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8月7日星期日

余杰:姜維平必須停止炮製劉曉波獄中生活的謠言(附姜维平:刘晓波狱中种菜)

刘晓波
曾經因為跟與薄熙來存在私人恩怨而下獄,後來移居加拿大的官方記者姜維平,近日在《縱覽中國》網站發表了《刘晓波近况——狱中种菜》一文,披露了大量聲稱從"可靠人士"那裡得到的若干劉曉波獄中生活的細節。然而,劉曉波及其家人跟姜維平並無來往,姜不可能從劉曉波及其家人那裡得到任何第一手的信息,姜維平所謂的"可靠的消息渠道"究竟是什麽呢?

姜維平文章中細節多半荒誕不經,而且與實際情況南轅北轍。仔細推敲就能知道,要麽是姜維平自己的胡編亂造,要麽是中共方面借助姜維平這個重新歸隊的"卒子"向外放話,醜化劉曉波並美化中共監獄的狀況。在多名被捕的人權律師和活動人士遭到密集審判的嚴峻時刻,傳播這種謠言所能起到的惟一的作用,就是幫助中共減緩外界的壓力。在此意義上,姜維平的惡劣行徑宛如"超級五毛"——只能用"五萬"來形容了。

姜在文章中寫道:"据说,上级管理刘的拨款多达1000万。但也有人说,那是周永康时代的事,现在没那么多,大约500万。"這兩個數字究竟是誰說的呢?姜故意語焉不詳。因為這根本就不是事實,就是他自己出於惡意的編造。這個天文數字讓外人以為,劉曉波似乎不是被關在監獄中,而是住在豪華的五星級飯店中——在五星級飯店中住一年,也花不掉一千萬的巨款。那麽,只能說明,中共已經進步到無比溫柔的地步,你們還有什麽不滿意的呢?

姜在文章中寫道:"刘情绪恢复淡定,狱方与他达成口头协议,他可以读书看报,看电视,学英语,写文稿,还可以种菜。……刘霞每月探监送来许多书,刘拼命地读,写了大量笔记,按规定放在管教那里,统一保管,不得外传,但监狱答应将来刑满释放时归还他。"這是與事實完全相反的謠言。

劉霞於近日親口告訴我,二零一零年年底之後,當局就不允許她給劉曉波送書進去,劉曉波只能閱讀監獄方面提供的書籍。監獄方面提供的是什麽書籍呢?是監獄圖書館中原有的一些通俗讀物、官方的雜誌和報紙等等。劉曉波根本不願閱讀這類浪費時間的、毫無含金量的書籍。這幾年來,劉曉波基本處於無書可讀的痛苦境況之下——對於愛書如命的劉曉波來說,這是對他最大的折磨。

此前劉曉波幾次入獄,劉霞都可以給劉曉波送書進去。當然,每一本書都要經過監獄管理方的嚴格審查:首先,必須是中國國內的正式出版物;其次,即便是國內的正式出版物,若是某些作者寫的、具有敏感內容的書籍,也會被扣留。(劉霞曾經告訴我有那些書被扣留或被退回)儘管如此,劉霞先後送進入了數百本書,讓劉曉波"大飽眼福",包括劉曉波這次入獄的前兩年也是如此。但是,最近幾年來,隨着中國大環境的惡化,劉曉波在獄中的待遇也隨之惡化,包括無法讀到劉霞幫他挑選的高質量的人文和文學方面的書籍姜維平的文章的很多細節,乍一看活靈活現,仿佛他本人是聯合國派去的視察員,就在現場觀摩。但是,稍一斟酌,就會發現大都是一些相當拙劣的"野狐禪"。比如,姜寫道:"还有一次,刘因家属探视难而情绪不稳,管教说,你是诺贝尓奖得主,有一百万美金,海外有人也眼红,你别太生气伤身体,要多保重,将来好出去领奖,如果你死了,我们担责不说,你钱也灰飞烟灭。太可惜啊。"

在姜的筆下,獄卒居然成了劉曉波的善解人意的心理醫生,簡直讓人哭笑不得。劉曉波需要獄卒來安慰,就不是劉曉波了;獄卒有安慰劉曉波的水準,乾脆將諾獎頒給獄卒算了。可笑的是,難道獄卒抬出諾貝爾獎的一百萬美金獎金,就能誘惑劉曉波嗎?姜維平大概忘記了當初國際媒體報道過的那個鐡的事實:劉曉波在獲知自己獲獎的那一刻,就告知前去探望的劉霞,他決定將全部獎金捐獻給天安門死難者家屬成立一個基金會,他的決定得到了劉霞完全的支持。劉曉波根本不是一個貪財的人,若是爲了錢,他早就出國到西方大學任教了,收入早已超過一百萬美金了,又何必在中國數十年如一日地堅持下去呢?這個編造的細節完全是姜維平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只能讓人感到無比的噁心。

再比如,姜的文章中又寫道:"有一个管教对刘说,我们不想得罪你,谁都知道政治犯是咋回事,一旦中国变了天,你可能是总统,千万别狠我,我是听喝的小人物,你要学曼德拉,给俺个机会上主席台见识一下,说完,刘与管教都大笑。"看來,姜頗有小說家的想像力,他不去寫小說真是太可惜了。如果他寫小說,說不定會超過莫言,比莫言更有資格獲得諾貝爾文學獎。這樣,他就不用靠編造關於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的謠言來混稿費了。中共的監獄中的管教人員,如果具有這樣的幽默感,早就上央視取代趙本山了。實際上,那些根本不讀書、不思考的獄卒,哪裡知道誰是曼德拉,更不會有當年照顧曼德拉的南非獄卒的教育水準和道德觀念。

姜文還寫道:"可靠的消息来源说,刘学会了种菜,兴趣盎然,收获了很多,有的自己吃,有的给食堂,很多人都知道刘,包括一些管教都敬佩他。"如果監獄的小環境真像桃花源一樣晴耕雨讀、和諧美好,那麽監獄比外面危機四伏的大千世界更加安全幸福,更多的中國人乾脆躲到監獄享福中算了,至少不會像雷洋那樣被警察打死,而姜先生何必又要流亡到海外去呢?我本人的經歷以及很多遭到中共當局軟禁、監禁過的朋友們經歷都驗證了這樣的事實:從來沒有一個警察或獄卒敢於表達對異見人士的尊重。

從劉霞和劉曉波的其他親人那裡傳來的真實信息是:幾年艱難的牢獄生活,劉曉波的身體健康受到嚴重摧殘。劉霞說,"曉波駝背了,變成了小老頭,還說我顯得年輕"。而劉霞本人長期處於非法軟禁、與世隔絕的狀態,抑鬱症越發嚴重,白天需要服用藥物才能保持清醒,晚上需要服用其他藥物才能入睡。由於缺乏運動,劉霞在近期在身體檢查中還查出患上了高血脂。最近兩年,她的健康狀況不斷惡化,不得不放棄了心愛的寫作和繪畫——當然更不可能外出攝影。

劉曉波、劉霞夫婦爲了他們自己對自由的熱愛和捍衛,也爲了中國的民主事業,付出了沉重的代價。這樣的苦難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我自己無力承受,我相信姜先生也不能承受——否則姜先生為什麼不留在國內與共產黨"死磕"呢?因此,我們應當將更大的敬意獻給像劉曉波夫婦、胡石根、張海濤那樣不惜將牢底坐穿的勇敢者。身在海外,更當利用自由世界的資源,竭盡全力爲那些深陷黑獄、不能出聲的人權鬥士們呼籲,讓他們早日獲得自由。而絕對不應當像姜維平那樣,或是出於某種無法形容的、陰暗的嫉妒心理,或是自覺、不自覺地充當了中共的傳聲筒,寫作並發表此類跟事實截然對立、用語油腔滑調、是非觀點顛倒的"維穩文章"。長期以來,只反對薄熙來,不反對中共整個體制,甚至還寫文章歌頌溫家寶和習近平的姜維平,我原以為他只是思想觀念的侷限問題,但他的這篇文章發表後,我不得不對他產生更深的懷疑。

最後,我希望姜維平先生收回他編造或幫助傳播的謠言,並公開道歉。人在做,天在看,凡走過的必留下痕跡。


【附录】

刘晓波狱中种菜
作者:姜维平
可靠的消息来源说,中国著名的异议人士刘晓波,目前被监禁在辽宁省锦州监狱,虽然行动受到严密管制,但较之以前,宽松了许多,他是该监狱处遇最高的犯人,所谓处遇,是指监狱管理犯人的级别,一共分为四级,刘是诺贝尓奖得主,知名度高,关注人多,影响巨大,所以,是一级监护,狱方限制他的自由,但生活,学习,就医等方面比较优待,该监狱数千名囚徒必须参加体力劳动,但刘的工作是读书和种菜。可以与刘接触的管教,处长,副监狱长各一人,上级领导规定,只有这几个人可以与其交谈,此外,包括管教等任何人,不得以任何理由与其对话,以免泄秘。刘所在监区,与它犯有较远的距离,他有时可以近看大帮囚徒,但因直属狱政处之下的特殊监区,绝无机会与其他人员交流。
但近期,因海外对刘关注人士转移其他政治犯,再加上刘妻及家人比较配合,刘也情绪恢复淡定,狱方与他达成口头协议,他可以读书看报,看电视,学英语,写文稿,还可以种菜,监狱给他设立一个单独偏厦,搞了一块黑土地,增加一两个犯人助理员,这些犯人要有两个特点,一是刑期短,二是表现好,三是经常靠近领导,四是不识字,他们名义上照顾刘,实际上监视他,随时汇报他的思想行动,当然也和刘一起种黄瓜,西红柿和云豆等,但未被允许象魏京生那样养兔子,有时管教与他调侃说,你不要急着出去,你到了美国,老魏不喜欢你,同行是冤家,我们管你是例行公事,但不忌妒你。还有一次,刘因家属探视难而情绪不稳,管教说,你是诺贝尓奖得主,有一百万美金,海外有人也眼红,你别太生气伤身体,要多保重,将来好出去领奖,如果你死了,我们担责不说,你钱也灰飞烟灭。太可惜啊。
知情者说,和他零距离接触的人没文化,来之偏远乡下,什么也不懂,故不能在精神上帮助他,更无共同语言交流,但比较纯朴善良,有的与刘处得很好,有的不差,但不要紧,随时可以更换。刘霞每月探监送来许多书,刘拼命地读,写了大量笔记,按规定放在管教那里,统一保管,不得外传,但监狱答应将来刑满释放时归还他,刘对此有一些疑虑,不过上个世纪,他在大连劳动教养院坐牢,类似笔记都给了他。与以前最有趣的不同是,官场大裂变,以前当官的,包括一些监狱领导,管教也进了栏杆里面,比如,辽宁的前司法厅长张家成,现在被羁押,还没判呢,他是下令把刘关在锦州监狱的决策者之一,不知以后能否也关在这里,有一个管教对刘说,我们不想得罪你,谁都知道政治犯是咋回事,一旦中国变了天,你可能是总统,千万别狠我,我是听喝的小人物,你要学曼德拉,给俺个机会上主席台见识一下,说完,刘与管教都大笑。
可靠的消息来源说,刘学会了种菜,兴趣盎然,收获了很多,有的自己吃,有的给食堂,很多人都知道刘,包括一些管教都敬佩他,现在狱警会翻墙的人太多,什么都知情,而且,海外电台也能收听,他们以吃他种的东西为荣。由于种菜锻练身体,眼下他身体不错,估计活着出狱没问题,但他爱刘霞,她身体多病,情绪不佳,刘深感愧疚,有时失眠,焦虑,烦躁,不得不求医,管教密切关注,竭力安慰他,每次太太来监狱,他都把近况详告刘霞,但刘霞不敢转告他人,因为现在属地管辖,如果她透露了,有了麻烦,上级怪罪,管她的片警,国保,国安等,就会取消她的例行探监权。而且,那些人还扣发奖金,据说,上级管理刘的拨款多达1000万。但也有人说,那是周永康时代的事,现在没那么多,大约500万,不过,随着刘获释的时间临近,对他的以后去向的考虑也增强了,可能会送他出国,如果他同意就可以走。
2016年8月5日于多伦多
——转自《纵览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