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7日星期一

叛谍俞强声没有被追杀, 解密中美谍战内幕

近期一冷一热两则新闻,勾起一桩陈年往事。

冷新闻:中国国家安全部首任部长凌云去世,享年101岁。新华社的讣闻中称凌云为"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并给予极高评价,"凌云同志政治立场坚定,对党忠诚,在近80年的革命生涯中,为党的事业作出了重要贡献。"

有网民闲话:凌云不是因为30多年前的俞强声叛逃事件引咎辞职的吗?怎么一字不提?

凌云追悼会现场

热新闻:俄罗斯叛谍斯克里帕尔及其女儿尤利娅,在伦敦街头遭受神经毒剂袭击,引发西方阵营与俄罗斯政府的空前政治危机。

有网友夸口:当年我方特工追杀国安部叛谍俞强声,就很干脆利落,没有引起美国官方任何反弹。
斯克里帕尔及女儿尤利娅

列位看官应该明白了,两则新闻勾起的这桩陈年旧事,就是1986年中国国家安全部官员俞强声叛逃事件。

根红苗正的"红二代"俞强声出逃美国,是中共情报系统极具震撼的一次"大地震"。个中缘由与细节,坊间传言甚多甚广,却颇多以讹传讹、不实不确之处。此事已经过去32年,超过国家绝密事项的保密期限。笔者通过向消息灵通人士了解情况,并参考加拿大作家陶德·霍夫曼的专著《内部间谍——金无怠和中共对中情局的渗透》,试着对网络流言做一番梳理与澄清。

坊间传言一:俞强声叛逃时任职中国国家安全部北美情报司司长、外事局局长,包括《内部间谍》一书也持此说法。同时也有传言,俞强声曾任国安部部长凌云的秘书。

笔者了解到,1986年俞强声叛逃时的任职,是国家安全部五局四处副处长。在国家安全部当年的设置中,五局是反间谍局(一说海外派遣局),四处是北美处。

部长秘书一说,亦不准确,俞强声没有担任过这一职务。凌云部长时任秘书为徐安。百度百科能够查询徐安的官方简历:1952年9月出生,江苏丰县人,1968年11月参加工作,1982年3月从吉林大学中文系毕业后进入国家安全系统,曾任办公厅秘书、第一秘书处副处长,办公厅研究室副主任、主任,办公厅副主任、主任,十局局长,广东省国家安全厅厅长,江苏省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等,现已退休。

徐安

        网上传言俞强声是康生干儿子,笔者没有发掘到确凿线索,但也许并非空穴来风。

        有关俞强声的学历,网上一般说毕业于西苑的国际关系学院。知情人则回忆说俞应该求学于马甸桥的北京市警察学校,属中专毕业生,毕业后分配到北京市公安局政保处做外勤(便衣警察)。

坊间传言二:CIA高官李洁明出任美国驻北京联络处情报官员时,策反了俞强声。

资料显示,CIA"中国通"李洁明长期负责对华情报工作,曾分别派驻日本、菲律宾、柬埔寨、老挝及香港、台湾等地。1973年中美互设联络处之后,李洁明成为1949年后第一个合法进入中国的美国特工,1975年身份暴露离任。从CIA退休后,李洁明1981年1月出任里根总统时期的白宫国安顾问艾伦的助手,翌年初调至台北担任美国驻台办事处处长,1984年5月离任。1989年5月李洁明出任驻华大使,两年后离任。

消息灵通人士介绍,俞强声应是1981~1982年间被策反的。其时北京饭店与港商霍英东合作,扩建贵宾楼,俞强声代表有关方面参与其事,并与名为贵宾楼建设外方工作人员,实为CIA远东站特工的台湾杨姓女子认识。对方确知俞的身份与背景,一方有意钓鱼,一方中招上钩,双方上床之后被录像要挟,俞乖乖就范,被CIA布局逆用。

        知情人士分析,俞强声并非李洁明派驻北京期间被直接策反。但俞强声被CIA远东站台湾女特工策反之际,李洁明正在派驻台湾。虽然他的公开身份是美国驻台办事处处长,暗地里是否介入CIA远东站的情报事务,的确难逃瓜田李下之嫌。

坊间传言三:俞强声能够获取金无怠情报,是因为作为部长秘书,可以自由进出部长办公室,伺机获得了他没有资格了解的金无怠身份资料。

此说与传言一相关联,任职秘书不成立,此说也就是无根之木。《内部间谍》提供了另一个版本:俞强声发现国安部王姓女特工掌管该部在北美地区活动的资料,他开始每天注视王女的行动和她所处理的资料。终於有一天在王女的桌上看到了潜伏中情局的间谍(即金无怠)将在特定的时间到香港及澳门的行程,以及下榻的旅馆名字……

以上版本比较适合拍谍战片,笔者了解的版本却平淡无奇:俞强声被CIA逆用期间,金无怠曾秘密返回北京总部,俞强声作为五局四处副处长,参与了接待。
国安部机关大楼

        坊间传言四俞强声出逃,是因为当时清理"三种人",仕途受到影响。
         
        笔者了解,清理文革中的"三种人"(造反起家的人,帮派思想严重的人,打砸抢分子),从1981年开始,1984年就基本完成了。 文革期间俞曾参与不少政治性大案的侦破处理,略知一二的如1968年张郎郞周七月等人的"太阳纵队"案,1976年北京四五事件等。但"文革"后清理"三种人",似乎并没有波及俞强声。他出逃时身为副处长,已经被列入破格提拔副局长的候选名单,职业前景阳光灿烂。

        俞强声决心出逃,原因是他被CIA逆用一段时间后,相关部门察觉到了机密情报泄露的蛛丝马迹,开始内部侦查。俞强声自己就是搞这个出身的,马上警觉起来。他向CIA联络人要求离开中国大陆,很快获得批准,并得到CIA远东站全力协助。

        1986年4月上中旬,俞强声向部里请假,要去河北平山老根据地探望生病的乳母,获准后离开北京。实际上,这个乳母已经去世多年。有关方面事后判断,俞强声离境应是4月中下旬,利用CIA提供的南方沿海非法管道,没有通过海关出境。 
俞强声

        坊间传言五:国家安全部首任部长凌云因为俞强声叛逃事件受到严厉处分,被免去部长职务。此说法被引用最多的版本是:"此事曝光后,令当时中国高层大为震惊,凌云为此事负责,而被一降到底,被免去国家安全部部长职务。"

检索百度百科,贾春旺1985年底出任国家安全部部长。俞强声出逃时,贾春旺部长已经上任半年左右,与凌云部长的离任自然没有任何因果关系。

笔者了解到:1983年凌云受命组建国家安全部时66岁,已属超龄任职。两年后功成身退,退居二线,是正常的组织安排。凌云辞任国安部部长之后,继续担任中央政法委委员。他从台前退到幕后,承担其它重要工作,直到2004年87岁正式离职休养。简单地说,俞强声出逃时凌云已经卸任国安部部长,故无部长一职可撤。

凌云 

坊间传言六:"叛徒终究没有好下场,中国国安部展开全球追杀,俞虽受美国政府保护,可还是在两年后被我方5名特勤人员于海中溺毙身亡。事后指挥此次行动的大队长荣升重要职位。"这是国内网络传言最流行的一个版本。还有其它版本,如俞强声是"遭中共特工毒死"(类似对付俄罗斯叛谍斯克里帕尔的手法?)或者说中共收买美国华人黑帮人士出头执法(估计受到"江南案"启发)。甚至比较权威的门户网站介绍俞强声时,也注明其生卒年龄为"1940~1987(?)"。

《内部间谍》一书明确否定了此类传言,该书证实,俞强声实际上一直在美国隐居,受到中情局的严密保护。 

    笔者咨询消息灵通人士,他们也毫不迟疑地否定中国特工追杀俞强声的说法。自1920年代末中央特科起,周恩来就立下规矩,不搞政治暗杀活动。早期的中共特科红队曾对危害极大的个别党内叛徒执行家法,如黄第洪案、白鑫案、何家兴贺治华(朱德前妻)案等,但在1931年爱棠村案(顾顺章家人和亲朋16人被灭口)之后,这种暗杀本党叛徒的做法也逐步放弃。在这一点上,中共情报界比国民党中统军统、比苏联克格勃或俄罗斯强力部门,有着更为文明的口碑,更为清白的记录。

当年沪上媒体对爱棠村事件的报道

笔者分析:对照俄罗斯叛谍在伦敦街头惨遭不幸后英国当局的激烈反应,如果中共特工果真在美国情报机构眼皮底下追杀了俞强声,不论CIA还是FBI,绝不会如此善罢甘休。

        俞强声叛逃两年,1984年台湾国防部情报局雇佣台湾黑道分子,暗杀背景复杂的华裔美籍作家刘宜良(笔名江南),很快就被FBI侦查破案。在美国朝野的高压之下,蒋经国不得不下令彻查,最终逮捕、审判国防部情报局长汪希苓、副局长胡仪敏、第三处副处长陈虎门等人,三人均服刑多年才假释出狱。蒋经国甚至不得不因此解散台湾国防部情报局,重组军事情报局,才算向美国交代过去。
1960年代,汪希苓(左)担任蒋介石海军侍从武官时,陪同蒋介石视察美军航母

坊间传言七:金无怠1944年被吸收为中共情报人员,是中共南方局负责人周恩来亲自向美军中国军调处布置的"闲棋冷子"。金无怠曾把美军中国军调处的各种情报传递给周恩来,这个工作一直延续到1970年代中美建交。

金无怠的消息,笔者从国内得不到任何证实。坊间的传言,估计受到中共卧底特工"后三杰"的启发。《内部间谍》一书记录,金氏向美国联调局自白说,他的燕大左倾王姓室友介绍他认识一名中共党工,这名党工希望他在美国驻华机关做事,为中共搜集情报,金氏一口答应。1948年金氏任职美国驻上海总领事馆,开始他的间谍生涯。网络盛传他在1944年被周恩来吸收当间谍,并不正确。
网络传闻:金无怠之墓(左)出现在北京香山玉皇顶,立碑者是金的三名子女。其父金孟仁墓(右)也在附近

资料整理:闲田野牛
2018年4月

本文由作者提供本号推送

延伸阅读

陶德·霍夫曼的《内部间谍》

    
        2010年,加拿大作家陶德·霍夫曼出版了他的新作《内部间谍——金无怠和中共对中情局的渗透》。该书资料十分丰富详实。作者曾在加国情报局反间部中国科工作8 年,对中国的间谍情况十分熟悉。而且为写作该书,作者采访了当年金无怠的中情局同事及参与调查此案的特工。前美国驻中国大使、中情局资深特工李洁明,也对该书的写作给予了重要帮助。

《内部间谍》

《内部间谍》一书揭开金无怠奉命长期潜伏中情局之谜。告发金无怠的俞强声为中国叛逃美国的情报高官。 坊间传闻,俞强声美国出走后,被中共特工在南美海中溺毙。该书证实,俞强声实际上一直在美国隐居,受到中情局的严密保护。

        1985年11月22日下午,三名美国联邦调查局(FBI)探员开着一部普利茅斯型(Plymouth)公务轿车,专程到华府附近的亚历山大利亚(Alexanderia)敲金无怠住家的大门。金无怠亲自开门,探员向他表示正在调查一桩机密资料泄漏给中国情报单位的事情,他们想请教金无怠几个问题,也许对案情会有帮助。金无怠毫无疑心地邀请三名探员到饭厅坐下来谈,并说很愿意回答问题。

        六个小时后,金无怠被逮捕了。联调局指控金氏在中央情报局(CIA)服务30年期间,偷窃大量情报给北京,伤害美国的国家安全和利益,是中国潜伏在中情局的间谍。神情虽显惊惶,但态度仍保持镇定的金氏,当场向探员认罪,坦白承认30年来一直向中国提供情报。金无怠很从容地向探员述说他开始为中共当间谍的往事,他从北平燕京大学开始讲起。

金无怠(Larry Wu-Tai Chin)

金无怠被捕的消息传开后,震撼美国华人社区和海峡两岸,华文媒体连日大篇幅报道这项新闻。金氏被捕三个月后,却在维珍尼亚州曼纳沙斯(Manassas)监狱自杀身亡,死时63岁。金氏是用塑胶袋蒙住头部,再用一条鞋带系紧袋子,窒息而亡。金氏的死亡,使这桩间谍案更加离奇、诡谲。再加上1986年9月,中国资深特工俞强声叛逃美国事件曝光,大家马上联想到俞强声投奔美国和联调局破获金案的关系。

        20多年来,北美华人社区和两岸并未忘记金案,网络上亦常出现有关金无怠与俞强声的捕风捉影之谈,然皆欠缺可信度。曾获加拿大麦基尔(McGill)大学政治学硕士并在加国情报局反间组中国科做过8年特工的作家陶德·霍夫曼(Tod Hoffman)2010年推出细心研究和采访的着作,深入探讨金无怠事件,书名为《内部间谍——金无怠和中国对中情局的渗透》(The Spy Within:Larry Chin and China'sPenetration of the CIA)。

这本由美国新罕布什州汉诺瓦(Hanover)市史特福斯(Steerforth)出版社出版的309页著作,可说是有关金案的第一部完整、详尽的英文专书。作者为本书搜集资料时,曾获得当过美国驻中国大使的中情局老特工李洁明(James Lilley)协助,并曾和参与逮捕金无怠的联调局探员以及金氏的中情局同事访谈。

年轻时的金无怠

金无怠毕业於燕京大学

        金无怠於1922年8月17日生於北京,1940年进入燕京大学,中间辍学多年,为英、美驻华单位做事,1947年始毕业於新闻系。金氏向联调局自白说,他的燕大左倾王姓室友介绍他认识一名中共党工,这名党工希望他在美国驻华机关做事,为中共搜集情报,金氏一口答应。1948年金氏任职美国驻上海总领事馆,开始他的间谍生涯。网络盛传他在1944年被周恩来吸收当间谍,并不正确。

        1950年5月,金无怠随同美国驻上海总领事馆迁移香港。1951年6月底朝鲜战争(韩战)爆发,金氏被派往韩国协助美军讯问中国战俘。据金氏日后口供,他在韩战期间,常把美军动态和战俘营情况秘密通报中共。1952年5月,金氏调至冲绳中情局所辖的对外广播情报处担任语言专家,直至1960年12月。1961年1月,金氏移往对外广播情报处加州圣罗莎(Santa Rosa)办事处;1965年1月归化为美国公民。五年后圣罗莎办事处关闭,金氏向纽约联合国总部申请工作,因健康关系未获录取。但设在维珍尼亚州罗斯林(Rosslyn)的对外广播情报处总部仍聘他上班。

1970年,金氏获提升为中情局译员兼分析员的职位,可以接触到最机密情报。1981年7月1日,金氏自中情局退休,获副局长尹曼(Bob Inman)颁发奖章。事实上,金氏在中情局近30年,考绩极好,屡获表扬。
金无怠被捕时

金无怠在家中被捕

        1982年10月,联调局突接获中情局紧急密码电报,中情局说有一名中国间谍渗透该局,但一直查不出什麽人,希望联调局介入调查。据事后得知,告知中情局有中国间谍埋伏的人,就是中国国家安全部外事局局长俞强声,俞氏又名俞真三(Yu Zhensan),《内部间谍》这本书即以Yu Zhensan称呼俞强声。

        俞强声是俞正声之兄,出身名门,他父亲俞启威,又名黄敬,曾介绍江青加入中国共产党,也是她的情人。俞启威是浙江绍兴人,亦为前台湾国防部长俞大维的堂侄。俞启威后与史学家范文澜之妹范瑾结婚,育有俞强声和俞正声二子。俞大维的孙子亦按照俞家"大启声振家邦"辈份排列,取名为俞祖声。俞启威曾任天津市长、一机部长,1950年代末病死。

金无怠与妻子周瑾予

俞强声是康生干儿子

        俞强声毕业於北京国际关系学院,是中共特务头子康生的乾儿子,经康生推荐进入特工机构。尼克逊总统於1972年2月访华之后,美国开始在北京设立联络处,李洁明於1973年至1975年期间,出任中情局派驻北京联络处的首任代表。《内部间谍》一书明确地说,俞强声是被联络处的中情局特工所吸收,显然是指李洁明的继任者。至於李氏本人是否涉及"策反",《内部间谍》并未明讲。霍夫曼认为俞强声很可能是在1981年被中情局收买。

        以俞强声在国安部的地位与职权而言,并没有资格获悉金无怠的任务,但在中情局的指示下,俞强声很积极地找线索,中情局并为俞氏取了一个代号,叫"飞机人"(Planesman)。俞强声发现国安部王姓女特工(《内部间谍》书中,"飞机人"称她为"北京婊子")掌管该部在北美地区活动的资料,他开始每天注视王女的行动和她所处理的资料。

        金无怠要传递情报时,总是先发信到澳门、广东或香港三个地点中的一个住宅地址。这种信只秘密说明他所去的第三国家的时间和地点。终于有一天俞强声在"北京婊子"的桌上看到了潜伏中情局的间谍(即金无怠)将在特定的时间到香港及澳门的行程,以及下榻的旅馆名字。俞氏立即通知中情局驻北京的特工。金无怠身份从此曝光。
金无怠(左)在社交活动中

 俞强声亦曾在揭露金无怠之前,发掘到一名纽约唐人街天主教堂的神父,其实是中共特工。这名叫马克张(Mark Cheung)的人,是个假神父,被俞强声向中情局告发之前已离美赴香港,再返回大陆结婚生子。

1986年,俞强声向操控他的中情局特工(handler)透露,他想去美国,不愿在大陆待下去,中情局特工表示欢迎。俞氏利用休假机会到香港,停留一晚,第二天即由中情局安排到美国。1986年9月1日,法新社独家报道俞强声叛逃美国,并称他是中共"老革命家之子"。

同年9月5日,《洛杉矶时报》引述一名美国政府官员的话说,俞强声即是揪出金无怠的人。1990年3月17日,李洁明在《华尔街日报》发表一篇文章说,金无怠的被捕,"乃是中情局渗透中国国安部的一次精采表现。"

        比俞正声大几岁的俞强声(俞正声生于1945年,俞强声生年未详),在中情局保护下隐名埋姓,从此"消失"。中国大陆网络两三年前开始盛传俞氏已遭中共特工毒死,又说被中共特工追到南美洲海中溺毙。这些说法也许是中国大陆爱国网民不齿俞氏行径所编造出来的天方夜谭。俞强声和向中情局告发台湾秘密发展核武的张宪义,都是中情局最得意的策反杰作。
金无怠与妻子周瑾予

        金无怠为中共提供大量情报,但有不少人认为这些"情报"并非特别机密,而是经过过滤的资料。金氏接受侦讯时,坚认自己并没错,他说他爱美国也爱中国,并称他向中国提供情报,对中美两国都有好处。金氏一再向联调局和法庭表示,毛泽东是在看到他提供的情报后,才放心与美国接触。参与逮捕金氏的联调局探员莫尔(Paul Moore)亦承认:"事实上,金无怠对美国是做了一些好事。"

        联调局说,金无怠三十多年来从中国方面获得了不少好处,并得到了百万美元以上的奖金。金氏常到香港、澳门、多伦多、北京和温哥华等地交付情报,以香港最多。中共亦多半把钱存放於香港某银行,账户则用别名。金氏好赌,是赌城拉斯维加斯的常客,每次输赢很大;金氏亦善於投资房地产,在华府一带拥有不少房子和公寓。

周瑾予的书

中方否认与金之关系

        金无怠与元配仇女士(Doris Chiu)生了三个孩子(现皆已中年,都住在美国),1959年离婚;后娶周瑾予(Cathy Chou Chin),金与周是在冲绳从事广播工作时认识,周是播音员。周瑾予1998年曾出版《我的丈夫金无怠之死》(台湾东皇出版),为其夫伸冤。

        周女士认为金无怠的"自杀",疑点甚多;金无怠曾要求她到北京面见邓小平,希望当局能与美国政府谈判,像美国与苏联以前曾经做过的那样交换间谍,让自己回到中国。但中共否认与金氏有任何关系,周女士极为不满。

        其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李肇星曾公开表示:"金无怠事件是美国反华势力编造的,中国政府爱好和平,从来没有向美国派遣过任何间谍。中国政府不会承认这件反华事件,也不认识这位自称是中国间谍的金无怠先生。"

        数月后,已处绝望中的金无怠在看守严密的监狱中用购物用的塑料袋套在自己的头上窒息而死。美国一位情报部门高官于1990年代末,曾这样评论金无怠的:由于他的"背叛"给美国造成的损失远远超过已侦破间谍案(包括埃姆斯间谍案)给美国带来损失的总和,他的"背叛"改变了历史的进程。
金无怠在美国加州的墓地

        金无怠死后,移居旧金山的周瑾予曾向报人陆铿表示,她完全不知道丈夫从事间谍行径。她说:"我不知道是他行迹高明,还是我麻木不仁。我们结婚这么多年,很奇怪,不知道他在做些什么。"

—— 永远的新三届
df3p1113-1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