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5日星期六

对华贸易等川普下令(白宫开会、中国调低调门、世界媒体看中美贸易谈判无果)


美贸易代表团今天向川普汇报


VOA / 美国和中国星期五结束了第二天的高层级谈判,目的是避免可能发生的贸易战。
白宫在一份声明中说,由财政部长努钦率领的美国贸易代表团将于星期六(5月5日)向川普总统汇报,并"就接下来的行动寻求他的决定"。这份声明还说,行政当局已就"及时关注""改变美中贸易和投资关系"取得"共识"。

中国通过官方的新华社发表声明说:"双方都承认在一些问题上依然存在较大分歧,需要继续沟通以取得进展。"
不过,中国党媒"人民日报"星期六(5月5日)发表社论说:"面对美方来势汹汹的贸易保护主义攻势,中方坚决捍卫国家利益。" 这篇社会还说,北京"绝不会拿核心利益做交换,拒绝了美方的漫天要价。"
美国财长努钦当天稍早说,双方有"很好的交流"。
川普总统威胁过,对1500亿进口自中国的产品加征关税,作为回敬,北京针对进口自美国的500亿美元商品列出报复清单。

谈判团一走,中国调低调门、自诩顶住了压力

VOA / 中国官方媒体已开始大幅度降低在美中贸易摩擦中的反美调门,并自诩顶住了美国的压力,捍卫了国家利益。
仅几个星期前,官方媒体还充斥了诸如"奉陪到底","用打抗美援朝的意志打对美贸易战"之类的激烈言辞,但自美国高级贸易代表团前往北京开始,官方媒体甚至不将美国此行的交锋称之为"谈判",而统一为"磋商"。
尽管美国这次带去要求并未比以前减少,甚至比以前报道过还更为严厉,如要求中国在一年多内就必须将贸易逆差降低2000亿美元。但中国官方的新华社说,现在美中摩擦已经迎来了"柳暗花明又一村",说美方"不远万里派出强大阵容与中方面对面磋商,这本身就是一个进步"。
美国总统川普星期六将会晤前一天刚刚从中国回来的高级贸易官员,对此次双方第一次面对面地的贸易谈判进行评估。川普星期五在推特上说:"我们的高级代表团在与中国的领导层和企业代表进行了长时间谈判之后正启程回国。我们明天将会见面做出决定,但是这对中国将很艰难,因为他们已经被对美国的贸易胜利给宠坏了。"
但中国的人民日报星期六已宣布,"中美经贸领域终于开始拨云散雾"。
与此同时,中国官方媒体星期六也高度评价了中国自己在这次交锋中的表现。
环球时报星期六说,中国在这次谈判中"赢得了主动",美国没有"捞到半点好处",并指出"美方主动派团前来,而且其主要贸易官员倾巢出动,这与美方悍然出台301对华关税计划和随意威胁再对1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关税相比,已经是一个不同的姿态",说明"中国对美施压的反制和斗争产生了效果"。
新华社星期六的一篇时评也说,中国"毫不犹豫地强硬回击,坚决捍卫国家和人民利益",并举例说,美国代表团表示将向川普总统汇报制裁中国的中兴通讯公司一事形容为"在中方的严正交涉下,美方最终表示,重视中方交涉,将向美总统报告中方立场就是例证"。
另一家主要官方媒体人民日报星期六的一篇评论说,中国捍卫了国家利益,"回绝了美方的漫天要价"。

世界媒体看中国:美中贸易谈判无果

VOA / 以美国财政部长努钦为首的美国贸易问题谈判团队在北京跟以中国副总理刘鹤为首的中国团队进行了两天的会谈没有取得多少进展或成果。美国代表团5月4日星期五启程返回华盛顿。
在美国谈判团队返回美国的途中,身在华盛顿的美国总统川普一如既往,再度施展他的直言不讳的发言风格,通过推特说:
"我们的高级代表团正在从中国返回。他们在那里跟中国领导人和工商界代表进行了长时间的会晤。我们要明天开会,判定结果如何。但眼下中国境况艰难,因为他们以前屡次赚美国,已经被惯坏了!"
川普总统先前表示,假如中国不改变其不公平的贸易做法,就要对中国采取更多的惩罚性措施。先前川普政府已经对来自中国的500亿美元的商品提升关税。北京则采取了反制措施,对美国出口到中国的农产品提升关税。
在竞选总统之前、竞选总统期间和就任总统之后,川普反复表示,由于以往的美国政府无能和无所作为,中国在美中贸易中占尽美国的便宜,使美国蒙受巨大的损失。他甚至表示,中国对美国的不公平贸易做法实际上是等于强奸了美国。
在北京期间,美国官员向中国方面提出了一个要求清单,其中包括把中国对美贸易的顺差削减2000亿美元,停止政府资助战略性的行业,把中国的进口关税降低到跟美国一样的低水平。
美联社星期六从北京发出的报道说:"川普政府本星期向中国提出的一个包含诸多强硬要求的清单可能使美国和中国这两个世界最大的经济体之间的贸易冲突更难解决。这是一些贸易分析家的看法。
"他们表示,美国坚持要求北京在2020年年底之前将对美贸易顺差缩减2000亿美元,这一要求有可能提升而不是平息双方之间的紧张关系。美方要求的要点是中国放弃偏向中国公司的政策,尤其是偏向跟美国有战略竞争的技术行业的公司的政策。而北京则认为这些政策是政府主导的经济模式的核心,对中国未来的经济增长至关重要。"
法新社星期六从华盛顿发出的报道说,"美中双方为期两天的谈判并目的在于避免世界这两个最大的经济体走向贸易战。双方都准备启动关税提升的措施,从而可能对上千亿的商品贸易造成影响。"
印度新闻网站OneIndia星期六报道,标题是,"美中贸易谈判结束:西方媒体悲观,中国媒体自我庆贺"。报道说,
"美国和中国代表团5月4日星期五在北京刚刚结束贸易谈判,西方媒体没有宣扬乐观情绪,而是说谈判'进展稀少','没有达成协议,而且也没有预定何时举行进一步的谈判;美国方面提升了要求,要中国做出让步以避免贸易战'。但中国媒体则对为期两天的美中高级官员谈判没有那么失望,甚至赞扬北京在面对美国人的时候立场坚定。"
路透社星期六从北京发出的报道说:"中国媒体对中国和美国官员的贸易谈判展示了一种乐观的口吻。早些时候,美国总统川普威胁要对高达15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关税,以惩罚美方所说的中国对美国的知识财产的盗窃。…
"白宫星期五发表一份声明说,美国财政部长努钦率领的代表团与中国官员就重新平衡美中双方经济关系,改善中国的知识财产保护,判定不公平地强制技术转移的政策等问题进行了坦率的讨论。声明没有表示川普将撤回他征收关税的威胁。"

BBC:中美首轮贸易谈判"不欢而散"背后的困境



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率领的代表团扔出中国最不愿接受的条件图片版权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率领的代表团扔出中国最不愿接受的条件

本周四和五(5月3日和4日),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率团访问中国,开展贸易对话。双方讨论贸易不均衡、知识产权、合资技术和合资企业的问题。
短短两天的行程,就像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所言,"考虑到中美经济的体量以及关系的复杂性,指望通过一次磋商解决所有问题,可能不太现实。"
但首轮谈判还是释放出新的信号,有助于看清贸易战未来发展的重点。

"不欢而散"

谈判前,中国官方媒体《环球时报》就给代表团打了预防针,认为有两项内容没法谈——一是,要中国一年降低对美顺差1,000亿美元等要求,"让全世界都觉得很过分","谁都知道这不可能做到";二是,反对中国《中国制造2025》对高科技企业实施补贴,"发展高科技产业是中国的主权"。
事后,《环球时报》又降低调门称,"细读谈判结果不难看出,与美方一开始的漫天要价已经有了很大差别。""中美没有达成结束贸易冲突的协议,但双方愿意保持对话进程。"
但实际情况可能有所出入。路透社、《金融时报》、《华尔街日报》等都声称,美国在提交给中国的一份文件中要求,美国计划在从6月1日开始的一年时间里把美中贸易逆差削减1000亿美元,并在2019年6月至2020年5月之间再削减1000亿美元;美国还要求中国立即停止向《中国制造2025》计划涉及的先进技术领域提供补贴。
美国扔出的恰恰是中国最不愿接受的条件,而且还进一步加码,从减少1000亿美元提高到减少2000亿美元。中国舆论和一些媒体将其解读为"奇耻大辱""不欢而散"和"打脸"。

姆努钦的谈判对手中国副总理刘鹤(右),他是经济学者出身,曾在美国留学。图片版权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姆努钦的谈判对手中国副总理刘鹤(右),他是经济学者出身,曾在美国留学。

为何谈不拢?

减少逆差并非分歧的重点,问题在于方式。
中国曾表示愿意减少逆差,但希望通过购买更多的美国高技术产品来实现,中国领导人曾呼吁美国开放这些产品的购买限制。而华盛顿担心的是,高技术产品被用于军事领域,或者造成知识产权流失。美国希望的是,中国开放市场,尤其是美国在全球有竞争力的行业领域,或者直接购买美国的资源,比如天然气。
而限制《中国制造2025》计划的提议,对中国来说则没得谈。
路透社援引中国政府一名高级官员称,北京不会就核心利益进行谈判,不愿与美国就任何限制《中国制造2025》计划的问题进行谈判,中国把美国的要求看作是美国阻止中国的经济发展和技术进步。
对美国而言,这点或许更重要。香港科技大学经济系教授朴之水(Albert Park)曾对BBC中文表示,经济发展根本上还是被创新所驱动,而美国对中国最大的优势在于创新质量和技术发展能力的引领地位。因此,这也是美国在坚决捍卫的。

美国代表称将向美总统报告中兴事件的中方立场图片版权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美国代表称将向美总统报告中兴事件的中方立场

谈成了什么?

本次会谈最大的成果或许是建立了沟通机制。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与姆努钦同意继续就有关问题保持密切沟通,并建立相应工作机制。中国官媒将其解读为,"在谈判与贸易战之间,天平开始朝前者倾斜。"
中国也有缓解事态的动作。路透社援引两位知情人士称,中国已向美国提出,购买更多美国商品并降低包括汽车在内的一些美国商品的关税,以解决正在升级的贸易纠纷。
此外,备受关注的中兴事件也被提及。中国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本周四(5月4日)表示,中方在磋商中就中兴公司案与美方进行了严正交涉。美方表示,重视中方交涉,将向美总统报告中方立场。

中美贸易谈判中方面临短板:官员经验有限


(纽约时报/ KEITH BRADSHER )北京——中国在华盛顿找不到能够对特朗普政府咄咄逼人的贸易举措提供深刻见解的人。美国的一名高级贸易内部人士曾试图帮忙,但他在北京却无事可做,只能看看古代的陶器。
这位名为艾伦·沃尔夫(Alan Wolff)的内部人士是美国最高贸易代表的资深顾问,经常来北京。两周前,他来中国参加一个农业贸易会议,并试图与中国高层决策者取得联系。
但他们没有回复他的会面请求。几天后,他们说当时不知道他是谁。于是,喜欢古代陶器的沃尔夫度过了一个平静的周六,在北京一家博物馆里欣赏有2200年历史的陶器。
当特朗普政府代表团的成员周四抵达北京,进行为期两天的高层会谈时,坐在他们对面的中国官员在贸易问题上的经验有限。
经历了机构调整之后,中国新组建的谈判团队有着深厚的经济和金融背景,但对贸易法的细节就没有那么自信了。并且尽管熟悉美国代表团的主要成员,但说到美国的贸易政策时,他们不太了解级别较低的顾问和官员中谁是做什么的。
两国都淡化了谈判会化解它们之间不断加剧的紧张关系的可能性。而且,同样还是因为中方官员在国际贸易法方面缺乏经验,可能导致双方在周五谈判结束之前找到共同点的难度进一步加大。
"现在的情况是,商务部想要的人没有全部到位,"曾四次担任北京美国商会(Ame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 in Beijing)主席的吉莫曼(James Zimmerman)说。"我真的觉得他们对正在进行的谈判没有准备。"他提到的商务部历来是中国负责贸易问题的机构。
中国官员对这一说法表示异议,称机构调整不会影响他们所说的坚定而又灵活的立场。
"我认为这不是问题,机构改革的过程不会影响谈判的能力,"中国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副院长李刚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说。
新组建的中国高层谈判代表团队由刘鹤领导,成员中来自商务部的人不多。作为一名训练有素的经济专家,刘鹤既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亲密顾问,也是他的老朋友。在清华大学一场为期三天、已于周一结束的研讨会上,中国的高级官员和他们的顾问讨论了经济政策。因为外交上的敏感性,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坚持要求不具名。
出席研讨会的人说,中方谈判代表与美方代表团中的美国财长、前高盛(Goldman Sachs)高管史蒂文·努钦(Steven Mnuchin)关系良好。认为他容易沟通。
中国官员说,他们觉得与代表团的其他成员不那么熟,包括中方觉得粗鲁无礼的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长期批评中国的最高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国家经济委员会(National Economic Council)主席拉里·库德洛(Larry Kudlow)和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
许多美方谈判代表在对贸易政策的稔熟程度上,胜过中方代表。比如,自卡特政府以来便一直专注于贸易问题的莱特希泽一直与沃尔夫密切合作,并采取了更加强硬的立场。
相比之下,在近几个月的一系列官僚体制重组之后,中国许多高级贸易谈判者都是经济学家和银行家,在贸易问题上没有什么实际经验。中国商务部负责与美贸易谈判的两名主要官员,自1990年代以来便一直跟华盛顿谈判,这两位老手去年都被授予大使职务派驻欧洲。
一位坚持匿名的与会中国高级官员表示,他的同事们深感沮丧,因为双方在过去的谈判中,美国谈判代表一再地提出中国贸易实践和国际贸易法的细节,而中国方面倾向于讨论整合连贯的经济策略。
中国的决策者对参与谈判的美国机构之多也感到不满。中国官员习惯与财政部打交道,在近20年的时间里,美国对北京的经济政策都由他们协调。他们不太习惯与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打交道,这个办公室偏向更加自信的政策,在特朗普政府有着重要地位。
这位中国高级官员表示,他每天都很怀念之前由财政部领导的团队,中国官员今年也多次提出让美国恢复这种做法。这样做,会让财政部再次掌握主导权,尽管美国的法律规定应让贸易机构负责贸易问题。
在中国方面,经济学家和银行家的崛起是旨在巩固共产党政治权力的广泛改组的一部分。
作为重组的一部分,中国商务部的功能在三月份调整为三个独立小组,各自瞄准不同问题。贸易谈判部门依然存在,也有众多贸易律师。但参与谈判的人说,机构改革使该部门失去了资源和支持。
但是,就连贸易谈判办公室都已经被刘鹤领导的一个共产党小组有效地边缘化了。这个名为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的组织最初旨在控制债务问题。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曾在哈佛接受教育的刘鹤聘请了数十位三四十岁、有男有女的经济学家和银行家,他们都有海内外最负盛名的经济系和商学院的研究生学历。
该小组缺的主要是贸易律师。
会谈在周四取得重大进展的机会似乎不大。中国的官方新闻机构新华社重申了北京的立场,即如果贸易战爆发,由于有着集中领导、强大的国内消费者基础以及希望保护当前贸易结构的强烈意愿,中国已经做好了更充分的准备。
在周末的讨论会上,中国官员也采取了对抗口吻。有影响力的军事战略家、退役少将彭光谦说:"特朗普总统想遏制我们的发展。"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