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0月26日星期一

南桥:习总书记现在读什么书

巴丢草时政漫画


現在我們都知道了,習總書記從青少年時代起就是一個愛讀書的人。像大多數愛讀書的人一樣,習總書記喜歡跟人談讀書,特別喜歡和外國人談讀書。在著名的習總書記文藝座談會上,習總書記一口氣報了很多西方經典文學名著的人名,在出訪英美的時候,他也不忘記告訴那些外國政要,西方經典我都讀過,而且很喜歡。在訪英的時候,他把以前不慎的一個漏洞補上了,一串經典人名後面加了一句,「當然還有馬克思、恩格斯」。我很好奇的是,他年輕時候讀過列寧和斯大林嗎?讀過毛澤東嗎?既然說了「馬恩」,為什麼不在英國女皇陛下面前也說一下「列斯毛」呢?
習總書記背書單,網友們議論紛紛。不管你信不信習總書記是否真的讀過,讀得深不深,讀進去了多少,有一點是肯定的,習總書記想藉此向國際友人證明,西方價值觀我是從年輕時候就熟知的,雖然是當年插隊在西北山溝裏讀的西方經典,但這更證明我立足山溝胸懷世界,不要把我當土包子。
習總書記背書單的苦心孤詣,英美那些老奸巨猾的政客和皇家貴族是不是認同,他們不說,我們暫時還不知道。但習總書記要是以為讀過那些經典就能證明我不土,那就說明習總書記仍然還相當地土。習總書記應該知道的是,雖然這些西方經典背起人名書名來挺洋洋大觀了,但那畢竟是經過篩選而翻譯成中文的。感謝當年老一輩翻譯家和出版家,這些經典確實是精華中的精華的一部分,而且翻譯質量、編輯水平絕非今日的大量快餐式翻譯可比,但是,(重要的是但是),當年的翻譯和出版是有篩選標準的,而這種篩選標準沒有別的來源,只能模仿斯大林的蘇聯。斯大林和希特勒一樣,對待西方思想和文學藝術,古典的東西是可以的,新的現代的創作就是腐朽的、罪惡的。希特勒曾經是一個愛繪畫的藝術青年,對他來說,西方古典繪畫藝術是美的,但是新的藝術流派,從印像派到抽象派、現代繪畫等等,則都是猶太人的陰謀和墮落,都應該被消滅。蘇聯對待西方經典的區別標準和希特勒如出一轍,古典的可以,新的不行。而輪到中共,則只能有樣學樣,因為他們剛從山溝裏出來,根本還沒有能力辨別西方的東西,他們又絕不願意讓受過西方教育的知識分子來作主。對待西方文化,他們只能聽斯大林的。
今天的人們可能都不再記得,當年,就是習總書記說他讀了那麼多西方經典的時代,我們數億中國人能夠接觸到的西方文化是十分有限的,而且是有明顯偏向的。舉個例子說,聽西方音樂,貝多芬、莫扎特、柴可夫斯基等經典是可以的,但是那個時候世界上最流行的爵士、搖滾、新時代音樂,那就是資產階級腐朽意識形態的產物,不僅是被禁止的,而且是要批判的。
所以,即使習總書記真的讀過了那一系列的經典著作,那只能證明,習總書記對西方文明的政治思想和文學藝術即使不是一無所知,也不過是「吃偏食」長大的,虛胖而並不健康。所以你看那些外國政要,從英國女皇陛下到美國生意人,聽了習總書記的一串書單,沒有一個人捧場說,哇,總書記好有書卷氣啊,怪不得那麼知識淵博。也沒有一個人出來呼應,說這些書我也愛讀,我也讀過。照理說習總書記就希望有這個效果,值此關鍵時刻,誰出來捧一下場,定能得到習總書記口袋裏更大的訂單。可是,對這些外國政要和商人來說,出來捧這個書場,實在是太丟人了。
由此,我的判斷是,習總書記現在不怎麼讀書,可以說他對當代西方政治和社會思潮的重要著作,差不多是一無所知。在出訪的場合背那麼多古典書名人名,不僅顯得勉強,而且暴露了思想的陳舊。而思想陳舊對於當代一個國家領導人來說,是最要不得的缺陷。
於是,我又想到了另一個問題:習總書記現在讀網嗎?
我敢肯定,奧巴馬是讀網的,喜萊莉·克林頓是讀網的,英國女皇陛下是否上網讀網我不敢肯定,但是那些王子王妃們是肯定上網讀網的。習總書記呢?他要是上網,大概用不著翻牆吧?如果不用翻牆,網上有那麼多無版權限制的著作,美國名校有那麼多免費的課程,政治的、經濟的、科學的、文學的,習總書記那麼好讀書好學,他即使上網讀過其中萬分之一的目錄,也就不會那麼自信地在女皇陛下面前背書單了。
因此,我的判斷是,習總書記不上網,他只批閱文件。
所以,習總書記一定不知道,最近文化部開通官方微博,意在國家文化主管部門和人民群眾有一個溝通渠道,卻立即引起網友們的一片罵聲。這罵聲是如此壯觀,負面評論數迅速達到十幾萬。文化部不得不動用人力刪掉評論,網友們的負面評論卻晝夜不停,繼續上升到十幾萬,幾十萬。
為什麼?這是一個太簡單的問題,只要去讀讀那些評論的千分之一、萬分之一,你就知道答案了。可惜,我想習總書記不上網,他並不知道,他和他的黨,他手下的那些黨幹,那些維穩和宣傳部門的文武打手們,已經「脫離群眾」到了何等地步。
現在「黨和群眾」的關係,有點像文革後期毛澤東的晚年:人民群眾知道黨在騙人,黨也知道人民群眾知道黨在騙人。黨知道這是危機,但是它自己不會改變,因為改變就是自殺。這時候它傾向於招降納叛,重用一些可用之小人,如周小平花千芳之類。這個時候急黨所急是可能得到重賞的。於是,當文化部微博給眾網友罵得狗血淋頭的時候,有人出來緩頰,寫了長長的文章,說「依照筆者的判斷,這次針對文化部微博的『圍攻』是一次有所預謀的,有所策劃的,有所組織的攻擊。主要目的有四點,一是降低文化部的權威性,給文化部今後和此前出台的一些政策樹立強大阻礙;二是減低文化部的公信力,造成人們對國家機關不信任感的累加;三是直接給文化部的一個下馬威,讓文化部在網絡空間裏『學乖』少發聲;四是將此次對政府機關的攻擊當作一次演練,不斷強化己方顛覆意識形態和引導輿論的實踐能力。」
正值半夜,網友的反應是:「本來打算洗洗睡了,看到這樣的文章,忍不住上網來再罵一聲」。結果,文化部微博後面的負面評論數又飆上去了。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