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7年3月26日星期日

冯学荣:我为什么瞧不起中国历史学家

中国的历史学家是一个笑柄多多的群体,今天我们谈谈,他们都是些什么样的人。
历史学家笑柄一:双重标准
中国历史学家最大的笑柄之一,就是看问题有双重标准,例如大清帝国的铁骑在嘉定屠城,是罪行,但同样是大清帝国的铁骑,将准噶尔汗国的人不分男女老少屠杀干净,这叫做"平定准噶尔"。
同样是大屠杀,杀的对自己不利,叫做罪行;杀的对自己有利,则叫做功绩。
还有,匈奴不可以打进我的国土,但是我可以进攻大漠、追杀匈奴,别人杀进来是侵略,我杀出去则是自卫。汉武帝南征北战,将大片别人的土地收入自己的囊中,然而这件事,我没有见到任何一个历史学家站出来,发出过一丝的批评,为什么?屁股决定脑袋。
历史学家不堪面对的是,如果没有侵略,广东只是俚人的天下,汉人的疆域从哪里来的?
打来的。
日本人吞并台湾朝鲜成为日本帝国,是侵略,然而秦始皇吞并六国,统一中华,则是历史的功臣。
你所在的立场,决定了你看到的世界。
还有,分裂蒙古是罪行,分裂朝鲜则是功绩。
还有,美国水兵在民国耀武扬威,是国耻;大清北洋水师在日本长崎耀武扬威,则为国庆。
还有,荷兰东印度公司从原住民手中夺走宝岛,叫做侵略,郑成功从荷兰人手中夺走宝岛,叫做收复,而原住民作为宝岛的主 人,则在历史中失去了位置。
还有,英国在上海设租界,是侵略,大清帝国在朝鲜设租界,是亲善。
各种双重标准,各种流氓。叹为观止。
照照镜子,你,是不是这样的人?
历史学家笑柄二:逻辑混乱
中国历史学家,同时也是一个很爱面子的群体,因此就算是亡国这种事情,都可以被他们写成一段优美的历史,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蒙古帝国吞并汉人帝国(宋朝)的事情。
明明是汉人帝国亡国于蒙古,中国的历史学家却说那也是中国的一个朝代,叫做"元朝"。事实上,根本不存在什么"元朝",所谓的"元",不过是当时横跨欧亚两大陆的大蒙古帝国(The
Mongol Empire)的一部分。在当时蒙古统治者的眼中,汉人是贱民,是被征服者,元朝根本就不是中国。
当年忽必烈派兵进攻日本,这件事在日本的历史中叫做什么?叫做"蒙古袭来",为什么日本人不把元朝侵略日本的战争叫做"中国侵日战争"呢?因为元朝根本就不是中国。
所谓元朝,不过是汉人前后97年的亡国史,仅此而已,根本不存在什么"元朝",成吉思汗也不是中华的民族英雄,元朝也不是中国人的国家。
如果一股侵略者亡了我的国家,建立他们自己的国家,然而他们的国家在历史中后来又变成是我的国家,那么试问所谓的抵抗侵略,又有什么意义呢?
逻辑混乱。
大清帝国也一样,也是汉人亡国的历史,前后268年,大清帝国是不是中国?不是。这一点,丁汝昌邓世昌们看不清楚,然而孙中山却是看的很清楚,所以在甲午战争爆发那一年,孙中山急急忙忙找了日本驻香港领事馆,干嘛?要钱,要枪,孙中山要日本出钱帮他,他要组建一支武装,在南中国和日本实现南北夹击之势,共同攻击大清帝国。
孙中山为什么要和日本联手攻击大清帝国?因为大清帝国不是中国。中国在1644年已经亡了。这一点,孙中山看的很清楚,当年的同盟会上上下下,基本上都看的很清楚,所以孙中山要日本帮他推翻大清,然后恢复一个汉人的国家。
所以我们回首再看两次鸦片战争,我们中国老百姓应该帮助谁?答案是:应该帮助英国人,赶跑满清鞑子,然后在英国人的扶持下,恢复一个汉人的国家,然后作为报酬,向英国全面开放中国的市场,这才是正确的路子。
注意:史料显示英国并无领土野心,与英国合作并无亡国风险;且开放市场对双方均有利,此乃经济常识。
所以我们说两次鸦片战争,是谁挨打了?是"我们"挨打了吗?不是。是满清侵略者挨打了。以自由贸易为旗帜的英国代表先进的文明,我们如果是有眼光的人,我们应该站到英国一边去,共同推翻大清,建立一个自由市场经济的汉人国家。
历史学家笑柄三:自欺欺人
中国历史学家还是一个很狡猾的群体,他们懂得删减历史事件的前因后果,进而迎合读者的喜好。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1886年大清帝国北洋水师在日本长崎耀武扬威的事件。这件事今天从历史资料看来,毫无疑问,是大清的水兵先动的手,然而在中国历史学家的笔下,几乎所有关于这件事的历史图书、影视作品等,清国水兵先动手这个情节,都变成了日本警察先动手。
骗人能长久不?不能长久。因为人性求真。总有人站出来说真话。例如我。
你一个泱泱大国的水兵,倚仗自己的炮舰强大,到人家的国土上去动手打人,事后不但不反省,而且还堂而皇之在历史书里公然撒谎,说是人家先动的手,这是一种什么样的行为?
都喜欢骂日本鬼子?自己又是什么?五十步笑百步,仅此而已。
还有火烧圆明园,你把人家谈判使团的人给杀了,两国交兵不斩来使,这是谁的祖宗教导的?杀了人家使团,怪人家烧你的园林?1979年你派个使团到河内,被人杀杀看?你会怎么想?
还有义和团事件,历史学家只告诉你辛丑条约,然而山西巡抚毓贤在太原对传教士不分男女老幼实施大屠杀,我没见一个中国历史学家下笔写过一个字。
阉割前因,只留后果,这就是中国历史学家欺世盗名的惯用伎俩。
然而,自欺欺人只能爽一时,时间一久,一切都会水落石出,大白天下。
双重标准,逻辑混乱,自欺欺人,他们这一代已经没救了,我们寄希望于下一代,希望我们的年轻人,将来个个都是明白人,不要再做这样的骗子。
来源:作者博客
附注:
冯学荣,男,1979年出生,广东阳江人,现居香港,毕业于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法学院,优秀作家。
出版著作:
2012年4月 团结出版社《历史其实很雷人
2013年1月 香港中华书局《从甲午到七七:日本为什么侵华》
2014年2月 中国文史出版社《原来如此第2辑:清同治以后150年中国底本》
2014年3月 香港中华书局《从共和到内战:见证北洋十七年》

3 条评论:

  1. 現在中國之前的都是東亞歷史,冀盼思維清晰的黎先生也能早日脫離漢華地理是歷史的餘毒。

    回复删除
  2. 敢說真話的學者!讓人敬佩!

    回复删除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