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0月30日星期五

王思想:為國生娃 以人為工具

這兩年,學者們對計劃生育的抨擊形成潮流,抨擊的語氣越來越激烈,不知道是學者自發的,還是得到了上面的授意。很不幸,我背負了「支持計劃生育」的名聲。
前兩天,有個朋友打電話說:「五中全會宣布放棄計劃生育了,允許生兩個孩子了,你還支持計劃生育嗎?」趕緊上網看新聞,果然,中國五中全會允許生二胎了,不過並無「放棄計劃生育」的說法,相反,該會議繼續肯定計劃生育。
允許生二胎,其實還是計劃生育。即便改為允許生三胎,依然是計劃生育。
事實上,我從未支持計劃生育。任何一個智商正常的人,都不可能支持牽牛、扒房、罰款、強制流產為主要手段的做法。如果拋卻暴力那部分,對於溫文爾雅的計劃生育(假如存在的話),就可以支持了嗎?仍然不可。生育是動物延續種族的本能,禽兽尚可自由生育,何況人類?
我一直的觀點是:就中國的土地資源、水資源等自然條件來說,實在無法承載太多的人口;13億人,在目前的人類智慧面前,的確是超出了中國這塊土地的承載能力。我在各種場合、各種文章中都是這個觀點。
這個觀點僅僅停留在概念層面。如何讓人口降下來,並無良策。僅僅依靠提倡,不管用;依靠政府下指標,禁止多生,則不僅侵犯人權,並且難以操作。如果對於多生者給予經濟處罰、暴力懲罰,則又成了計劃生育了。
我所憤怒反對的,是那種「人口少不利於經濟發展的觀點」。這些觀點非常無知、無恥,卻被眾多人傳誦。其主要內容有二:年輕人少了,誰來養我們的老?人口少了,勞動力和消費能力都上不去,經濟就不能發展。
這兩個觀點的無知在於其沒有認識到:中國經濟是依靠人口紅利上去的,這不正常,更不值得提倡;其無恥在於,利用新生人口來養老、刺激消費,那是把後代當成養老工具和消費工具了。
以人口為工具的觀點,是GDP崇拜、是卑劣的愛國主義的變種,把種族的延續、人類的親情,給拉低到為國生娃的地步。所謂的人口紅利,這個非常無恥的詞彙,掩蓋了中國經濟模式中眾多見不得陽光的東西,我們還要為此遭受多少苦難?二胎政策,掩蓋不了遍地的矛盾。
羊生羊,豬生豬,以及獅子老虎的生育,都是為了繁育種族,而不是為了養老。我們人類是高級動物,怎麼能把後代當工具使用?
現在,中共五中全會決定允許生二胎,是為了發展經濟,還是為了維護人權?會議未對此進行說明,咱也不好猜測。不過,從法理上來說,一個黨的會議宣布允許生二胎,這只是某個黨派的觀點,具體改變國策,還要經過議會。
中國的計劃生育政策,是全國人大通過、國家元首簽字施行的,被稱為國策,所以就不是某個黨的政策所能改變的。全國人大何時討論通過修改後,國策方可改變。至於「計劃生育是惡法,不必遵守」,那個觀點很複雜,不是幾篇文章能說清楚的。
以獨生子女政策為核心的計劃生育,導致了幾代人的痛苦,這是事實。而我們面對痛苦所表現出來的反應,似乎說明這個民族就應該受此痛苦。
這兩天,關於二胎的段子在網絡上瘋狂地制造出來,又瘋狂地傳播。面對如此重大的事件,百姓以發牢騷、發段子來惡搞,而學界,也普遍缺乏理性的反思。
二胎化以後,人口會大幅度增長嗎?經濟會走出衰退嗎?這兩個答案應該都是否定的。城市人群已經被搞房價、高學費、高醫療費、高社保繳費壓得喘不過氣來,沒及個人敢多生。農村民眾則基本接受二胎觀念,並基本能享受二胎。
放開二胎政策,最直接受益的是富人,尤其是那些富裕的公務員。在中國,公務員屬於富裕階層,這是中國特色。以前,為了保住公務員的位置,那些人不得不嚴格遵循生一胎的政策限制,使得公務員團體成為最受獨生子女政策痛苦的群體。也使得百姓在尖刻生活中聊以自慰:咱總算在生孩子方面比公務員有點優勢。如今,二胎政策一出,公務員喜笑顏開。
那些非公務員的富人,他們早就不受獨生子女政策限制了。不就是錢嗎?窮人被罰幾萬或許可以傾家蕩產,富人交個幾百萬也無所謂。張藝謀就是通過700萬元罰款實現了生育自由。
房地產商人是受益者。低迷的樓市、崩潰的房價迎來了重大利好。
而窮人呢?生活還將繼續,二胎敢不敢生,要看勇氣。
所以,那些以人口為工具的所謂學者,他們不僅無知、無恥,還無用。他們等不到他們所呼籲的人口紅利。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