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8月31日星期三

陈用林:澳大利亚正在沦为中国的后院

图:陈用林美国会作证

不久前与朋友聚会谈起2015年是悉尼市政府举办"中国春节大游行"的第12个年头,在中国政府的人才和财政资助下每年都搞得轰轰烈烈。据悉,中国驻悉尼总领馆发动了部分亲共侨领签名拒绝了悉尼市把游行本土化,改称"农历新年大游行"的建议。中共对澳大利亚的全方位渗透正是始于2004年。时至今日,澳大利亚正在一步步地沦为中国的后院。
傅莹在担任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时反复地对澳大利亚政府官员和媒体说,中国要把澳大利亚视为中国稳定可靠的资源能源供应基地。澳大利亚政府方面唯恐中国不这么做。
主流社会方面,北领地政府最近正在数钱。钱是来自把达尔文港运营权租赁给一家中国公司长达99年。达尔文港是澳大利亚防卫来自北方攻击的最重要的军事要塞,北领地政府是否有权代表全体澳洲人拱手把它送给中国方面?达尔文得到了一点小钱,澳大利亚的国家安全利益损失重大。很多西方人,特别是澳大利亚人,可能不知道这99年意味着什么。但那些亲中共的华人和线人肯定会有雪耻的感觉,因为我们清晰地记得大英帝国对香港的租赁也是99年。
媒体也爆出30多华人政治献金污名录,以侨鑫集团周泽荣(红色报纸《澳洲新快报》老板)和玉湖集团黄向墨(澳洲和统会新会长)最为突出,其中多数为澳洲和统会要员。调查显示,一些前政要如前纽省省长鲍勃•卡尔,曾经被中共十分看好,是工党的"明日之星",一度在吉拉德政府中任外长,现在也是闷声发大财。还有前纽省财长艾里克• 鲁增达尔竟然担任了玉湖集团负责战略规划的副总裁。在中国政府财政支持下,中国公司购买澳大利亚大片大片的农场和畜牧。澳大利亚人惊呼,怎么悉尼市乔治街整条街的物业都被中国人购买?!
澳大利亚现在不仅是向中国提供廉价的资源、能源产品,还向中国提供了能够制造核武器的材料-铀。据可靠的来自高层的消息,曾经有几次澳大利亚铀矿生产者把名义上出口到印度的铀中途运往中国。澳大利亚政府在调查属实后却没有采取任何措施,阻止这种危及国家安全的商业活动。我相信,中国可能已经用澳大利亚的铀制造出至少一枚对准澳大利亚本土的核弹。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2004年8月中旬第10次中国驻外使节会议在北京召开,胡锦涛总书记在发言中提出要把澳洲纳入中国"大周边范畴"的指示。2005年2月,为落实使节会议精神,外交部副部长周文重在堪培拉召集了驻澳大利亚、新西兰的使领馆负责人和高级外交官会议,我陪同邱少芳总领事出席。关于这次会议的内容,我在2005年6月即已披露(请上网查"RFA专访陈用林(下):美澳联盟松动"那篇),可惜除了少数西方学者外,关注的人着实不多。中共基本上是按既定的战略布署,按部就班地对澳大利亚进行全方位的渗透。
中国政府看中澳大利亚的只有一条:澳大利亚有着极其丰富的高品位矿产资源和能源,适合做中国20年机遇期发展的取之不尽的供应基地,是中国经济发展的总后勤保障。
澳大利亚是中共最早对海外拓展软实力的试验地,因为澳大利亚具备四大优势:一、地缘政治优势。是西方主要民主国家中离中国最近的国家,政局稳定,综合国力弱小,是西方阵营的软肋。二、大陆华人移民优势。1989年之后,有4万多中国留学生获得血卡,加上其直系亲属共10多万人最终入了澳大利亚籍。这些人天然地与中国大陆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洗过脑,绝大多数人有浓重的大汉民族主义。而且由于惯性,他们对中国的政治和黑手有恐惧感,容易逼迫就范。三、多元文化政策优势。澳大利亚的《反种族歧视法》让少数民族扬眉吐气。可以冠冕堂皇地以弘扬中华民族文化为名,大搞意识形态宣传。四、无《外国代理人法》。美国的《外国代理人法》是反外国渗透的杀手锏,澳大利亚则没有。
中国对澳大利亚的政治渗透有三个层面:一是华人社团;二是学生学者联谊会;三是孔子学院系统。
对华人社团工作是渗透的重中之重。中共以亲共华人社团为基地,向主流社会辐射。"血浓于水",血统最能打动人心。只要出现黄色面孔,中共就认为有机会接近和利用。现在的澳大利亚,无论是华人世界,还是政界、商界、学界、文艺界、新闻界,甚至公校,到处都有中共的黑手;中共无孔不入,所到之处,恐惧、谎言、腐败、冷血文化卷土而来。澳大利亚的核心价值已经遭受侵蚀。比如,2015年6月西澳华裔参议员王振亚在接受《澳洲金融观察报》采访中替中共为1989年天安门大屠杀进行辩护。
亲共华人社团则以澳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为核心,建立金字塔式结构的组织,层层控制。而澳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则听从总部设大陆的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的领导,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是中共中央统战部领导下的官方组织,其会长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兼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澳洲和统会负责人直接任命为"全国政协列席代表"官职,比如澳洲和统会前会长邱维廉就是就是"全国政协列席代表",现在由常务副会长田飞接替。华人团体协会原来旨在加强对澳大利亚的华人社区的控制和对主流社会的渗透,以打破西方因六四屠杀事件对华的全面制裁政策而设立的。自从和统会冠冕堂皇地在澳大利亚登陆后,华人团体协会已被架空,会长吴昌茂医生要再努力一些才能重获青睐。
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学联)是直接由中共驻澳使领馆控制的团体。为了方便操纵,除了在各大学设立学联,还设立了"澳大利亚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下设"新南威尔士州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澳大利亚首都地区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等金字塔结构的组织。全部由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教育处和中国驻悉尼总领事馆教育组指挥运作,学联领导的任命、形式上的选举都是在使领馆操作下进行。到新州学联的网站可以看到该组织的情况介绍:"新州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以下简称新州学联)是由中国驻悉尼总领馆教育组白刚参赞发起……"
2008年中国驻悉尼总领馆教育组领事白刚还成立了"澳大利亚华人专业人士协会"。这个协会是专门为毕业后留澳的中国学生设计的,让他们能够继续"为祖国作贡献"。
孔子学院系统最早是基于与台湾繁体字教材的竞争而推出的,最终被用于招募间谍和建立亲共网络,成为渗透主流社会的利器。可悲的是澳大利亚联邦和州两级政府都把中国的汉语教学捐助当作一种无条件的"免费午餐"。尤其是孔子教室的大力推广,引进了中共的洗脑式的教育,对中国来说这是"花小钱办大事",小小的恩惠使澳大利亚正在失去她的下一代。澳洲政客的鼠目寸光和中共战略的深谋远虑形成鲜明的对照。
再谈中共在海外部署的秘密力量。我不知道,现在还有多少人对我2005年公布的关于中共在澳大利亚有1000 多个特工和线人的说法持怀疑态度?前中共驻澳大使傅莹当时对记者说:"如果我要处理这么多的间谍业务,怎能有时间在这里与各位见面?"相信这句话的人无疑是对谍报工作的无知。不妨去问一下美国驻中国大使:"中情局、联调局都是您管的吗?"中共在澳大利亚的情报搜集系统有"总参、国安、公安"三条线,加上使领馆就是四条线,每条线都是独立运作的,原则上不交叉。若说有交叉,就是对一些政治敏感事件,国安和公安与大使馆有协作,总参原则上不介入政治问题,但在反恐方面也会涉足,因为这是邀功请赏的肥肉。由于贪腐和经费拨款使用的限制,中共的特工往往与移民到澳大利亚的巨贪和巨富有密切往来。但澳大利亚情报局总是监而不控,任其流动。中国的特工们很难知道自己是否已经被监控。由于声音样本技术的成熟,特工们从任何线路打出的电话都会被录音;通过电话转接来躲避GPS定位的小技俩也已无法适用。我对使领馆这条线比较熟悉:大使馆有武官,总参派驻,大家都清楚;但多数人不知道,驻悉尼总领馆也有总参的人,独立运作,经费是美元现金,用外交邮袋运来的;自从我出走后,各主要使领馆都已加派国安人员,如悉尼增加了一个副总领事,主要职能是监控使领馆工作人员,防叛逃,兼顾国安部指令。这种国安、总参的人一般以地方外办、大型国企等要职人员的名义派驻使领馆工作。公安在海外的工作以抓捕逃犯、反洗钱为主,你没钱,这组人马一般不会来绑架你的。作为中澳自由贸易协定交易的一部分内容,澳大利亚政府正在推动国会通过《中澳引渡条约》,这个条约将来有可能会被滥用于引渡政治流亡者。一旦这个条约获得通过,象前云南省委书记高严这样的人就要浑身颤抖了。以上内容只是普及一下常识而已。那么,三条线按每条100多人统计,就有300至500位专业特工,加上500至700多华人社团和学生会以及光明日报、新华社、科技协会等等的外围"线人",超过1000是理所当然的。通过10多年的运作,队伍又扩大了很多。澳大利亚情报局经费主要应该还是用于反恐,相信它的中国区菜鸟们早就应付不了中国的秘密力量渗透。
长时期以来,绝大多数海外华人奉行明哲保身的利己主义处世哲学,任由这些少数卑贱的华人"代表"他们舔中共屁股。十多年来,来到澳洲乐土的中国红色宣传日嚣尘上,绑架了当地华人。亲中共的舔屎族遍布五大洲,澳洲只是人数最多罢了。
有一曲歌是这么唱的:蒙上眼睛,就以为看不见。 捂上耳朵,就以为听不到。而真理在心中,创痛在胸口。 还要忍多久,还要沉默多久?!
近日,"澳洲价值守护联盟"因颂毛音乐会事件而横空出世,沉默了多少年的澳洲华人似乎终于怒了!在统计局网站遭外国骇客攻击后的第二天,澳大利亚财长斯考特•莫里森宣布,基于国家安全的考量,制止澳洲电力公司被售卖给中国或香港的公司。澳洲价值的完整性也涉及到长远的整体的国家安全,澳洲政府看到了吗?


——转自作者脸书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