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7月8日星期二

缺乏软实力支撑的嘴皮子强硬外交 无法为中国赢得尊重(附赵灵敏:强势外交为何保护不了中国人?、“粗鲁外交”能让世界闭嘴吗?)

法广 / 作者 北京特约记者 周西

REUTERS/Petar Kujunzic
中央军委副主席范长龙日前在会见来访的美国国防部长哈格尔时,曾对哈格尔此前的一系列言论当面表示了不满。对此,曾有国內媒体的报道大肆追捧称,范长龙此举令中国军队士气大涨。我们今天的话题就从这里说起。范长龙说,哈格尔部长近期一些言论,中国人民是不满意的。
在钓鱼岛问题上,美国一再表示不选边站队,但令人费解的是,部长先生却公开表示欢迎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为其撑腰打气。国防部长常万全在随后的中美防长共同记者会上,更是当着哈格尔的面,公开批评日本、菲律宾和美国的各种举措。
称什么中国在领土问题上"不会妥协","中国军队能够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在国防大学演讲时哈格尔更是被中国军官频频提问,质疑美国在东海和南海问题上,制造麻烦遏制中国。对此,有网友点评说,倘若范将军只是轻松调侃一下哈格尔,并无大碍,也符合西方人的语言习惯。但是,要把范将军能够当面对美国人表达不满,渲染成为什么中国已经强大的标志,除了博得一个夜郎自大的虚名之外,还会有什么结果呢?
网友川人转载凯迪社区作者天涯老孤客的文章说,这是一个滑稽的事情。哈格尔在日言论不符合中国的胃口,毫不奇怪。立场不同,哪会有顺耳的话。难道范将军还想指望哈格尔在日本说"欢迎中国用武力去夺回被日本侵占的钓鱼岛" ?呵呵。哈格尔是中国请来的客人,请客人来是为了彼此沟通,消弭分歧。中国外交部色厉内荏,一直为国人所诟病;倘若军方也擅长打口水仗,只怕连谦谦君子国也算不上了。
作者赵灵敏的文章说,中国近年来在经济实力和国际影响力上的快速提升,无论是官还是民,内心深处的自信与过去相比,早已不能同日而语。因此自2009年下半年以来,中国的外交一改过往的低调和忍气吞声,开始日益显露峥嵘,这也被称作是"中国式强硬"。例如,外交部发言人动辄斥责别的国家,固然很过瘾,部分民众听了也很亢奋,但中国的周边环境日益恶化,却也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与此同时,在国际上,一边倒批评中国的舆论环境已经形成,
更为糟糕的是,这种"中国式强硬"除了嘴巴上痛快,让别国望而生畏之外,并没有带来多少实际利益上的增加。在南中国海,中国一方面做了恶人,坚持大部分南中国海属于中国,天天痛斥菲律宾越南;另一方面,自已实际控制的地方却又少得可怜。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儿呢?究其原因,在饱受列强欺辱的历史背景下,近代以来中国人总是偏爱那些对外强硬、喜欢说狠话的政治家,却很少探究这种强硬对于国家利益,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于是,强硬的对外姿态就等于爱国,而主张议和的那些人,则难逃"卖国贼"的指控,这也成了一种积重难返的政治现实和思维定势,或者说形式大于实质的"嘴上爱国主义",认为别的国家都微不足道,动辄声称要打到某某地方去,某某国家害怕中国等等。近年来,伴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的上升,这种倾向有越演越烈之势。比如说,中国外交官在公开场合当面斥责别国外交官,外交部发言人竟然会把别国对中国的指责,嘲讽为"苍蝇嗡嗡叫"等等,这样的做法屡见不鲜,媒体也喜欢炒作这类声音。
这种带有一定表演成分的做法,或许能够成就某些人的一时之名,但却坐实了中国傲慢、粗鲁、以大欺小的恶劣名声,对中国的国际形象有百害而无一利。这样一来,外交上的强硬往往沦为逞口舌之快,而强硬会导致什么具体后果,以及如何应对和收场,则完全心中无数。解放军总参谋长房峰辉不久前出访美国时,曾髙调宣称什么"老祖宗留下的土地,一寸也不能丢",听着很过瘾,但有什么具体计划来保证这一点吗?目前还看不到。
网友周日清转载的这篇文章又说,再拿此次的越南排华暴动来说,这正是包括越南在内的东亚民族主义活跃的直接反映。多年来,中国官方在操控国内民族主义方面,得心应手,却没有意识到这种做法别人也会,这也是强势外交不能保护海外中国人的根本原因。由此可见,中国多年来高速的经济增长,还没有能够转化为外交政策的软实力。这样一来,遍布全球的中国利益和保护这种利益的愿望,与简陋粗糙的外交手段之间的矛盾,今后还将会长期存在。

【附录】
赵灵敏:强势外交为何保护不了中国人?
南发生反华示威和暴动,造成两名中国工人死亡,事件的起因是中国在西沙群岛海域架设深海钻井平台;与此同时,菲律宾公开中国在南中国海赤瓜礁周围填海造地的照片,照片显示有数艘大吨位船只在作业,绵阳号导弹护卫舰则在附近警戒。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表示,上述活动是中国在自己的领海进行的正当活动,不会停止。在美国访问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房峰辉更强硬表示:"老祖宗留下的土地,一寸也不能丢!"
近30年来,中国在南中国海问题上的主张一直是"搁置争议、共同开发",但现实是主权确实被搁置了,共同开发却遥遥无期,停留在口号状态。自20世纪70年代开始,在获悉南沙海域可能拥有庞大的油气资源、有可能成为第二个波斯湾之后,之前对中国的主权地位没有异议的周边国家纷纷行动起来。
越南用"蚕食战略"逐步侵占了南沙群岛的29个岛礁,菲律宾占据了七个,马来西亚抢占了五个,印度尼西亚两个,文莱一个,试图造成既成事实,其中的一些国家还因此成了石油输出国;而中国实际只控制着八个(台湾驻守太平岛,掌控中洲礁),处于守势,至今连一滴油也没有得到。"分别开发"显然比"共同开发"更像是一个现实。况且中国自己并没有南中国海开发计划,即便有,恐怕也没有足够的实力、动力机制或蓝图,来促成相关国家认同和接受中国所提出的共同开发。
这种现状,导致中国国内围绕着领土争端的民意压力越来越大,批评外交软弱的声音不绝于耳,再加上中国近几年在经济实力和国际影响力上的快速提升,无论是官还是民,内心深处的自信与过去相比早已不能同日而语。因此自2009年下半年以来,中国的外交一改过往的低调和忍气吞声,开始日益显露峥嵘,这被称作"中国式强硬"。
"中国式强硬"的表现之一就是将"南中国海问题"定义为中国的"核心利益",中国的渔政船和军舰开始频繁出现在相关争议海域。而中国在相关海域架设钻井平台和填海造地则是最新的举措,这表明在共同开发不具有现实性的情况下,中国开始像越南等国一样选择自主开发,加强实际控制。
应该说,在相关国家不断在南中国海侵占岛礁、开采石油、制造既成事实的情况下,中国的上述做法并无不妥。而从世界上领土领海争端的现实情况看,往往也是实际占领者的谈判地位更有利;在主权问题一时解决不了的情况下,在可能的范围内进行资源开发也是普遍的做法。因此,越南和菲律宾在开采了大量石油的情况下对中国的指责是没有道理的。就如总参谋长房峰辉在美国所说的:现在想不通的就是为什么其他一些国家打了这么多井,外界没讲什么,而中国打一口井,马上就有这么多"横加指摘"。
然而,即便中国有万般委屈,外界的"横加指摘"却是一个必须正视的现实。外交部发言人动辄斥责别国固然很过瘾,民众听了也很high,但中国的周边环境日益恶化也是不争的事实。这里面有美国"重返亚洲"的因素,有周边国家认为中国要维护战略机遇期而借机占便宜、无理取闹的成分,责任并不全在中方。但在国际上,一边倒的舆论环境已经形成,在此次排华暴动之前,越南等国一直将自己塑造成了弱者和受害者,普遍的看法是中国态度强硬甚至具有侵略性。而更糟糕的是,"中国式强硬"除了嘴上痛快,让别国望而生畏之外,并没有带来多少实际利益上的增加。
在南中国海,中国一方面做了恶人,坚持大部分南中国海属于中国,天天痛斥菲律宾越南;另一方面实际控制的地方又少得可怜。那么,问题出在哪呢?
根本的一点在于,"中国式强硬"有为了强硬而强硬之嫌,至于为什么要强硬,强硬的目的是什么,又用什么来支撑这种强硬,这些关键问题目前仍不清楚。在饱受列强欺辱的背景下,近代以来中国人总是偏爱对外强硬、说狠话的政治家,而很少探究这种强硬对国家利益到底是好还是不好。于是,强硬的姿态就等于爱国,而主张议和的则难逃"卖国贼"的指控,这成了一种积重难返的政治现实和思维定势,走向极端,就是意淫式的、形式大于实质的"嘴上爱国主义",认为别国都不足道,动辄声称要打到某某地方去,某国怕中国等等。
近年来,伴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的上升,这种倾向有愈演愈烈之势。中国外交官在公开场合斥责别国外交官,外交部发言人把别国对中国的指责嘲弄为"苍蝇嗡嗡叫",这样的做法屡见不鲜,媒体也喜欢炒作这类声音。这种带有一定表演成分的做法,或许能成就某些人的一时之名,却坐实了中国傲慢、粗鲁、以大欺小的名声,对中国的国际形象有百害而无一利。
这样一来,外交上的强硬往往沦为逞口舌之快,而强硬会导致什么后果、如何应对和收场,则心中无数。房峰辉讲"老祖宗留下的土地,一寸也不能丢",听着很过瘾,但有什么具体计划来保证这一点吗?目前还看不到。再拿此次的越南排华暴动来说,官方此前一副不妥协的态度,到真的发生暴动,官方媒体却晚了两天才公布消息,导致国内民众在头两天对此毫不知情;中国大陆人在暴动发生之后各自逃命,期间没有一个团体或者组织有过建设性的作为和帮助,打电话给中国驻越南大使馆,得到的回复是"请大家自救";中国工人要回国时,机票一票难求,并且价格飞涨。等到暴乱都平息了,中国官方才想起来派船从海南出发去接人。
这一切都说明,中国官方在架设钻井平台时对后续的发展完全没有预判和准备,暴动发生时措手不及,进退失据。事实上,包括越南在内的东亚民族主义一直都很活跃,多年来,中国官方在操控国内民族主义方面得心应手,却没有意识到这种做法别人也会。
乌克兰危机引发俄罗斯强势反弹,普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让克里米亚重回俄罗斯怀抱,许多人反思,中国外交为何不能像俄罗斯那么爽?事实上,问题的根本不是形式上的"爽","爽"的背后是俄罗斯人对国际政治现实和自身能源优势的精确判断,以及在情报收集、媒体宣传和具体操作上的"稳准狠",比如侦测到美国助理国务卿努兰德和驻乌克兰大使的电话通讯,从乌克兰政府内部得知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布伦南在乌克兰下"指导棋"的消息,并把消息透露给媒体,这些都是中国目前不具备的。"中国式强硬"和"俄式强硬",只是形似,内在气质和精神则根本不在一个水准上。
因此,"中国式强硬"目前还只是徒有其表的"半吊子",除了形式和口头上的好勇斗狠,后续的筹划、对实力和谋略的运用仍处于初级阶段。这是强势外交不能保护中国人的根本原因。中国多年高速的经济增长,还没有转化为外交政策的目标和手段。事实上,这种转化会是一步一步的,不可能在一两年内就完成,甚至也不是十年八年。这样一来,遍布全球的利益和保护这种利益的愿望,与粗糙的外交手段之间的矛盾,将会长期存在。 (联合早报)

"粗鲁外交"能让世界闭嘴吗?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用粗鄙的言辞传递了这样的信息:中国政府不仅在国内限制言论自由,屏蔽网络信息,而且还要将之施行于国际社会,让批评的声音统统消失。
(德国之声中文网)"中国宗教状况怎么样,中国人民最有发言权,不需要美方指手划脚、说三道四。"这是外交部发言人洪磊8月2日接受记者采访时,针对美国国务院2011年度"国际宗教自由报告"涉华内容的回应。新华社还发表文章说,美国再拿宗教自由说事,显示其干涉中国内政"恶习不改"。
懂得中文的人都知道,"指手划脚"、"说三道四"、"恶习不改"这些词语包含了强烈的厌恶情绪。换句话说就是,"美国你给我闭嘴!"
一位外交官的言辞为什么如此情绪化,是因为他的国家或者他本人受到了极不公平的对待吗?洪磊说,"中国政府依法保障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中国各族人民依法享有充分的宗教信仰自由……美方应停止利用宗教问题干涉中国内政。"
美国国务院提交给国会的这份报告指出,国际宗教自由在去年出现倒退。其中关于中国的部分指出,2011年,中国政府在尊重和保护宗教自由方面出现明显恶化。
这个事实的确不需要美国人来指出,中国人最了解自己国家的宗教状况。那些自焚的西藏人用自己惨烈的牺牲给出了答案。据藏族作家唯色的统计,从2009年至今,为了抗议中国政府对西藏宗教和文化的打压,在中国境内有46位藏人自焚,在境外有3位藏人自焚,共计49位自焚者中包括8位女性,其中36人牺牲。同时,藏区各寺庙被重兵把守,僧人的宗教活动被严格控制。
大批基督徒同样受到严厉的打压。家庭教会一直被视作非法组织,据报道自去年以来受到有组织有步骤地消灭。无数祷告活动遭到警察的阻挠和冲击,一些宗教负责人至今遭到软禁。
即便是已经充分融入汉文化的汉地佛教,由于意识形态和经济利益的原因,其宗教活动也受到诸多限制,致使寺庙被沦为敛财工具。那些寄希望于宗教希望获得救助的底层人,因为买不起门票和香火,往往不得其门而入。
身为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先生不会不知道这些情况,那种貌似冤屈的情绪就成了无本之木。由此可见,粗鲁来自另外的原因。
早在两年前,中国外交的"傲慢"转向就受到世界舆论的关注。如今连傲慢都不存在了,仅仅剩下了粗鲁。
1949年以后,周恩来主导的外交政策,期图在孤立中表现"大国外交"的风范,特别重视外交礼仪。传说周恩来曾组织外交人员躲在屏风后面,偷学来访的客人向毛泽东赠送礼物的仪式。他也因此留下了"外交无小事,不可掉以轻心"的著名训令。
这个传统一直保持到江泽民时代。失去了意识形态正当性的统治者,对内开始撕下画皮,公然暴力维稳,对外仍然努力装扮风度翩翩的君子,尽管不时露出马脚,成为笑谈。
到了胡温时代,"中国模式"被官方刻意塑造,"大国崛起"带来了粗鄙的民族主义情绪,外交领域出现了举世皆惊的变化。外交官不顾礼仪,言行唐突,外交部的记者会更成为展示粗鲁的舞台。他们的粗鲁表现甚至可以获得喝彩,强词夺理被当成了理直气壮。
洪磊先生话粗理也糙,传递的信息是,中国政府不仅在国内限制言论自由,屏蔽网络信息,而且还要将之施行于国际社会,让批评的声音统统消失。
作者:长平
责编:谢菲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