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20日星期三

太阳雨a : 世界悲——比国足更难以挽救的,是五毛们的智商


最近冰岛国家足球队成为世界杯的明星球队,球员们的花式背景,经网络段子手一番吐槽,给中国网友带来了不少欢乐。


不想某反美领军人物却借机炒作,发文刷了一波反西方的意识形态宣传。我捏着鼻子粗略看了一遍,如此混淆视听,又狗屁不通的文章,居然还备受追捧,下方评论区的五毛各个直达高潮,着实替他们的智商捉急。

 


在文章开头,该作家便把段子手的调侃比作跪舔,然后立马使上中国游客带动冰岛GDP的荒诞论调。在赚足了民族虚荣心之后,立马单刀直入,揪住冰岛的破产历史,展开长篇大论,为的就是丑化冰岛,然后为自己的核心观点做铺垫。

 

无奈他自己对冰岛破产危机一知半解,竟把危机根源仅仅归纳于渔业金融债券。事实上,冰岛那年的金融危机,与中国当下面临的深度经济危机还有着诸多的相似之处。

 

冰岛跟其他北欧四国一样,原本是一个均富国家,后来搞金融创新,发行渔业债券,结果让一部分人先富了起来。这就跟中国改革开放一样,开放前我们是均贫,大家都没有,开放后让一部分人先富了起来。

 

财富分配失衡很容易出乱子,结果先富起来的冰岛人开始举债购置海外资产,银行则提供便利,为了吸储将存款利率提高至6%。当资产升值后,再次获取海外信贷,以更高的价格置办海外资产。投机来钱快,自然把捕鱼的老本行抛到九霄云外。这就跟我们中国放弃世界工厂的优势,去搞房地产经济有点类似,结果一发不可收拾,炒出一个世界之最的泡沫。

 

后来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在资本市场滚雪球的冰岛,负债总额已高达GDP的850%,不得已进入破产程序。其实我们中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在炒了十几年的房地产后,如今的负债规模也已是天文数字。

 


据朱镕基之子朱云来透露,在2017年之时,中国的债务规模就已经超过五百万亿人民币。相当于13亿人民人均负债40万人民币,算是到了相当恐怖地步,而且又把实体经济逼入了死角。

 

虽然两国面临了相似的处境,但处理危机的方法却全然不同,冰岛政府是果断让银行破产,让那些玩火自焚的资本家后果自负。而我们中国,政府为了保护国有企业,悄悄地无锚放水,以牺牲人民币信用和购买力为代价,去替那些玩火自焚的资本家买单。

 

比如负债早已高达万亿的万科,本月80亿元的债券又已获批,等于老百姓不仅要替它的债券买单,还要为这笔钱投入楼市后,给他的高房价买单。

 

不同的制度,创造出不同的国情。冰岛对金融危机的处理结果,是让资本家破产,把造成金融危机的银行家送进监狱,保全人民的利益。而我们中国,是拿全体老百姓的钱和国家的命运前途去保那些红色资本家。正应撒切尔夫人的那句话,所谓社会主义,就是流氓花完劳动者的钱,最后集体分担痛苦。而这个痛苦,就是泡沫破裂的那一刻。

 


另外,支撑各自制度与国情的背后,又是全然相反的两种思维方法。一种是个人的利益屈服于集体,另一种则是集体服务于个人的利益,冰岛显然是后者。

 

西方社会是人类追求自由的先行地,而自由的本质,可以简单地理解为个人的地位(利益)摆脱集体的束缚。为什么要保护个人的利益和地位?因为这里有一个思维陷阱,集体利益这概念本身就充满了迷幻色彩,集体是谁,集体的利益到底是谁的利益?

 

这里的利益归属最终只存在两种情况,一是谁掌握了集体的权力,谁便掌握了集体的利益;另一种,则是集体内的所有人都是集体利益的受益者。所以很显然,无论是哪一种情况,集体利益最终受益者都是属于个人。

 

因此,任何集体的利益都是虚无主义,包括国家、政府、城市或农村,强调集体利益,实际上就是利用集体一词,去掩盖大多数人与掌握权力的少数人之间的分配矛盾。西方人追求自由的道路,开始受到种种阻力,因为对集体利益的否定,也就是对掌握集体权力的人的否定。

 


不得不提的是,与自由主义相对立的,其实是法西斯主义。这个词相信很多人都不陌生,我们每个人从小到大没喊过也肯定听说过打倒法西斯的口号,但是估计很多人都不理解法西斯主义的真正含义。它的核心理念可以归结为,个人的利益服从集体,而集体则服从于领袖。所以打倒法西斯之后,即意味着自由和民主。

 

但是这位知名自干五显然不这样认为,在做了一大堆铺垫之后,他终于抛出核心观点,一切都是民主的过错,正因为民主,让所有冰岛人民做了老赖。

 

这充分说明这位夸夸其谈的五毛精英,还是个不懂政治和法律,只会煽动无知者的极端右翼分子。冰岛债务公投的根本,是因为冰岛是个三权分立的国家,总统与议会是平行权力,当两者无法达成共识的时候,就可以启动全民公投。

 

至于公投结果,拒绝还债也在情理之中,全民投机等于所有国民都参与投机吗?全民炒房难道指的就是中国13亿人民都参与炒房?泡沫破裂就得让13亿人去承担?那些辛苦一辈子攒钱买套房的人就得去分摊经济危机的责任?买不起房的人还得承受货币贬值的压力?政府的监管失职,和银行家、资本家的贪婪导致的危机,结果全部让人民去承担?他们的资产只怕都在美国了吧?这简直比法西斯还恶毒百倍!

 

出现一个无知的煽动者其实并不可悲,真正可悲的是他居然还能收获如此之众的追随者,可见这些五毛的智商多么无可救药。民主民主,就小学生都知道是人民当家作主的意思,身为人民居然被忽悠到主动去抵制民主,地球上还找得出更蠢的物种吗?



暴风雨Z


老蛮在此:空手应战——给贸易战算家底

就在今天,川普悍然宣布,在已经对我大中国500亿美元出口商品加征25%关税之余,还要考虑继续对我大中国2000亿美元出口商品加征10%关税。如果说此前还是局部战争,现在这就是贸易战全面爆发的战争宣言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很有必要仔细梳理一下,我大中国现在的战争家底到底有多雄厚,这场全面战争要打起来,以我大中国的人财物力,能支撑多久,有没有反击能力。

首先,我们要必须要建立一个最基本的判断标准:贸易战的本质,就是外汇。贸易战,拼的就是挣外汇的能力。因此,第一步我们就要来判断一下,我大中国挣外汇的能力,到底有多强。下表是2000年入世以来我国在外贸和投资领域挣外汇能力的汇总表,其中服务贸易数据来源于外汇管理局,今年5月份的服务贸易数据尚未公布,但是老蛮我根据前4个月的数据进行了合理推测,与实际情况应该不会有出入。货物贸易数据来源为海关,投资数据来源于商务部。(想想我还真是善于到处挖数据啊


就上面的表格,各位真的可以仔仔细细的反复看,可以看出很多东西。比如2016年在投资领域出现净收入-441亿美元的情况,就很有趣。当然2017年我国加强外汇管控,不再允许随随便便去外国投资,这才刹住了歪风邪气,2016年投资领域的外汇净收入勉强恢复到128亿美元。今年以来,在贸易战的阴霾持续加重的情况下,数据也不算好看,1-5月份仅48亿美元。在外贸那边,数据就更难看了。截至2018年5月,我大中国全口径贸易逆差达到247亿美元,6月份也不可能扭转这种逆差状态了,今年上半年的贸易净逆差状态已经是板上钉钉了。而去年上半年,我国全口径贸易顺差还有540亿美元呢。这么看起来,我大中国今年在外贸领域的表现,实在是孱弱不堪,乃是2000年入世以来的最差表现。当然,归结起来,贸易领域的弱势,是由于我国去年以来强行守住汇率的结果。汇率强行维持在高位,必然压制出口,同时由于汇率太高,显得国外的物价很便宜,大妈们又忍不住要出去买买买,这又会扩大服务贸易逆差。如此效果叠加,终于一发不可收拾。这样一总结,我国今年1-5月的外汇整体净收入,竟然为-199亿美元

外汇整体净收入为负值的结果,就是汇率有点守不太住了。4月19号,达到今年最低的6.26之后就开始掉头上行,到今天6月19日,两个月时间已经走到了6.45。贸易战还没全面开打,挣外汇的能力就没有了,这相当于战斗武器全面报废,简直是空手应战。这件事简直是荒谬,老蛮我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了。

接下来,我们要来认真梳理一下我们手里的储备弹药,也就是外汇储备的情况。下表给出的,是1997年至今的外汇储备及外币外债(注意,这里的外债数据,不是全口径外债,而是纯粹的外币外债)数据,两相抵扣,就能得出外汇净储备数据。2018年前5月的外币外债数据,外管局尚未公布,我这里的计算方式,是考虑2016、2017年的平均年度新增外债规模约1800亿美元,今年以来虽然借外债的动作在加大,不过我依然按前两年的平均规模算好了,由此推算出今年1-5月新增750亿美元的外币外债。这个数据只可能低估,绝不会高估。


据此测算,截至5月份我大中国的外汇净储备规模为1.91万亿美元,较2013年2.96万亿的峰值时期下降了35%。在贸易战全面开打之后,理论上,我国大概率是无法继续借外债的了,以前欠下的外债也必须尽数归还。这意味着我国的外汇储备的真正家底,也就是这个1.91万亿的净储备。

然而就1.91万亿美元的外汇净储备,也不全都是我们自己的。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截至2018年4月底,中国规模以上外资企业(含港澳台企业)的总资产为216855亿人民币,总负债为116505亿人民币,由此计算出外资企业的净资产规模为100350亿人民币,以当前汇率6.45计,折美元为15558亿美元,对外汇净储备的比值高达81%。看明白没有,这意味着在这场贸易战中,外资企业们如果集体把自己的企业卖掉,兑了外汇走人,我大中国的外汇储备要消耗掉8成以上。当然,外资企业全走不可能,那我大中国可以承受多少比例的外企撤走呢?5成?3成?就算是3成吧,这应该是一个相对合理的预测,那就是4667亿美元撤离,外汇净储备要因此下降到1.45万亿左右。并且,由于我国已经丧失了挣外汇的能力,这种下降就是刚性下降,无法得到补充。

说到这里,各位可以理解了吧。伴随着贸易战全面开打,我大中国3.11万亿的外汇储备,需要拿出1.2万亿偿还外债,并拿出0.47万亿供外企撤离,也就是说,只要贸易战开打,我国立刻就要付出1.67万亿美元的开战代价。而我们手里剩下的弹药,也就是1.45万亿美元左右。

然而麻烦在于,我大中国一直以来的印钞机制,就是以外汇储备为基础印出基础人民币。外汇储备减少,我国必须相应回收基础货币。1.67万亿美元的开战代价,以当前汇率计算,意味着我国必须回收10.77万亿的基础货币。这是个什么概念?根据央行资产负债表的数据,截至今年5月底我国的基础货币为30.45万亿。这意味着基础货币要萎缩足足3分之1,并因此带来无法形容的通缩和经济萧条。而如果拒绝回收人民币,强行维持人民币的供应量,这本身就是无锚印钞,货币信用又不知道应该怎么维持。

推演到这里,最终决定贸易战胜负的,还是在于人民币的信用。如果我大中国国民对这个国家有着充分的信心,每个人都愿意接受它,并相信它的购买力,那这场贸易战,我们即便付出再大的代价,也一定可以取得胜利。而如果我大中国国民,如同今天的股民一样,用脚投票,弄出一个1576只个股跌幅超过9%的惨剧,那贸易战的结果,实在是不容乐观,甚至连开战代价都付不起。在这里,我照例要附上一个我的建议,一个如何重建人民币信用的建议(药方?药方!——大国面前的三条路径)。在现在这样的时刻,或许,这样的建议,真的能有人能看得进去吧。

—— 老蛮数据透析站
data-site

2018年6月19日星期二

林保华:從吳音寧到蔡英文評「教訓民進黨」

2018-06-20 06:00
自由時報

在電視鏡頭前看北農總經理吳音寧被在野黨議員聲色俱厲地質詢時,就像書生被痞子所欺凌。可是沒想到在她書卷氣的背後,早已累積了基層農運的歷練而堅韌不拔。

議員竟然質詢吳音寧與蔡英文是怎樣認識的。除非吳、蔡有一方是罪嫌,檢調才有理由調查,議員憑什麼要質詢屬於私人領域的事情?不過吳音寧的表現,的確讓人感到她有蔡英文性格上的特質,雖然兩人的成長背景不同,類似「暴力小英」與宇昌案的抹黑事件在吳音寧身上重演。

吳音寧出任北農總座,很自然引發既得利益集團的反撲,最常用的手段是設下陷阱讓你踩進去。柯文哲進入市府時應該也是一步一驚心,然而熬成婆婆以後,以同樣手段對待小媳婦?民進黨第一次執政時也面對這種情況,還好那是從本土派李登輝手裡接管,然而蔡英文是從政治痞子馬英九手裡接手而充滿陷阱,因此小心掉進陷阱是首要任務。

吳音寧的連假事件自家人都沒有出來幫手,讓她背上「神隱」的包袱。這次變本加厲,包括送殘菜、買洋酒送民進黨、二百五十萬年薪、魚翅宴等接踵而來,有的是歪曲,有的是謠言,背後再插上政風違法查帳一刀,開始也未見自家人出來相挺,包括「親綠」媒體。後來由鄭弘儀主持的「鄭知道」節目讓吳音寧平心靜氣解釋,包括她在北農內部進行的改革,真相才逐漸還原,輿論開始轉向。

自家人的靜默如果是遲鈍,還可以原諒;如果是派系作怪,認為吳是某派系成員,樂得旁觀紅藍白力量出手修理,那麼這種心態就太可怕了。這是敵友不分啊!

扯上敵友問題,是因為隨著年底選舉的接近,綠營內部居然出現要藉此教訓民進黨的聲音,有某過氣高層聲言決定在台北把票投給丁守中,還有對本土政權一再唱衰。在他們眼裡,民進黨還不如國民黨馬英九!中間還有一些可疑民調興風作浪。

那是不是民進黨應該接受「一中」,廢除年金改革與追討國民黨黨產?台美關係應該回到馬英九時代?這種感情用事的「狠話」非常可怕,到底出於國家利益還是個人或派系利益?如果因為教訓民進黨而讓國民黨得益,必然是共產黨的大規模入侵。這是拿兩千三百萬台灣人做自己利益的賭注。

蔡政府有些事情做得的確不如人意,有主客觀原因,應該督促她改進,然而絕對不可以有意無意地協助國民黨拿回政權,不論是中央還是地方。堡壘最容易從內部攻破,台派內部不應該散播彼此的仇恨性言論,導致內部士氣渙散而分崩離析,因為這是共產黨目前最需要的。執政者也應少點書生氣,增加一些「痞氣」,迎戰那些政治痞子。

(作者林保華為資深時事評論員,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揭秘川普葫芦里出人意料的炸药


英媒指出,特朗普对华贸易政策总在不断变化着(图源:VCG)


英媒指出,中国和美国的贸易关系究竟会发展到何种境况让人不得而知,但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一些行为的原因被分析出来了。

  综合媒体6月19日报道,特朗普(Donald Trump)18日宣布,他已下令美国贸易代表确认价值2,000亿美元的进口中国产品并追加10%的关税。英媒刊文分析特朗普这些行为的原因。

  英国《金融时报》 19日刊登了西南财经大学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的欧阳俊的题为《特朗普葫芦里的炸药:西方经济一体化》的文章并指出,特朗普除了对中国发动贸易战外,还在2018年的的七国集团峰会(G7)中寻求G7国家之间零关税、零壁垒、零补贴并反对贸易保护主义。特朗普的最终目的是希望西方经济可以一体化。
日前在加拿大举行的2018 G7峰会
  文章指出,表面上来看西方已经公开分裂了,G7经济正在变成G6+1,然而滤掉各种情绪化的杂音和噪声,人们会惊讶地发现,美国其实是想它的盟友发出了一个不同寻常的信号,特朗普也于10日离开加拿大时公然宣称,他的最终目标是希望G7国家间零关税、零壁垒、零补贴。

  文章还指出,随后,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证实特朗普与其他六国首脑的确讨论过此事。不过,主流媒体对特朗普此番表态好像并未给予重视,以为这只是他作为商人的又一个诡计,注意力很快转向了新加坡,相关报道与评论寥寥。但熟悉特朗普的人都会明白特朗普是在认真的给出了出人意料的表态:推进西方经济一体化。

  熟悉国际贸易实务的人都知道,零关税、零壁垒、零补贴是自由贸易区的典型特征,通常被视为推进经济一体化的第一步,其后将是关税同盟、共同市场和经济同盟。零关税、零壁垒、零补贴,这是最终目标。

  文章强调,特朗普此番表态固然显得突兀,不符合他一贯的贸易保护主义者形象,却完全符合其一贯的逻辑。特朗普深受文明冲突论影响,坚信西方世界正面临异质文明威胁,以保护西方文明的战士自居。作为一个商人,他较二战以来历任美国总统更为重视经济的力量。在提交国会的《国家安全战略2018》中,他明确表示经济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支柱。

  按照特朗普的逻辑,为保障军事安全,过去美国联合西欧建立了军事北约(NATO),对抗前苏联的威胁。为保障经济安全,如今也有必要联合其他发达国家建立经济北约,应对臆想对手的竞争。推动西方经济一体化就是这一逻辑的自然结论。而且,以特朗普商人的盘算,一旦西方经济一体化得以实现,美国在贸易投资方面与盟国的争吵就会自然消失,企业、工人和农场主就不再遭受不公平规则的伤害,还能牵制盟国与臆想对手的经济贸易往来,完全是一举多得的事情。也就是说,特朗普的确存在推动西方经济一体化的动力。

  事实上,欧盟、日本、加拿大眼下进退维谷,特朗普抛出西方自贸区方案,既可以减少外界对他保护主义行为的批评,又可诱使G7其他成员走上谈判桌讨论自己设定的议题。

  而Politico欧洲网站则报道称,特朗普的建议已经得到了正面响应,默克尔当时就表示我们将以它作为起点(Well take it as a starting point)。

  特朗普的信号对发达国家算得上是好消息。但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广大发展中国家而言是个噩耗。一旦美国及其盟国最终实现经济一体化,世界贸易组织(WTO)不可避免将会被彻底边缘化。在此情形下,发展中国家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会被排除在最发达市场之外,经济发展必将面临灾难性的打击。而且,即使被允许加入,在新的国际贸易规则下,发展中国家也不会有任何竞争优势,经济发展同样会受到严重影响。

  很多发展中国家寄希望于德、法、英、意、日、加组成的G6,希望他们能够阻止特朗普一意孤行,维持WTO等多边机制继续运行。但是,这样的希望终将不可避免归于失望。虽然其仍在扬言对美进行关税报复,但终将因无法承受贸易战后果而不得不妥协。

  文章总结称,特朗普的一体化方案对G6有很大的诱惑力。此外,G7集团自诩为自由世界,具有非常广泛的共同利益,眼下的纷争只是其家庭内部的口角,不可能发展成为全面对抗。对此,发展中国家要有清醒的认识。(FT)

—— 中美学者智库
windsorfort

申江居士:美国是怎么样成为我们的“敌人”的?

导读:这两天贸易战又重新开启,在网上看到一个段子:

今日金句:美国一直拿你当朋友,你却把人家当成敌人;现在如你所愿,美国终于拿你当敌人了,你却说人家不够朋友。
从目前的情况看,美国的确是已经把中国当做敌人了。今天这篇文章几年前曾在网上流传,原作者署名申江居士?(不确定)

美国是怎么样成为我们的"敌人"的?

作者: 申江居士A

美国是怎么样成为我们的"敌人"的?

美国只有200来年的历史,与我们有5000多年的历史的国家不能相比。美国引起国人的注意,可能是"庚子赔款",美国是八国联军中唯一的一个国家,拿到这个钱没有动,而后竟以各种方式退给我们了,他用这个钱帮我们办教育,用这个钱资助留学生,这就是著名的"庚款留学生"。也许从那个时候起,国人开始认为美国是我们的朋友。

毛泽东称赞:美国人民是
中国人民的好朋友

二战时期国人更是加深了"美国是我们的朋友"的印象。
美国为援助中国的抗战物质,与中国共建"驼峰航线",500多架C-46、C-54、C-47运输机夜以继日的飞来飞去,每天运量200吨,从不中断。给中国运来战争物资,到后来的每月达到80000吨。这些物资强药品有力的支援的中国。

从1942年5月到1945年9月美国空中运输机共飞跃驼峰8万次,飞行150万小时,运送部队3万2千人,运送物资140万吨。而美国在驼峰航线上共损失运输机563架,损失率为30%。每三架飞机就有一架在飞行途中坠毁。坠毁飞机最集中的地方飞机残骸连绵一百多公里。据美国《时代》周刊1946年记载:到战争结束,在喜马拉雅山麓长520英里、宽50英里的航线上,飞机的残骸七零八落地散落遍布在陡峭的山崖下,而被人们称为"铅谷"。在晴朗的日子里,飞行员可以把这些闪闪发光的铅片作为航行的目标。战后美国官方公布了这样一个数字:在3年零1个月的援华空运中,美国空军牺牲和失踪飞行员及机组人员共计1579人。
抗战期间,汽油、煤油、柴油、橡胶、汽车配件的百分之百,钢的百分之九十五,药品、棉纱、白糖、纸张的百分之九十,武器弹药的百分之八十,主要靠美方供给。平均每运进一加仑汽油要消耗两加仑汽油。飞虎队每向敌人投一颗炸弹就要有十五分的物资做保障,没有美国的援助,我们的抗战不知要困难多少。
美国在中国最困难危险的时候帮助了我们,美国在中国的土地上奉献出了几千名优秀儿女的宝贵的生命。中国几千年还有哪个国家?哪个民族这样帮助过我们?几十亿美圆的援助,无数的物资、成千上万人的生命。这些都是在中华民族处在最危险的时候美国给我们的。感恩的国人深知美国是我们真正的朋友。连毛泽东那时也写文章称赞说:"美国人民是中国人民的好朋友,我党的奋斗目标,就是推翻独裁的国民党反动派,建立美国式的民主制度,使全国人民能享受民主带来的幸福。我相信,当中国人民为民主而奋斗时,美国人民会支持我们。"

"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

哪里知道,当推翻了独裁的国民党反动派,还没有建立美国式的民主制度的时候,美国就已经成为了我们的敌人,我们也不可能去建立已成为敌人的"美国式的民主制度"了!
这个变化虽然那些经历过抗战常怀感恩之心的老人们来说有点突然,有点难以接受,但对于与共和国一起成长的一代代新人来说,"美国是我们的敌人"而且是"最凶恶的敌人"已经是我们的基本常识,在我们的印象里,美国从来就是敌人,即使后来建立了关系,但潜意识里还是敌人,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美国不是我们的朋友!
查一下历史,对美国态度的变化,与新政权的建立有关。抗战期间,作为中国的盟友,美国一度得到中共的极力称赞。1944年,美国派出军事观察组到延安,中共与美国方面出现了一个密切合作的时期。但是随着中共认为美国卷入中国内战,在调停中偏袒国民党政府,中共逐渐改变了抗战期间对美国的正面看法。1946年8月6日,毛泽东在同安娜·路易斯·斯特朗的谈话中首次提出了"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的著名论断。

从此,在中共的话语中,美国从"友邦"变为"中国人民的死敌"。新政权成立后,采用"一边倒"的外交政策,成为社会主义阵营的一员。

猛烈批判美国

冷战的性质和国际环境的恶化,促使其新政权更加猛烈地批判美国。从这个时候起开始了反美教育,当时的重点,是清除知识分子的亲美、崇美情绪。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的突然爆发,改变了事情发展的进程。面对强大的外敌,统一广大民众的思想,进行广泛的政治动员,成为新政权的当务之急。
朝鲜战争爆发后,中国媒体对美国展开猛烈抨击,向民众宣传称美国是"阴险的""有预谋的"的"强盗"和"战争贩子",它正在有计划地实施侵略朝鲜、侵占台湾,进而侵略整个亚洲的意图。
为了鼓舞全民士气,有效进行战争动员,新政权发动了一场全民范围的抗美援朝运动。1950年10月26日,中共中央发出由毛泽东亲自审阅修改的《关于时事宣传的指示》,指出时事宣传的两个基本内容:一是美国扩大侵朝战争,直接侵略台湾,严重威胁中国安全,中国不能置之不理;二是坚决清除亲美的反动思想和恐美的错误心理,以"普遍养成对美帝国主义的仇视、鄙视、蔑视的态度","使亲美恐美情绪与抗日运动中的亲日恐日情绪同样不能容身"。

抗美援朝时期,新政权通过所有可能的宣传方式,以图在短时间内改变民众的美国观。
报纸和书刊是进行反美宣传的重要工具。从1951年到1954年,《人民日报》关于抗美援朝的宣传文字平均每月就达两万字左右。这时发行的相关书刊,估计在1亿册以上。新政权还利用广播、戏剧、曲艺、说书、鼓词、幻灯、壁报、文艺演出、图片展览等形式宣传抗美援朝。
与此同时,知识分子改造运动也迎来了高潮。知识分子思想改造运动在1951年初便已开始。改造知识分子的美国观是思想改造的重要内容。
1952年之前,思想改造还算是和风细雨,循序渐进。之后,思想改造运动和"三反""五反"结合起来后,变成疾风骤雨之势。
几乎所有与美国有关联的知识分子都经过了一次或多次自我检讨,改变对美国的看法。梁思成、金岳霖、茅以升、周培源、葛庭燧等知名知识分子无不撰文检讨自身的亲美、崇美情绪。
1953年,《人民日报》宣布,经过抗美援朝运动的洗礼之后,中国人民坚定地统一了对美帝国主义的看法:和平的敌人、民主的敌人、文化的敌人、全世界最凶恶的敌人、中国人民最凶恶的敌人。
从此开始,美国成为了我们的敌人。

——网友推荐

梁京:新加坡峰会与美中贸易冲突升级的逻辑

在习近平的有力支持下,特朗普和金正恩的历史性峰会在新加坡如期举行,达到了两人各自的最好期望,然而,令许多人、其中也包括习近平料想不到的是,特朗普竟马上宣布对500亿美元出口美国的中国产品开征高关税。

如何理解这一决定?这个决定与新加坡峰会有没有关系?如何理解美中贸易冲突升级的逻辑?有一种说法是,特朗普本不想与中国开打贸易战,但发现中方并无解决两国贸易不平衡的诚意,故不得不出手。但也有不少人相信,特朗普算计了习近平,在缓和朝核危机之后过河拆桥,背弃了不打贸易战的承诺。

我无从知道特朗普是否因为获得新情报而决定开打贸易战,但根据我对特朗普性格和思维方式的理解,我相信他决定与中国开打贸易战不会觉得对习近平有任何亏欠。重要原因,就是特朗普认为他在峰会中向金正恩承诺减少美国对朝鲜的军事压力,已经回报了习近平在朝核问题上对他的帮助。也正因这一点,有美国精英认为,新加坡峰会的最大赢家其实是中国,因为中国得到了多年想要却没能拿到的东西,那就是美国减少朝鲜半岛军事力量的承诺。

特朗普的逻辑是,既然他在朝核问题上不再欠习近平的人情,他就可以根据自己的政治利益决策两国贸易问题。那么,特朗普不惜打贸易战施压中国,符合美国利益吗?这其实在美国也是很有争议的问题。从特朗普对待美国最可靠的盟国加拿大以及英法等国的态度看,他既然敢和这些盟国打贸易战,为甚么不敢和中国打贸易战?不难得出的结论就是,特朗普完全是从个人政治利益出发做决策的,把特朗普的利益等同于美国利益是一些人的思维错误。

那么,特朗普与中国打贸易战符合他自己的政治利益吗?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吗?我同意这样的判断,那就是与最可靠的盟国打贸易战,明显不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但可能符合特朗普的个人政治利益;至于美国与中国的贸易冲突,则是性质不同的问题。这涉及到两国对世界秩序领导角色的竞争,涉及到世界的价值走向和人类的共同利益。美中贸易战当然不符合两国多数人的利益,但由于中国权贵阶层多年来把贸易创造的巨额财富据为己有,把国家实力的增长用于压迫人民,用于对抗民主、法治和人权的价值,不制止这一趋势,不仅不符合美国的利益,也不符合世界多数国家的利益。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人应该提出的问题是,习近平该如何选择才符合中国多数人的利益?习近平的选择是否成为特朗普决定与中国打易战的重要原因?不难理解的是,在中美贸易关系上,习近平优先考虑的是所谓「党国」的利益,而不是普通中国人的利益。美国在贸易问题上要求中国兑现加入WTO的承诺,开放金融市场,拆除「防火墙」,对普通中国人是有利的,而对专制政权榨取和压迫人民是不利的,这都应该是常识。

那特朗普会不会借贸易战来搞垮中共呢?我相信他很明白这既不符合他的个人利益,也不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但这里确实存在的一个风险就是,习近平和特朗普都是刚愎自用的强人,他们对中国危机的严重性和经济的脆弱性可能会估计不足,因而他们出于个人政治利益启动的贸易战,可能会导致他们并不想看到的后果。


——RFA

王丹:肯南的远见今天仍有参考价值



肯南早在1940年代末期,就预见到了世纪末苏联帝国的崩溃并指出了根本原因。(Public Domain)


在"第二次冷战","新冷战"等名词开始频繁出现在对今天的中美关系的讨论中的时刻,我觉得有必要回顾一下上一次冷战,也就是美苏对峙的那次冷战的一些内容,或许对于今天的中美关系的发展能够提供一点历史的启示。
几乎是在1945年"二战"结束不久,西方国家与前苏联为首的共产阵营之间的冷战就开始了。而在这段历史中,有一份文件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那就是当时还非常年轻的外交官乔治。肯南在1946年从莫斯科美国大使馆以俄国专家身分送到美国国务院的一份文件,这份文件彻底改变了华府当局的世界观,后来在外交史称它为"长电报"(Long telegram)。
这是一份高瞻远瞩的文件。在这份文件中,肯南分析说,苏联外交政策的根源深植在苏联体制本身之中,本质上乃是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狂热,以及旧式沙皇扩张主义两者的混合体。苏联和美国之间的衝突并非是华府和莫斯科之间有误会,或沟通不良所致,而是随著苏联对外在世界的观点与生俱来。美国必须准备从事长期斗争,因为美国和苏联的目标和哲学无法调和。
更重要的是,肯南还曾经早在1940年代末期,就预见到了世纪末苏联帝国的崩溃并指出了根本原因。他指出,苏联迟早会有类似权力斗争的机制出现,把苏联的制度彻底改变。由于苏联制度从未有过"合法统的"权力转移,肯南认为很可能在某一时刻,不同的权力竞逐者会"深入到这些政治上不成熟,缺乏经验的群众,争取他们的支持,作为其代言人。一旦发生某种变故,捣乱了党作为政治机器的团结和功效,苏俄或许会在一夕之间变天。"今天重新回顾这段历史,我们不能不承认,这真是惊人的神准的预测。连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都不能不在他的《大外交》一书中惊叹:"没有任何一篇文件如它预料的这麽精准。"
美国在1940年代末期开始对苏联展开"围堵"政策,冷战正式开启,就是在肯南的政策建议下进行的战略部署。这次冷战趋势是一场"长期的斗争",西方民主国家对苏联的极权体制进行了全方位的抵制。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持续了50年,终于在1989年底和1990年初,以西方民主国家的全面胜利,和前苏联共产极权集团的土崩瓦解而告终。
历史证明了肯南的远见卓识,同时,也给今天的国际政治的发展提供了借鑑。今天西方民主国家集团面对的主要威胁,已经从前苏联转移到习近平执政的中国,要如何面对来自中国的挑战,我认为西方有必要重新检视肯南的文件中提出的主要观点。
事实上,这份文件今天看来仍然具有现实意义,而且振聋发聩,其主要的原因就在于,儘管时间过去了六十年,但是今天中国与1947年的前苏联有很多相似之处,共产主义加天朝心态加民族主义热情,使得中国的扩张成为体制性的内发因素,这不是通过谈判和沟通就可以解决的。面对习近平式的中共极权心态,西方国家应当丢掉幻想,准备新的长期的对峙。同时,也不应对未来失去希望。肯南的文件中对于前苏联早晚会崩溃的神准预测与深刻分析,其实,也适用于中国,因为不管中国还是前苏联,只要是极权体制,都会有相同的罩门和弱点,这一点,肯南早就指出来了,我们要做的,就是好好地重新审视前人的远见,对今天的现实做出正确的判断。

——RFA

中美之间的“红苹果”,库克成科技业头号外交官?

DOMINIC BUGATTO


纽约时报 JACK NICAS, 孟宝勒 /旧金山——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蒂莫西·D·库克(Timothy D. Cook)可能是世界上最有价值的上市公司的领导者,但最近他在很大程度上不得不像科技行业的头号外交官一样行事。
上个月,他访问椭圆形办公室,警告特朗普总统,关于中国的强硬讲话可能会威胁到苹果在该国的地位。今年3月,在北京举行的重要首脑会议上,他呼吁让"更冷静的头脑"在世界最强大的两个国家中占上风。
在美中之间的贸易和技术决战中,苹果和库克有很多东西可以失去。苹果公司在中国有41家门店,售出了数亿部iPhone手机,堪称在中国最成功的美国公司,有着最高的知名度,但也最容易成为众矢之的。
库克今年57岁,2011年从公司联合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手中接下了苹果,自那以来,人们一直怀疑他是否能够重现那种缔造了iPod和iPhone的魔力,类似的突破很有可能成为库克作为乔布斯继承人的遗产。对于他来说,这个突破不是来自某个小设备,而是来自地理方面:那就是中国。
在库克的领导下,苹果公司在中国的业务从最初的成功发展成为一个年收入约为500亿美元的帝国——仅仅略低于该公司在全球的四分之一。这样的成绩是在中国收紧互联网控制,并把其他美国科技巨头拒之门外的情况下取得的。
现在,特朗普政府于周五表示,将推进对价值500亿美元的中国产品征收关税,中国已威胁报复,苹果被夹在中间。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特朗普政府已经告诉库克,不会对在中国组装的iPhone手机收取关税,此人因担心干扰谈判而拒绝透露姓名。但据三名与苹果公司关系密切的人士称,苹果担心中国会以妨碍其业务发展的方式进行报复,他们因无权公开发表言论而拒绝透露姓名。
据一位同该公司关系密切的人士称,苹果担心"中国的官僚机制会发挥作用",意思是中国政府可能会导致其供应链出现延迟,并以国家安全原因为借口,加大对其产品的审查力度。另一位人士称,苹果此前曾遭遇过此类报复,而据路透社报道,福特汽车已经在中国港口遭遇延误。
还有人担心苹果公司可能面临华盛顿法律和监管方面的报复,这样的法律和监管令中国科技巨头华为难以在美国出售其手机和电信设备。
在库克领导下,北京和华盛顿的苹果公司高管及游说者一直在努力劝说双方。他们与中国国家领导人习近平的政府机构发展出了密切的联系,苹果生产合作伙伴富士康的员工们把这样的努力称之为"红苹果",因为红色是中国共产党的官方颜色。
苹果在中国有41家门店,售出了上亿部iPhone手机。
苹果在中国有41家门店,售出了上亿部iPhone手机。 BILLY H.C. KWOK/BLOOMBERG
与此同时,库克一直恳求特朗普白宫了解贸易战对经济不利,对苹果公司也不利。
库克懂一点普通话,他在习近平执政的关键年份参加了一些中国最重要的政治活动。中国共产党代表大会将习近平的观点和名字写入宪法,将他提升到与毛泽东同样的地位,几天后,库克与一小批美中企业高管一起参加了一个会议,会上习近平做了关于创新与改革的发言。
后来,库克又参加了中国的世界互联网大会,这是北京为打造类似达沃斯论坛的科技会议而搞的活动。会上,他与中国最高领导班子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的新成员王沪宁见了面,后者是中国不断深化的威权主义背后的思想力量。
今年3月,只会例行公事通过决议的中国人民代表大会在年度会议上正式取消了国家主席的任期限制,之后,库克出席了一次由中国决策者和企业领导人共同参与的重要峰会。
库克长期以来一直辩称,苹果在中国的存在是帮助中国从内部做出改变的一种方式。"世界上每个国家都制定自己的法律法规。所以你的选择是参与进去,还是站在局外,吼叫着事情应当怎样?"去年12月,他在《财富》(Fortune)于中国举行的一次活动上说。"你得进入赛场,因为没有任何东西会从局外发生改变。"
在首席执行官蒂莫西·D·库克领导下,苹果公司在中国的业务从最初的成功发展成为一个年收入约为500亿美元的帝国。
在首席执行官蒂莫西·D·库克领导下,苹果公司在中国的业务从最初的成功发展成为一个年收入约为500亿美元的帝国。 ALY SONG/REUTERS
库克也在华盛顿的权力殿堂里投入了时间。上个月,他访问了白宫,会见了特朗普和他的首席经济顾问拉里·库德洛(Larry Kudlow)。据两名知情人士称,库克先是称赞了新的企业税规定,并提醒特朗普,苹果已表示,它将在未来五年里为美国经济贡献3500亿美元
据知情人士称,随后库克开始解释为什么他认为贸易战会抵消新税法取得的进步。其中一位知情人士表示,库克对总统说,关税实际上是对消费者征税,由于计算方式存在缺陷,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被夸大了。
"他提出了一些很有帮助的建议,我还可以说,他喜欢减税和税制改革,"会后不久,库德洛在接受CNBC采访时表示。"他表示,苹果公司将会建立工厂和学校,增加就业机会,进行大量商业投资。这是他向特朗普总统提出的第一点。"
今年,特朗普还曾向民众表示,苹果计划在美国开设多家工厂。苹果没有这样的计划,但也没有公开纠正特朗普的说法。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库克觉得,特朗普政府的内阁成员比奥巴马政府的更平易近人,他与库德洛以及财政部长史蒂文·马努钦(Steven Mnuchin)看法一致,与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在某些问题上看法一致。
2014年,中国电信运营商中国移动开始销售iPhone的第一天,库克与时任中国移动董事长奚国华交谈。
2014年,中国电信运营商中国移动开始销售iPhone的第一天,库克与时任中国移动董事长奚国华交谈。 ALEXANDER F. YUAN/ASSOCIATED PRESS
这位知情人士表示,库克与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见过面,但他们在贸易问题上存在分歧,库克避免与在贸易问题上态度最强硬的政府成员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接触。
这位知情人士表示,由于白宫内部存在分歧,库克认为自己仍有机会就贸易问题与白宫进行接触,他认为贸易战——或者中国对苹果的报复——最终不会发生。
"他愿意摆出一副勇敢的面孔,与特朗普政府合作,因为在中国和关税问题上,苹果可能比其他任何科技公司都更有利害关系,"投资公司Loup Ventures的合伙人、资深苹果分析师吉恩·蒙斯特(Gene Munster)表示。
自从特朗普政府因中国科技公司中兴通讯违反美国对伊朗和朝鲜的制裁规定而对其采取措施以来,人们对中国可能对苹果进行报复的猜测一直在增加。但本月,特朗普政府放弃了更严厉的惩罚措施,表示它将对中兴通讯处以10亿美元的罚款,并在该公司内部设置一个美国挑选的合规团队。
针对中国规模更大的电信巨头华为的其他措施可能会产生新的压力。事实上,今年国会的压力似乎导致AT&T在美国销售华为手机的交易化为泡影。
特朗普总统和妻子梅拉妮娅在北京。周五,特朗普政府表示,它将执行对5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关税的措施。
特朗普总统和妻子梅拉妮娅在北京。周五,特朗普政府表示,它将执行对5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关税的措施。 DOUG MILLS/THE NEW YORK TIMES
与此同时,苹果与中国最大的电信公司中国移动达成了一项协议,为它提供了直接接触中国近9亿手机用户的渠道。在中国销售智能手机的竞争越来越激烈,因为其他许多中国公司推出了价格通常较低的高端手机。
库克对中国的频繁访问是苹果增加讨好中国领导层的努力的一部分,这种努力始于2016年,当时,中国突然禁止苹果在中国运行iTunes Movies和iBooks Store。
苹果在中国设立了两个研发中心,向中国打车公司滴滴出行投资了10亿美元,并设立了一个直接向库克汇报的中国负责人的新职位。该公司任命中国出生的葛越(Isabel GeMahe)担任该职位。
苹果还遵守中国的命令,将它的数据存储在中国运行的服务器上,并下架了苹果应用商店的某些应用程序,包括《纽约时报》的应用程序,以及许多帮助中国用户绕过屏蔽Facebook和Twitter等网站的审查的应用程序。
该公司有理由担心遭到报复。2014年,奥巴马政府起诉了五名中国军事黑客,加剧了因前政府承包商爱德华·J·斯诺登(Edward J. Snowden)泄露美国监控信息而高度紧张的局势。
几个月后,中国的监管机构推迟批准iPhone 6上市,以进行更多的安全审查。据知情人士称,苹果高管认为这是报复性举措。此前没有关于此事的报道。
代表苹果等科技公司的行业组织信息技术产业协会(Information Technology Industry Council)的负责人迪安·加菲尔德(Dean Garfield)表示,苹果对中国政府的主要影响力在于中国消费者对苹果产品的喜爱。
不过,加菲尔德也表示,中国消费者也会喜欢Facebook和谷歌,但这两个产品在中国被屏蔽了。"这是有限度的,"他说,"习近平和共产党只会做符合自己利益的事。"
Jack Nicas自旧金山和华盛顿、孟宝勒(Paul Mozur)自上海报道。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他们 @jacknicas @paulmozur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