治立场的最好试金石。对待高尔夫的态度,在根本上,是一种政治态度,关系到对政治制度、生活方式、个人自由与价值观念的重大选择。
在太平洋的对岸,美国拥有接近两万个高尔夫球场。中国迄今约有500个左右的球场。球场数量差距折射了中美之间的差距。再以东边的邻居为参照,南韩与北韩,就是一个很好的对比:一个自由民主,一个共产马列;一个球场遍地,一个片场没有;一个土地国有,一个土地私有;一个贫穷潦倒,一个自由繁荣。如果中国青睐北韩模式,那就必须从严限制高尔夫。南韩与北韩两条道路之间,以高尔夫为例,中国,你到底应该走哪条路呢?

——网友推荐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