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7月1日星期二

邓聿文:警惕“个人崇拜”的政治文宣

图:陕西村民祭祀迎神高举习近平像

前军委副主席徐厚才的落马成为近期中国反腐的大事。消息公布后,官媒开足马力礼赞了这届中央领导尤其是习近平,网民则更是不吝对习的称颂之词。打下大老虎固然反映了习在反腐上的魄力,但在这些看起来发自"肺腑"的颂词中,隐约能感觉到一种熟悉的个人崇拜的回归。
从攻势凌厉的打虎来看,习的强势是无人怀疑的,通过对党、政、军、安全和经济等大权的掌控,习获得了自毛邓以后中国最高领导人所没有的权力。甚至单从集权的速度而言,已经超过了毛和邓。因为后两者在掌控最高权力前,是经过了一番艰苦跋涉的,中间虽免不了一些手段,但从历史的角度看,他们最后成为中共的领袖,成为政治强人,多半是水到渠成。
然而,习的集权时间太短,其上台至今,还未到两年,就将各种大权揽于手中,从常理而言,绝没有如此快的速度。固然,习开展的反腐,对其权力的巩固和权威的树立有帮助作用,但对于一个没有多少权力基础的新任领导人而言,反腐在开始时的这种作用其实很有限,甚至可能还有负作用。所以,我曾提出了一个解释,即这是中共高层接受胡时代弱势总书记的教训,而有意要塑造一个强势总书记。
但是,这里存在内在的一个悖论,即如果说中国目前阶段需要一个政治强人,如何约束和能否约束这个强人,以及如何使对这个政治强人的支持避免滑向一种个人崇拜,就成为现实中不得不考虑的问题。太多的历史教训表明,不加约束的权力,最后势必会滑向对集权者的个人崇拜。这几乎是历史的铁律。而个人崇拜,会给政党、国家和民族带来深重灾难,甚至万劫不复。
中国历史对此早有前车之鉴。
比如毛泽东,延安整风就是毛泽东制造个人崇拜的滥觞。不过,鉴于中共当时尚处于战争状态,革命前途未卜,他本人并未丧失起码的理性,个人崇拜的后果未严重表现出来。待到革命胜利,中共建立新政权,毛泽东的个人崇拜就开始变本加厉,被有意"神化",再到文革,被全民"封神",整个民族陷入对其无理性膜拜中,其"一句话顶一万句",给整个民族带来深重灾难,遗毒流传于今。
为什么政治强人需要制造个人崇拜?很简单,只有个人崇拜,才能不断地、更好地将权力抓在手上,当然,他会给这种赋权行为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一般是某个宏大事业的需要。这源于人性的幽暗和权力的本性,还有建立此种不世之功的诱惑。从这个角度说,极权者往往都目的"高尚"和单纯。因此,需要极权和个人崇拜。毛泽东就曾认为,中国革命需要个人崇拜。没有个人崇拜,权力的获取就缺乏支撑和正当性。
不能说制造个人崇拜的政治强人没有意识到专权和个人崇拜的危害,但对他们而言,权力和事业的诱惑更大,而且他们往往很自信,认为自己能够免于集权和个人崇拜之危害。然而,像华盛顿这样对权力的后果有高度自觉的人毕竟少而有少。虽然搞集权和个人崇拜的领袖刚开始也许想把集权和个人崇拜控制在一定范围,可一旦打开这个潘多拉魔盒,事物就有它自身的发展规律。
目前的中国,个人崇拜的影子或者苗头已经显现。自去年以来,官方就在不断塑造和突出最高领导人的个人权威,且已经与其他中共常委呈现差距。这方面的表现之一,就是对最高领导人的报道越来越多,越来越长。新闻联播已经成为最高领导人报道的"天下",不管有关新闻重不重要,只要涉及最高领导人,永远都是头条。这虽然也是新闻联播的"传统",但之前所占之比例,显然没有这么高,目前能够看到的情况,是发生在中共的八项规定之后。
八项规定有一项对领导人新闻报道的约束,要尽量简短,可报可不报的,不要报道,不要以个人名义出版著作。但这个规定,显然对最高领导人是例外。钱钢教授在搜索比较《人民日报》标题出现的领导人次数后发现,江泽民在1993年(14大次年)出现409次;胡锦涛在2003年(16大次年)出现386次;习近平在2013年(18大次年)出现779次,相当于前两任领导人之和。这从一个侧面,说明中共在有意塑造习近平的个人权威。
除官方报道不遗余力地宣传习近平的亲民和治吏外,官方也在不遗余力地向全党和全国阐释和宣传其思想,来统一全党和全国的思想,"武装"大众头脑,使它入脑入心。这方面主要的手段就是出版物和文章。
不仅他的两部旧作——《之江新语》和《干在实处 走在前列——推进浙江新发展的思考与实践》被拿出来重印出版,习近平出任总书记后的发言讲话更被编辑成小册子供全党全国学习,如《习近平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论述摘编》、《习近平关于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论述摘编》。前任领导人的个人著作,一般是在退位后才出版的,极少在位时出版。而中共领导人的讲话以单行本形式发行,虽也是一项文宣传统,但要看这个讲话是否重要,此外,将不同讲话发言以论述摘编的形式编辑成书,一般是在临近退位时才做。
还有另外两种形式,一是官方出版发行的对习的思想和著作的辅助读物,一是官方文宣和政治部门包括军方领导以及学者在报刊上发表的学习习的个人体会和心得。中共的宣传部门,出版了大量这类辅助读物,如《深入学习习近平同志系列讲话精神》、《深入学习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读本》,再加上前面提到的习的其他著作,统计了一下,不下70种。至于报刊发表的学习体会之类文章,更是铺天盖地,这其中最引起舆论关注的,莫过于解放军报用两个整版刊发的军方领导人对最高领导人表忠心的学习体会。
还须一提的是,河北省委今年四月底成立的"习近平总书记系列讲话精神研究中心",河北省委领导强调,要把学习研究习近平总书记系列讲话精神不断引向深入,努力使河北省学习讲话精神工作走在全国前列。至今在全国公开的报道中,还没第二家,这是一个显著的特例。但相信这不会是孤例,此口一开,以中国官场的形式主义,迟早会有下家跟上来的,而且不排除其他省委或研究机构已有类似机构,不过没做报道而已。
文宣从来是个人崇拜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工具,皆因其具有强大的"洗脑"功能,会不知不觉改变一个人的思想和看法。在互联网和自媒体时代,文宣的此种功能或许会有某种程度的弱化,但它仍是塑造领袖权威不可或缺的手段,所以,仍然要不遗余力地使用。
另一方面,虽然对领导人的不恰当的夸大宣传,多是由官方在主导,但在官方成功地引导后,民间也会自觉跟进,尤其是某些学者和媒体,出于各种目的,会自觉地会加入到这个对个人崇拜的造势中来。例如,人民日报下属的人民论坛杂志在去年年底,就特别策划了一组"习近平治国理政思想梳理",邀请御用学者,系统总结习的执政思路和特点。而近期影响很大的两篇文章,一为中央党校《中国党政干部论坛》发表的署名为文秀的《习近平的领导风格及特点》,把习近平的领导风格及特点概括为亲民乐民、刚柔并济、轻松自如、民主开明、敢于担当、自信笃定、稳健厚重、务实灵活八个方面。姑且不论其概括是否准确,文章充斥着阿谀之气,如称,"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在改革发展稳定、内政外交国防、治党治国治军等诸多方面和领域,表现出高超非凡的领导才干和领导艺术,凸显了其个性鲜明的领导风格及特点,获得点赞,赢得好评,用普通网民的话来形容,展现出了独特的可敬可爱、可亲可近的'主席范儿'、'领袖范儿'"。一为大公网刊发的《习近平深化改革"顶层设计师"身份渐显》,直接给习封一个"顶层设计师"身份。两文通过网络传播,影响很大,从网民大量对其歌功颂德的跟帖,实际上对整个社会形成个人崇拜的氛围会起到催波助阑作用。
我有时在想,此类对领导人的称颂,是否反映了民众一种自发的对领袖个人权威的认同,还是此乃官方的网络水军所为。经观察发现,自官方发起清网行动后,网络上凡是涉及到对中共领导人的评价,几乎是一边倒的赞扬,这不能不令人怀疑是官方在暗中引导和操控网上舆论。
然而,对个人崇拜来说,无论是民众自发的,还是官方引导和操控的,在性质和后果上都一样。个人崇拜可以是由人民自发引起,也可由统治者的宣传而引起。人民之所以会对某个政治权威有自发的个人崇拜情节,大概有两个因素,一是这个政治权威确实建立了一定功勋,二是社会环境使人民体认到需要这样的权威。而从现实来看,个人崇拜往往是人民自发和统治者操控作用的结果。一般是统治者看到人民有这种朴素的个人崇拜的社会心理,于是利用掌握的强大的宣传机器,有意识地推动社会的个人崇拜氛围,塑造一个强势领袖的形象,让民众认识到,只有他才能解决迫在眉睫的各种社会问题。
尽管宣传在个人崇拜中是极重要的工具,但不是唯一的工具,让官僚队伍和反对派感到适度恐惧也是一个重要手段,甚至在某些情况下比宣传更重要。从此角度说,目前开展的整党、肃贪和治吏都具有塑造个人崇拜的因子。关于这一点,限于篇幅,不再论述。
总之,个人崇拜可以导致个人专权,为搞个人专权也可发动个人崇拜。中国有个人崇拜的历史、社会和心理基础,当下这种基础已从隐性转为显性。至于最后是否会形成全民对新领导人的个人崇拜,目前无法预知,因为它还取决于其他社会因素,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即使会形成对新领导人的个人崇拜,也不会是文革的简单翻版。然而,鉴于个人崇拜给中华民族带来的灾难,我们仍须睁大眼睛,极度警惕各种类型的个人崇拜。
——金融时报中文网,网友推荐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