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0月26日星期一

童大焕:中國大陸正處於全面觸底反彈的巨變時

城市化的足迹:当建筑工人河南省固始县的建筑工人建造新居的时候,照片中这名男子正赶着他的羊群经过。

有網友問我:「不知道您有沒有考慮過再寫一部書,論述城市化對政治民主、經濟進步、社會心理層面的影響。我知道您有過論述了,但感覺如果更深入更系統,可能意義更大。」
我說:「沒有價值的議題。一是本身很難量化,二是政治民主本身就是被異化太多太久的一個命題。我更願意對未來可量化可確定的東西做出事實判斷。否則做出來很聳人,事實上卻是僞科學。」
當代中國,不論左派右派在朝在野,不論民主派君主派、專制派憲政派,似乎都過多地把聰明才智和時間精力着眼於金字塔尖的最高政治權力這一塊了,以爲一人一票之類就能選出個全知全能的天使,帶領大家走出矇昧與黑暗。事實上,在一個民間大衆的財產基礎、智力基礎、自由基礎都被掏空的社會裏,你就是選出天使他也一定會變成面目全非的魔鬼,更何況在巨大的信息不對稱面前,你能不能選出天使還不一定。自由高於民主,容忍重於自由。百年中國總是種下龍種收穫跳蚤,何也?本末倒置之所然也!不注重於自由基礎的構建,總把希望寄託於救世主,或者過度迷信群氓的力量,結果自然只能是收穫奴隸主。
我始終堅信,城市化將給中國帶來的變化遠遠超過政治民主化。過去66年是幾千年中國歷史上權力最登峰造極的時代,權力通過控制財產性資源控制了一切(所謂的封建社會、皇帝時代,皇權也沒有那麼大)。於是乎,對自然、規律、規則的漠視與破壞也達到了中國歷史上最登峰造極的時代。由此帶來的對政治、經濟、文化和人心的破壞史無前例怵目驚心。當下,這個時代正在迅速地成爲永遠一去不復返的歷史,不以任何人的意志爲轉移。因爲城市化+互聯網+市場化正以三足鼎立、三位一體、互相依託、互相激盪之姿,摧枯拉朽地迅速到來,並由此全面系統地給中國的自然破壞與道德滑坡牢牢築底。權力可以隨心所欲成功地實現資源控制的傳統農業和工業時代從此一去不復返,一切只能被迫讓位於個體空前自主、自由的城市化+互聯網時代,市場化則是城市化+互聯網的必然副產品。
自上而下主導和控制一切的時代結束,自下而上、個體強大的時代空前到來,這便是中國未來的全部希望所在。
此去經年,中國的工業化一直超前於城市化的發展,走着與國際道路完全不同的方向,如今,工農業全面過剩的時代已經突然而至,權力對此束手無策,被迫放手讓民間更自由自主地發展。當此服務業全面超越工業和農業的時代,當此經濟發展的全部秘密都掌握在每一個個體自由和智慧手裏的時代,只要權力不再萬能,我們便沒有什麼好擔憂中國未來的。
而市場自由的過程,本身即是國民心靈、道德和人格重建的過程,也是經濟民主、文化民主並日積月累潤物無聲逐漸推進政治民主化的過程。
真正的巨變,不在聲嘶力竭的口號裏,而在悄無聲息靜水流深中。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