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7年3月31日星期五

扬天衡:打貪能手擅玩貪 諜網巧誘美女官

西方社會一直站在道德高地睥睨中國式腐敗,他們自信地認為民主制度就是最完善。

一款以世界大戰為主題的遊戲把中國設定為最有效率的國家,致命傷卻是極高的貪污率,但時移勢易,中國將會成為世界上數一數二清廉的國家(至少表面上)。中共危機意識極強,經過雷厲肅貪打虎,官場除去瘀血,也除去了執政的不穩定因素。這是一種功利的自律道德,執政者預視最壞結果繼而防患未然,與人民的監察無直接關係。

西方社會一直站在道德高地睥睨中國式腐敗,他們自信地認為民主制度就是最完善,有民眾授權和監察,能避免了最壞結果。不過,法國大選前哨戰揭發了候選人菲永和瑪琳勒龐僱用親信吃空餉,更揭示類似做法在歐洲議會已成為政壇的潛規則,說明了沒有誰比誰高尚。相比中共,歐美反而缺乏誘因清除陋習,傳媒一樣被操控,人民一樣被愚弄,一樣藏污納垢。

在這個大背景下,中國在經貿上利誘諸侯,各國奉行利大於義,本身已屬腐敗;在鎂光燈背後,中國的情報機構更巧妙地覷準這種腐敗,找機會下刀,甚至比任何國家的間諜更懂得利用「貪污」去謀情報。國企瘋狂收購各大城市的商住物業,為華諜提供了溫床。對付八方而來的駐華使節,官方亦熱情款待,暗設重重圈套。近日,美國拘捕了一位在國務院任職多年的資深女外交官克萊本,她涉嫌收受中方人員報酬,洩露美方的機密,妨礙司法公正及和向FBI作假證供。
 图为代理助理国民安全总检察长麦克科恩(Michael McCord)在2014年发表谈话。麦考尔(Don McCord)于3月29日宣布对Candace Marie Claiborne进行联邦指控。
此案例讓我們更了解中國間諜的操作。克萊本的墮落之路緣於被派駐北京和上海工作,供詞透露她案發時與一位「小白臉」在上海同居,向他抱怨欠稅9000美元,錢不夠花。很快兩名中國情報人員主動接觸,幫她在上海找了住處,送贈iPhone和電腦等財物,每年匯入兩萬美元生活費,及為「小白臉」支付了上海東華大學設計學院五萬美元學費。克萊本想送「小白臉」繼續深造,唯力有不逮,於是接受了中方的殷勤。其後「小白臉」觸犯了刑事案,中方人員也利用關係幫助脫身,間接馴服了克萊本。

法庭沒有提及「小白臉」的身份,最大的陰謀論是當局施以美男計擄獲克萊本的芳心,作為先頭部隊了解目標的弱點。即使這不是事實,也看得出華諜的心計。他們不會一開始就提出交易,而是採取一連串行動降低目標的戒心,所送的厚禮多到對方不好意思承受,因而自覺虧欠,不得不以情報作為報答。到2011年,克萊本有份參與國務院內部對中美經濟對話的分析,她趁此機會將報告洩露給中方。

2012年,異見人士陳光誠逃入北京的美國大使館,中方人員亦傳接觸克萊本套取大使館內的情況,方便日後部署。直到去年FBI開始懷疑她,派人假扮中方人員接頭。幸虧她拒絕交易,才沒有被當場抓痛腳,可以選擇不認罪。她與華諜接觸的這五年正正是奧巴馬治下中美關係的黃金五年,在習特會前夕鬧出此等風波,未免太過巧合。

粵諺說得好:「牛不喝水不能按下牛頭。」克萊本若被判囚實屬咎由自取。不過,故事引伸出一個非常深刻的隱喻:中國可是貪腐方面的專家,懂得對付國內毛病,也懂得對付你們外國這些初學的貪婪者。在外國政客眼中,中國是個撈油水的好地方,但誰都沒法在這個大醬缸中自清,背後又出賣了多少國家利益?中國在他國政壇扶植自己勢力是遲早問題,在一帶一路沿線容易,在歐美困難,但反過來力抵外國勢力干預,卻做到滴水不漏。這算是立於不敗之地了吧?
——东网

1 条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