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7年2月19日星期日

管见:全球化坎坷,习近平以攻为守

图:猪长的个头再大也还是猪,是不会自动变成大象的。(变态辣椒时政漫画)



习近平高度评价"中国勇敢迈向了世界市场",却回避中共竭力限制中国本身的市场开放——他批评的别人的贸易保护主义,很大程度上正是中共坚持它自己的保护主义而引发越来越强烈的市场反应习用"黑屋子"的比喻批评别人,而世人恰恰认为他才是经营"黑屋子"的高手


习近平己所不欲却施于人

新年伊始,习近平再次抓住机会,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上演讲,试图展现他和他领导的中共的"应势而为、勇于担当"形象。他论述"经济全球化",反对贸易保护主义,推崇他所谓中国在中共领导下走的那条"适合中国国情的发展道路",以及他所谓"一带一路"倡议。弄出这样一篇演讲,可谓煞费苦心。

然而,习近平高度评价"中国勇敢迈向了世界市场",却回避中共竭力限制中国本身的市场开放——他批评的别人的贸易保护主义,很大程度上正是中共坚持它自己的保护主义而引发越来越强烈的市场反应。而习近平所谓"中国发展道路",则以中共的"政权保护主义"和"国有体制保护主义"著称,以压抑公民社会及其权利为特色。只不过,如今中共日益强势,越来越听不得批评。世人看到的是,正是中共自己,把它的"发展道路定为一尊"。

全球化不是新事物,波动起伏也属正常。马克思、恩格斯写《共产党宣言》的时候,他们就指出,资产阶级开拓了世界市场,"使一切国家的生产和消费都成为世界性的了",出现了"各民族的各方面的互相往来和各方面的互相依赖"。这样一种经济形态,全球性乃其本性。

问题在于,市场经济全球化的过程,发展不平衡。

曾有学者预言,当中国和印度这两个大国完成工业化及市场化,资本主义就进入其晚期阶段。这样的全球化图景,其实有很大的问题,因为还有非洲、中东以及拉美等大片区域,全球市场化的路途相当漫长。

习才是经营"黑屋子"高手

流动性,体现全球化的程度。流动性低,一般就比较被动。最明显的就是,资本流动性高,它跨越国界的障碍较低,如今已十分便利,集中体现着全球化进展,而劳动的流动性低得多,就显出了劣势。反全球化之蔓延,劳动的市场状态是一个极其重要的因素。

而在中国,中共控制市场的开放程度。资本的流动和进入还算容易,主要以保护国有经济垄断地位为限,资本及其利润流出,有更多限制。资本进入中国,其流动性即打了折扣。习近平用"黑屋子"的比喻批评别人,而人们恰恰认为他是经营"黑屋子"的高手。中共专政下低人权、高污染环境下产出的商品向世界倾销,而国外产品进入中国市场,仍有较多壁垒。更有甚者,互联网作为全球化的集中体现,中共对它如临大敌,祭出"主权"而痛下杀手。

中共拥抱全球化,看似正常,但它是以它的保护主义扭曲全球化,就把事情搅得一团糟。

另一方面,经济全球化发展较快,民主政治以及治理的全球化,相比之下较为缓慢。这样的状态,当然不利于应付经济全球化造成的失衡。而习近平讲演时,讲"经济全球化"和"全球经济治理",刻意避开相应的民主及公民社会进程,显然他深知其中利害。

世界贸易组织等国际组织,体现全球治理的进展。中国加入其中,习近平承认,当年阻力重重。保守派深怕中国因为融入全球化而吃亏,进而"和平演变",而改革派深感国内缺乏改革动能,试图以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来"倒逼"改革。国际社会对中共则有疑虑,特意设置了过渡期而促其改革开放,有相当的进步才可以得到"市场经济地位"。加入之后,世界市场向中国的开放程度骤然提高,经济顺势崛起,中共只要开放的世界市场,特别是美国市场,但自己的不开放,自己的不守规则,依然保持着,且花样翻新。过渡期满,中共大喊大叫,指责别人不守承诺,全不顾别人那承诺原本就是以它的改弦易辙为前提。
习近平表明了他的不老实

环太平洋地区十二个国家酝酿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原本意味着可能达到更高程度的全球治理。它追求更高标准,即尊重自由、民主、法治、人权等普世价值观,约束或限制国有企业,以较高的劳工标准和环境标准,及知识产权保护和市场开放为特征,违规者将承受更严厉的惩罚。然而,全球化之进展,美国的市场开放可谓中流砥柱,而当美国人难以承受,事情就起变化。于是形势逆转,该协定面临搁浅的困境,未来如何,面临着极大的不确定性。
中共当然暗自高兴,它似乎完全不知道,中国自身的改革及自身的开放,实际上已成输家。

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得到极大的市场机会,市场化有明显进展。习近平在达沃斯高举全球化大旗,有他的道理。但是,中共的保护主义表现令世界侧目,因而,国际间筹组更高级的国际组织,有明显针对性。中共对此疑虑重重,重现当年姿态,也不奇怪。形势有变,事情曲折,而中共对这两大组织,其实一脉相承,显现它对全球化的真实心境。

习近平侈谈"人类命运共同体",洋洋得意地摆出进攻姿态,丝毫不反省自己的不开放和保护主义顽症,不敢正视TPP理念,表明了他的不老实,以为世人都是傻瓜。他的表演获得了许多掌声,似乎在扮演"救世主",又似乎有"猴子称大王"之嫌。他在那里高谈阔论,塑造形象,匆匆忙忙走一遭回来,还要操心他的"亮剑"招式,可谓能者多劳也。

——原载《动向》杂志2017年2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