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6月3日星期二

李直:“六四”是中国政治绕不过去的坎

 真相:巴丢草 六四漫画之二


"六四"周年又至。北京乃至全中国因此而风声鹤唳。

在过去几年,随着中国经济体量的做大,有关"六四"事件的"镇压合理论"开始流行。这个"合理论"说,如果没有"六四"镇压,就没有稳定;没有稳定,就没有良好的经济发展环境;没有这样一个环境,中国经济就不可能如此快的发展起来……持此论者,还不止是大陆"六四"得益者,还有得益于中国经济增长的港台和海外人士。

但是,大陆一年多似一年的社会骚乱风潮,一阵紧似一阵的政治压制举措,都从不同侧面否定了这个"合理论"。事实上,如果在一个决策专权程度较低、分配较现在更加公平的制度环境中,大陆经济增长也许不会如最近二十年近似疯狂的速度发展,然而,普通中国人完全可以在使用更少自然资源、付出更小环境代价的情况下,实现高出现在平均水平的较好生活质量。

封锁信息、不提"六四",其旨在淡化"六四"。说"六四"镇压完全合理,则是把经济增长的原因授予"六四"。不过,时间是公正的法官。中国经济增长的傲人数据,恰与中国大陆此起彼伏的社会冲突以及反抗风潮相映成景,绝好地说明了中国大众对经济增长成就的感受和态度

四分之一世纪前的"六四",以反腐始,以推进政治制度变革为目标,以喋血北京街头终。25年来,每当中国政治遇有曲折,人们总是能够发现其中所蕴含的"六四"这一深远背景。当下的贪腐成风、分配不公、法治不行、环境濒死等等愈演愈烈而无以遏止的弊端,都无时不从反面为"六四"更新着年代和时代意义。

正因如此,任何想绕过"六四"的政治路径设计,都应归属政治幻想一类的设计;任何不提如何处置"六四"而径直追求经济持续增长和社会长治久安目标的做法,都是自欺欺人的政治举措。"六四",是中国政治顺应历史大势和时代大势而向前推进的出发点。

在"六四"25年之后,可以肯定地说,任何绕过"六四"这个出发点的政治发展,一定是方向错误的政治发展。过去25年的政治发展说明,在中国,任何绕过"六四"的政治发展,不论走了多远,最后都必须重新回到"六四"这个出发点上来。

"六四"镇压,不啻打开了中共官员贪腐的潘多拉之盒。"六四"镇压,等于向中共官员交了底,这就是不论他们所为如何,中共都要不惜代价保住权力、保住制度。这种无论如何都要保权的决绝,为中共官员放肆贪腐开启了制度化的绿灯。而反对腐败、反对制度化的腐败(彼时所谓"官倒"),也正是"六四"最主要的诉求。镇压"六四",实则从反面成就了"六四"的历史意义。贪腐官员越是称许镇压,民众就越要坚守"六四"的诉求。

过去25年间,世界发生了沧海桑田般的剧变。这种剧变,在昭示了历史方向的同时,也为逆向而行的中共带来了末日的紧迫感。随紧迫感而至的,是中共官员的加倍攫取和放浪挥霍。此举,则又加速了向着末日的奔跑。

社会治理趋向全面暴力化,这就是"六四"25周年之后中国政治的显见现实。"六四"镇压,为后来的当政者提供了使用暴力解决政治问题的示范。而暴力的暂时灵验,却会使当政者成为使用暴力手段解决问题的瘾君子。而瘾君子则注定要误于其瘾。这是瘾君子的宿命

"六四"是中国政治绕不过去的坎,正在于"六四"已经绑定了人类历史发展的大趋势。中国的政治发展,顺之则昌,逆之则衰。


——原载《世界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