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8月26日星期三

乔·诺切拉:“唱空中国”的查诺斯说对了

2009年秋天, 吉姆‧查诺斯(Jim Chanos)开始对中国经济提出疑问。他的好奇心之所以被激发,是因为他注意到在金融危机中,原材料生产者几乎没有受到影响;的确,当其他行业在金融海啸的余波中步履跄踉,它们却在进帐大笔利润。
查诺斯在研究个中关窍时,发现这主要的是出自中国对原材料的强大需求。在避开金融危机之余,中国人购买了全球40%的铜出口、50%的铁矿石,其他所有一切的购买量都十分惊人。这层领悟很快就促使查诺斯做出大胆的宣告:中国正处在一个难以维持的信用泡沫中。
你可能还记得吉姆‧查诺斯。他是凯尼克斯联合基金(Kynikos Associates),一个专长做空的30亿美元对冲基金的创办人。大约15年前,查诺斯可是第一个察觉安然(Enron)是场骗局的人。
他做空安然的股票——就是说他会在股价下跌而不是上涨时获利,并告知他人自己的疑虑,这其中包括我的朋友蓓森妮‧麦克林(Bethany McLean),她为《财富》杂志写的一篇文章成为安然覆灭的开始。查诺斯不但因此小赚一笔,还一举成名。
查诺斯与凯尼克斯的员工不是靠豪赌经济局势生存。他们的风格比较"微观":把注意力放在各公司与各行业的基本面,对中国也是如此。几天前查诺斯对我说:"我永远不会忘记2009年那天,我手下负责房产投资的员工在简报时告诉我,中国正在开发的房地产有56亿平方米,商住各占一半。"
"我说:'你是说56亿平方英尺吧。' "
但那位员工回说他没讲错,就是56亿平方米,相当于超过600亿平方英尺。
查诺斯彼时灵光乍现。中国快速增长的经济不只是靠强劲的出口,还有用大笔债务堆叠出来的地产泡沫,而政府亦对后者鼓励有加,视其为保持经济荣景的基础建设开支策略之一(根据麦肯锡全球研究院[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的报告,中国目前的负债高达令人不可思议的28万亿美元。)
查诺斯很快就将自己的推论公诸于世,他接受了CNBC和查理‧罗斯(Charlie Rose)的采访,还去牛津大学演讲。他告诉罗斯,房地产的投机买卖在中国已然失控,因为这个经济体太过依赖建设,然而这其中大部分的物业都无法创造足够的收入来抵付债务。中国正在"冲向万劫不复的境地"。
他还指出这些建设工程中有许多是价值超过10万美金的高档公寓,然而中国家庭的平均年收入却不到1万美金。
你能猜到那些相信中国崛起势不可挡的金融业权势人物,是怎么回应查诺斯泼的这桶冷水吗?他们哧之以鼻。
"我觉得很有意思的是,有的人十年前都不知道怎么拼China这个词,现在个个都是中国通了,"知名投资人吉姆·罗杰斯(Jim Rogers)对《纽约时报》。他还说,"中国没有泡沫。"
对中国经济的一贯看法是,它会一直快速增长下去,而一旦经济开始下滑,不受民主乱象牵绊的中国官员能够做出迅速的调整。
查诺斯没有止步。"这让我想起1989年,当时所有人都说我们应该追求日本模式,"他对我说。"他们说,'他们能把事情办成,我们不行'"——那些被认为是专家的人现在也是这么说中国的。
结果,中国经济就是在查诺斯首次做出空头预测那段时间开始下滑的。但这不要紧:大多数中国专家仍然看好它。与此同时,查诺斯却在做空一些依赖中国市场的公司。他经常发邮件转一些能证实他的看法的文章:有关新建的"鬼城"、陷入困境的银行和债台高筑的国企的报道。
随着股市的崩盘,查诺斯的看法无疑显得更可信了。中国不是股市动荡的唯一原因,却是最重要的一个。中国经济在动摇,股市在崩溃,政府官员笨手笨脚地想撑起它们,结果只是让一些原本相信政府拯救经济易如反掌的人清醒过来。人们对中国及其领导人失去了信心,从而导致全球股市的恐慌。
今天这则故事的寓意很简单。留心听这些怀疑论者,这些唱反调的。无视他们,吃亏的是你自己。

——纽约时报中文网,读者推荐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