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17日星期四

GPPI & MERICS:欧洲联合抵制中国一带一路


图为拉脱维亚共和国的国家总理府    来源gppi.net
法意导言
随着中国政府在欧洲政治影响力的日益增长,欧洲自由民主的价值观及利益遭遇了重大挑战。在这样的背景下,欧洲应采取何种措施来应对挑战?针对这一问题,全球公共政策研究所(GPPI)与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MERICS)于2018年2月合作完成了报告《威权主义的推进——对中国在欧洲日益增长的政治影响力之回应》(Authoritarian Advance——Responding to China's Growing Political Influence in Europe)。报告首先介绍了推动中国在欧洲政治影响力活动的动机目标以及其中的各种参与者。其次考察了不同参与者在欧洲政治和经济精英、媒体和公众舆论以及公民社会和学术界三个特定领域实施政治影响的具体途径与方式。第三部分着眼于中国在其他自由民主国家的影响,以说明在中国政治影响力继续加强的背景下,欧洲可能会出现什么情况。这份报告在最后提出了欧洲应对中国政治影响力的发展可以采取的直接措施。由于报告篇幅较长,本文在编译过程中仅提取了其中的主要观点。
图为报告封面      来源merics.org

欧洲联合抵制中国一带一路
作者\全球公共政策研究所(GPPI)
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MERICS)
编译\姚无铭

中国在欧洲迅速增长的政治影响力及其对威权主义理想的自信推动,正挑战着自由民主体制以及欧洲的价值观与利益。然而与俄罗斯相比,中国政府在这方面所受到的审查则要少得多,欧洲忽视了中国日益增长的影响给自己所带来的危险。从中国的经济实力和中国共产党旨在战略性地构建全球影响力的情况来看,中国政府在欧洲的政治影响力,势必会比克里姆林宫的影响更加深远。

该报告首先对中国在欧洲推动其政治影响力的动机、目标及参与者进行了分析。报告指出中国政府在欧洲寻求政治影响力有两个动机。首先,它寻求确保国内的政权稳定。其次,中国政府的目标是将其政治理念呈现为一种有竞争力的、优越的、政治和经济治理模式,并向越来越多的第三国提出。

在这些动机的驱动下,中国政府追求三个相关目标。第一个目标是在特定问题和政策议程上(如在欧盟获得市场经济地位或承认中国的南海领土主张),争取欧盟成员国等第三国的支持。这包括在欧洲政治家,企业,媒体,智库和大学之间建立稳固的网络,从而为中国的利益创造一系列积极的支持。第二个相关目标是削弱西方在欧洲内部以及大西洋两岸的团结。北京方面早前就意识到,将美国和欧盟分隔开来对孤立美国至关重要,它将更广泛地对抗西方的影响,并扩大其在全球范围内的影响力。第三个目标更具系统性,它的目标是建立一个更加积极的全球观念,将其政治和经济体系作为替代自由民主制度的可行选择。

该报告指出, 中国在欧洲的政治影响力是由中国体制内的一系列不同的参与者推动的。大多数时候,参与者都是相互补充的,但他们也可能产生摩擦或有不同的优先顺序。第一组参与者由政党和国家组织组成,重点是赢得欧洲的政治精英。外交部利用官方的外交政策渠道,通过当地的中国大使馆与外交人员联系,并准备官方访问和对话。第二组参与者围绕中国的全球投资,包括国家部委、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参与影响行动的第三组参与者包括与中国内部和外部宣传机构有关的组织。这包括中共中央宣传部和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他们都负责宣传工作的实施,例如与欧洲国家建立媒体合作和论坛。第四组参与者专注于确定和潜在地拉拢学者和记者来提升中国的地位。包括国家安全部(MSS)、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简称MSS)以及中国社会科学院(CASS)等国家智库在内的各种机构都在推动这一做法。第五组也是最后一组参与者关注影响海外华人社区。这项工作主要由统一战线工作部和国务院侨务办公室协调。

该报告进而分析了中国影响欧洲的途径。中国有一组全面且灵活的影响途径。这些影响途径既有隐蔽的,也有公开的,主要部署在三个领域:政治和经济精英,媒体和舆论,以及公民社会和学术界。中国在这三个领域的努力都是针对所有欧盟成员国以及欧盟的近邻的。然而,在更小的或经济政治上更脆弱的国家,这种影响力的积累尤其迅速。在这些国家,中国政府所做出的努力更迅速地取得成果,并转化为政治杠杆,有助于破坏欧洲的统一。

1)政治经济精英——中国通过经济投资建立政治影响力,并与愿意打破欧盟统一的领导人保持一致。

首先,中国国有企业和国有银行越来越多地通过承诺填补投资空白以换取对中国政府的政治支持,从而影响欧洲国家的政策制定。这促使一些欧洲政治精英打破欧洲对华政策,并在关键问题上与北京保持一致。

其次,中国对其政治模式的竞争力越来越有信心,为自由治理和欧洲合作提供了另一种选择。在没有政治自由化的情况下,中国利用其经济模式的成功,吸引了欧洲部分地区的非自由派精英和欧洲怀疑派领导人,并与这些国家的外交官和政府首脑之间的高层交往频繁。

第三,中国为影响欧洲各国政府人事决策所做的努力。中国政府支持对中国友好的官员,并聘请欧洲前政治官员为中国政府主导的行动提供服务。

最后,以一种更为"传统"的方式,中国政府继续以冻结政治或经济关系的方式报复那些庇护达赖喇嘛的欧洲各国政府,在某些情况下,冻结政治关系与冻结经济关系的手段并用。

2)媒体和公众舆论——中国试图通过购买现有媒体机构和建立新媒体来设定基调。

在媒体领域,中国加大了对欧洲舆论的影响力度。在这方面,一个有价值的工具是中国官方媒体在欧洲主要报纸上编写的付费插页。除了在读者中推广中国官方观点之外,这一工具还创造了金融依赖,可能会成为中国官方新闻机构的政治筹码,对内容有潜在的影响。

第二,中国各部委和媒体机构越来越多地寻求与欧洲媒体合作,包括建立官方媒体论坛和对话。在媒体合作方面,中国正在追求两个主要目标。首先,签署合作协议提供了交换内容的机会,并因此得到了由中国媒体在国外传播的新闻。其次,协议和论坛被用来传播中国的新闻概念。中国共产党要么巧妙地,要么公然地,试图将自己的另一种选择推销给新闻监督机构,而西欧以外的小国可以从中获利。

最后,北京还利用进入中国市场的机会,促使电影和艺术行业的组织以及学术出版社审查自己的内容。这一战略的目标包括不同程度的新闻媒体、出版商和电影制片厂。其目的是改变这些外国机构提供的内容,要求其根据中国的审查要求进行调整,从长远来看,这种方法可以用来塑造外国对中国的看法以及它的核心问题。

3)民间社会和学术界——中国提炼其软影响工具,以塑造欧洲思想库和大学的知识生产和传播。

中国的国家行动者正日益积极地试图影响欧洲公民社会和学术界的辩论和言论自由,特别是在智库和大学。中国社科院等智库在人文交流的幌子下,聚集了中国和欧洲的高层官员和学者。卡斯商学院还成功地在欧洲开设了首家外国分支机构。

此外,中国驻欧盟使团等中国国家机构也越来越多地在布鲁塞尔组织和发起活动,在那里部署欧洲支持中国的游说者,以传播中国官方对欧中关系关键问题的看法。在中国政府的支持下,中国投资者着眼于欧洲建立学术项目。

第三个工具是中国投资和塑造的学术项目。其主要建立在欧洲大学已经广泛的孔子学院网络之上。现在欧洲有160所孔子学院。在欧洲的孔子学院网络上,加上中国对专业知识需求的增加,中国知名大学现在正在海外投资项目。这些举措自上而下的性质,引发了人们对中国政府加大努力向西方学术界输出威权主义价值观的担忧。
图为孔子学院徽标   来源必应图片

最后,中国驻欧洲国家的大使馆部署了第四种工具——中国学生和学者协会(CSSA),他们在公共场合就政治敏感话题进行动员,以平息对中国政府在欧洲学术界的批评。

在扩大其政治影响力的过程中,中国利用了欧洲的片面开放。欧洲的大门是敞开的,而中国却在严格地限制外国想法、机构与资本的进入。这种不对等的政治关系在欧洲的影响已经开始显现。欧洲国家越来越倾向于通过"先发制人式的服从"来调整政策,以讨好中方。欧盟与欧洲邻国的政治精英已经开始欣然接受中国的言论和利益,甚至包括那些与国家和/或欧洲利益相冲突的利益。欧盟的团结遭受到了中国分治策略的影响,尤其是在那些保护和体现了自由主义价值观与人权的有关方面。

从自由民主的角度来看,与中国互动的所有领域都可能存在问题并且需要审查。毕竟,中国的政治模式是建立在一个威权政权的基础之上,其目的是在国内强化一个极度狭隘的监控状态,同时也在输出——或至少试图推广——其在国外的政治和经济发展模式。从而,今天,欧洲与中国互动的所有领域都有浓厚的政治色彩。

该报告接着以澳大利亚为例,指出了这种政治操作可能对欧洲未来的政治影响。

澳大利亚政府在2017年发布的一份报告表明,中国不仅与澳大利亚有着紧密的经济联系,还与澳大利亚的政治舞台建立了深厚的金融联系。从澳大利亚的证据推断,中国未来对欧洲政治精英(现任和前任官员)的影响力会越来越大。虽然中国公开支持欧洲一体化和统一,但其将越来越多地寻求利用投资关系,推动单个欧盟成员国打破欧洲对华政策。如果继续不加抑制地投资,未来几年这些可能会加剧。

戴维•卡梅伦(David Cameron)最近被任命为价值10亿美元的中国基础设施基金(Chinese infrastructure fund)的高级领导人。图为2018年1月11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会见英国前首相卡梅伦,来源新华网

在澳大利亚,对中国在媒体和出版方面日益增长的影响力的不安情绪最近达到了高潮。在欧洲,如果中国投资者最终成功收购欧洲媒体,这一战略将有助于中国政府逐步向欧洲的辩论中插入越来越多的"亲中"观点。

澳大利亚的几所大学已经与中国的军事公司建立了研究伙伴关系。欧洲的学术前景也很可能会对中国产生更大的影响。欧洲大学可能会越来越多地与中国机构开展研究合作,甚至包括可能具有政治敏感性或具有安全影响的领域。

在大学校园、中文媒体和一些社区团体中,中国共产党在其海外侨民中发起了一场影响力和控制的行动。在欧洲大学,中国留学生群体日益成为北京影响的目标。

随着中国在未来几年将扩大对欧洲大学的投资,其将会有更大的努力来影响学校课程,特别是与中国的发展或对中国政治敏感话题相关的内容。中国政府还将继续使用更传统的工具来促进欧洲学术界的自我审查。政府对欧洲大学的控制及在中国的国际资助的项目,将会使学术辩论陷入困境。

中国政府扩大影响的努力,如澳大利亚所见,也将是欧洲的未来。但欧洲或许有许多因素可以抵消这一趋势。首先,与澳大利亚不同的是,欧盟并不是中国渴望控制的区域势力范围的一部分,因此也不是一个直接的目标。更何况欧洲没有澳大利亚那样多的华裔移民。第二,中国政权的稳定以及中国政府继续努力重塑经济和政治治理的形式并没有得到保证。第三组制约因素可能来自欧洲内部。欧盟的一些国家,尤其是法国新总统艾曼纽•马克龙领导下的法国,正在觉醒,去激励欧洲团结一致,来反对欧洲内部和外部的威权主义挑战。如果成功,这将使欧盟能够以更协调的方式应对这些共同挑战。

然而,也有一些因素可以促进中国对欧洲的影响。如果中国不断增长的经济和政治影响力没有得到解决,它对欧洲的影响将只会变成一种更加普遍的现象。威权政治势力的崛起、自由民主价值观的侵蚀以及对投资的持续渴求——尤其是在欧洲东部和南部的外围地区——会使欧洲更容易受到中国的影响。考虑到公众舆论和公民社会领域,对传统媒体机构、大学和智库的金融挤压,使得他们更有可能接受中国的融资,以确保他们的生存,即使这意味着限制他们的言论自由和研究独立性。所有这些因素都是欧洲潜在的弱点,中国很容易利用这些弱点来满足自己的利益。

该报告最后给出了欧洲应对中国政治影响力的对策建议。如果欧洲想要阻止中国影响力的势头,那就需要迅速而果断地采取行动。为了应对中国的进步,欧洲各国政府需要确保其国家政治和经济体系的自由基因保持完好。虽然有些限制是必要的,但欧洲绝不应效仿中国的反自由主义工具来应对其影响活动。而应当在尽可能保持开放的同时,通过一个整合政府、企业、媒体、公民社会、文化/艺术以及学术界的多管齐下的战略,来解决中国威权主义影响下欧洲的的关键弱点。

1)利用欧盟成员国的集体力量。
德法等较大的欧盟成员国应采取认真的措施,以身作则,将与中国的双边关系置于欧洲的共同利益之上。较大欧盟成员国抱怨中国与中东欧较小的欧盟成员国进行互动使用的16+1模式,而与中国政府继续采用1+1模式,无助于利用欧盟成员国的集体力量来实现欧洲的共同利益。

2)在欧洲建立高水平、独立的中国专门知识。
欧洲各国政府需要投资于高水平、独立的中国问题研究。目前,欧洲越来越多的中国相关研究由中国支持。这些机构主导着关于中国专门知识的讨论。只有在欧洲的智库、大学、非政府组织和媒体上有足够且公平的中国问题的专门知识,增强人们对中国政治影响力的认识和回应的努力才能成功。欧洲各国间还需要建立更强大、更广泛的独立中国分析师网络,且与其他同受中国影响的国家进行更紧密的合作。

3)为中国在欧洲国家的投资提供替代方案。
迄今为止,欧盟及其周边国家的大部分投资仍来自欧洲内部。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欧盟的资金对欧盟成员国的吸引力远远大于中国的资金。然而中欧和东欧的一些欧盟成员国极有可能在欧盟不能提供足够资金的情况下,接受中国的投资。与此同时,中国正在通过"一带一路"快速进入欧洲,欧盟需要采取措施,将"一带一路"的投资与欧洲利益联系起来。这包括使第三国能够正确评估、监测和准备大型基础设施项目,包括那些由中国提供资金的项目。为了保护和促进欧盟的规范和标准,欧洲的机构和欧盟成员国需要支持相关的能力建设。

4)加强投资筛选工具
欧洲必须能够阻止那些由政府主导的对具有重大公共利益的公司的收购。除了高科技部门以及公共基础设施的关键部分之外,当然还包括媒体这个对自由民主国家至关重要的机构。此外,来自欧洲以外(包括中国)的政党的外来资金,应该在欧盟范围内被禁止。

5)加强国家和欧洲安全机制。
欧盟需要投资去加强国家和欧洲的安全机制,包括网络安全和反情报工作。欧洲情报机构迫切需要加强在中国活动方面的合作,以达成对威胁的共识,并提供联合回应。欧盟成员国应采取意识建设措施,以提高对中国情报活动的潜在目标的敏感度。特别是,决策者和学者应更系统地了解中国情报机构或相关行动者的接触模式和方法。

6)引入透明度要求,建立公民社会参与者和广大公众的认识。
为了使公民社会的参与者和更广泛的公众更加全面地了解威权主义的影响,自由民主国家需要利用开放社会的关键资产之一:批判性公众辩论的力量。在媒体机构、大学和智库等机构与中国行动者合作的情况下,实施透明度要求,也有助于提高人们对中国国家机构所采用的各种影响机制的存在感和问题的认识。

7)为欧洲华人社区提供支持。
中国海外公民是中国政府施加政治影响力的频繁目标。欧洲要确保削弱中国共产党施加政治影响力的努力,使之不致成为针对中国公民和文化的运动。欧洲各国政府应将海外华人社区视为特别容易受到中国当局施压或骚扰的群体。欧盟成员国应向那些在欧洲的华人社区提供支持,包括报告机制、保护机制、预警系统等。

编译文章:
Authoritarian Advance——Responding to China's Growing Political Influence in Europe
网络链接

译者介绍 · 姚无铭
本科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现为北京大学法学院2017级法律硕士。法意读书编译组成员
法意推荐
亲,还在公众号上搜索法意推送的编译文章吗?现在不需要了!从2016年开始,法意编译的精华文章已经整理出版了!目前我们已经出版了《法意看世界(2016年卷)》,与此同时,2017年的编译合辑也在整理之中,相信不久就会上市。
《法意看世界(2016年卷)
——西方的危机与美国的重建
主编:孔元  彭飞
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

《法意看世界》集合了当代欧美世界最新的思想讨论,是了解当代政治思想走向不可多得的作品,也具备较多的收藏和资料文献价值。寒来暑往,冬去春来,法意愿意做您的一扇窗户,帮您观察记录外面的世界。您可点击《法意看世界》出版|记录动荡世界的"思想年鉴"了解详情,如果您感受到这份温馨体贴,那就点击"阅读原文",剁手支持我们吧!

—— 法意读书
PKUNOMOS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