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7年7月19日星期三

未普:从刘晓波之死看中共的恐惧和西方的绥靖

7月13日,囚禁中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先生与世长辞。至此,中共统治进入改革开放40年以来的另一个最黑暗时期。

12年前,赵紫阳被软禁致死,是中共统治的一个黑暗时期。中国共産党以残酷斗争、无情打击的形式,击败了在六四期间反对动用军队屠杀学生的党内改革派,在一党专制的路上一意孤行越走越远。刘晓波被囚禁致死,是中共以残酷斗争、无情打击的形式击溃民间改良派和公民社会,企图彻底切断中国社会各界力量走民主宪政转型道路努力的尝试,也是中共当局在威权/极权的路上我行我素,不容西方说三道四,不向西方妥协的尝试。

但是,谁都看得出来,在中共强大的威权统治外表下,隐藏著渗入骨髓的胆怯与恐惧。这种恐惧在刘晓波去世前后的日子里,随处可见。据报道,在拥有7亿多用户的微信平台上,当局加大审查力度,被屏蔽的关键词黑名单增加了"晓波+死",所有提到他的名字,关于他爲何死亡的中文和英文文章及图片,被火速删除。这表明,刘晓波生,他们恐惧;刘晓波死,他们更恐惧。

他们到底怕什麽呢?中共首先怕刘晓波的思想和言论被传播。中共官媒口口声声称刘晓波是"一名囚犯",却不敢承认,刘晓波因思想而入罪,因良知被囚禁,因言论被判刑。一介书生,既无枪杆子,也无舆论武器,只因几篇文章和几条主张,就被判爲"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这种荒诞的政治迫害,在整个世界只有北韩可以比肩。

中共还怕西方的顔色革命和海外敌对势力。《环球时报》最近连续发文,称"刘晓波是被西方带入歧途的牺牲品",并抨击西方的激进媒体、人权组织和热衷发极端声音的一些议员,称他们"吃人血馒头",极力把刘晓波病亡政治化,爲的是抹黑中国,并从中榨取他们自己的利益。《环球时报》还特别提到"敌对势力",指控"那些存心挑事和碰瓷的人和力量",说中方不需正视它们,不会考虑它们的反应和态度,还说,依法处理刘的事情是中国的内部事务,外界无权插手,也不该说三道四。《环时》的数篇文章,就是试图把刘晓波之死定性爲,刘在西方支持下对抗国家主流而造成自己的人生悲剧。

很明显,中共欲借刘晓波之死与西方较劲。这反映了最高当局对西方那一套深恶痛绝的一贯思维,也反映了中共对自己和西方力量的对比发生了对中共有利的变化,而信心十足。而西方国家呢?则已经越来越不敢惹中国了。这在自由世界中,是一个非常糟糕的发展趋势。对此,西方一些有识之人已有所认知。《经济学人》说,随著90年代中期中国经济迅速发展,西方国家已经惹不起中国了。《泰晤士报》说,刘晓波之死是在提醒世人,在中国标榜自己是一个自由的、讲道德的国家之前这个国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现在这个政权甚至对走上这条道路都根本不感兴趣。

诚然,一些西方国家对刘晓波之死感到痛心,认爲是中国政府"政治谋杀"了刘晓波,他们批评北京对刘晓波的"过早去世"负有"重大责任",称这是对中国国际声誉或者是中共政权的一个污点。其实,刘晓波之死也是一向主张自由民主的西方的污点。就在几天前在巴黎举行的美法记者会上,刘晓波去世的消息已经公诸于世,美国总统特朗普面对记者提问,只字不提刘晓波,居然公开赞扬习近平是一个伟大的领袖,爱自己的国家,总是做对国家正确的事。

对西方的绥靖和无耻,刘晓波早在2006年刊发的评论"不断蜕变中的中共独裁"一文中,就曾予以严厉批评。他说,我们"不能低估西方自由世界的见利忘义,即西方国家在自身利益左右下的现实主义外交,不但常常表现爲对暴政的绥靖,甚至表现爲西方政客与东方独裁者的勾肩搭背。"

总之,刘晓波之死显示,中国的民主转型事业有可能会在艰难的摸索中,处于暂时的停滞。但是历史隧道尽头的光亮,将不会被这种停滞有时甚至是倒退所遮蔽。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