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7年2月5日星期日

乔木:老虎咬人 體制吃人

被老虎咬死的男子,給妻兒花去300元買票讓他們過年開心,自己卻為省150元冒險翻牆。

春節期間,內地最熱的新聞就是寧波野生動物園的老虎,咬死了一位翻牆而入的男子。對此各種議論都有,還有人拿不幸娛樂,編排著各種故事,植入手機的廣告。哪裏有對苦難的同情,對生命的悲憫?可能是各種悲劇太多了,許多人已麻木,甚至幸災樂禍,反正不是我,我會明哲保身,我比別人聰明,我逆來順受,我遵守規則,我是良民順民,別人活該。

很多評論認為這是不守規則的代價,強調規則的重要。規則冷酷,但後面仍有情理心性,以及受害者為什麼不守規則的原因探討。當嘲諷他愚蠢違規的時候,可曾想到他肩負著妻子和兩個孩子的一家生計,他給妻兒花去300元可能是十分之一的工資讓他們過年開心,自己卻為了省150元冒險翻牆。他全家在寧波打工服務生活十多年,不說所得稅,就說人人必交的消費稅,也沒少貢獻,卻不能再買一張150元的票。這到底是規則,還是什麼?

規則只是第一層次,像公理一樣誰都明白的道理,還用多說?說給受害者,無異於鞭屍;說給痛不欲生的家屬,痛上加痛;說給其他人聽,不出意外誰會去餵老虎?就算不是高票價低收入的問題,貪便宜的僥幸心理人人都有,能想到的後果無非是罰款、丟臉、被驅逐、訓斥,誰會想到付出生命的代價?

老虎咬死人,老虎是誰的?這就是第二個層次:動物園有否責任。一個公共服務機構,面對無數遊客,應該想到各種可能。圍牆外面可以順著樹枝、藤條爬上來,為什麼沒有巡查清理。事發後的應急處置,八達嶺那個是鳴汽車喇叭嚇老虎,寧波這回是放鞭炮,以為老虎是電影《小兵張嘎》裏的日本鬼子,鐵皮桶裏放鞭炮就能嚇跑他們?



動物園平時沒有完善的緊急預案,事發後手忙腳亂,在幾分鐘的時間內,沒有麻醉槍、高壓水龍或其他辦法,任由受害者痛苦地踢出十三腳,圍觀者拍攝直播,最後無能地打死老虎。機構和人相比,總是強勢和主動防範的一方,不管來者有沒有買票、保險,機構總得買各種意外保險。萬一老虎發情、受驚、內訌,攻擊馴獸員的例子也有。畢竟是你的老虎咬死了人,就像汽車撞死了闖入高速路的人,雖然沒過錯,但有責任,交保險就是彌補這個責任給予強制賠償。所以動物園的賠償免不了。

第三個層次就是孔子說的「苛政猛於虎」。此事的政,就是稅收和公共福利政策。很多人說動物園不是生活必需品,可以不去。照這麼說,除了吃飯穿衣都不是生活必需品,人就像動物一樣,什麼學校、劇場、網絡,都不需要。

除了生存權,人還有發展權,要教育、娛樂,對於孩子們來說,動物園就像幼兒園、博物館、遊樂園一樣是必需品;對於假日休閑的成年人和家庭來說,動物園、電影院、旅遊景點就是公共必需品。既然是公共必需品,收了那麼多的稅,門票定的那麼貴,讓人望而卻步,是不「苛政」?網上有人列舉很多景點高價票,和國外的低價相比,真是一把辛酸淚。

寧波原來公共福利、門票便宜的普通動物園,2004年後遷移合併到現在這個野生動物園,由雅戈爾集團商業化經營。既是合併,該保留一部分原來動物園的性質,門票不能那麼貴。何況佔據的是大片的公共綠地、公共水域,更該取之於民,用之於民。



在美國辦廠的億萬富翁曹德旺,說中國稅費比美國高45%。娃哈哈老板宗慶后,抱怨企業要交500多種稅。政府說沒那麼多,也就300多種。各種稅取之於全民,又有多少用於全民?中國人貢獻了世界上最多的稅收和最有錢的政府,卻是不相稱的民生和福利水平。

老虎咬死人,表面是規則,深層還是體制。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