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9月13日星期六

余英时:香港将来是不是要继续抗争下去?

图:学联称罢课是"退无可退"的选择。

新的决定就是说做香港的特首必须有一个绝对的条件,这个条件就是爱国,爱港是一个不相干的,最要紧的是要爱国,爱国就是爱共产党, 你不爱中华人民共和国就没有什么别的可爱。所以换句话说,任何对于北京有批评的或者有不同意见的,有异议的人物都不可能被候选。

因为它现在还是继续依赖现有 的由1200个人组成的提名委员会或者选举委员会。这个提名委员会1200人中间它的新规定是要超过50%以上你才能获得提名,而这1200人大家都知道都是共产党认为可信的人,一手选出来的,根本不是老百姓能做主的。换句话说,在过去你需要只要有在这1200人中间8%的人支持你就可以提名特首,比如说上届民主党派还有一个人何先生,他是代表民主党竟选的,提名委员会的多数票,梁振英跟唐之间,梁唐都是亲共的。所以何没有当选。可是下次何不可能被提名了,这一点何自己也出来说话了。他说从前我们只要8%的选票就可以提名,今后如果我还有8%的票也得不到提名了,这1200人中间都是共产党选出来的相信的人物,不可能拿到半数以上的票。

换句话说以后选举只能在提名委员会通过的人选中是保证爱党、爱港的,换句话说就是中共信任的。人民直选还可以进行。这两个或者3个共产党同意的人中间选一个,所以这个选举就变成假的选举了。所以这是一个很大的新的决定。这个决定以后在香港引起了很大的轰动,最初他们是想通过各种游行给共产党表示一点抗议的态度,这样的抗议可能发生作用,使共产党不敢过分地采取激烈的手段,但是现在不然。

共产党是当机立断,事前就把门封死了。所以以后民主运动无论是占中也罢都变成没有意义了,只有抗议了,这种抗议以后是否能够实行,所以现在民主党派的人也非常清楚他们的处境,他们也认为像占中的发动人之一,香港中文大学社会系的陈健民教授就指出来未来8年到10年之间直选已经不可能了。他的所谓8年10年当然就是指习近平,因为习近平上来以后是一切独行独断,个人专制的一个情况,党内斗争也很激烈,对党外也不会放松。所以香港希望能够得到直选或者选出共产党不同意的人来执政那是做不到的事情,它事先就把这个门关上了。这个门关上以后就看你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现在像陈健民先生就表示香港人民遇到了很大的困难,如果激烈的抗争走到了暴力的路上那是他们不肯做的,因为他们是用爱跟和平来占中的,不是要用暴力,如果和平占中已经没有意义,没有用了,它可以把你人抓起来,没有目标可以完成,所以只是一种抗议了,这种抗议到底有什么意义?

一般居民可能不了解,所以一个最大的可能就是中国人过去有一种习惯到现在还在就是自己忍受,让步,不干了,不去抗议了,就算了,接受了,等于接受自己现在的命运。当然接受是一个非常悲剧的命运。这些民主派人士还有一个手段,最后共产党中央提出来的选举的办法,还要经过香港的立法会议来通过。香港立法会有70个人必须2/3人以上同意才能够通过,而现在在70人中间民主党、派泛民主的人有27名都可以阻挡,可以否决这个提议,可是梁振英跟其他的北京的共产党都表示如果你要走这条险途那就会更糟糕,那就到了没选举可言了。

到底是不是要铤而走险还是接受现状,接受现有的安排?这是一个很大的困难。民主自由的势力,新闻自由种种已经在萎缩之中,在一步步地被逼到后退的地步而不是能够继续自由地向前冲锋了。所以由主动变成被动,由进取变成退缩,这是香港整个自由现在所处的一个非常可怕的环境,所以在这个情况之下,我想我们应该注意香港将来到底将来怎么样发展?是不是继续抗争下去?
(根据作者2014年9月4日录音整理,未经作者审校)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