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16日星期三

沉雁:档性生态密码——他爸是谁?

据说“严书记夫人很生气”上了热搜,说明这个事情还是可以说两句。金苹果幼儿老师因为严书记学霸儿子一事,本该发给同事群的信息却误发给了家长群,这一下就惹怒了严书记夫人,夫人很生气,后果非常严重,幼儿园领导秒开了涉事幼儿老师。事情就这么上了热搜。
从我爸是李刚到我爸是严书记,从局长夫人到书记夫人,怎么儿子与夫人一生气,就与牛爸爸和牛老公一样的威风凛凛能直接杀人于无形?这就是典型的下三路政治生态的权力私有化,权力不服务于上半身人,而是服务于下半身裆,权力私有化就是权力裆有化,裆性就是这么来的。在一个裆性生态环境里,一个人是否能活得有样,关键就在于他是否握有裆性生态密码。他是谁不重要,他爸是谁才最重要;你是谁不重要,你后面是谁才最重要;这个女人是谁不重要,这个女人的上面是谁才最重要。无论是谁,三者都得至少有一款下三路关系护身才可能有不败的立足之地,否则,一旦匮乏裆性关系庇护,活得都很难堪。
如果幼儿老师的爸、或后面、或上面有一个比严书记更厉害的人,那严书记夫人也不可能生气了,也许还得提着鸡蛋上门去为老师道歉。下三路关系不一样,上半身也就不一样,下三路决定上三路,屁股决定脑袋,裆性决定人生,这是裆性生态环境颠簸不破的不二法则。其实,能去金苹果做幼儿老师的,一般也是有一点裆性关系的,只不过都是那种七弯八拐才沾上一点下三路关系,与严书记夫人和儿子的零距离裆性关系一比较,那就微不足道了。
在裆性生态环境里,人的大脑每天都只想一件事,如何钻进裆里。我在今年初写了一篇文章《千辛万苦,只为了认贼作父》,收录在我刚出炉《旺旺春声》文集的第6篇。不是每个人生来就会有个好爸爸,没有好爸爸也没关系,只要肯往裆里钻,总可以拜上干爹干爸干姐干姑。即便明知对方是贼,只要对自己有利,那就赶快跪认。为什么有人要把斯大林叫父亲?因为对自己有利,无论如何也要扯上裆性关系。
在裆性生态环境里的任何一个小团体,凡是直呼其名的,都是不值得攀附入裆的;凡是直呼衔位的,都是还没攀附入裆的。千叫万叫,都不如有人叫书记一声干爸干爹,东喊西喊,也不如有人叫局长一声叔叔伯伯,再次一点就是称兄道弟了。饭局,中国人的饭局,那是攀裙入裆的好地方,只要席上有贵人,总有人七扯八扯攀上九曲十八弯的裆性关系。即便是中美国家关系,也要扯上夫妻裆,其实都是骨子里的裆性挥之不去。
中国人谁都不信,但相信裆性,所以,经营夫妻店,上阵父子兵,打虎亲兄弟。无论什么企业都是家族企业,血缘、亲缘、性缘,是裆性组织的三大统治法宝,血缘和亲缘总是有耗尽的时候,但性缘却有广泛的天地。凡是在企业工作的童鞋应该清楚,你可以挑战所有副总,但千万别惹漂亮的女秘书或风情万种的财务经理,否则,死了都没人给你收尸。
想想严书记也不容易,1968年出生的人,(注,干部年龄最好再加5),儿子还在读幼儿园,严夫人十有八九出身秘书裆。于是,我就想起了那个刚刚不幸离世的顺风车空姐,按照她“身体一天天瘦下去,钱包一天天鼓起来,只要快乐就好”的人生信条,她那么美说什么都对,如果活着,她应该是秘书裆的强有力竞争者。呃,说这话我好像有点酸溜溜还有点居心不善,其实,我是担心我的孩子会遇到她们的孩子。
在一个毫无契约精神的社会里,唯一的契约精神就是裆性关系,血亲相依和性伙伴就成为没有签字画押的信任依赖。然而,没有契约精神是因为没有信仰敬畏,没有信仰敬畏就挡不住私欲横飞。因此,裆性关系这一丝信任依赖是靠不住的,如果裆性关系不能满足私欲所求,无论多么亲近的裆性都不堪一击。严书记上了热搜后,很快就传出“书记与夫人离婚了”,至于是否真的离婚,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传出这种离婚信息的个中涵义,只要威胁到了严书记的位置,什么裆性关系都是狗屁,大义灭亲就是私欲战胜信仰的必然选择。
一位姓郭的文咖想保住自己的地位,他宁愿牺牲自己的两个儿子。一位姓田的军头为了更上一层楼,可以把自己亲生女儿送进上司的卧室,自己在客厅静候。一位经常来晚了的人,为了自己能落个全尸,可以亲手签署格杀自己养女的命令。有一位要给全民建道德档案的厉害姐,她说“我很爱我的父亲”,废话,那样的父亲谁不爱?如果是乡村惨烈自杀的父亲,谁爱?一篇《请像对待领导一样对待父亲》的文章感动了半个中国,暗示了领导比父亲重要,这就是私欲战胜裆性的官场生态。
如果严书记是一个有信仰的人,他就不应该离婚,而是应该立马辞职谢罪。无论是夫人还是儿子耍横,都是自己耍横的衍生品,罪过是在自己而不是夫人和儿子。但严书记不会辞职,不是他一个,历史上所有书记都没一个辞职,都是牺牲自己的裆性关系保全自己,保全了自己的位置,裆性关系可以伴随自己的私欲随时建立。
这也告诉我们一个真理,攀附裆性关系不如遏制自己的私欲,信人不如信上帝。如果严书记夫人没有私欲泛滥,她就不会像严书记一样对金苹果颐指气使,当然也就不会把事情惹这么大。幸好她仅仅是严书记夫人,如果她是更大更大的阎王爷夫人,她就可以将所有人变成她裆下的小鬼。
裆性生态环境里,他爸是谁特别重要,虽然福及自己很容易,但祸及自己也不难。物极必反,凡事过犹不及,心中多一份对上帝的敬畏,就多一份人性之善,少一丝对裆性的沉湎,就多一丝为人的尊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