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4日星期五

【特稿】管见:马克思走远了,习近平论“道路”充数

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之际北京造势……

今年是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共产党宣言》发表170周年。中国共产党做出了"纪念"的姿态,激起了又一波批评的声浪。

习近平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对《共产党宣言》、对马克思主义,大发了一通议论。他毫不脸红地谈论所谓《共产党宣言》"奠定了共产党人坚定理想信念、坚守精神家园的理论基础",似乎完全不知道马克思当年讲得很清楚,"工人阶级不是要实现什么理想,而只是要解放那些在旧的正在崩溃的资产阶级社会里孕育着的新社会因素"。习近平以鼓吹"中国梦"著称,强调所谓"初心"、宣扬所谓"理想信念",表明他真的完全不知道,社会主义的理论与实践的关键,即在于马克思所说的,"在旧的正在崩溃的资产阶级社会里孕育着的新社会因素"。

在"十月革命"的年代里,在"中国革命"的岁月里,这种"新社会因素"在东方社会里尚未出现,连工业化都还只是刚刚有些眉目,因而,注定了所谓"社会主义"实践失败的命运。倘若真的要纪念马克思,要纪念《共产党宣言》,就应该老老实实地面对现实社会,面对现实世界,老老实实地反思,检讨共产党人理论上失误、实践中失败的教训。

而习近平,他一心所想的,只是借助于纪念马克思、纪念《共产党宣言》,兜售他自己那一套。

习近平的标志性口号之一,是所谓四个"自信",其中之一,是所谓"道路自信"。现在,他展开了他的口号──"我们党开辟的新民主主义革命道路、社会主义革命道路、社会主义建设道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都是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的伟大创造。中国共产党是《共产党宣言》精神的忠实传人。"

所谓"新民主主义革命道路",从"农村包围城市"开始,表现出正视中国实际的态度,然而,在斯大林推崇所谓"中国革命的优点"即暴力革命的影响下,中共将共和、民主、宪政只是作为口号,将"新民主主义革命"局限于军事行动。在以军事胜利取得政权之后,它迅速抛弃昔日的郑重承诺,走上所谓"社会主义革命道路",而所谓"社会主义建设道路",基本上就是它的行政性中央计划经济的实践

这三条道路,前一条在扭曲之后半途而废,后两条也都未能走通,不得不改弦易辙,摸索所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

这一道路的实质,是在中共一党专政下向市场化发展。市场经济释放出经济的动能、活力,而在中国的现实中,权贵阶层成为最大的受益者,于是,权贵资本主义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底色。

共产党人的"革命"演变成这个样子,列宁是其中的关键,而列宁本身极其复杂。那么,对共产党人的"社会主义"实践的批评,就不能简单化。

老资格的马克思学说理论家普列汉诺夫对列宁有一个相当准确而尖锐的评论,他说,"不,列宁不是教条主义者,他精通马克思主义,但遗憾的是,他以不可思议的执着朝着一个方向(篡改的方向)、一个目标(证明他的错误结论是正确的)来'发展'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使他不满意的只有一点,那就是在社会主义革命的客观条件尚未成熟时应该等待。"

马克思逝世后,两位造诣最为深厚、最具权威的理论家,一位是德国的考茨基,一位是俄国的普列汉诺夫,他们都对列宁的"革命理论"与实践,提出尖锐而深刻的批评。今天,如果不分青红皂白,简单地全盘否定马克思主义,那么,这两位理论家的这一大贡献,就可能完全被湮灭了。

马克思学说的社会主义理论之称为"科学",是指马克思和恩格斯将社会主义理论建立在其历史唯物主义理论基础上,不再以呼唤人性为诉求,而是注重现实社会生产方式的变化,以生产社会化的趋势,作为社会主义的依据。

这两位理论家和革命家一度受到法国人和法国革命的影响,赞同所谓"不断革命"。他们为国际工人组织写作的《共产党宣言》,也有"不断革命"的痕迹在其中。这很自然的。马克思当时30岁,恩格斯更年轻些。

后来,他们以历史唯物论分析现实愈益深入,特别是经历了巴黎公社,马克思对其深入地观察与分析,导致他们否定了"不断革命"。特别是恩格斯,承认了他们自己的错误。这样,他们的科学社会主义理论走出了第二步。然而,这一步的意义,人们了解得更少,至为遗憾。

普列汉诺夫说得很形象,"在社会主义革命的客观条件尚未成熟时应该等待"。在考茨基领导下,德国党的态度很明确,他们顺势而动,不制造革命,也不制造革命形势。当然,"应当等待"不意味着无所作为,只是意味着不人为制造"革命"而已。除此之外,引导工人组织起来,学习自治,学习参与政治,表面看来不象"革命"那样轰轰烈烈,或光鲜靓丽,其实是更艰苦的长期工作,是工人政党的基本功。

马克思走远了,习近平自以为是,撒欢而无所顾忌。他高喊"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但不如他高喊"依法治国"那样有优势──法律,即使是宪法,倘若不合他的意愿,他可以调动力量来修改法律,不过,他可以在宪法中突出"共产党领导",可以消除阻碍他终身执政的障碍,却难以完全抹去公民权利的内容,体现出,他的权势毕竟有其极限。在马克思面前,习近平虽然依然强势,但是他毕竟无法胡乱修改马克思、恩格斯的著作,"编译"之中再突出"编",作用终究有限。

不过,简单化地批评马克思主义,习近平之流的伪马克思主义面目就不那么明显。如今他侃侃而谈,满腹经纶的样子,的确挺可笑的,但不妨碍他自诩为"马克思主义者"。
中国城市街边的习近平标准像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