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9日星期三

何清涟:2018年——中國緣何失去了美國?(上)

時值年末,盤點今年國際大事,最大莫過於中美關係急劇惡化。從總體態勢判斷,是美國將對中國打開的大門正在一點點收窄,而中國對此只能被動應對。此情此景,總讓人想起20世紀40年代至50年代初,發生在美國府院之間的「誰讓美國失去了中國」大討論。盤點一下2018年,中國緣何失去了美國,其間頗值玩味。

中美關係的戰略性反思


2018年,中國對美國的所有行動一仍其舊,千人計畫照舊進行,大外宣仍然秣兵厲馬,用求借偷方式支撐的中國製造2025宏圖宣為國策,但一直對此高度容忍的美國今年卻不幹了。摸准了新總統對國家安全有所考慮這一脈搏,在對華外交中長期處於受壓抑狀態的屠龍派開始暢所欲言,中國想方設法在美國內部經營多年的所有統戰工作,在這一年均趨於瓦解。

與2017年幾個局限於智慧財產權、學術間諜的聽證會不同,2018年上升到中美戰略競爭這一層次。2月16日,美國國會眾議院軍事委員會就美國與中國的戰略競爭舉行了聽證會。普林斯頓大學國際關係教授、2003年到2005年期間擔任錢尼副總統辦公室國家安全事務副助理和政策研究室主任的弗裡德伯格(Aaron Friedberg)在聽證會上表示,自從冷戰結束以來,美國對中國採取的「既接觸又平衡」的雙管齊下的策略,目的是要在保持穩定的同時通過與中國的接觸來「馴服」並最終改造中國,使其成為美國主導的自由主義國際秩序中的一部分,最終實現政治上的民主化。但是中國並沒有按照美國所希望的道路走下去,不但沒有走向民主化,國內政治反而變得更為專制,軍事上更加民族主義,外交上更為強勢,有時甚至是咄咄逼人。弗裡德伯格的結論是:「美國過去25年的對華策略失敗了;中國目前正在尋求一個範圍廣泛的、全政府的策略,目的是要取代美國在東亞乃至全球的主導地位。」 因此,對付中國的挑戰將需要美國採取一個新的綜合性策略,一個能更有效的動員、整合以及動用不僅是美國而且包括我們夥伴的國力中所有手段的策略。

美國對中國採取的「既接觸又平衡」的雙管齊下的策略,目的是要在保持穩定的同時通過與中國的接觸來「馴服」並最終改造中國。(湯森路透)

與會專家的意見是:中美戰略性競爭不可避免,美國現在還有機會,必須當機立斷做出決定。

此次聽證會之後一個多月,美國對中國發動貿易戰。中國方面為了應付這場貿易戰,號稱知美派的王歧山經常會見到中國訪問的美國商界、政界、學界各路人物,卻始終不得要領,原因說穿了很簡單:他見到的都是擁抱熊貓派,這些人是反川普陣營人士,他們既不瞭解白宮在想什麼,提供的意見根本不具有針對性。

2018年:美國反中國紅色滲透的幾個重要報告


從克林頓時期以來三任總統的24年當中,中美每有衝突,就是擁抱熊貓派發揮作用的時機,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的重要人物只要出場,滿天烏雲也會消散。但2018年與以前不同,美國陸續推出的幾個報告與國會聽證會,都指向主張中美友好長達幾十年的「擁抱熊貓派」(Panda Huggers),意在排幹沼澤。

1、學術間諜的指控公開面世

2018年2月份,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局長克里斯多夫·雷(Christopher Wray)在美國參議院情報委員會的聽證會上聲稱,中國「學術間諜」瞄準了全美的學術機構,特別是科學、數學等學科,他們用的還是那些「非傳統」的線人,比如教授、科學家、學生,這些線人基本上滲透到了每個學科;成為美國全社會的威脅。而美國學界的「天真」則使這一問題變得更加嚴重,因為他們拒絕承認自己內部有為中國提供情報的「線人」。

按照雷的說法,中國間諜利用了美國學術界的開放性,而這種開放性又是美國社會向來尊重的;因此,中國對美國的威脅,已不僅僅是對「美國政府」(whole-of-government)的威脅,而是對「美國社會」(whole-of-society)的威脅,這需要全美社會攜起手來共同應對。

雷在聽證會上說,孔子學院則是FBI重點監視的目標。因為它會跟美國的大學合作。

年向孔子學院投注預算高達百億美元、廣設孔子學院,近來更傳出挖角台灣資深華語教師。圖為習近平出席全英孔子學院和孔子課堂年會開幕式。(圖片取自新華社)

《華盛頓觀察報》報導了這次聽證會。該報導還說,美國官員普遍認為,中國打算利用學術間諜和教育項目來影響美國的公眾輿論,這都隸屬於旨在促進中國力量增長的長期計畫的一部分;這項計畫的外交政策被稱作「百年馬拉松」,其最終目標則是讓中國在本世紀中葉取代美國成為超級大國。

4月11日,美國國會眾議院一個科技委員會於就美國學術機構被外國情報機構滲透舉行聽證。聽證會上,多位證人指出,中國「學術間諜」正滲透美國各個高校獲取科學技術,威脅著美國的國家安全和經濟安全。《間諜學院:中央情報局、聯邦調查局和外國情報機構如何暗中利用美國大學》一書的作者丹尼爾·戈登(Daniel Golden)參加了這次聽證會,他特別指出,中國通過孔子學院來擴大自己的軟實力以及長期的影響力,並試圖影響美國下一代的領導人;同時,中國還試圖通過向美國高校提供資金,打造情報收集和影響政治進程的平臺。

2、智庫與K街遊說集團與中國的利益關連被曝光

「學術間諜」的指證對美國中國研究學界的壓力相當大。美國智庫曾以公正客觀聞名,政府與媒體對它們的研究多有依賴,成為影響政府與輿論的一種重要的間接權力。但近年來,智庫受到接受資助為外國政府遊說這一指控。《紐約時報》曾於2014年9月7日公佈一項調查稱,過去幾年,十余家華盛頓智庫接收了外國政府的大量資金,淪為遊說機構,推動美國官員採取利於捐助國的政策。一些學者當時也被迫承認自己迫於壓力作出利於捐助國的結論。據《紐約時報》報導,收買美國智庫的大部分資金來自歐洲、中東以及亞洲部分地區。其中以阿聯酋、卡達尤甚,中國亦名列其上,收買的方式也多種多樣。

上述不光彩的事情均涉及民主黨智庫及政界人物建立的K街遊說機構,雖然無人否定調查報告的真實性,奧巴馬政府還是假作不見。此後這類指控還有,比較有名的報告與國會聽證會有這麼幾次:2016年7月30日,美國的網路安全智庫關鍵基礎設施技術研究所(ICIT)在華盛頓舉行發佈會,推出題為《中國的間諜王朝:經濟上千刀萬剮的淩遲之死》(China's Espionage Dynasty: Economic Death by a Thousand Cuts)的報告。報告說,中國尋求的不僅是竊取商業機密,而且是在經濟上破壞和打垮(interrupt and cripple)包括美國在內的西方國家。 2017年12月13日,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ECC)舉行題為「中共的長臂:向全球輸出有中國(中共)特色的威權主義」聽證會,指責中共海外滲透威脅到民主國家的核心價值,委員會正在醞釀新的立法思路,以及堅決回擊的方式。

有了上述長達兩年的持續鋪墊工作,2018年6月,美國高官離職後為中國遊說、成為中國在美國的利益代言人這一多年存在的問題,陸續被The Daily Beast等媒體點名批評之後, 美國國會下屬的美中經濟和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於8月24日發表一份長達39頁的研究報告《中共海外統戰工作:背景及對美國的影響》(China's Overseas United Front Work: Background and Implications for the United States),全面揭露中共統戰工作的歷史背景、目的、組織架構,分析中共對美國、澳洲、臺灣的統戰手法及影響。報告對孔子學院做了大量披露:中共教育部漢辦所成立的孔子學院,截至2017年在全球140多個國家設立超過500所,企圖漂白中共形象。孔子學院准許學生學中文,卻不准學生談論六四、臺灣、新疆、法輪功等議題。另外,孔子學院與統戰部門合作的所謂獨立組織「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即是在六四天安門後成立,在全世界有150多個分會。這個組織與駐地國的中共使領館有密切關係,工作任務是監控海外留學生並介入當地學校活動。

彭斯副總統的演講集屠龍派觀點之大成


2018年10月4日,美國副總統彭斯在華府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發表講話,公開指責中國的軍事侵略、商業盜竊、侵犯人權以及試圖干涉11月6日即將舉行的美國中期選舉,其中一段話明確指向中共在美國通行無阻的「大外宣」:「今天,中國共產黨政府正在獎賞或脅迫美國的工商企業、電影製片廠、大學、智庫、學者、記者、地方、州和聯邦政府官員。毫無疑問,中國正在干涉美國的民主運作。

彭斯在華府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發表講話,公開指責中國的軍事侵略、商業盜竊、侵犯人權以及試圖干涉11月6日即將舉行的美國中期選舉。(湯森路透)

國際社會反應強烈,有的甚至評說這場講話「拉開了冷戰的鐵幕」,中美關係瀕臨破裂。如果熟悉美國對華政策,就會發現,彭斯講話的內容近年來陸續在華府智庫的屠龍派研究中出現,彭斯講話中提到的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就是屠龍派的代表人物,他於2015年出版的《2049:百年馬拉松——中國稱霸全球的秘密》熱銷,該書的主題就是全面反思中美關係及美國對中國判斷失誤而導致的外交政策失誤。(待續)

※作者為中國湖南邵陽人、作家、中國經濟社會學者。現今流亡美國,曾任職於湖南財經學院、暨南大學和《深圳法制報》報社。長期從事中國當代經濟社會問題研究。著有《中國:潰而不崩》、《中國的陷阱》、《霧鎖中國:中國大陸控制媒體大揭密》等書。

——上报,读者推荐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