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9月7日星期日

滕彪:中國人權有進步嗎?


在我從事人權工作的十多年中,被「喝茶」大概有上百次了,大多數情況下國保問的是一些具體問題。被綁架和秘密關押有3次。這時候國保就有時間和我去討論一些比較宏觀的問題。他們經常疑惑地質問到:為什麼你不去說中國人權進步的一面?一個特務還自認高明地打了個比方:一間漂亮的屋子,你為什麼總盯著垃圾桶?
——且不說人權法治問題不能被比喻成垃圾桶,就算是,當垃圾桶產生毒氣的時候,誇這屋子漂亮的,還是人嗎?我回答說,批評政府,是公民的權利,卻同時也是知識分子的責任。唱讚歌的那麼多,人民日報、環球時報、央視、御用文人、理中客、自乾五,我何必湊這熱鬧。
不過這麼回答,好像暗示了人權有進步的說法。中國的人權狀況真的有進步嗎?
進步退步,要有個參照系。和無法無天、殺人如麻、人人自危的毛時代相比,當然有進步。那麼和後毛年代相比如何?這也要看具體情況。和拋開程序、冤案無數的83年嚴打相比,算是有進步。但民主牆時期言論比較開放,1989年民主運動期間有8天左右的時間,新聞幾乎是完全不加審查的。現在當然比不過。
退步的地方還有不少: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鎮壓已經遠遠跌破人類文明的底線,數以千計的法輪功學員被虐待致死;對基督教和其他宗教的鎮壓正在加強,尤其地下教會正在遭遇寒冬;2013年春天以來,對維權人士的大肆抓捕和審判已經超過2011年的造成大量失踪和酷刑的「茉莉花」專案,成為1989年來最殘酷的一波鎮壓;訪民群體,被任意羈押、濫施酷刑、株連家人,自由尊嚴被剝奪殆盡;血腥的強拆圈地還在持續。在香港,中共對選舉、經濟、媒體、教育等方面加強滲透,2014年「610白皮書」和「831決定」徹底撕破臉皮,香港民主處在前所未有的危機之中;在整個藏區和新疆,毫不顧及法治和人道主義的鐵腕政策,已造成巨大的人權災難,那裏的恐怖統治已經到了人人自危的程度。在130多位藏人自焚的事實面前,誰還能說出中國人權進步的話來,真是不可理喻。
整體上,對於保障人權的至關重要的根本司法制度和政治制度基本沒有任何變動:嚴格的一黨制,沒有真正的選舉,沒有三權分立和司法獨立,沒有軍隊國家化。任何一個維持這些制度的政權之下,想有新聞自由、信仰自由、人身自由和司法公正,都是癡人說夢。
好了,姑且無視以上這些事實,我們只討論人權有進步的一面。
原來沒有互聯網,現在有了。儘管網絡審查無時無之,儘管中國是世界上四個封鎖facebook的專制俱樂部中的「其他國家」,但互聯網提供的表達空間、言論尺度和公民連接,是網絡出現之前無法相比的。公民社會的發育比以前更成熟了,非政府組織越來越多,一些不涉及政治敏感議題的NGO,比如環保、教育、扶貧、艾滋病、同性戀、勞工維權等,活動空間比以前大了。1997、2003、2013年分別廢除了收容審查制度、收容遣送制度和勞動教養制度,非司法羈押方式少了幾種,雖然還剩很多。2007年死刑覆核權收歸最高法院,據說死刑數字有所下降,雖然這還是國家絕密。戶籍制和計劃生育稍有鬆動,雖然離徹底廢除這兩項極其反人性的制度還很遙遠。法律職業化有所發展,雖然司法還跳不出黨的手掌心。其他如政府信息公開制度的初步建立,選舉制度中四分之一條款的廢除,刑事證據制度的完善等等,都可以作為法治人權領域「進步」的例子。
其實,退步和進步有時候是一個現象。比如人權律師的聚會,和2005-2010年相比更困難了,被騷擾的概率高多了,這麼看是退步。但十多年來,人權律師人數劇增,在行動規模、行動次數、互動聯合、組織水平、政治訴求等方面,都大大進步了。
問題是,這些「進步」是如何取得的?是共產黨恩賜的?是政府主導的?被普世價值指引的?非也。推動這些進步的,是國人不屈不撓的抗爭。幸福不會從天降,自由主義等不來。沒有抗爭,就沒有人權進步;民間抗爭的壓力使政府在不改變整個政治體制的前提下做出有限讓步,民間的行動和犧牲撐開了自由的空間,這才是人權進步的根本原因。按照1980、1990年代因言獲罪的標準,現在需要投入監獄的網民恐怕數以百萬計。毫無疑問,這不是出於當政者的善心,而是因為敢言人數的增加,尤其是勇敢的因言獲罪者的試探和犧牲,對其他言論者無疑起到鼓勵和保護作用。
而在政府認為民間力量有可能威脅體制的領域裏,其控制打壓,就絕不手軟。民間組黨實踐、絕食抗暴、公盟、新公民運動、零八憲章、南方街頭運動等等,都是例子。總體而言,政府乃是人權進步最大的阻礙,而對人權進步做出最大貢獻的,是那些付出巨大代價而堅持抗爭的行動者。高智晟,胡佳,胡石根,秦永敏,劉曉波,許志永,唐荊陵,伊力哈木,郭飛雄,張林,朱虞夫,呂耿松,劉萍,李旺陽,曹順利,浦志強,陳西,陳衛,劉賢斌……。
我曾寫過,社會的進步主要應該是歸功於先驅者、勇敢者、持續進行戰鬥的公民,而不是搭便車的人。一場戰鬥,你不能夠因為衝在最前面的人都戰死了,就把勝利歸功於那些倖存的人。倖存者立功受獎,旁觀者坐享其成,但是對這場戰爭貢獻最大的,是那些在黎明之前倒下的人。有人竟把「進步」的原因歸結為侵犯自由、壓制抗爭的專制力量,要麼是良心有問題,要麼是智商有問題,要麼是都有問題。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