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9月4日星期四

罢课宣言﹕民主幻灭 “学生岂能袖手旁观”(附《香港大学学生会罢课宣言:行义遵道 匡救香港》)

图:9月4日,中大周四晚举行罢课论坛及全民罢课会议,商讨细节。(中文大学学生会FACEBOOK)

HK-strike-Statement620.jpg
2014年9月4日,香港大学学生会发表罢课宣言,呼吁全港大专院校学生走上街头,指人大决定连落三闸,民主回归的泡影幻灭。(香港大学学生会FACEBOOK)




香港大专学界不满大人常委就政改的决定,正密锣紧鼓为罢课作准备,预计几日后正式公布细节。而香港大学和中文大学发别发表罢课宣言,认为人大的决定属政治不公,学生岂能袖手旁观,"因此不能退让",最终会有"抗命行动"。对于前港督彭定康指英国有责任为香港民主发声,大陆媒体和亲中的香港政界人士分别反驳其说法。(RFA林静报道)

学联不满人大常委会就政改的决定,初步决定在本月22日发动大规模罢课,本周六会开会商讨日期和细节,周日会召开记者会交代。

"学联"副秘书长岑敖晖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各间院校正各自开会,商讨如何 配合罢课,而"学联"正构思将罢课的誓师大会或期间的活动,在院校以外的地方誓师,包括公民广场或添马公园等举行,以争取更多公众关注。

岑敖晖说:初步是希望一星期罢课,希望能令事件升温,而之后就是全香港市民都能参与。到底是各院校自己先搞集会,还是各有各搞罢课,到底在公民广场或添马公园,还在讨论当中。

学联又指,暂时已有20多名学者、教授表明会到学生罢课地点,以授课方式,支援罢课学生,预计人数会不断增加。

而香港大学学生会周四发表罢课宣言,呼吁全港大专院校学生走上街头,又恳请各院校不要处分罢课学生。罢课宣言以《行义遵道、匡救香港》为题,指人大决定连落三闸,民主回归的泡影幻灭,批评提委会按照选委会组成是旧酒新瓶,侮辱港人智慧,将会坚守公民提名、寸步不让,又促请立法会否决方案,质疑人大决定并没有承诺以后可以再改,"袋住先"实质是"袋一世"。

宣言又指,港大校训是明德格物,时值香港命运转捩点,学生岂能袖手旁观,决心以罢课明志,如果当权者一意孤行,下一步就是接踵而来的抗命行动,学生别无他选,亦无法退让。

而中大学生会早前亦已发表罢课宣言,指出面对政治不公,如果只顾埋首读书不理世事,不符合读大学的本意。而中大周四晚举行罢课论坛及全民罢课会议,商讨细节。

而树仁大学周三成立罢课委员会,发声明表示即使校方不允许请假,仍会坚持罢课。至于正酝酿中学生罢课的"学民思潮",召集人黄之锋称,不会跟随学联罢课日期,但目标两个月内发动罢课。

对于前港督彭定康在英国《金融时报》撰文,指根据《中英联合声明》,英国有责任为香港的政治和民主发声,又说香港最近的政治骚动源于特首普选框架,将中央不认可的人排除,情况与伊朗普选无异。

但全国人大常委范徐丽泰对传媒表示,不认同彭定康的说法。

范徐丽泰说:《中英联合声明》内,关于行政长官选举,当时的文字好像是由协商或选举产生,有普选(的字眼),所以我看不到英国,为何能够说香港有普选会违反《中英联合声明》,我不明白彭定康先生在说甚么,或者他应该去看清楚《中英联合声明》。

她又分析,民主党目前处境很困难,无论通过还是否决方案,都会流失选票。

而大陆《环球时报》发表社评,指香港进行政改,英国应该做一个自重的观衆。社评说,英国政府就香港政改争议保持低调,但当地一些精英想对香港这个前殖民地尽"宗主国的责任",不过,其中彭定康是当年被英女王任命的港督,亦不是香港人普选出来的。

另外,人民力量立法会议员陈伟业,提出发动二十七名泛民议员在"占领中环"当天宣布总辞,增强占中气势。不过民主党及公民党都不支持,担心得不偿失,令政改更易通过。

而中联办主任张晓明,周三晚出席一个活动致辞时,承认人大常委会对普选特首的决定是比较保守,但是紧得有道理。但不认同有人以不完美都"袋住先"来形容这个方案,因为这是当前条件、时空下最合情合理合法的方案,应该"见好就收"。

【附录】
附件:《香港大学学生会罢课宣言:行义遵道 匡救香港

8月31日,170名人大常委「充分考虑了香港社会的有关意见和建议」后,全票通过对2016年立法会产生办法不作修改,而2017年行政长官提名委员会之人数、构成和委员产生办法,则按照2012年行政长官选举委员会釐定。候选人数目限为两至三名,均须获过半数提委支持。北京掌声雷动一时,香港市民义愤填膺。人大连落三闸,戳破港人三十多年来「又倾又砌」,以期「民主回归、争取双普选」的梦幻泡影。京官侈言「中央是香港最大的民主派」、「提名委员会是块美玉,越看越可爱」等谬论,更是挑战港人良知和道德底线。
去年底政改谘询启动,政府当时声言「不设既定立场」,大专学界继而举办公投,逾一万五千名同学支持公民提名,及提名委员会由一人一票而票值均等的选举产生。同学们亦制订学界方桉,于各区摆放街站,以阐释信念和坚持。事隔半年,国务院却于六月初发表《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白皮书》,企图二次制宪,结果激起港人反扑。逾七十万市民参与民间公投、支持公民提名,要求立法会否决不符合国际标准的选举方桉。七一游行中,五十一万市民披风冒雨走上街头,要求落实包含公民提名的真普选,无惧中共恫吓,捍卫港人自主。连月来,政改谘询渐渐褪去「有商有量」糖衣,暴露「我是你非」的本相。
港人争取民主卅年,港大学生一直参与其中。1984年,学生会致函总理赵紫阳支持民主回归,指出将来港府最高行政首长应由普选产生,获赵氏答以「民主治港是理所当然的」。《基本法》草拟期间,港大同学亦担任谘询委员会学生代表。三十载弹指飞逝,当年学长如今已年过不惑,香港民主却仍在十字路口徘徊,前途未卜。
七月二留守遮打道行动中,我们目睹同窗为我城未来甘愿犯险,强权却丝毫不为所动,甚至变本加厉打压民主。当不义成为事实,反抗就是义务。我们将以罢课承接七二留守遮打道行动,掀开一连串不合作运动的帷幕。北京一锤定音,港府俯首领旨,蔑视港人声音,企图独断香港前程。有鑑及此,我们本赤子之心,以罢课行动引领大众正视社会议题,只为坚持推动我城民主进程:
一・公民提名 寸步不让
提委会按照选委会维持1200人,四大界别比例不变,无疑是旧酒新瓶,侮辱港人智慧。港人期盼的普选当包括平等之提名权、选举权及被选举权,绝非「让一部分人先民主起来」、任由权贵把持香港前程。若然未来提名委员会构成一如既往,行政长官候选人经权贵筛选,再由一人一票「选出」,根本无助解决管治危机。公民提名确保平等选举权及被选举权,直接反映公民意志,消除政治特权阶级,是达至真普选的出路。
二・促请立法会否决不符国际标准的普选方桉
六二二民间公投中,近七十万人要求立法会否决不符国际标准的普选方桉。可是,无论是人大决定之草桉文本,抑或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李飞就草桉的书面说明,均企图澹化同样重要的被选举权和平等的提名权,隻字不提2017年后特首选举方式可再修改。所谓「袋住先」,实质是「袋一世」!方桉一旦获得通过成普选定桉,将适用于2017年以后的行政长官及立法会选举,不义政制岂非千秋万世,无了期延续?
三・2016年起立法会全面直选
立法会本是代议士济弱扶倾,彰显公义之地。无奈功能组别及分组点票制度,令建制阵营把持议会,屡次为政权保驾护航,形成少数推翻多数的畸态,近年更多次否决捍卫新闻自由等为保护香港核心价值的议桉。同时,部分已在港式微的界别如渔农界等仍于议会佔有为数不少的议席,足见功能界别划分颇为过时。政制改革不仅限于行政长官选举方法,立法会产生方法亦深深影响我城命运。港人争取落实双普选逾卅年,功能组别必须废除,全面直选刻不容缓。
我等学子本抱着简单的愿景,冀望在安定生活中求知修业;我们享受在舍堂竞技体育、谈文论艺,期盼透过上庄等途径服务同学、一展抱负。然而,我城赤雾氲氤风雨飘摇,黑白是非真伪颠倒,一直恪信的价值观日益动摇。港大校训既为眀徳格物,时值香港命运转捩点,我们岂能自乐于校园一隅,袖手旁观?当公义惨被践踏、自由痛遭剥削,我们决心以罢课明志。
普选细则现已被人大笃定,我等冀以罢课凝聚学生力量、唤醒社会各界奋起反抗。我们呼吁全港大专院校学生走上街头,反抗腐败政权,并恳请各院校教授、讲师予以学生实际支持,例如不因罢课处分学生、参与公民讲课、义务为学生补习,甚至投入罢教声援。同时,我们亦吁请市民大众出席集会声援、店铺挂起标语支持及以各种可行方式响应,并准备抗争。罢课是我们对政权的最后警告,若当权者仍然一意孤行,下一步就是接踵而来的抗命行动。身负时代使命,我们别无他选,亦无法退让。

香港大学学生会
二零一四年九月三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