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9月27日星期日

王冲:美國強大的根源

習總訪美恰逢教皇,各種說法都有。我順手發了個微博:
奧巴馬去迎接教皇,而不是迎接習主席。別對此說三道四。如果這樣你認爲奇怪,說明你根本不了解美國。這個宗教氛圍濃厚的國家,至今還有人堅信人是上帝造的,不是猴子變的。誰也別想和教皇搶風頭!
我想說的,實際上是宗教對於美國政治和生活的獨特意義。
對此,無神論的中國人,往往難以理解。
我認爲,美國強大的根源之一,在於它的宗教精神。但很多朋友都反對,每次這個話題的辯論都是無果而終,大家吵得面紅耳赤、不亦樂乎。
總有人把制度放在第一位,認爲美國的開國者們創立了一套平衡的政治制度,通過三權分立讓各個派系實現平衡,通過大選來實現不同訴求的輪換,也就是說,他們認爲美國的民主制度是他強大的根本原因。
有人覺得美國在西半球一家獨大,具有優越的戰略地位,而國土廣闊、資源豐富這一優勢又是其他發達國家所不及,因此它可以一枝獨秀。
有人從軍事角度入手,認爲美國靠參加兩次世界大戰,大發戰爭財,從而成爲超級大國,持這種觀點的人認爲,假如沒有世界大戰,美國至今還是一個擁有超強生產能力的二流國家。
這是個複雜的話題,足可以寫上N多本書進行深入論證,各種說法都有一定道理,卻又似乎無法從根本上解釋。
說到戰略地位以及資源優勢,恐怕南非、阿根廷、巴西等國要笑了,他們在自然資源方面都不錯,多年來也很少遭遇戰亂之苦,可綜合國力卻一般。別忘了,美國建國之初的13個殖民地,在美洲的版圖上只佔到那麼可憐的一點點。
從軍事角度看美國強大的觀點更是只看到結果沒看到原因。冷戰進行了40年後,美國不費一槍一彈讓龐大的蘇聯轟然倒下,這絕不是軍事的勝利。
民主制度似乎也不是根本。
美國實行民主制,可墨西哥、菲律賓等國把這套制度拿過去以後就變了樣。反例也有,「四小龍」之一的新加坡幾乎是李家的天下,可這不能阻止他發展成爲世界上人均GDP最高的國家之一,儘管他囿於國土面積、人口等要素,談不上強大,但其成功經驗也說明美式民主不是唯一的救命稻草。
民主制度不是靈丹妙藥,但當民主制度和有信仰的國民結合起來時,才會迸發出力量。美國第二任總統約翰•亞當斯說:「除非美國公民的道德行爲以基督教的信條爲引導,否則美國將難以維持自由體制。」
他進一步說道,「我們的政府不具備能力去對付不受倫理和宗教約束的人類情感,我們的憲法只是爲有道德和宗教信仰的民族制定的,他遠遠不足以管理任何其他民族。」
偉大的法國學者托克維爾在美國考察9個月後,寫出經久不衰的著作《論美國的民主》,他認爲,除非你首先認識到維繫民主制度運作的堅實宗教基礎,否則你無法了解美國社會的任何事情。
美國的政治學者海茨克(Hertzke)也說:「不了解宗教向度就不可了解美國的政治。」實際上,在過去300年間,美國宗教與政治關係的強度與程度時有變換。二者時而交叉,時而衝突,時而並行不悖,其聯繫已成爲美國歷史與生活最具吸引力的一面。
繞了半天,美國強大的根源到底什麼呢?我認爲是信仰。有信仰的民族才會一代又一代的努力奮鬥,努力積累財富,努力爲了他認爲偉大的目標奮鬥。如已故著名經濟學家楊小凱曾說,制度就是信仰、意識形態和宗教創造出來的。

——东网

1 条评论:

  1. 解释的中肯。信仰也是天生罪孽深重和局限重重的人类有盼望,生命有意义的唯一理由

    回复删除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