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7年7月11日星期二

张三一言:一黨專政制與香港自由制的關係

目錄:
有一黨專政制就沒有香港自由制
自由香港的存在就是挑戰中共權力



張三一言

有報導說:隨著香港被殖民20周年,共產黨大規模慶祝活動的展開,自我讚美和繼續許諾一國兩制的聲音不絕於耳,聽得都令人厭煩了,似乎一國兩制在香港真的實行得很好,很成功。 
一件好事取得成功,特別是極大成功,人們會讚美,主導成功者會強調其成功外更會承諾保證繼續成功,以收買人心。可能有另一種情況,一件壞事完滿地做成了,統治者為防止被統治的人民作反,於是統治者歌功頌德其成功,並把這一損害被統治者的成功歪曲說成對人民有利、也是人民爭取到的成功。香港被共產黨殖民20年的所謂一國兩制,正是這一情況。
現在香港的一個兩制,與香港人初始的共識變成了另類:被共產黨變形走樣變質成毒,這個一個兩制不斷侵蝕香港人既有的自由,剝奪香港人爭民主的權利,單是人大落閘就堵死了香港人民主之路;現在更狂妄到干預香港參選人名單。
自由民主與極權統治是天然矛盾。不論香港人還是北京一黨專政極權統治者都沒有能力改變:兩制是零和遊戲,要麼極權亡,要麼民主滅。有一黨專政制就沒有香港自由制,所以,一國兩制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出現一國兩制是人類政治史的怪異現像、是暫時現象、是政治規律的例外!
香港的自由、加上可能創建自由民主的制度,與共產黨的一黨專政極權制度是兩個不能並存的制度。理由是香港自由和可能加上民主一制的樣板性存在的客觀實效是,必然會向大陸被壓迫被侵犯被剝奪、失去了自由權利和民主政治權力的大陸人民散播、傳染;也就是喚醒大陸人民造共產黨的反、建立一個世界絕大多數人民和國家實行的自由民主制度。從這裡我們清楚無誤地看就是香港的存在本身就中國共產黨像世界其它絕大多數共產黨那樣必然死亡的源頭、動力:極權制與自由制不能在同一國存在,特別是地方的自由制不可能在極權的一國統治下存在!共產黨一黨專政必定要向香港的自由制進攻,直到香港自由一制被消滅方止;當然更可能的是共產大陸一黨專政崩坍並轉向香港自由一制而與香港同類而止。
說了這些間單理由,香港人應該明白了,共產必定要消滅它自己在無可奈何中搞出來的一國兩制中的香港一制;他們說的甚麼尊重維護香港一制都是騙人的鬼話!有時政評論者說得極之有理:『鄧小平為了應對英國要求保留對香港的治權,提出了"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許諾,其實,這完全是騙人的,一國兩制只不過是中共的權宜之計,處於一種極不穩定的狀態,只能是香港逐步向大陸的專制體制轉化,20年的實踐完全證明了這一點。
人們應該留意到了,共產黨管港權官新近不斷強調的一國是主、兩制是從;共產治港的權力是實質的;香港沒有主權也沒有治權,權在共產黨手裡,共產黨給多少你香港就有多少,不給就沒有…這些話都是真實的,這些話的核心目的是消滅香港原有的自由制度、堵死香港爭民主建民主之路。
這是共產黨力圖消滅香港自由和潛在創建民主一制的鐵一般事實。
零和遊戲有遊戲規律:在階段性的戰役中,專制可能贏,但在長期的戰略中專制必敗;民主可以失敗十次百次不會息滅,但是專制,尤其是極權統治只要一次失敗就永無翻身之日;所謂蘇聯社會主義陣營滅亡是鐵證。共產黨滅亡不但是共產黨之外人的判斷,也是共產黨自認:全世界自由民主政權都沒有維穩這一回事,偏偏大言炎炎說有自信的共產黨要全力維穩。要維穩就是證明共產黨可能失權、害怕失權,對自己控權能力沒有自信;對共產黨來說,失權等同於政治死亡。
只有對自己的政權穩定、統治能力沒有自信,才要維穩,
在這裡我想插說題外話:多數香港人願意"回歸祖國"還是回到20年前那樣做英殖民地的香港人?
我的主觀判斷是可能一半對一半,或者向後看的人更多一些。這個問題嚴重地刺痛了土共港共五毛御文人的玻璃心。不值錢的賣國賊帽子隨時會被扣上頭。
稍安毋躁。口說無憑,來個全港公投由香港人投票表態決定好嗎?
不敢相信人民又要強行代表人民、強姦民意,是共產黨獨有的特色。

20170710





張三一言

[] 自由香港的存在就是挑戰中共權力
"回歸"共產黨一黨專政統治的香港,為甚麼能保留原有的自由?而言論自由本質是反對共產黨一黨專政思想和顛覆瓦解一黨專政制度的。也就是出現極之荒唐的事:共產黨保留消滅共產黨的香港自由思想和自由社會制度。
不是共產黨不為,是共產黨無能為。
共產黨反對統一合法的中華民國,割據占領中國大陸,實行罪惡滔天的陸獨,造成今天兩個中國的分裂狀態。共產黨占領割據中國大陸能統治大陸人民,是因為當時大陸人民都習慣了接受國民黨的獨裁統治,由國民黨獨裁統治轉成共產黨獨裁統治,大陸人民可以適應,共產黨也有統治能力(只需要硬實力,即暴力)
香港人與大陸人不同,香港人接受了自由民主文明世界的自由思想,用前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周南的話說,就是多年來的英殖民主義"洗腦"。共產黨心知,自己野蠻落後反動的政治制度、統統方式、思想,與自由香港人格格不入,無法管掂香港人,於是不得不把葉劍英原來想用於台灣的一國兩制移用於香港,就有了香港的一國兩制。說白了就是共產黨在香港實行一國兩制是自己不如人和沒有自信的表現。這是其一。
其二,共產黨當時還自處鎖國狀態,有求於香港輸入它需要的西方自由世界的技術和物質,這就有必要保留香港自由港的地位、狀況和功能,於是就有一國兩制的香港。形勢造"英雄"遂使霍英東成了從香港走私到共產大陸的走私大"英雄"。大陸共產黨需要愛黨走私犯幫助,更是直白無誤證明共產黨劣於西方自由民主文明世界。
共產黨在自認己劣於人的現實條件下,自動保留在制度和思想上都是反共的香港;但是,今天崛起了,以為自己是世界二哥了,於是就千方百計消滅香港的自由思想和制度,一黨專政實質性治港、西環治港、香港黨委治港也提到日程上來了。
於是接受和堅持自由思想和制度的香港人與極權統治的大陸政權正面交鋒!交鋒表面表現是泛民為代表的民主訴求,由於泛民的大中華思想、中國人身份認同、對共產黨存幻想,所以幾十年來一事無成。在如此政治困局下,香港新生一代的青年人,開始走上另一條路,也許是唯一可行之路:爭民主+爭獨立之路。
因為香港青年走上爭民主+爭獨立之路,而自由是瓦解專制獨裁的天生利器,有這一自由香港的存在,而這一存在又必然與大陸一黨專政交鋒中存在,必然影響大陸人民和統治者,這就突顯"香港的存在就是挑戰中共權力"的政治實效。

有人對習近平到香港來放詞視作聖示,一股偉大領袖兼慈父形象躍然在他們紙上字詞間。
香港人的自由空間,在英殖時代沒有問題,到了共殖時代則成了嚴重問題。共產黨剝奪侵犯香港人的自由空間是鐵一般的事實。
請思考,共產黨把香港人的空間壓得所剩無幾,香港人的回應是反抗和擴大空間還是善用恩准的空間?若共產黨不留空間,香港人就躺着等死了?
因為共產黨強力壓縮香港人的自由空間,即是今天常說的劃底線,於是香港的自由正處於困境中。有人說,要香港走困境,就必須充分善用習近平容許香港人的空間。這種委曲求全的話也說出口了,一方面證明也有與大陸人一樣奴性十足香港人;同時也證明香港人的空間給共產黨壓得所剩無幾了。
共產黨要劃底綫,把香港人圈死在它劃定的圈內;有壓迫就有反抗,香港人正確有效回應是反抗,是擴大空間,是越共產黨劃定底綫之界活動,實行線外鬥爭,甚至法外鬥爭。即使是破釜沈舟也在所不辭。
你共產黨劃圈,我香港人就越界;這個越界既是香港人直面與共產黨鬥爭,也是正面鼓舞大陸人學香港人對共實行越界鬥爭。這就是自由香港的存在就是挑戰中共權力的客觀政治現實。

習近平多番講話的核心訊息是,共產黨清楚劃下「一個兩制」的底線,即絕對不容許「任何危害國家主權安全、挑戰中央權力和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權威,利用香港對內地進行滲透破壞的活動」
共產黨對在它治下的民眾,動不動就劃出甚麼不可逾越半步的底綫(死綫),綫圈越劃越小,人民的自由和權利也越限越少。
動不動就拿甚麼國家安全來壓人民,請問現在有外來強國舉兵入華了?敵人在哪裡?沒有外敵何來國家安全?
實情是,今天的中國事實上已經分裂成為官民兩大敵對階級;共產黨把全國人民,尤其是弱勢群體視作敵人。所以,所有不在共產黨控制下的維權、民主運動都被共產黨視作威脅國家(正確說法是共產黨政權)安全;即有人民就有敵人。香港人的本土和港獨不但不受共產黨控制,還公然反對共產一黨專政魔爪伸入香港,怎麼能不被共產黨視作敵人,有敵人在,有敵人活動,也就被認定威脅到它的國家(共產黨政權)安全。
共產黨還動不動就說香港人的政治表達是挑戰中央權力和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權威,是對內地滲透破壞活動。這是共產黨害怕人民與人民為敵的主觀表現,極權利度必然如此。
但是,要是從客觀實效來看,習近平說香港人挑戰它的中央權力、香港人對內地滲透,倒也有幾分實情。這是沒有辦法的客觀事實:自由香港的存在,不管你香港人有心還是無意,自由制度和思想本身必定會通過傳播、感染大陸人,這就是習近平說的滲透;其客觀效果是"教壞"大陸奴民順民轉變成為公民,公民自然會逆共產黨之意而行;直白一點說就是自由思想必然滲透破壞大陸極權思想、瓦解一黨專政制度。這在習近平看來是罪惡滔天的破壞活動;但是習近平、香港特府也回天無力。
這個事實告訴人們,在訊息自由的地方,自由民主人權人性等普世價值必定打敗反自由民主普世價值的專制極權反動思想。這是反動派無可奈何的事。
所以,人們可以說句確切的話:香港的存在就是挑戰中央權力而且,從戰略角度來看,香港必勝共產黨必敗。

[] 習近平願與港人溝通:葉公好龍
除了港共奉命政治表態外,香港人的自由表態大都是維護現有自由,爭取更多自由和爭取民主政治。香港人的政治宣示是思想意識型態表達,思想意識型態是會傳染散播感染的;這就是共產黨說的香港人挑戰中央權力和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權威,是對內地滲透破壞活動。他們要做的就是像對國內民眾一樣,撲滅香港人所有自發的政治活動。
一切都由中英權威的代表者說了算。總之習說是,不是也是,習說不是,是也不是。提倡本土優先,推動地方獨立組建中華聯邦,在習近平的中央眼中都是"危害國家主權安全、挑戰中央權力和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權威,利用香港對內地進行滲透破壞的活動"、都是港獨!
香港畢竟是自由之區,大強蠻只會令港人更反感、更難管治,於是習近平也提及香港個多元社會,對一些具體問題存在不同意見甚至重大分歧並不奇怪;他稱只要愛國愛港、維護「一國兩制」和《基本法》,不論持什麼政見或主張,中央都願意與之溝通。意圖以之緩和與香港人的緊張關係。
那麼香港人講人權、講自由民主、講普世價值,講本土講港獨…共產黨願意聽嗎?願意溝通嗎?
香港人講習近平的七不准講:講普世價值、講新聞自由、講公民社會、講公民權利、講黨的歷史錯誤、講權貴資產階級和講司法獨立。習近平願意聽嗎?願意溝通嗎?
香港人要兩個否定:用改革開放後的歷史時期否定改革開放前的歷史時期,也用改革開放前的歷史時期否定改革開放後的歷史時期,可以嗎?
港人妄議習近平的中央,屬不屬於可溝通範圍!
事實上是習近平只允許香港人講他劃定圈內的東西,聽他愛聽的話。自由民主人權法治憲政普世價值:不准講!

習近平也說了一些近以的實話:特別指出港人對國家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的重大貢獻。港人完全有能力、有智慧把香港管理好、建設好、發展好;在「相信香港」方面,習近平列舉香港眾多獨特優勢,包括政府廉潔高效、法律制度與國際接軌等…
香港人大可以站在香港人的立場解讀習話:只要港人相信自己,力拒非共產黨管治不可的奴隸思想心態,港獨有條件!

本文可以作如下小結:共產黨對香港的核心是消解香港反專制極權的自由屬性;香港的自由一制是瓦解專制極權的利器!

20170708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