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7月8日星期二

高新:“吉林帮”成员都是因为“政治上强”才“前腐后继”


cyl.jpg
资料图片:2012年3月5日,徐才厚出席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法新社)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里已经向读者和听众们开列了从江泽民时代开始形成的中共政坛里的"吉林帮"内陆续产生过多少个"国"字头的高官,虽然正国级只有一个,但不包括王刚在内的副国级竟多达两位数,从被江泽民提拔至中央政治局委员兼国务院副总理,在副国级位置上尸位素餐十年整的回良玉和被江泽民犒赏过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的赵南起往后,陆续还有从吉林省委副书记位置上高升的现任中央书记处书记兼全国政协常务副主席杜青林,从吉林省省长、省委书记位置上高升的现任政治局委员兼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担任过吉林省委常委兼省委宣传部长的现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吉炳轩,从出生到官至吉林省副省长的五十年时间里都没有离开过吉林,日后官至民盟中央常务副主席和现任全国政协副主席的陈晓光,从吉林省长位置上调升中央的前国务院国务委员兼秘书长、退位政协副主席王忠禹,以及正在检察院的预审室里听候习近平政权"司法处理"的苏荣和徐才厚。

几乎笃定是下届副国级领导人选的"吉林帮"成员中至少有一个中共中央统战部副部长兼全国工商联党组书记、全国政协常委,已经是连续三届中央候补委员、一届中央委员的朝鲜族人,张德江一手培养和提拔起来的全哲洙。按照中共高层从江泽民时代即已经进行的如意安排,朝鲜族干部赵南起的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任满之后,另外一位与张德江在吉林省被同期提拔,曾长期在国务院系统和中央中央统战部担任正部长级职务的朝鲜族干部李德洙是应该在二零零八年三月荣升全国政协副主席的,待此公任任满两届后,将在二零一八年把全国政协副主席中的朝鲜族名额传递给全哲洙,可惜的是李德洙在已经高高兴兴地把国家民委主任等职务交出,静候全国政协新一届领导人"建议名单"被正式公布的时候,中纪委开始了对他的贪腐问题调查。继而不知是因为张德江力保的结果还是被查有实据的贪腐问题不是"特别巨大",李德洙终于得以"平安降落" ,但出任政协副主席也已经断无可能。

再往前追述的话,江泽民时代也曾是副国级预备人选的吉林省委一把手出身的高狄虽然是含恨出局,但从张德江到回良玉等所有中共政坛上的"吉林帮"主要成员都对他感恩戴德,也足以令他自觉宽慰了。

如果仔细核对一下上述"吉林帮"的"国"字头成员二十世纪八十年代里在吉林省被陆续重用的经历就会发现,他们大都是我们过去文章中已经介绍过的江泽民入玉中南海之后最先获得他政治信任的吉林省委书记出身的高狄在主持吉林省委工作时被提拔到吉林省省委、省府或下属厅局的。也有人认為,江泽民进入中南海之后,在首先提拔自己过去有过共事经历,从而在政治上比较信任的干部的同时,也对出自吉林省的干部器重,是因為一九八九年春夏之交的"政治风波"过程中,吉林省委表现得最稳定,被中央认為是"省委坚信中共中央的正确领导,採取有效措施,坚决制止动乱,稳定吉林局势。全省党的组织和党员队伍经受住了1989年春夏之交国内政治风波和国际政治风云剧变的严峻考验。"

而在赵紫阳下臺后,当时的吉林省委一班人,以及当时已经从吉林省调至国务院工作的张德江等人,是在拥护江泽民问题上表态最及时的一批。之所以如此,说到底还是因為他们的老领导高狄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历史上是专职党务工作者出身,一九八八年四月被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组部长宋平建议,从吉林省委书记位置上调升至中央党校副校长的高狄,一九九二年邓小平南巡过后,因為在《人民日报》配合宣传的行动慢了半拍,故海内外盛传是受了邓小平痛斥。

邓小平当时是否痛斥过高狄,至今无依据可考,但高狄当年政治上失落的直接原因还是他在中共十四大召开之前的中直机关的党代表选举过程中落选。

网上至今仍然还可以查找到一篇人民日报老报人卢祖品撰写的《高狄下台——往事》一文,说的是一九八九年六四镇压之后的三年时间里,因为自认有江泽民作后台,连邓小平都敢怠慢的高狄的倒行逆施,人民日报一片白色恐怖,有识之士无不切齿痛恨。1992年7月上旬,中直机关党代会选举出席十四大代表,高狄、王忍之、徐惟城、邓力群四大左派落选的消息传到人民日报报社,闻者奔走相告,无不欢欣鼓舞。10月18日,十四大闭幕。只能被江泽民政权安排为"列席代表"的高狄当然无法继任中央委员。中共中央11月13日撤销高狄人民日报社社长和王忍之中宣部部长的决定,人民日报拖到12月2日才宣布,不知何故;念完全场发出暴风雨般的掌声,经久不息。会后还有人放鞭炮庆祝。

如上这段描述也可以从一个侧面见证出高狄同志一手培植,江泽民同志大力提拔的中共政坛上的"吉林帮"成员们的在体制内的"人望"如何。

十四大召开之前高狄即已经落选十四大代表,再加上江泽民在十四大上已经发誓要"改邪归正",不再继续施行极左路线,高狄出任一届副国级领导人的预想自然落空。
"吉林帮"成员中与高狄政坛经历比较相似的是如今已经落马的苏荣,此公和高狄一样,都是从地方省委一把手位置上荣调中央党校常务副校长,而后又从中央党校调出任另外一个正省部级的重要职务的。

高狄下台两年多以后,江泽民在為继高狄之后从高狄时代的人民日报总编辑升任社长职务的邵华泽考虑接班人选时,还是从吉林省选拔了一个叫许中田的时任吉林省委常委兼省委宣传部长。

按照中共内部人士的说法,历数那些吉林帮成员,政治上"左"是一个赛一个的,官德上靠得住的则只有一个,那就是许中田,可惜此公是死在领导岗位上了,不然也应该会被江泽民犒赏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的。

而官德最差,名声最坏的吉林帮成员,无论是苏荣还是徐才厚,充其量只是"吉林帮"中的贪腐新秀,当苏荣和徐才厚还是在贪腐大潮中小试牛刀的时候,回良玉和另外一个叫高严的吉林省长出身的李鹏亲信早已经是大刀阔斧了。

高严曾经是高狄主政吉林时期一手提拔起来的当时的吉林省府"最年轻的正厅局级干部",高狄调京之前即已经被安排为副省长人选,江泽民上台之后又和回良玉一样因为"政治上强"被高狄强力推荐给江泽民。在从吉林省长位置上被江泽民调升云南省委书记数年后,这位高严又被李鹏收编,成为李鹏直接掌控的国家电力系统的掌门人。

在掌握国家电力系统期间,高严个人的腐败行为用当时中纪委专案组给中央的调查报告中的原话说是"触目惊心,令人发指"。而他在被江泽民指示"有必要对此人采取'双规'措施"的当天居然能够成功出逃的幕后背景至今是谜,说法之一是家人曾收受过高严巨额贿赂的李鹏担心高严落网后会供出自己家人才抢先给高严发出了"远走高飞"的密令。

近些年来,即使是中共内部也是一直都在质疑中共当局为什么不能象对付赖昌皇一样对付正在澳大利亚安享晚年的高严,质疑未果自然也都把怀疑的焦点集中到李鹏身上。
至于贪污和受贿金额外界说法不一,但其为官阶段的个人腐败程度绝对与高严有得一比的回良玉为何会根本不担心会被中纪委调查到自己头上,日后的文章中会陆续介绍。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